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靖苏/璞臣-真情巧遇(一)

上错花轿嫁对郎AU!有ABO插件!剧情很多私设!
文末有福利!一定要看到最后!
Alpha=昼道,Beta=平道,Omega=夜道
(以上称呼非原创,忘记来源了,可联系删除)
 @听雨僧庐下 宝贝儿说生命不息挖坑不止,所以我又来了hhh

(一)吉时逢雨

大梁元佑元年四月二十是十五年一逢的吉日,从京城金陵到数里外的琅琊山,无数人家趁此吉时行嫁娶大礼,其中有两桩婚事最为引人注目。
一是梁帝七子靖王萧景琰婚配左相独子宁采臣,因左相是重臣,又为了对萧景琰这个几乎没受过宠的儿子表示些补偿,梁帝特册宁采臣为携幸侯,入府后不称妃,和萧景琰同享郡王俸禄。另一桩则是天下第一帮江左盟宗主梅长苏与泰山玄帝观掌门徒儿石太璞的婚事。

这两桩婚事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其中却有着许多巧合。比如两对新人都是昼夜相配,天地相合;又比如他们定亲前都未曾见过面,萧景琰与宁采臣是君旨臣奉,梅长苏则是父亲早年游历江湖过泰山遇贼人,被玄帝观掌门所救,两人相谈甚欢,就定下了儿女亲事;最令人惊讶的,便是毫无亲眷关系的梅长苏与宁采臣长得却有七八分相像。
发现这一点是因为一场大雨。

吉时逢雨,路上迎纳的队伍又多,很是拥堵。江左盟的车队要由金陵城往泰山去,路途遥远,所以约定在金陵城另一端的第一处驿站先拜天地完礼,靖王府则要派轿从城郊的宁家别院接人。从城中出来和由江左行水路都很是费时,黄昏时分两列规格一模一样的车队因为雨势太大不得不暂时停留,都进了一座废弃道观内休息。
两边的车轿一停,侍从们忙不迭地将自家少爷和宗主扶入观内休息。江左盟行走江湖多,在野外手脚也更利落些,等宁采臣进屋,梅长苏已经坐下烤火。陪着入王府的刘管家见宁采臣手冻得有些发青,便上前询问能否让自家少爷一同暖暖身子。梅长苏身边的黎纲甄平客气地答应,起身给他们让了座。梅长苏盖着盖头目不能视,觉得麻烦,便让他们都出去,自己要掀了盖头歇歇,刘管家有些为难,宁采臣温声道:“刘伯,你也去吧,我也想透透气。”

侍从们退下后两人摘下盖头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火堆映照着的喜服一模一样,而两张脸也赫然都是凤眸弯眉,玉管高鼻。只是梅长苏鬓边多了一点小痣,再者他气质淡泊静雅,宁采臣自小养在府里,多些不谙世事的天真。
“公子今日也是成亲?”梅长苏在火上翻着手掌,带了些笑轻声问。
“啊,是,”宁采臣愣了一下才接话,“我叫宁采臣,不知公子……”
“梅长苏。”

交换姓名后两人熟悉了一些,加上对长得如此相像的彼此都有些好奇,聊了起来。宁采臣对自己要相携一生的萧景琰其实没什么了解,只知道他是梁帝第七子,二十岁不到就驰骋沙场,常年驻扎边境,如今还是郡王之位。他们的婚事更多的是君臣互利,沾不上一个情字。梅长苏则道自己向往泰山的人杰地灵已久,玄帝观掌门最器重的徒弟,想来人品也不会差,日后能相敬如宾就好。
正聊着,听到外面等候的侍从们喊“雨停了!快走快走!”两人便站起来重新戴上了盖头,众人跑进来要赶紧上路,风带灭了火堆,观内一时一片漆黑。梅长苏和宁采臣也来不及道别,几乎是被架出门扶进喜轿重新上路。只是慌乱中车队混在了一起,再分开时,与之前已经有些不同。

梅长苏正在轿中闭目养神,忽然听到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喊,“落轿!”随后有人掀开车帘将他扶出去,却只有一人,从搀扶他的力道判断似是黎纲。他暗自纳闷甄平去了哪里,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驿站,又想着在驿站行婚仪可能需要接洽,便没出声。跨过一道门槛后眼前一亮,手中牵着的大红牡丹另一头被人握住,想来是石太璞了。
拜过天地后,有一个声音道:“请王爷为携幸侯揭彩!”
王爷?携幸侯?听错了吗?梅长苏正皱眉思索,盖头被如意揭开,他目光撞上对面同样不带喜色的人,两人都是一愣。
梅长苏很快回神,换上些笑意接过合卺酒,主动与那人交杯而饮,心却沉了下去。上错了喜轿的荒唐事就这样被他遇上,梅长苏用余光打量,身边果然是宁府的那个管家,而不是黎纲或甄平,想来对面的便是宁采臣原本的夫君,靖王萧景琰了。
“礼成!”司仪亮声后堂内一片掌声,众人上前要扶携幸侯先回房休息,萧景琰则要留下与宾客宴饮。六王举杯撞了撞入席后仿佛还在出神的萧景琰,调侃道:“七弟快些宴谢完回房去吧,别叫王妃等急了。”
“六哥说错了,”一边的萧景宁笑道,“那可不是王妃,是陛下亲册的携幸侯。”
“对对对,我浑忘了,自罚一杯,自罚一杯。”这么一笑一闹,席上气氛热切起来,人人都对萧景琰道喜,他也来者不拒,似乎决意要把自己灌醉。

此时还在路上的宁采臣心下也有些疑惑,靖王府就在金陵城内,却走了这么久也不到。外面起初热闹了一阵,应该是入了城,慢慢却又寂静下来,仿佛回到了郊野。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唤刘管家,就听有人靠近喜轿,问:“宗主,到驿站还有些路程,属下还带着糕点,要用些吗。”
宗主?谁是宗主?怎么还要去驿站?宁采臣懵了,试探着唤:“刘伯?”
轿外甄平一听声音觉得不对,立刻喊,“停轿!”他才掀开帘子,宁采臣也探出身子,问:“刘伯,咱们到哪儿了?”
“是……宁公子吧。”之前在道观外侍从们也有交流,甄平还记得宁府的管家姓刘,他叹了口气,让人拿来火把,“宁公子,想来,您是上错喜轿了。”
“什么?!”

“什么?!”
同样震惊的还有走进王府厢房的萧景琰。面前身着朱红喜服的人神色淡淡,眉目被烛光映照,如一副秀致的墨色山水,与宁府呈来的画像五官虽是极像,气质却与画中人的澄澈无辜不同。他行过礼后那句平静的“草民梅长苏,见过殿下。”让萧景琰几乎以为是自己喝多了酒,听不懂大梁官话了。
“殿下还请稍安勿躁,”梅长苏挽袖示意他在桌边坐下,自己也落了座,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路上避雨上错喜轿的情况一一道来。

待续

还在读条的璞璞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wwww

【福利:新年第一更抢楼活动!】
为了感谢大家去年给的小红心,蓝手和小钱钱,本文评论中用随机数抽出三层,支付宝打66.66或一箱畅轻;签名《冬季恋歌》一本;点梗文一篇。
有效中奖楼层规则:评论+小红心;现金或酸奶奖项取三层字数最多的一层,其它两层可自选,按私信时间前后。
例:抽取到4,17,20三层,字数最多的17得66.66或酸奶,4先私信选了签名本,20就只能选点梗了。

  260 31
评论(31)
热度(260)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