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衍生-俗世呀(上)

>>>白冬《冬季恋歌》通贩继续了解一下<<<
请各位老板拯救一下,还有17本

这篇文的真实名字其实是《乡村爱情三十题》(选十) (╯‵□′)╯︵┻━┻
至于谁选的题,自己选的宝贝哭着也要宠下去@听雨僧庐下 

上篇纯凯歌,衍生的部分在下篇。

【凯歌-俗世呀】

(关键词:村支书之位的斗争+隐秘的旧时恋人+桂花酒+老板娘+半夜村头的打谷场)

今年真是村里的好日子,吴村长坐在家里眯着小酒时这样美滋滋地想着。
年后从城里来了个名牌大学的学生,听说是参加了什么城乡支援计划,帮村里开起了新型农业供销社,除了原本的生意,开始在网上卖村里家家户户都会酿,只是以前都是自己喝的桂花酒。
名叫王凯的大学生长得一表人才,说是电视上的明星也不为过。他脾气温和,却也很有气势,隔壁村的农户眼红供销社生意来闹事,三两下就被他震慑住,讪讪回去了。且自从他来了,村里的姑娘少妇们都往供销社跑得比以前不知勤快了多少。吴村长自家的女儿是个胆小文静的,这么久了都没跟王凯说上几句正经的话,忍不住有些苦闷。他看在眼里,也有自己的打算,村里的支书再有一个月该到任期了,到时候把王凯一推荐,村里人应该没意见,再顺理成章地招人做个女婿,想来王凯也不会拒绝这成双的好事。

前一阵,镇上又送来一个参与支援计划的大学生,好像是跟从王凯不同的大城市来的,叫胡歌。他一来,又在村子里掀起一阵骚动。因为如果是王凯是帅哥的话,胡歌则更应该被称为美人,就像挂历年画上那些飘飘欲仙的公子。他很有能力,做事周到,为人热心,性格也非常好,一双桃花眼总是笑眯眯的,几乎想象不出他跟人翻脸的样子。

这么两个年纪相仿的青年才俊,又是为了一样的目的来的这穷僻乡村,按理应该迅速拉近关系成为好朋友。可他们,除了在胡歌刚来那天作为支援计划的参与人员见过面,礼貌地握握手之外,并没多的交集。
胡歌负责的是文化宣传工作,他来之后村里才建起一个简单的广播台,每天定点为村民们播报新闻和天气预报,闲暇时既会播放音乐和诗朗诵给他们“提高精神生活的质量”,也会用轻松的小品说书等来陪伴田里热火朝天忙碌着的人们。只是他几乎不去王凯经营的供销社买东西,宁愿一周两次去更远的镇上的小超市,即使那里东西质量和价格都比不上供销社的。就连傍晚在村头打谷场参与村民们的纳凉消遣,两人也是分开在不同的人群里。如果村民们聊得高兴了凑到一起,总会有一人先找借口离开。久而久之,村民们也有所察觉,王凯和胡歌似乎不像是完全的陌生人,反而是以前结过梁子似的。

就在他们暗自揣测琢磨时,村支书要换届了,镇里的意思是就在两个支援实践的年轻人里选一个就任。具体选择的方法是先提名,然后学着外面搞一搞民主选举,但吴村长心里也有自己的掂量。他原本很看好王凯,毕竟他带起了村里的特色产销,又有被女儿喜欢的私心。可胡歌来了之后,村里人的文化生活丰富不少。他们也听到以前只存在于电视剧电影里的“歌剧”“音乐剧”了,虽然伴着旧喇叭吱呀呀的漏音。而且吴村长也发现女儿往外跑得比以前勤快多了,桌上放了几本诗集,精心包过的书封和统一字体题写的书名,以及里面夹着的精致书签,一看就是“文化人”的作风,看来文静的小丫头跟胡歌更处得来一些。吴村长一时十分为难,仿佛面前有两块馅饼,不知道该吃哪块了。
村民们,特别是女性村民们,也都面临着抉择,村支书提名的人选肯定是王凯和胡歌了,但要选哪个,她们确实拿不定主意。要是这两个人是好朋友也就算了,选了都一样,两人又是一副表面平静实际谁都看得出相处不来的样子,选了其中一个,肯定就要失去跟另一个的可能,太难办。

这场村支书之位的竞争更多影响的似乎是除了两位候选人之外的所有人,王凯和胡歌并没有在竞选的意识。他们依然安静而固执地拉开着距离,一个守着村口的供销社迎来送往各地的包裹,一个在广播台往机器里放进自己新寻来的一盘磁带。直到这天,正在田里收谷子的村民们听到一个小姑娘激动地喊着“胡歌去供销社找王凯了!快快快,快去看!”都迅速放下了手中的箩筐农具,涌向了供销社。柜台后站着的是村里雇的营业员,她正百无聊赖地抠着指甲,忽然一大群人将店内站得满满当当,小姑娘像是吓了一跳。
“王老板呢!胡歌来了?”
“他们吵起来了吗,什么表情?”
“哎我就知道他们认识”……
杂乱的声音让那个姑娘不耐烦地拍了拍柜台制止了众人,她指了指背后的房间,“他俩在里面谈呢,胡歌主动过来的。”
众人安静了一瞬,又叽叽喳喳地议论了起来,她制止了几次没有用,干脆又坐回去玩自己的手指了。反正房间里的人也早知道外面有人在了。

房内,胡歌坐在沙发上,偏开头盯着墙面不看坐在他身边扶手上的王凯。王凯也不强让人扭过头来,只是看着他衬衫肩上绣的那朵广玉兰,用外面的小姑娘们听见了恐怕能晕过去的温柔声线道:“你还记得今天?”
“能不记得吗。”胡歌轻轻哧了一声,“你还欠我东西没还呢。”

他们确实曾经认识,或者说不仅是认识,关系还很特别。王凯读大学时曾去胡歌的学校交流学习了一年,还搬进了胡歌的宿舍。胡歌唯一的室友当时还调侃王凯破坏了他们的二人世界,而几周之后,他就连连感叹自己才是破坏别人二人世界的那个,每天努力在寝室里学着隐身。因为王凯和胡歌的状态迅速从朋友变成了交往中。他们还一起报名了学校的城乡支援计划,成为了志愿者,并挑了一个虽地域偏远,但据说家家都会酿一种非常好喝的桂花酒的小村子。只等着毕业后一同前去,在那大山中享受无人打扰的“桃花源”生活。
可理想永远比现实美好,一年时间匆匆过去,很快到了王凯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又重新变得很不一样,胡歌忙着校广播台和学生会的事,常常接不到王凯想要聊天时打来的电话。王凯又因为去交流之前的事被人诬陷作弊,虽然最后清白得证,却因此错过了保研的申请。学业的压力让王凯变得沉默不少,减少了主动联系胡歌的次数,两人都默默盼着实践的日子早点开始,面对面地倾吐烦恼,再给恋人一个吻。王凯的期盼尤甚,所以当胡歌有些抱歉地告诉他自己必须要陪同意他保研的导师去国外考察,实践要延期的时候,他紧绷太久的情绪和心底的期待像是饱胀的气球被扎上了一根针,迅速地干瘪沉寂了。虽然没提分手,但停止在半年前的通话记录和胡歌一连串询问没有得到回应后那句“好吧”已经表明两人曾经无比亲密关系的终止。谁都说不上错,只能算是错过了。

王凯按期参加了实践,也没有更换地点,或许他心里还是有一丝希望的,胡歌还记得他们的约定,会来到这里,和他喝一杯在想象中无比美味的桂花酒。他收下了村民送给自己的酒,借来工具埋进小院的树下,一直没有启封。供销社的网上店铺卖出几千瓶桂花酒后,那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了。王凯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胡歌,他在抬起前就放下了想要拥抱的手臂,礼貌地伸出了手掌。胡歌看过来的那一眼含义太复杂,却让王凯立刻“原谅”了他,也放下了自己之前的情绪。但胡歌固执地拉开着两人现实里的距离,宁愿绕远路也不去供销社和王凯打照面,却又很快地回复王凯发去的信息,虽然语气总带着点小别扭,有种“我是人好才回复你”的感觉。王凯便也就对这种“好心”照单全收,修复着彼此间原本的尴尬。
直到这天,两人两年前正式在一起的纪念日,胡歌终于主动迈进了供销社。在说完那句还欠东西之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以前喝着啤酒想象桂花酒味道越喝越馋傻兮兮的自己,胡歌先没忍住,笑出了声。王凯也跟着笑,半晌,两人终于都大笑起来。王凯站起来走到胡歌面前,张开手,唇角还带着笑意,安静地等着,然后得偿所愿地抱住了他。

那天王凯和胡歌在房间里说了什么对于村民们来说是永远的秘密,他们知道的,只有两人那阵大笑,应该是关系变好了吧。而这之后,村支书的竞选胡歌以极大优势获得了胜利,原因是王凯说自己要专心经营供销社,胡歌以前在学生会,更有这种领导经验。他这么说,村长自然是没什么意见。而村里的姑娘们发现,以前她们抱怨王凯胡歌关系不好,要找两人总要分开跑,现在他们关系好了,她们反而没有插足的余地了。胡歌在供销社出现成了常事,王凯也给广播台“打工”,他本就低沉好听的嗓音透过吱吱呀呀的电流似乎更有磁性了。他们原本住在相隔很远的两个小院,后来胡歌说这样占用资源太多,便搬到了王凯院里隔壁空着的房间住。傍晚纳凉不见两人身影成了常事,有孩子偷偷趴在院子墙头看过,他们坐在一起喝着王凯启封的桂花酒。
也有人好奇问过王凯村支书的职位给了胡歌,他就一点都不心疼,王凯只是笑。刚刚踏进店里的胡歌闻言没说话,等那姑娘走了,王凯才悄悄凑到他耳边道,“我是没当上支书,但我这儿不是有了个你这么好的老板娘,还是我赚了。”然后被胡歌毫不留情地踩了一下新买的皮鞋。

这天王凯洗完澡,原想收拾收拾睡了,胡歌却突然神秘兮兮地问他知不知道晒谷场除了晒谷子还能晒什么。王凯想了想摇摇头,胡歌便拽着他换了鞋去了。不是农忙时节,晒谷场上也只有零落的谷堆和村民聊天时留下的凳子,俯瞰仿佛零星散落几颗棋子的棋盘。胡歌等王凯看向自己时,才笑眯眯道,“这里还能晒月亮啊。”
王凯一向知道胡歌有着一种奇妙的文艺情怀,表现出来却不显得矫情,只会让他觉得人更可爱。月光温柔地笼罩着地面,和站在其上的两人。他们背靠着高高垒起的谷堆,接了个隐秘而温柔的吻,唇齿间还带着不知谁偷抿的一口桂花酒香。

上-完

  127 12
评论(12)
热度(127)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