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雎ABO-养猫千日(二)

周凯×袁雎,养成ABO,一切跟电影无关,大佬偏向真·黑涩会。

(一)走这里 或戳下面tag

 @Tingyusengluxia 带你坐直升飞机(爱抚

(二)

拎着一箱豆奶站在十五中门口,周凯看着里面休息玩闹的学生们,半晌,走向了门卫室。登记过后他才走进校门,问了几个孩子找到了袁雎所在的高一三班。年轻的女班主任见他在班级门口张望,便过来询问情况。一听他是来找袁雎的,她推了推眼镜,道:“袁雎同学昨天就不太舒服,请了假,现在应该在宿舍休息。”周凯听了,道谢后转身,很快又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她袁雎在哪个宿舍。开学搬宿舍是周超请假陪着来的,他这几个月也没来学校看过,自然是不清楚。班主任有些疑惑,打量他几秒,还是指了路。
周凯一边往宿舍楼走,一边想袁雎是不是昨天淋了雨感冒,停住步子犹豫要不要去买点水果,想想还是继续往前了。他带来的豆奶是在日本特意问过医生后买的,袁雎有先天的乳糖不耐受,刚到家时周凯不知道,他在孤儿院没有牛奶喝,也不记得。何姨给热了牛奶,结果喝完当晚袁雎就闹肠炎进了医院。之后周凯就注意着,四处搜寻各种低乳糖又有营养的乳制品。

到了宿舍,看门大爷登记过他身份证之后带人上楼,敲门半天里面才传来一句软软的“谁啊”,听上去是情况不大好。大爷再次确定了周凯是家长后给开了门,说是只能待半个小时,随后离开了。周凯推门进去,宿舍里四张上下铺,中间一溜长桌,收拾得倒是挺干净。他走向最里面,看到了缩在了被窝里的袁雎。
“……你来了。”他面色有些潮红,整个人蔫蔫的,没什么精神。周凯放下手里的东西伸手想摸人额头,想起自己刚从外面来,又缩回去搓了搓,有了些温度才贴上去。袁雎躲了两下,大概是实在没力气,便也没躲开,不大情愿地让他摸了。
“低烧?”周凯试完温度有些疑惑,按袁雎的体质,淋了雨感冒应该是发高烧才对。“去校医院看过了吗?”
依旧缩在被子里的袁雎勉强点头,咳嗽两声,周凯忙去给他倒水,却发现柜子上摆着几瓶药。他拿起来一看,皱起了眉。
“你还没分化呢,吃什么抑制剂。”他手中那个玻璃小瓶已经空了,瓶底残留一点褐色的药剂。袁雎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周凯这才后知后觉地捕捉到,空气里逸散着一点淡淡的香气,和他昨天在人身上闻到的差不多。再一想袁雎已经15岁,是快要到分化的时候了。
“来,喝水。”他将杯子斟上热水,伸手想扶着人坐起来,却被推开。袁雎自己挣扎着坐好,接过杯子咕嘟嘟灌了几大口,看来是真渴了。
“抑制剂是医生开的?”周凯给人掖好被子,关切道。袁雎抿抿嘴唇,点了头,终于开口,“说是先吃两天,预防着。”
“你们宿舍其他人呢?分化完是不是要重新分宿舍。”
“两个Alpha,还有一个跟我一样,有点症状了,其他人没动静。”躺在床上的袁雎大概是因为身体不适,和周凯相处时那种刻意的冷淡褪去了不少,显得乖顺柔软,让他忍不住露出些笑意。
“你们现在营养好,分化的也早。我当时是在跑船的时候突然分化的,什么征兆都没有,哪知道可以提前吃抑制剂。”他坐近了些,给人讲起自己年少时的糗事,“刚成的Alpha,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看不顺眼。带我的天哥说,把这小子捆甲板上,免得到处挑事儿。”
“他们真的捆你了?”袁雎听他说着,忍不住插嘴问。
“捆了,吹了一整夜海风,第二天我就清醒了。”周凯带着笑,看人喝完了杯子里的水,伸手接了过来,“天哥问我,什么感觉,我说,饿,饿死了。他就笑了,说能吃能打的才是Alpha,然后给我上了一大盆海鲜,新鲜热乎的。”
袁雎扁扁嘴,“我饿了。”
“这还没到饭点呢,”周凯看了看表,“你不会昨天回来就没吃饭吧。”
像是有些心虚,袁雎避开他的目光,又往被子里缩了缩,点点头。
“我先给你冲点豆奶,”伸手拆开盒子,他道,“下午请个假跟我回去,去大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袁雎却断然拒绝,“我明天……还有考试。”
停住手,周凯犹豫片刻,“那我待会儿去给你买饭,你喝完先睡一会儿。”
豆奶的香气被热水冲开,荡漾着盖住了那点隐约的柠檬味儿,周凯低头给袁雎调整枕头时,他吸吸鼻子,在人身上捕捉到了一些不同往常的,类似海风的气息。

袁雎喝豆奶时周凯去拧了条热毛巾来,给他擦窝出来的汗。柔软的触感拂过额头,袁雎咬着杯沿,忽然问:“美琳阿姨……的身体不要紧吗?”
“美……”周凯顿了一下,继续给人擦泛红的耳尖,“她怎么了?”
“你跟她分手,不是因为孩子?”袁雎接下来说出来的话更让他摸不着头脑,索性放下毛巾抽过人手里的空杯子,拉近了凳子坐下,“说清楚点,你都知道什么了。”
“之前你突然……对我那么冷,不是因为她怀孕了吗。后来分手,因为孩子掉了?”袁雎躺在枕头上眨巴着眼,认真的模样让周凯忍不住叹了口气,几乎是气笑了。
“你这一天天的,瞎琢磨什么呢。”他伸手拨了下人滑落的发丝,“没有过什么孩子,而且你觉得我是那种,女朋友流产了就立刻跟她分手的人?”袁雎拨浪鼓似地摇头,周凯顺势揪了下他耳朵,“我们分手只是感情不和,别胡思乱想。至于你,就算我以后真的有自己的孩子了,也不会少疼你一点的。”看着袁雎因为这话顿时愣住,周凯也有些惊讶了,“怎么,真觉得我最近对你不如以前好了?”
“你那天晚上突然出门去找她,我喊你好几声都没听见,”袁雎眼中泛上些晶亮,格外委屈的模样像柔软的猫尾巴,挠得周凯心中发痒,“之后,你临睡前再也不亲我,还总是出门,一去半个月……”
听着他的“控诉”,周凯给人梳理头发的手停下来,心也跟着慢慢沉了下去。他轻声地,几乎是自言自语道,“所以你以为,是美琳有孩子了?”袁雎点头的动作让他再次叹了口气,“袁雎,我保证,无论以后有几个,有没有血缘,你都是我最喜欢的孩子。”说着他轻轻拍了拍人脸,“睡吧。休息好了再复习,不用急。”袁雎只是盯着他,半晌,是周凯认输,凑过去用嘴唇潦草地碰了碰他额头,“今天是看你生病。”虽然不忍看到人眼中的失望,他还是道:“你已经是高中生,又快分化,该有点避讳了。”

离开宿舍是踩着大爷定的时间,周凯轻轻带上门转身,假装没听见里面有些焦躁的翻身声。他一步步踏下楼梯,心中有什么在往下坠的失重感也越发明显。
袁雎说的那个晚上,他也记得,不仅记得,而且印象深刻。

那天急匆匆出门的时候,周凯并非没有听见身后袁雎带些疑惑的呼唤,但他不敢停下脚步。因为就在之前,他做了个惊出自己一身冷汗的梦来。
刚出院到他身边的时候,袁雎因为家庭的骤然离散和之前孤儿院的半年折磨,总有些惴惴不安,夜里也睁着眼睛或被噩梦吓醒。周凯虽然忙着码头的事,只要有空就会陪他一起睡,等睡着了再抱回房间,睡前故事和晚安吻也是必经程序。后来袁雎的心情慢慢安定下来,升入初中了,也就不需要陪着才能睡着,但周凯还是会在他钻进被子之后亲一下他额头,完成睡前的仪式。

夜里,他一样是亲过袁雎额头后回到自己房间睡了,慢慢进入梦境,眼前是大片的雪白光亮。周凯尚在疑惑,发觉自己是站着的,便往前走了几步。这时忽然有人叫他,周凯,周凯,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清亮,又有些柔软黏糊的亲昵。他抬头看过去,撞入眼帘的是有些纤细的白皙脚踝,再往上一双光裸笔直的长腿,腿根被一点布料掩住,应该是个只穿了单薄衬衫的少年。那人慢慢地从交握的臂弯中抬起脸,像是害羞,又像是在期待什么,过亮的光线使得他白皙饱满的脸颊和扬起的唇角都带着水蜜桃般的柔粉光泽,看得周凯心簇微动,更加目不转睛。两人目光相接的一瞬,他却浑身一凉。
那是袁雎,身材年纪都相仿,但那种因澄净而极具魅惑的目光,是他从未真正看到过的。

周凯猛地坐起来,靠在床头大口喘着气,比背后惊出的冷汗更明显的,是身下燥热的反应。
他洗了个彻底的冷水澡,像是惩罚自己,可水流浇熄了身上的明火,灭不掉心底的懊恼和不安。正巧手机上弹出美琳的消息,他下午告诉过人今晚要陪袁雎不会去找她。看着界面半晌,周凯却回复了消息,穿好衣服迅速出门了。

待续

  161 14
评论(14)
热度(161)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