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雎ABO-养猫千日(五)

周凯×袁雎,养成ABO,一切跟电影无关,大佬偏向真·黑涩会。

(四)走这里 或戳下面tag

(五)

袁雎醒了没几分钟,便感觉搂在身上的手臂一松,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还难受吗?”
因为靠得近,似乎还带了点混响的效果。说着周凯低下头贴了贴他的额头,确信不再有异常的温度,才放心地坐起。袁雎要跟着起来,却被按住了肩膀,“你急什么,再躺会儿。”
将他塞回还暖和的被窝,周凯利落地下床出门,不多带进一丝冷风。还没等袁雎看着天花板眨完一百下眼他就回来了,已经换好衣服,端着一杯水和一副碗筷。放在床头,他转身去柜子里给袁雎找衣服,一边道:“休息好了去洗个澡,然后把药和抑制剂吃了,不烧了还是吃点药预防着。不想下楼就在这吃,正好何姨早上做的拌馄饨,不怕凉,你要吃热的也……”
“我想下去吃饭,”袁雎忽然开口打断了周凯的嘱咐,“跟你一起吃。”
“我不吃了,”周凯说着,取出一套家居服放在袁雎手边,自己也顺势坐下,“昨天急着去学校,那边事儿还没办完。谁的担子谁得挑住了,我不能难为阿威。”看着袁雎平静的表情,周凯却从他周身浅淡的柠檬味儿里捕捉到一丝失望的酸,心下也有些不落忍,伸手想拍脑袋,顿了顿落到颈后还有些烫的腺体上,用指肚轻轻揉了两下。袁雎嘶声一缩肩膀,像是怕痒。周凯这才露出些笑来,收回手,“好好歇着,周一再回学校去。那儿人多气冲,刚分化也不大方便,”他说到这,又想起件事,“你这样,该搬宿舍了吧,到时候跟我说一声。”
“你忙,我可以叫小超叔。”袁雎这么说,周凯却摇摇头,“之前几个月我就是忙昏头了,连你住哪个宿舍都不知道,家长做得也太不称职。”他略一沉吟,“要不你回家来住?正好,让马柯教你点招式。”
“我可以学了吗?”听到这话袁雎眼睛一亮,又被周凯接下来一句“就是我后面可能要多跑几次日本,不怎么在家待。”弄得情绪低落下去,周凯已经站起来,轻轻握着他肩膀,道:“你既然成了Omega,我就得给你好好交代了,马柯啊周超,都是Alpha,一家人不用避讳,但必要的时候要避嫌。你18岁以前对他们也就多点柠檬味儿,他们不会打你主意,只会护着你,那没人护的时候靠自己。谁要是手脚不听话,打折就行。”

袁雎微微仰着头看向他,想,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教刚分化的Omega去折人家手脚的家长了。他看着周凯费力思索还有没有什么话要交代的样子,忽然问,“那你呢?”
“我?”周凯愣了一下,本能反问。
“你也是Alpha,我对你要避嫌吗。”袁雎一派天真的求解表情,让周凯笑起来,照他脑后轻轻拍了一下,“你忘了以前是谁给洗的澡,避什么嫌!”看袁雎一缩脑袋笑起来,他心下也轻松了,“那我先走了,有情况随时联系,马柯不跟我,周超今天估计不会休息,就别烦他了。”
“好。”袁雎答应着,看人走出房门,掀了被子去洗澡。

温热的水流冲在身上,袁雎试探着伸手摸了摸残留点热度的腺体,除了刚才周凯揉那两下时指腹的粗糙触感,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书上写的,Omega从分化开始经历发热期,18岁时才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性/成熟,可以接受完全标记和生育后代。对袁雎而言,新世界的大门才刚刚开了一条缝,看周凯的态度,似乎也不觉得他成了Omega是件什么大事。毕竟第二性别是天生决定,之前再久的期待也只是自己的,或者可以说是徒劳的。
袁雎乏力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些,头脑也不再烧得昏沉,抬手闻闻手腕处,确实带了点柠檬味。水果的鲜甜比不上周凯身上那种气息,像海边的岩石峭壁被浪潮拍打时滑过鼻尖的风,他想着,悄悄笑了。周凯是个很好的人,也是个很好的Alpha,今天是袁雎第二次,或者第三次闻到人的信息素,但昏昏沉沉间被抱起放下的时候,那种味道一直安心地笼罩着他,让他在高烧中睡得也不难受。从前袁雎还没分化的时候也担心过,万一自己成了Alpha,会不会想跟周凯打架,招他烦,能跟着他学本事倒也不错。现在成了Omega,拖后腿这个想法还没完全萌芽,就被可以跟着马柯学身手的惊喜掐灭了。
有这么个性别在,他应该能理直气壮地离周凯更近一点,即使现在周凯早上搂着他睡醒都只把他当孩子。可人,总是会长大的。

走出浴室穿着周凯给准备的衣服,袁雎发现何姨已经勤快地收拾好了被子,喷了不知什么时候买来的中和素,还给他换了碗热汤馄饨。他坐下后看着盒子上的医嘱吃了药,也确实感到饿了,很快就吃完了一碗早午饭,连汤都喝了个干净。
马柯果然还坐在沙发上吃棒棒糖,看到袁雎走下来,他拎起旁边的书包,“给,我去拿回来了。”袁雎伸手接过,有些意外他的速度。
“凯哥嘱咐的事,我从来都是一分钟搞定。”颇为自得地抽出那个棒棒糖棍儿在指尖转着,马柯看少年蹙着眉,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挑挑眉,“怎么,有话要说?”
“我能,去码头看看周……我,呃,爸吗。”嘴里的称呼来回掉了几次个儿,袁雎觉得既然在求人,还是得尊重点。马柯倒是愣了半天,一拍大腿,又痛得皱眉,“哎哟!嘶嘶嘶……凯哥真是错过了!没问题啊,上去换个衣服,穿厚点,海边风大,柯叔带你去!”
“谢谢柯叔!”袁雎立刻抱起书包转身上楼,没一会儿换了衣服下来,马柯让何姨拿来帽子手套围巾口罩等等,把他包得严严实实,这才出门上车。

周凯今天做事总是集中不了完全的注意力,有个抓不住的想法在脑子里飘忽。码头上的货很快处理完了,阿威毕竟得力,没给他留太长的尾巴。之后没什么事,周凯却不急着回去,而是进了自己那艘船,收拾起东西来。之前美琳来找他,在里面住过几回,不知何时来把东西都打包带走了,船舱里空荡荡的没什么生活气息。
这船是收养袁雎前不久带回来的,周凯从前一直在海上漂泊,想要一艘自己的船。后来接了岸上的生意,再走海路都是往来匆匆,电汽艇更好用,船是买了,刷了漆之后几乎没离过港。他拧了抹布四处擦着灰,顺便思索袁雎的事。
分化成Omega这件事对于袁雎和他身边的人来说都是始料未及的,周凯想,自己那些莫名的梦,是不是和人无意识的荷尔蒙变化也有关系。但他很快觉得不太说得通,袁雎两三年前就没怎么和他一起睡过了,隔着房间哪还会有影响,他怎么也不敢去摸潜意识里的另一种可能。

这时,手机震动起来。接通后马柯大大咧咧的声音立即跳出屏幕:“凯哥!我把小少爷带来视察生活了啊!”
胡闹,周凯一句训斥还没脱口而出,已经有人跳上外面船舷,咣咣咣敲门上的玻璃。叹了口气过去拉开门,周凯只看到了裹成粽子的袁雎,马柯大概是知道先斩后奏罪加一等,跑了。
“进来吧,里面暖和。”被招呼着走进船内的袁雎一边哆哆嗦嗦解掉围巾手套,一边感叹,“码头这么大啊。”
“是啊,以前刚来的时候,感觉一辈子都跑不到头,更别说全世界成千上万个码头。”随着他抖开围巾,一阵清新的柠檬香气掠过周凯鼻尖,他不自觉地抱起双臂,“饿了吗,休息会儿,带你吃海鲜去。”
“就在这儿吃?”
“旁边鱼市,现挑现做,保证新鲜。”
两人之间紧绷的那根弦,似乎被袁雎的分化咔嚓一声剪断了,但看着袁雎好奇四处打量的样子,周凯总觉得,自己要绷紧的神经,越来越多了。

待续

  158 15
评论(15)
热度(158)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