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度然-爱的记录(错爱番外一)

正文走这里,白冬度然,收进本子的番外之一

孕期play/有凯歌彩蛋

【番外一·爱的记录】

 抬头让徐然给自己整理领结,等他松开手后陈亦度顺势握住了,目光关切,问:“你真的没问题?”
“一场拍卖会,能有多累,而且才四个月你就不想让我出门了?太残忍了吧。”徐然笑着从一边的展示柜中取出一块手表,仔细给人戴上了。那表和他腕上的是一对,陈亦度上次去瑞士出差时购入了一颗成色饱满的蓝宝石,让技师切割了镶在两人隔着网络一同挑选的腕表中,一个闪耀在十二点,一个则在数字六的位置,遥相呼应。

他们将公司迁回国内快四个月了,徐然的身孕也过了十四周,稳定下来。这天陈亦度要出席一场慈善晚会,他捐出的拍品是亲自设计,刚推出就颇受时尚界关注的一款春夏款礼服。徐然看到邀请函上有自己的名字便提出要一起去,陈亦度原是想让人在家休息的,看他仿佛很期待,也就点头答应。

晚会在市中心的高档酒店举行,车一停,就有人来为他们拉开车门。陈亦度下车后没有让人代劳,而是亲自伸手为徐然遮着门框,将他牵了下来。进门上楼,徐然腰后都被稳稳扶着,吸引了不少注目,大多带着艳羡意味。毕竟两人都是俊美优雅,在灯光映射下的红毯上全然一对璧人。
因为邀请了不少在各界星光熠熠的人物,主办方在主会场外设置了红毯和签名板,还有记者在那里蹲点拍照。陈亦度和徐然也留下一张微笑的合影后,被迎进了大厅。

作为重头环节的拍卖还没开始,众人散在厅内各处,拿着酒杯和点心闲聊,衣香鬓影,宾主尽欢。陈亦度也要交际,便取了杯香槟,徐然看着他,虽然目光平静,偏叫人看出了眼巴巴的意味。叹了口气,陈亦度叫回端着托盘的侍者,给他也拿了一杯最低度数的石榴果酒。
“慢慢喝,只有这一杯。”他说,徐然点点头,唇角忽地绽开一抹如春风拂过的笑意。
“陈总。”忽然有人唤他,陈亦度回过身去,是位在风投公会上见过的女投资人。两人攀谈起来,徐然就站在一边安静地啜自己的果酒。等寒暄结束,那个女Omega看向陈亦度身边的人,目光滑过他礼服下微挺的小腹,道:“果然陈总不仅事业有成,婚姻也很美满。”

在国内时尚界展露头角时,陈亦度的已婚身份和公开场合对自己伴侣不加遮掩的爱意让不少人惋惜错过了这样一个年轻又优秀的Alpha,也不乏暗地里揣测徐然怎么和他走到一起去的。此刻陈亦度还没说话,一向低调的徐然却主动把手插进人臂弯,颇为亲昵地挽住他,带着妥帖的微笑,“谢谢。”
那位投资人走了,陈亦度还在怔愣,看着没把手抽回去的徐然,“你这是,在吃她的醋吗。”
“是啊,你们聊了那么久。”徐然晃了晃另一只手上的杯子,“我的酒都喝光了。”
“不行。”陈亦度扛过了人糖衣炮弹的俏皮笑容,让侍者拿来了一杯橙汁。徐然撇撇嘴,还是接过了。

拍卖即将开始,宾客们都在舞台下找到自己的位置,徐然和陈亦度坐在一排明星后面。徐然正前方是胡歌,一个优秀的青年Omega男演员。
“胡歌没在看台上。”徐然保持端坐的姿势,却用只有陈亦度能听见的音量说着,“你说,他在看谁?”
“我怎么知道,”陈亦度也用气声回应,徐然转头分辨了片刻,“好像是王凯那边。”
“王凯?今年跟他一起上春晚那个?”陈亦度愣了一下,跟着看过去。“那边那么多人,你怎么知道他就在看王凯。”
“听说王凯是个Alpha,一直单身,”徐然的嘴唇几乎不动,但两人在公司股东大会上都可以这样偷偷聊天,此刻场内不算安静,自然不会被人发现,“我觉得他们俩……”他放在身前的手抬起一些,两根大拇指相对点了点,陈亦度会意,转而疑惑道:“可他俩刚才都没在一起聊天啊。”

终止他们八卦的是陈亦度的拍品被运上了台。丝绒面料的礼服在灯光映射下显得低调优雅,主持人按他们提供的稿件介绍着衣服的优点,提及陈亦度设计时考虑到爱人的身体状况,特意在前后都加上了特殊内衬,可以保护肠胃不受寒,同时减轻礼服版材坐立时对腰部的压力。徐然有些惊讶,陈亦度从没跟他提过设计衣服时还在想这些。
而更让他合不上下巴的,是随后主持人展示的一段视频,陈亦度在认真剪裁衣料,但背景画面全是他和徐然相处的点滴,一同为公司奔忙,与各方商谈,公司挂牌时微笑对望等等。视频的最后一幕,是一行字:
“这是一件衣服,也是,某种爱的记录。”

这个别出心裁的介绍方式比起之前那些拍品单纯的价值鼓吹显然更引人注目,主持人宣布起拍,前面的胡歌自拍卖开始后第一次举起了牌子。另一边几乎同时传来喊价声,但徐然已经顾不上了,他用视频播放起就变得湿热的手心握住陈亦度,小声在人耳边道:“我……好像,被你搞得感动过头了。”

嘟嘟嘟

DU集团的总裁大方抱着自己怀有身孕的Omega离开酒店的照片和他们在会场外的合影被放在一起上了商业版头条,而最后拍下那件“爱的记录”的王凯接受采访时大方笑道,自己就是很喜欢它的名字,所以决定竞价。

在陈亦度办公室里看着前一天的新闻记录财经要点,中间播了几条娱乐新闻,徐然忽然停下画面,有些不确定地问:“你那件礼服真的是限量一件的?”
“除了你的,我送去投拍的只有一件。”陈亦度抬起头,疑惑道:“怎么?”
“王凯拍到,现在胡歌穿着参加颁奖礼,”徐然把平板电脑的屏幕转向人,“要么是我猜对了,要么就是胡歌找别人也设计了一件一模一样的。”
“设计我是有版权的。”陈亦度故作严肃道,然后笑起来,“不过作为爱的记录,当然可以共享。”

全文完

  177 16
评论(16)
热度(177)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