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靖苏/璞臣-真情巧遇(番外)

本lof所有短篇已经分rps和衍生整理成合集,所有文章不许转载!不许转载!不许转载!!

先祝 @听雨僧庐下 我最最最宝贝的鱼汤生日快乐!认识你就快一周年啦❤
从凯歌到楚留香再到剑三,我们一直都是彼此绑定的。我在21周岁的第一天凌晨见到你,虽然没能在当天一起庆祝,这也是我最好的一个生日。马上又要回归到异国状态了qwq在英国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哦,爱你~

然后,胡歌同学也生日快乐啦!

=======================================

上错花轿嫁对郎AU!有ABO插件!剧情很多私设!
Alpha=昼道,Beta=平道,Omega=夜道
(以上称呼非原创,忘记来源了,可联系删除)

前文提醒:原本萧景琰×宁采臣,石太璞×梅长苏,但上错花轿后重新搭配成了璞臣靖苏

番外·贺中秋

又是一年中秋时节,太子府内早早便开始准备节庆布置和赏月之事。之前这种节庆事宜梅长苏作为太子妃兼携幸侯都是要主理的,但今年情况特殊,他被萧景琰剥夺了理事的权力,还不容反抗。
“小桃看来很喜欢世子呢。”宁采臣看着安静坐在梅长苏怀里,用手指点着书卷咿咿呀呀不知道在念什么的女儿,笑道。
“也不一定就是世子,”梅长苏捏了捏小女孩儿脑后的花苞髻,笑得温和,“有喻桃这样乖巧的女儿不是更好。”
“这孩子整日在山上跟她爹爹还有他那些师兄弟一起,别的没学会,性子倒是磨练得很安静。”宁采臣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幅字,“这是我近日新写的,还请苏先生指点。”
石喻桃看父亲递过来纸卷,抢在梅长苏之前伸手去够,却没站稳,又跌回了梅长苏怀里。
“小桃!”宁采臣看她跌回去,吓得喝了一声,“碰着苏先生可怎么好,过来!”
“无碍。”梅长苏搂住有些被吓到的小女孩儿,安抚地拍拍她脑袋,“穿得这样厚,砸一下也是软的。”
京城九月末还倒着伏,有些暑热,但王府里上下都担心梅长苏身子,给他准备的衣物比平常要厚实不少,贴近腹部的地方还加了软垫,生怕他磕碰着。

两人赏字品茶(梅长苏只能喝清水),哄着石喻桃认字,半个晌午便消磨了。到午膳时间,萧景琰没让传膳的人伺候,自己端着菜食便进来了。
“那我先带小桃出去了。”宁采臣很有眼力见地站起来,萧景琰对他点点头,道:“石道长在院中梅树下等着。”

宁采臣牵着女儿带上门离开,萧景琰放下手中托盘,布好碗筷,顺手捏了捏梅长苏腕子,关切道:“累吗。”
“不累,”梅长苏反手拍拍他手背,“说说话而已,小桃也是个乖巧的孩子。”
萧景琰也知道自己这位“太子妃”虽为夜道,婚初也体质偏虚,却一点都不是个娇弱的人。从前他出去征战沙场,人把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为兄长平冤时也是几度险象环生,梅长苏看上去是书生之姿,却在金殿上扛住了帝王威压,让萧选也不得不承认了真相。
他又想到当初梅长苏和原本要入府的宁采臣上错了喜轿,见到自己后的一系列处理,有着不愧为天下第一帮之主的从容气度。他还主动在了解了祁王冤案后提出要为萧景琰兄长洗冤。至于后来两人怎么就在平冤过程中心意相许,身心结契,萧景琰想起来只能觉得是自己幸运。

“殿下,景琰,萧景琰!”梅长苏拿手晃了几下发现萧景琰还是盯着自己出神的模样,提高了些声音,他才顿了一下,回了神。“这般出神,是节庆布置上有什么难处吗。”梅长苏又缓了声音问。
“没有,”萧景琰摇摇头,府中伺候的人手脚都很利落,梅长苏来后又整理了一套可以沿用的规制,年年照办,没出过差错,其实也不需要他盯着,他只是不想梅长苏在这上面劳心。“我是想到孩子的名字。”
梅长苏显然没想到他会提到这个话题,少见地怔了一瞬,旋即道:“太子所出世子或郡主的名字,一向是要由礼部来拟定,然后陛下……”
“我想向陛下求这个恩典,”萧景琰说,“我们孩子的名字,我想和你一起选。”
望着他过了片刻,梅长苏带上了一丝浅笑,“那我就要好好考虑了。”
“不说了,先用膳,待会儿菜都凉了。”萧景琰说着,先为梅长苏盛了一碗汤。

宁采臣找到坐在梅树下石桌边的石太璞,给女儿喂着饭,偶尔才能捡空吃上一口。小桃吃得差不多了,咂咂嘴想从他怀里跳下去,宁采臣要制止,石太璞就道:“让她去吧,这里都是人,跑不丢的。”他放了手,果然小桃还没跑出几步,就有侍女默默跟上了。
“采臣。”石太璞再出声的时候觉得有点饿的宁采臣刚塞了一口菜,抬起头看向他,眨眨眼,活像只塞了满嘴菜叶的兔子。这般情态石太璞看惯了,却仍然觉得可爱,伸手擦擦他嘴角,道:“你想念金陵吗。”
毕竟他原是左相之子,从小在这热闹京城长大,花红柳绿看遍了,倒是养出个难得的安静又天真的性子。当时他错嫁给石太璞后病倒,又因为梅长苏那边的安排暂时不能离开,两人相处着对彼此动了心,告知萧景琰和梅长苏时倒也没受阻碍。之后他跟石太璞一起回了玄帝观,每日读书写字,有时还跑去看他们修道练剑。有了女儿后更是脱不开身,转眼也是三年没接触过这市井繁华了。
“没什么可念想的呀,”宁采臣一边咽下口中的食物一边道,“爹娘一直跟我写信,他们也来泰山看过我了。至于这里的热闹嘛,”他吐吐舌头,“其实我以前就嫌吵。”
被他这么一说,石太璞也觉得刚才那种委屈他了的想法是对宁采臣很大的误解。

盈月升天,太子府赏月一向是十六的夜晚,因为中秋他们要进宫谢恩请安,也因为那夜月色其实不如后一日。四人在月下对坐,桌上是静贵妃亲手制的月饼和点心。石太璞和萧景琰斟了些青梅酒,梅长苏是只能眼馋的,宁采臣也不爱饮酒。
虽说他们身份各个显赫,说出去可以震慑人心,但说起话来都是些儿女闲话,加上小桃在一边蹦蹦跳跳。梅长苏将小桃拉进怀里,给刚刚被石太璞讲的天狗吞月吓得不清的她重新讲嫦娥奔月的故事,宁采臣瞪着石太璞不许他再说话,萧景琰在酒杯后偷偷发笑,院内气氛十分融洽。
举杯对月时,他们都在内心感谢着当初让喜轿送错处所的天意。

  100 9
评论(9)
热度(100)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