曲和

盼好

 

靖苏/璞臣-真情巧遇(三)

>>>白冬《冬季恋歌》通贩了解一下<<<

上错花轿嫁对郎AU!有ABO插件!剧情很多私设!
Alpha=昼道,Beta=平道,Omega=夜道
(以上称呼非原创,忘记来源了,可联系删除)

(三)将错成错

琅琊阁收到梅长苏的飞鸽传信,上面只写了三个字,“查,祁王”。蔺晨对着那张纸条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别的名堂,有些纳闷,这个梅长苏,明明许的是个远遁江湖的道长,怎么倒关心起朝堂旧事来了。但他正好不想回答那些跟着银钱一起递来的重复问题,便着手去办了。

寄出信的前一日,梅长苏和萧景琰拜见过太皇太后便去了芷萝宫。静嫔虽为宫妃,人却温柔细致似天下任一位普通的母亲。她备了不少萧景琰平日爱吃的点心,又对梅长苏道,“不知采臣你爱吃什么,这些都是金陵时兴的糕点,先随意用些。喜欢的告诉母妃,下次给你做,让景琰带去。”
“这些看上去都很是美味。”梅长苏微微笑着,道,说着看向萧景琰,“殿下觉得哪样最好,可否推荐一二?”萧景琰捏了块桂花糕和他对视,人唇边眼角都盈满笑意,让他不知怎的一愣,转腕便直接将手上的糕点递了过去。
梅长苏刚要接,静嫔笑道:“景琰,你也真是,自己都快入口的,哪好再给别人呢。”然后重新夹了一块,送到了梅长苏手上。
“多谢娘……母妃。”梅长苏的改口让对面的静嫔笑意更深,她看着两人安静用点心,刚刚虽然她嘴上说萧景琰心思粗糙,看着两个孩子被圣上旨意和父母按着成了亲,相处起来倒很是亲近,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回去的路上,萧景琰因为兄长被提及而黯淡下去的心情似乎恢复不少,坐在车辇中闭目养神时也不再紧攥着手掌。梅长苏的目光落在他手上,和自己握惯了书卷狼毫的手不同,萧景琰的手一看便是属于武将的,指节修长而分明,之前被太皇太后按在他手上时感觉得出虎口有茧,放松地搭在膝上,垂下的指尖弧度圆润,仿佛一张积蓄着力量的良弓,随时可以使箭矢破空而出。
“…在看什么?”萧景琰忽然出声,梅长苏真切地吓了一跳,车厢正好颠簸,他身子便向侧一歪,喉咙里也呛出一阵咳嗽来。萧景琰眼明手快地将他拉了回来,车却接着又是一颠,梅长苏直接栽进了他怀里。他是成年男子,虽是夜道也不柔弱,萧景琰不防,被砸得向后倒去。
“殿下!”有人跑过来一把掀开了车帘,是随行的副将列战英,“马踩到了碎石,您没……”他看到车里衣物身体都纠缠成一团的两人,不知误会了什么,迅速放下手噤声离开了。梅长苏伸手想撑着车厢底板坐起来,划拉几下却都没成功,还是萧景琰以肘支地起身,将他也扶了起来。
“殿下,抱歉,苏某……”
“无事,是我不该太用力。”萧景琰打断了他的道歉,两人各自理好衣物坐正,却不知为何不敢再对视,梅长苏的余光看着一边悬着的铜镜,发觉除了自己,萧景琰的耳尖似乎也染上了些红色。
车外的列战英听到简单的对话,心情更复杂了。殿下和王妃,不对,侯爷,还真是恩爱啊……

回府后各怀心思的三人分开,列战英和明显还有些神思不属的萧景琰去了演武场,梅长苏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甄平。他见到梅长苏,有些焦急,压抑住等到回了东厢房,一关上门便道:“宗主,恐怕暂时换不回来了。”
“怎么?”梅长苏挑了下眉,觉得情况似乎真的不太对。
“宁公子病倒了!他说这病情每年开春便会反复发作,不能着凉吹风,所以一般会去郊外别院休养。晏大夫说,倒不算重症,只是抑制的药物配制繁琐,宁公子淋雨吹了些凉风,怕是随时会发作起来,等不得,让我来请知晓病情的刘管家去。”
“刘管家还在客房休息,”梅长苏道,“只是要请他去,别再编造什么理由,将实情告知吧。”
“是,属下知道。”甄平立刻出门,不一刻便带着惊讶的刘管家出了王府。

看着台下兵将们操练,萧景琰却难得地走了神,他鼻尖似乎还残留之前梅长苏身子砸下来时袭来的清馨梅香,眼前也不由得浮起人在芷萝宫里要自己推荐点心时的笑容,浅淡温和的,却带点俏皮,似乎在等他会怎么反应。而他的反应……着实不怎么镇定。至于车里的意外,说起来,萧景琰二十几年人生中,鲜少与他人有什么亲密的接触。他和母妃都不得萧选宠爱,从前兄长也不过是摸摸他的头,那还是成年束发前的事。而方才,梅长苏的身子紧密地贴着他,鬓颊相贴,仿佛连有些错乱的呼吸都融在一起。也是头一次,萧景琰听到了自己快到几乎如同擂鼓的心跳声。

刘管家还在跟着甄平骑马赶回金陵城外的路上,石太璞已经在客栈内外来回走动了几趟。宁采臣在榻上睡着,他每隔一会儿便要过去试试人额上温度有没有变化,感觉不烫才放下心来。实在心思烦乱,他勉强在房内坐下来,捏了个清心诀,却在念到一半时就意识到出错了。如果师父还在他面前,估计已经一拂尘抽过来了。
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刘管家几乎是扑进房间到了榻边,抖抖索索地掏出个小瓶子,推醒了宁采臣,倒出一粒让他含了。一回头,石太璞已经送来了水,刘管家侧身避开,让他端着碗送到宁采臣唇边。
“既然是你拿着药,为何不跟着伺候?”看着宁采臣服过药之后松开了拧着的眉头,石太璞才松了口气,面色还是有些不善,道。
“那个……石道长。”黎纲被甄平推出来,尴尬道,“其实,这其中有些误会……”

等他解释完眼前的人不是他们的宗主梅长苏,而是左相家的小少爷,本来该去靖王府的事,石太璞愣住了,还扶在宁采臣肩上的手一动,似乎想收走,宁采臣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又连忙一把揽了回去,给人拍着背顺气。
“这么说……是……喜轿弄错了?”等宁采臣的声音慢慢平复下去,石太璞才犹豫着道。
“是,我已经跟宗主禀明,宁公子这种情况怕是暂时不能舟车劳顿,便,还要再过些日子……”
“那,那好吧。”石太璞除了点头答应似乎也没别的法子,反正师父看上去并不迫切需要他回去。怀中眼神像白兔般柔软纯善的人,做不得天下第一帮的宗主,做个王府里的贵人也许真的更合适。石太璞松开手扶着人重新睡下,道:“我去,看看晚上的菜食。”
黎纲甄平看着他出去,对视一眼,心道,这位石道长似乎有些失望,难道是错觉?

萧景琰拉开弓时,忽然有人道:“参见侯爷。”他手一松,扭头,发现是衔着一贯浅淡微笑的梅长苏。他对萧景琰做了个请的手势,似乎是要看他射箭。萧景琰深吸一口气,定下神,放开弓弦,箭矢带着鸣响击中了靶位。
“殿下好箭术,”梅长苏走过去鼓了几下掌,“苏某一向只弄文笔纸墨,对武艺高强的人都是很是倾羡。”他看向萧景琰手上的弓,人跟着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这是,陛下赐的。”他摸了摸身后显得有些破旧的箭筒,“这是皇长兄在我成年开府建牙时赠与的,时日长久,也舍不得换……”低落下去的语气自然没被梅长苏错过,他顿了顿,对萧景琰道,“殿下,可否到书房一叙。”

待续

发现宗主和采臣好像都被我写得比较体弱了hhh没办法,为了拖住换回来的脚步让靖苏璞臣有时间爱上彼此(

  159 13
评论(13)
热度(159)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