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明侦AU-无罪说(一)

凯歌×明星大侦探。
其他嘉宾是何炅/撒贝宁/吴磊/白敬亭
因为剧情的复杂性,有【里剧情】(角色扮演案情)和【外剧情】(录制现场情况)两部分构成。

(一)正文

======================

【里剧情-第一部分】

(旁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掌握着奇异的能力。但这种异能,只伴随着血统,无法通过后天学习获得。而有这样一个家族,他们的家庭成员中,几乎所有人都掌握着不同的异能。一个安静的午后,家族中的长子甄作家,被发现倒在了书桌上。

名侦探俱乐部的成员何侦探正站在别墅外打量,暗道:想不到,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别墅群,会是传说中“第一异能家族”的据地。他找到了103栋,伸手按响了门铃,一位穿围裙的年轻人出来迎接,手套上还沾着泥土。
“侦探您好,”他微笑着对何侦探打了个招呼,没有伸手,“我是这家的园丁,我姓胡。”不知为何,堂堂第一家族却是由园丁代理管家的活计。
何侦探对他点了点头,走进气派的客厅,发现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应该说十分僵硬。沙发和餐桌边零落坐着几个人,都是神情冷漠,仿佛并不互相认识。
“大家下午好,”何侦探还是很有风度地开口打了招呼,“我是今天的侦探,何侦探。听闻贵宅不幸发生命案,我特来协助大家断案,找出真凶。”
“侦探先请坐,我来为您介绍一下这几位嫌疑人吧。”客串管家的园丁摘了手套,让并没有人搭理的何侦探坐在了单独的椅子上。

(旁白)嫌疑人一一锁定
死者(NPC):甄作家,第一家族长子,47岁,有异能
嫌疑人:撒律师,第三子,42岁,有异能
嫌疑人:吴模特,第六子,39岁,有异能
嫌疑人:白经理,第九子,35岁,有异能
嫌疑人:王模特,第十二子,22岁,无异能
嫌疑人:胡园丁,家中新来园丁,年龄不详,有无异能不详

何侦探听完介绍,皱了皱眉,“你们不是一家人吗,怎么连姓氏都不一样?”
“侦探,这个第一家族的上任家主呢,为了异能的多样化考虑,是和不同的伴侣有了这些子女的,”胡园丁微笑道,“所以,少爷们都跟的妈妈姓。”
“哦,”何侦探点了点头,“那为什么排序是一三六九这么跳着来的,双数呢。”这么说的时候,旁边翻着一本杂志的王模特看了他一眼,何侦探反应过来,“你是第十二个,吴是六,那十二以前的其他人呢?”
“那些少爷小姐,案发时都不在家,所以只有这四位。”
“好,那我们先去案发现场吧。”何侦探说着,站了起来。众人走向书房,死者甄作家仍然趴在桌上,神色平静,不像是已经死去了。何侦探拿出本子,记录道:2028年10月20日下午,马栏山郊外别墅群103栋内,甄作家被发现死于家中,初步判断死亡时间是……
“我三点二十分来送鲜花的时候发现大少爷已经没有呼吸了,”胡园丁道,“中午大家一起吃的午饭,一点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好,那死亡时间初步判定是一点钟到三点二十之间。”何侦探记录的同时,观察着屋内众人的反应,发现他们的表情依然冷漠,仿佛死去的不是自己的兄长和亲人。甄作家的书桌边有一只花瓶,里面插着一束有些衰败的花,应该是胡园丁原本打算换掉的。

回到客厅后,何侦探道:“介于只有胡园丁愿意搭理我,你暂时就当我的助理吧,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帮忙说几句话。”他想了想,忽然又问:“这几位都是本国血统吧,没有需要翻译的语言吧。”
“没有没有。”胡园丁说着便坐在了何侦探身边,其他人也沉默落座。
“大家先说一下自己的时间线。”何侦探道,“从那位一直抱着《刑法》的撒律师开始吧。”

【外剧情-第一部分】

“我是撒律师,不是傻律师,”撒贝宁一开口自我介绍,其余人都差点破功笑出声,“我是一个律师,不过我最擅长的是著作权领域,刑法只是拿来看看,凶手要判几年有期徒刑。”
“这不是判几年的问题,”何炅吐槽了一句,“你的时间线。”
“今天上午我出去处理事务所的事,11:30回到家,准时开始午饭,也是由我们这位胡园丁下厨的……”
“鲜花宴是吗,”何炅接了话,“你们这么大家族,就他一个人伺候啊。”
“能者多劳嘛,”胡歌道,“自己种出来的花自己最知道怎么做。”
“好,那吃完花,不是,吃完鲜花宴之后呢?”
“12:50我们用餐完毕……”
“等一下,不好意思打断你,”何炅比了个手势,“我想问一下,你们吃饭的时候也这么沉默吗,就只听得到咀嚼食物的声音?”
“我们上流社会吃东西是不发出声音的!”撒贝宁接完,继续道,“一点钟上楼,小睡一会儿,2:20甄来敲我的门,说要谈谈他新书的事。”
“他的新书?”
“他的新书,涉及一点侵权的问题,需要我帮他处理。”
“也就是说甄2:20还是活着的,”何炅记录着,“继续。”
“我们谈到2:50,十分不愉快,”撒贝宁说着自己也笑了,“他想对我用异能,被我挡回去了。”
“你们的异能是矛和盾是吗,天生一对。”何炅拿手指戳戳自己手心,笑道。
“然后我就在房间生气,直到园丁来说甄死了。”在房间生气这一句顿时逗得所有人前仰后合,气氛一时差点收不住。
“好的,下一个,那个模特,吴模特。”
“我是吴模特,家里现在年龄上是第三,”吴磊说着站起来,叉腰比了个定格姿势,然后坐下,“昨晚刚从巴黎回来,上午都在房间倒时差。十一点半说要吃饭,我让胡园丁给我送上来,他不乐意,我就下去了。”
“噗,”何炅和众人都笑出了声,“你脾气还挺好,不给你送就自己下来吃。”
“我饿了嘛,”吴磊作势揉了揉肚子,“饿了就吃饭,鲜花饼啊熬花汤啊,都吃惯了。”
“我知道刚才进来的时候你们的脸为什么都是绿的了。”何炅吐槽道,“天天吃花和草,一点肉都没有。”
“然后我在客厅打了会儿游戏,白,就是九弟,说我吵,要我上楼去打。我就回去睡了。”
“吓死我,我以为你也回去生气了。”
“我,我有点生气,然后碰到甄,就是大哥,下楼,我住二楼他住三楼嘛。”
“那会儿是几点。”
“客厅的钟敲了一下,应该是一点半。”
“一点半他就下来了,可他不是2:20找的撒吗。”
“那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在家也不说话的,我就回房间了……”
“你们都不说话,那白怎么叫你别玩游戏的,比手语吗。”何炅比了几个手势,一边的胡歌道:“递小纸条。”
“我只是跟甄不说话!”吴磊连忙道,“他妈……”
“His mother。”撒贝宁提醒道,吴磊呛了一下,“他的妈妈跟我的妈妈关系就不好,所以……”
“哦对,你们四个都不是一个妈妈。”何炅点点头,“继续。”
“之后我就在房间睡觉,3点的时候有人敲门,我没理,然后三点二十几胡园丁破门而入,说甄死了。”
“三点是我,”胡歌说着还举起手,“我想去给他换花。”
“每个人房间都有花瓶?”何炅笔一顿,问。
“对,”撒贝宁说,“2:50甄走了,55他先来给我换的。”
“好,吴模特也清楚了,下一个,被cue的白经理。”
“侦探好,我是酒店大堂经理,今天休班,早上十点起的,就在房间玩抖音视频,”白敬亭话锋一转,忽然晃起身子。“抖音越玩越high,办案脑洞大开!哎!”他跟吴磊击了个掌,坐了回去,在两人中间的王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广告还有点愣,反应过来后盒盒盒笑个不停。秒变严肃后,白敬亭继续道,“我正抖着呢,电话响了,胡叫我下去吃饭。”
“所以胡园丁做完饭一边给白打电话一边还要拒绝吴送饭的要求,”撒贝宁道,“可能甄又提了什么无理的要求,他累极生恨杀掉的。”
“好了好了,”止住众人的笑,何炅道:“小白继续。”
“吃完饭我在客厅看工作表,吴那边一直哼哼哈哈的,烦死了,我就让他上去玩,他就走了。”
“你们这家兄弟,一面关系不好一个字不蹦,一面又哥哥听弟弟的话,真是奇了怪了。”
“然后一点四十我理完工作表,收到我前女友的短信,然后说是发错了。”
“前女友?”
“对,三个月前分手了,第七任。”白敬亭作势抹了抹眼泪,他旁边的王凯一边憋笑一边拍了拍人背。
“收到短信我心情很不好,就上楼,碰到甄在下楼。”
“好,看来一点半这次他是到一楼。”
“他看到我就冲了我两句嘛,反正,关系都不好,你懂的。然后我就回房间,整理客人名单,两点半左右的时候胡来给我换花。”
“你没午睡?”
“工作使我快乐,不需要,不需要午睡。”
“好,接下来呢,你干嘛了。”
“我到床上躺了一会儿,3点多的时候听到吴的门被踹开了,就醒了。”刚说着不需要午睡的白敬亭这话成功地逗笑了何炅。
“胡园丁。”
“我上午七点开始工作,九点出去买菜,然后回来做饭,中午他们吃完了我就洗碗,到一点半我去花园继续工作,听到白和吴在争执。”
“哎等等,不是递的小纸条吗。”何炅忽然打断了他,胡歌愣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我那是随便说的,你还信了啊。”
“没信,逗你玩儿的,继续。”
被噎了一下的胡歌掰着手指,“我修剪花到大概两点,准备开始给他们换花,甄在客厅打电话,好像打不通,来回走动,很暴躁。然后我就多等了一会儿,他上楼之后我发现桌子忘记收拾了……”
“他是发现桌子没收拾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所以很暴躁吗。”撒贝宁道,“毕竟我们这2000多平的大别墅,喊是听不见的。”
“我反正没有未接电话。”胡歌没有笑,自然接话道,“收拾完桌子我整理了一下花,开始上楼敲门给他们送花。”
“你进撒房间之前听到甄在里面了吗。”
“我不清楚,因为先去的白那里,他看我来就把花瓶给我,摔到地上差点碎了。”
“所以你去换花的顺序是……”
“两点半开始,二楼的白,王,撒,吴,最后是甄。”
“那你在吴那里耽误了挺久啊,三点到三点二十。”
“三点去他不开门,然后我上了个厕所,去了三楼,敲门没人应,推门发现不对,就来喊别人然后踹吴的门。”
“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只对吴用踹门的方法?”
这个问题却让胡歌沉默了,半晌:“因为甄之前说的一句话。”
“好,最后一个,最小的,王十二。”
“盒盒盒我22不是12,”王凯纠正完也变严肃脸,“我也是模特,不过是主拍杂志的平面模特。今天上午就在花园看胡剪花种花浇水施肥,然后他去买菜了我跟助理商量明天的计划,后来就在花园乱逛,等快递。”
“什么快递。”
“杂志,就我刚刚看那本。”王凯看了胡歌一眼,接着道:“午饭之后我在客厅睡了一会儿。”
“他俩先打游戏又吵架,你还能睡着?”何炅颇为惊讶的样子。
“我,就躺一会儿嘛,没完全睡着。然后跟胡一起继续到花园看他工作。”
“等一下,”何炅制止他接着说话,“你怎么老跟着胡,你们俩以前认识?”
“不认识,我刚来半个月。”胡歌道,“可能我比较有亲和力。”
“因为我,没有异能,跟家里其他兄弟也聊不到一起去,正好下期要拍花草主题,就看看。”
“其实我们有异能的也聊不到一起去。”白敬亭默默补了一句。
“然后我先回去想吃点水果,碰到甄在客厅打电话,我听到他打通了。”
“所以甄在客厅打了很久的电话。1:30碰到吴,白,然后打到2:20去找撒。”
“应该是,之后我就在房间找衣服,中间胡来了一趟,换花,然后吴的门被踹了,我就在旁边,就也出来了。”
“所以甄是单独住一层吗?”何炅注意到这个事实,问。
“还有几个姐姐妹妹,平时不在家,也住三层。”吴磊道,“因为她们不在比较安静,甄要写作,所以需要安静。”
“死者(NPC)今天除了用餐,打电话,找撒,就一直在房间?”
“应该是。”撒贝宁点了点头,何炅合上本子,“又是一堆毫无作用的时间线,咱们开始第一次搜证吧。”

【外剧情-时间线】

死者(NPC):11:30-12:50用餐,12:50-1:30不明,1:30-2:20遇见吴,白,打电话,2:20-2:50和撒交谈,2:50-3:20死亡(?)

撒:11:30到家,11:30-12:50用餐,1:00-2:20午睡,2:20-2:50和甄交谈,2:50-3:20 生气,55胡来换花

吴:11:30以前在房间,11:30-12:50用餐,1:00-1:30打游戏,和白争吵(?),遇见甄,1:30-3:00午睡,被胡敲门,3:00-3:20午睡,二十几分被踹门

白:11:30以前在房间,11:30-12:50用餐,1:00-1:40客厅工作,和吴吵架,遇见甄,和甄吵架,1:30-2:30工作,胡送花,2:30-3:20午睡,二十几分听到吴被踹门

胡:9:00-11:30,9点以前花园,然后出门买菜,回来做饭,11:30-12:50用餐,12:50-1:30洗碗,1:30-2:30,工作,听到甄打电话,开始换花,2:30-3:20换花,到甄房间,发现死者

王:9:00以前花园看胡工作,9:00-11:30闲逛,打电话,等快递,11:30-12:50用餐,12:50-2:30客厅睡觉,听到白吴吵架,看胡工作,2:30-3点20后回房间找衣服,中间胡来换花,二十几分听到吴被踹门

======================

待续

现在cp线还不清楚,主要到搜证和分析指证的时候,他俩戏里戏外都是牢牢相连www

  175 30
评论(30)
热度(175)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