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青鸟

仅以此文献给有凯歌陪伴我的近三年时光。
不算很甜,也不是全现实向,随便写写。

【青鸟】

他推开窗,窗外是澄净的天和温柔的云。

“起这么早?”背后传来有些迷迷糊糊的声音,王凯回过头,看向坐在一堆被子里的胡歌。
“醒了就起了。”他笑笑,将窗户拉回来,只留了一条透气的缝。
“你是不是想偷偷抽烟?”胡歌打量着他的手,笑容带了一丝狡黠。王凯赶紧摊开双手以示清白,胡歌掀开被子走过去,在他身上摸了一圈,确实没有抓到火机烟盒之类的证据,有些悻悻地去洗漱了。
看着他带了些恶作剧没得到满足的失望的背影,王凯嘴角的笑容弧度变得更大了一些。
“凯哥,”胡歌带着半脸泡沫从浴室里探出头来,“你今天的通告几点结束呀。”
“六点多吧,好像没有晚饭的安排。”交往一年多,王凯已经可以熟练地读出他没说的那半截话,“怎么,你有计划?”
“我们涮火锅吧!”胡歌的声音在哗哗水声里不太清晰,但兴奋劲儿还是很明显,“有人给了我一袋内蒙羊肉卷,说很正宗。”
“好啊,鸳鸯锅?”王凯开始盘算着让助理去购置底料和蘸酱的事,胡歌却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道:“我要试试辣锅。”
两人吃过由面包包子牛奶豆浆中西混搭的早餐之后,按早就习惯的模式,收拾出门各奔片场和通告场地。都忙的情况下,也没了什么特意躲着人去外面约会的偷来的浪漫,宁愿在小窝里舒舒服服涮顿火锅。立冬的日子,北京的寒气也一下子浓重起来,风里都带着些肃杀。

胡歌那边有条戏多拍了两遍,到家时王凯已经换了居家的毛衣盘腿坐在开了地暖的长毛地毯上。他面前咕嘟嘟滚着红汤的锅让胡歌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但大话都说了,他也只能洗了把脸坐下,接过王凯递来的筷子。
看口味清淡的人吃辣真的是件非常有趣的事,王凯一边看着胡歌张大嘴嘶哈嘶哈吸气笑得乐不可支一边给他倒了杯温水,并在碟子里添了点芝麻酱递过去。胡歌大概是辣蒙了,直接把筷子上的羊肉塞进了杯子,涮了几下才小心翼翼放进嘴里。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之后,他懊恼地啊了一声,爬起来去厨房洗杯子。王凯把锅里剩下的肉处理了,和回到桌面的胡歌一起收拾了锅碗。
“下次还吃辣锅吗。”王凯明知故问,胡歌看了他一眼,眼角还飘着热和辣带来的红。
“吃。”给出的回答却是肯定的。
“这么有挑战精神啊。”切了个柚子,王凯吮了口手指上沾的果汁,笑道。
“跟你在一起这么挑战的事我都做了,还会怕这点?”胡歌说完就端着碗筷走了,留下突然被一击的王凯坐在原地对着柚子发愣。那果瓣的红色,果然没有恋人脸上的好看。
洗完澡出来,胡歌哆嗦着去找吹风机。王凯熟练地接过,调到二档,替人捂着耳朵拨弄头发吹干。胡歌看着窗外的大片夜色,不知在想什么。
“燕子应该已经走了吧。”王凯道,吹风机的静音效果很好,不会遮住他的声音。
“嗯,天都冷这么久了。”

刚发现他们这个房间外面有燕子窝的时候胡歌很是兴奋,王凯有些不解,以为他是因为老一辈相信燕子会带来福气。胡歌却眼睛亮亮地看着他,说:“凯哥,你没听过童话里青鸟的故事吗!”然后给他科普了那只传播幸福的鸟儿。王凯似乎理解了一点,恋人是觉得,这里的燕子,就是为他们这段刚刚稳定下来的隐秘感情送来祝福的青鸟。他一向知道胡歌有这种浪漫情怀,也很喜欢。在胡歌的影响下,闲暇时看看屋檐下的燕子窝和燕子,成了他们共同的习惯。

吹干头发不过是片刻的事,够他们讨论完燕子的去向,王凯找了衣服去洗澡,胡歌坐在床边拧亮灯,戴上护眼的眼镜看起了剧本。就像无数个他们坐着出租或保姆车赶回这间房子的夜里一般。

歌词里唱过,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王凯从前是嗤之以鼻的。也许是狮子座的自信,或者性格使然,他觉得自己想要把握住的东西,没有什么再溜走的可能。胡歌刚开始对他来说有点可望不可即,但他也做到了,成为胡歌的恋人,有一个共同的居所,可以在忙碌了一天后坐在地毯上舒服地涮火锅。他们坚持过了彼此的性格磨合,家人的不理解,公司和同事的质疑,可能唯一一点遗憾就是不能公开身边人的真正姓名。但对王凯来说这不算什么,胡歌也不会过分在意。

可是感情真的会被时间消磨掉这件事,王凯意识到的太慢了。也或许是他们的感情来得不容易,王凯下意识觉得,不说永远天雷勾动地火,至少他们不会对彼此产生腻烦无趣的感觉。但变化就是在产生,当他们的行程越来越没有关联,见面成了难得的事,沟通也都被日常重复的询问充斥。失落和失望不可遏制地产生了,王凯在耐心地克服,他也从胡歌的信息中感觉到了其实他对这种状态也有些焦躁和不安。这时他们才发现了自己的无力,面向公众的身份摆在那里,很多东西已经不可以轻易放弃和改变。他们曾经有个去农场厮守闲散度日的期许和约定,但是如今,能否真的一起走到白头,好像忽然空气里一根成了飘忽不定的线。

接过助理递来的耳机,想要听歌休息一会儿的王凯刚放出声音,就听到柔哑的女声带着不舍唱,我们谁都没有错,却偏偏错过。他有些焦躁地拔下了耳机,撞上小助理诧异地目光,叹了口气,将耳机还给她,偏头合眼假寐。助理在整理手上的钥匙,哗啦啦的声音让王凯突然想起来,自己的钱包里还放着一枚很久没用过的钥匙。
属于那座他们一起坐在地上涮过火锅,在窗边看着燕子抽过烟的房子的钥匙。

握在手上的手机震了一下,王凯不知为何有种预感,突然很不想打开那条信息。特别是看到,发件人来自胡歌的时候。

再看到胡歌的时候是在屏幕里,他代言的航空公司在发布会上送给他一架飞机的命名权。王凯靠在窗边,一手夹着烟,看着手机屏幕中穿着得体礼服的人,握住了话筒的手指还是白得发光。胡歌对着镜头外不知何处笑了笑,道:“我想给这架飞机命名,青鸟号。”
王凯猛地关掉视频,闭上了眼。他还记得,他们彻底结束联系的那天,胡歌给他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凯哥,他在语音里说,青鸟飞走啦。

想看BE的在这里就可以停了。






窗外忽然响起几声鸟儿啾鸣,王凯已经很熟悉了,这是燕子幼鸟嗷嗷待哺的呼唤。
原来春天又已经来了,燕子也如约回到了他们这个屋檐下,并不知道主人已经不再是两个人。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今天是约好的搬家公司来清理屋子的日子,他也给胡歌发了消息。
外面的脚步声熟悉得过分,似乎并不属于来干活的工人。

“凯哥,燕子是不是回来了。”有人站在了他面前,轻声问。
王凯按掉了手中空燃完的烟,他推开窗,窗外是澄净的天和温柔的云。
真·完


文末多废话几句。我不是因为这次的争端决定离开的。说实话我一直对粉圈避而远之,也不太想去详细了解,只会膈应自己。我只是真的没有给他们分出注意力的心思了,宣布结束大概是出于不想做个还耗着大家的渣男(?)心态。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我的域名don't stay一直没变,就是提醒自己随时准备跑路,却还是为他们真真切切付出了两年多的热情。
总之,这一路很开心,我先走一步,希望未来很好。

从曲和这个ID开始,也就结束在这里吧,不必远送了。

2018-11-07

  146 37
评论(37)
热度(146)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