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白冬/度然-错位爱情(番外二)

今天就入坑两周年啦,最近实在是沉迷学习和女儿,上次的点梗没有作废!挑了三个梗,不过让我再磨几天……放篇本子的番外顺便再促销一下(ni

>>>白冬《冬季恋歌》通贩继续了解一下<<<
↑不要让我拿去糊墙嘛QAQ

正文走这里,白冬度然

【番外二/白冬】

 今年季天朗生日宴是在霖市的警队办的。

他出生的时候,两家升级做了爷爷奶奶的父母都对这个独苗孙子爱得不行,每周就盼着轮流照顾的时间到,有时候季爷爷那边再多留两天,季白和郑秋冬倒是一点都不用担心照顾孩子影响工作,一周能见到一天就不错了。

等天朗四岁上了幼儿园,回国的徐然也有了身孕,老人们的注意力才有所转移。季家和徐家的关系也是更为亲密,毕竟每个孩子诞生带来的都是两家共同的喜悦。等徐林深出生,天朗有了妹妹,留在父亲们身边的时间才多了。
眼看他的五岁生日要到了,季白和郑秋冬商量之后决定带着孩子回霖市一趟,让他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也和阔别几年的同僚队员们聚聚。他走之后接任队长的赵寒一听这个消息很是高兴,在回复的信息里说姚檬他们都想给天朗庆祝生日。季白本来不想让他们麻烦,毕竟离开前家里人肯定要办生日宴,天朗和林深的生日相近,正好一起庆祝。但听说许栩都从国外请了假赶回去,他也就不拂朋友们的好意了。

两年前郑秋冬去上海出差的时候遇见之前的熟人林拜,对方听说他现在在北京发展,做的是猎头行业,还有季徐两家的资本支持,欣然答应了郑秋冬的邀约,加入了他的公司。两人合作无间,公司也发展得蒸蒸日上。
这次郑秋冬请假,林拜暂时代理公司的事宜,他也放心。飞机在霖市降落的时候季天朗从郑秋冬怀里跳下来,趴在窗户上好奇地睁大了眼睛,“这里的天好蓝哦。”
“是啊,所以秋爸爸才在这里生下你,看着美景,心情也好。”季白提着行李牵过儿子,道。
郑秋冬没能先一步抢到箱子,便牵住了季天朗另一只手。踏出机场的时候天朗深深吸了口气,惊奇道:“空气是香的!”
“是花香。”郑秋冬低头看着眨巴眼睛的天朗,笑着道:“Flower。”转眼天朗的注意力已经被前面的雕塑吸引,跑过去,季白和郑秋冬跟在后面。

“不知道为什么,”身边人忽然道,“你说英语的样子总是让我想亲你。”
“你什么时候不想亲我了,我倒要怀疑自己的魅力了。”郑秋冬笑盈盈地看着季白,然后迎接了人带着些凉意的唇瓣。

去酒店放了行李后他们吃了饭,打车到警局时是一点左右。登记进门,值班室的人还记得季白,叫他季队长,可能这样英俊的Alpha在哪里都是不多见的。赵寒接到消息后就在门口等他们了,天朗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叔叔,季白对他道:“赵叔叔,爸爸的朋友。”
“叔叔好。”小孩子甜甜的呼唤让赵寒笑着搓了搓手,将他抱了起来,“天朗是吧,走,里面还有好多叔叔阿姨在等你呢。”

路过熟悉的走廊和办公室时,季白忽然想起之前自己陪着郑秋冬在这里散步的情形,那时他迎接了自己思念着的爱人,满心都是饱胀的喜悦。此时再回来,已经拥有更加完满的家庭了。
周末本来只有两个人值班,但精心布置过的会议室里几乎被刑警队全队队员占满。赵寒一一为天朗介绍着,顺便对季白指了这几年新进队的几人。新队员们之前对这位战神都是只闻其名,如今见到人了,都有些激动。郑秋冬也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两人自然牵着的手和颈上的项链让还单身的队员们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天天看赵寒和姚檬以为已经很甜蜜了,现在才知道季白不仅工作能力,秀恩爱的手法是可以称神的。

季白的目光从悬着的彩带和拉花中转到儿子身上,发现被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抱了一圈的天朗坐在会议桌上,头上不知何时戴了一顶小皇冠,正朝自己吐着舌头。一直未露面的许栩推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本书,似乎还带着热气。
“印刷的机器有点问题,今天才做出来。”她解释道,将书递给天朗,“这是我画的漫画,送给你。”天朗接过,看了看郑秋冬,见他点头,便笑着扬起脸道:“谢谢姐姐!”

“这孩子嘴可真甜,见到女孩子都叫姐姐。”赵寒打趣道,“长得又随三哥和秋冬,以后肯定不愁单身。”
“去,秋冬是你叫的吗。”季白笑斥了一句,郑秋冬瞥了他一眼,对有些瘦小的女生伸出了手,“之前来的时候你还在国外,初次见面,郑秋冬。”
“许栩。”她回握过去,笑道:“我想象着画过你和三哥,用的是波斯猫。”
“挺符合。”季白顺便对郑秋冬解释,“她喜欢画漫画,我是狮子。”
“体型差距不对。”郑秋冬吐槽了一句,门再次被推开,是姚檬推着蛋糕进来了。

众人围着季天朗给他唱了生日歌,等他许愿后吹熄蜡烛,赵寒抱着他问:“你的愿望能说出来吗?”
“以前的愿望都是一样的,”季天朗埋头吃着蛋糕上的巧克力,小嘴鼓动着咀嚼,道:“爸爸和秋爸爸永远在一起,永远爱我。”
“嗯,这倒是很好实现,”赵寒看了看一边不知在和姚檬说些什么的两人,“那今年呢。”
季天朗停住动作,有些为难,赵寒便说:“只告诉叔叔,叔叔帮你保密,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今年……小深妹妹很可爱,我想以后娶她做新娘!”
“这……”这个愿望着实让赵寒有些为难,他没记错的话小深妹妹应该是季白表弟的孩子,现在告诉一个五岁小孩一家人不能结婚似乎又太早了,他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这个问题交给以后季白和郑秋冬去操心。刮了刮天朗的鼻子,他松开手道:“去给你两个爸爸送蛋糕吧。”

郑秋冬接过了儿子勺子上的蛋糕,季白张嘴让天朗往自己嘴里塞,一边却又伸手刮下人嘴边残留的奶油,吮了吮指尖。郑秋冬立刻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转头去跟儿子说话了。季白看着人发红的耳朵,对一边看戏的许栩比了个手势,用口型道:“他害羞”。

 和这些警察叔叔阿姨们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季天朗对拎着一大袋礼物的郑秋冬和季白说:“我明年还能来这里过生日吗。”
“你是喜欢叔叔阿姨们呢,还是喜欢他们送的礼物?”除了许栩的漫画,里面还有各种手枪玩具,子弹壳做的模型之类,非常吸引小男孩兴趣的礼物。
“唔……”趴在季白肩上的季天朗认真地纠结了一会儿,诚实道:“都喜欢!”
“你儿子真实诚。”郑秋冬笑着对季白道,人调整了抱着孩子的手,另一只手伸过来牵住了他。

一家三口走在温柔的夜风之中,夕阳的余温让牵着的手心也散发着自然而妥帖的温暖。
“对了,之前萧景琰不是让你帮忙找律师来着?”
“那都去年的事了,他俩早复婚了。”
“我就知道他们离不成。”
“是是是,季大队长英明神武。”
“缘分都是天定的,就像我们。”

全文完

*小深妹妹是度然的孩子徐林深ww

依然爱你们,最爱我的鱼汤宝贝儿 @听雨僧庐下 ❤❤❤

  151 16
评论(16)
热度(151)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