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警笛与下课铃

架空,刑警凯×教授歌,一切为了肖想歌歌的三件套
文盲硬要写文学系教授系列,目标是谈个恋爱开个车www

【警笛与下课铃】

1.

真正见到K大文学系胡教授胡歌本人之前,王凯对他是有点好奇的。这天他和同事在城隍庙截下几个差点被他们蹲守已久的嫌疑人带去黑美容院的女大学生,对嫌疑人实施抓捕后一起带回了警局。等她们录完口供要通知学校来接人,几人想想,报了胡教授的电话。同事去联系,王凯就听几个小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这位胡教授多么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学校最年轻的正职教授,上课一定穿三件套戴领巾。校园里他被抓拍的图片和朗读课文的录音长期置顶在学校论坛首帖,蹭公共课的人多到不得不借学校大礼堂,专业课也是门外一堆小蘑菇。而且这位胡教授脾气还特别好,单独交流时基本温声细语,跟学生说话有时还会脸红,常年处于学校“最想追的男老师排行榜”榜首。
王凯一边敲着电脑键盘誊录笔录,一边听她们不知戴了几层“粉丝滤镜”的一通吹,笑着摇摇头,这么完美的人真的存在吗,恐怕是神仙吧。有个胆子大些的姑娘看他不大相信,就凑过去说,“警察叔叔,您可能是自个儿颜值也有九、十分的,所以不信。但我这么跟您说吧,我们胡老师,那是绝对的美人,跟您这种帅气是不一样的。”
“你还挺哏儿,北方姑娘吧,”王凯办完这桩案子就可以休个大假,心情也很好,拍拍桌子示意人坐回去,“百闻不如一见,待会儿我不就知道了。”

正说着,有人推开了小会议室的门,是郭晓然领着那位胡教授进来了。王凯从电脑后面探出眼睛,一看,倒是愣在了原地。走进来的人虽风风火火却也不减身上三件套风衣西装的优雅,得体的发型衬着较常人白皙的皮肤,戴一副金丝框的眼镜,颈间掖着格子花纹的丝巾,被衬衣的立领半掩住了。他径直走向王凯,跟他握手,口中还道:“警察同志,我是她们的老师,胡歌。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王凯张了张嘴,半天才憋出一个,“没,没事儿。”
旁边的女生们都被这位本来颇有威严的警察此时怔愣的样子逗得偷偷笑起来,胡歌松开手后睨了她们一眼,也不是多严厉,倒很有些无奈的样子。
在手续上签了字后胡歌便要领着几人离开,送他们出会议室时王凯忽然道:“你们是坐地铁回去吗,现在也晚了,要不我开车送送你们?”
“可是……”胡歌推推眼镜,像是有些为难,警局离学校十几站路,倒也不算太远,可这群学生他还真没把握能拿捏得住。“那谢谢您了。”
“咳,不用这么客气,我也算是休假前值好最后一班岗吧。”王凯摆摆手,带着他们上了车。几个女生挤在后面,胡歌坐在了副驾驶。

一路车内只有女生们偶尔小声说话的声音,顾念着有警察和老师在还是安分了不少。王凯没跟胡歌搭话,只是看路时偷偷从后视镜里打量几眼。她们确实没夸张,他想,胡歌就像是从舞台剧里走出来的优雅角色,出色容貌与儒雅书卷气都是平时王凯打交道的人身上少有的。
到校门口下车后胡歌对王凯再次道了谢,挥挥手目送人远去。他转身看着几个学生,无奈道:“好了,快回宿舍休息吧,明天还有课呢。”
“谢谢胡老师关心~”她们异口同声地说完又笑了一阵,讨论着那个帅哥警察离开了,胡歌也走向自己的宿舍。那位名叫王凯的警察,确实挺拔俊朗,握手时似乎带着天然的强大气场,但和他们相处时态度又很温和,不像是一般人想象中的铁面刑警。胡歌也是第一次进警局,现在想想倒不是很紧张。殊不知此时王凯在回程的路上,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假期规划。

2.

一个月内,安全知识进校园系列讲座将要在K大礼堂开十六场,前几场几乎都是场场爆满。不光是因为讲解的内容生动有趣,不是照本宣科的法律条例,还有那个主讲人的功劳。名叫王凯的刑警不仅长得英俊,嗓音也是一把迷人的低音炮,讲起安全防范信息都像是在念情书。
领导听说王凯想利用自己的假期义务进校园进行安全宣讲,自然是一万个支持,很快便联系好了K大,定下了每两天一场的讲座。而王凯之前从那几个女学生的闲聊里了解到了胡歌的公共课不是在平日下午就是在周末的晚上,因此,他想办法将宣讲的时间几乎全都安排在了胡歌的课之前或之后。

第一次讲座之后就是胡歌的英国诗歌鉴赏课,习惯提前来教室准备的胡歌走进礼堂,发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王凯。他有些惊讶,又很快露出笑容,跟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王凯收起自己的电脑,看他将电脑连上讲台,发现他们用的是同一品牌型号。也算是缘分了,他想着,拎起包,走向了还空着不少的第一排,在空位上坐下了。胡歌打开准备好的课件,调试了下麦克风和手握笔,抬起头便撞上了正对他的王凯的目光。他愣了一下,人笑着用口型道:“不介意吧。”胡歌连忙摇头,调整了下颈上的领巾,翻开讲义。
听讲座的人走得差不多,要上课的学生陆陆续续进来,王凯旁边也坐下了不少人。他们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位看上去跟台上老师年纪相仿的陌生人,以为他是别的院来听课的,便也没在意。
开始上课后胡歌仿佛变了一个人,原本的他是低调温和的,虽然本身容貌就足以引来很多关注。念着那些诗歌,向台下的学生们展示文学的世界时,胡歌的情绪变得丰富,激昂时每一个顿挫的重音似乎都能踩进心坎里,低语时又仿佛一声柔和的叹息,盘旋在耳边。他不仅是在上课,更是在剖白自己的内心世界,到最后铃声响起时,胡歌的情绪收止,脸都因为之前的激动有些涨红了。听完这节课,王凯才真正明白,他为什么能成为学校最有魅力的老师。若说原本他只是因为胡歌的外貌对他有些兴趣,,此时才是完完全全被人所折服。
王警官的追男友计划,正式打响了第一枪。

3.

大概第七次在礼堂遇见王凯时,胡歌已经说不出“这么巧”的寒暄了。王凯的讲座好像基本都挨着他的课,若是先结束,王凯会留下来听课;若是下课后才是讲座,王凯也会提前快半小时来,坐在礼堂后排。倒不是胡歌想一直注意他,只是每次王凯在台下,那道目光都是让他忽视不了的。这位刑警的眼睛,不仅可以洞察真相,似乎也有着看透胡歌原本九曲回肠的心思的能力。每每被他看着,胡歌都有些不自在,总觉得人的笑容都变得别有深意。不过他并不讨厌这样,因此在这一回王凯顺势提出一起去吃晚饭时,胡歌也欣然应允了。

去的是校门口的烤鱼馆子,生意不错,需要等位,胡歌的三件套在队伍中显得有些突兀。而王凯看着他今天的圆点暗纹领巾,想,果然是按女学生们私下讨论的,他每天都换丝巾,图案还基本不重样。胡歌像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拉了拉领巾,问:“我的领巾……歪了吗?”
“没有,”王凯笑着摇头,道,“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好像很喜欢这种饰品。”
“因为每天上课,需要保护嗓子,”胡歌解释道,“又和西装比较配,所以就戴习惯了。”
“这样,”王凯理解地点点头,忽然又道,“你戴很好看。”
几乎每天都有学生夸赞他,甚至明确表达想要追求他的人也不在少数,但王凯只是简单的一句表扬,不知为何就让胡歌低下头,脸上隐隐有些烧。大概是他的目光太真诚,把普通的话语都说成了誓言一般。

烤鱼是现烤现吃的,包厢里温度不低,胡歌便脱了外套,挽起衬衣袖子露出了皓白的手腕和小臂。两人一边看锅里的鱼汤咕嘟嘟冒泡,一边随意地交流,发现彼此大到三观,小到对一件时事的看法都颇为相近,交流起来毫无障碍。
愉快的一顿饭之后,王凯坚持要陪胡歌回学校,说是安全,他摘了眼镜擦擦笑出的眼泪,眼角还熏着一抹红,道:“这边有什么不安全的。”王凯只是看着人,没说话,胡歌在这沉默里重新戴上眼镜穿好外套,轻声道,“走吧。”

4.

王凯应该是想追求自己。
就算是反射弧再长,第十二次遇见王凯又一起吃了饭之后,胡歌也清晰地意识到了。以前也不乏这样的学生,一节不落地蹭课,出现在每个胡歌会在的课堂上。但从没有人私下的邀约得到过胡歌的应许,他对于师生恋没什么兴趣,每次都是有苗头时就温柔却坚决地掐灭。可王凯这样不加掩饰的欣赏和迂回得有些可爱的增加接触的方法,胡歌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他意识到,自己对这位英俊刑警的好感,恐怕一点都不比人对他的少。

一桌菜将尽,王凯带着笑拿纸巾来给他擦嘴角怎么也摸不到的油渍。指尖隔着柔软的纸面碰到脸颊时,胡歌的身子忽然颤了一下。随即他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度在不可抑制地上升,有些匆忙地拎起椅背上的衣服,留下一张纸币,道:“学,学校还有事,我先回去了。”然后在王凯来不及说什么挽留的话之前,就逃也似地离开了餐厅。

回到宿舍胡歌就后悔了,明明对王凯的好感是享受并且也是想要回应的,在人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却还是逃。这下王凯肯定误会,说不定还会因此灰心,长叹了口气,胡歌拿起手机,编编改改半小时,给王凯发了个消息,直到睡前却都没有回音。
之后几天他发去的消息都仿佛石沉大海,打电话永远关机,王凯也再没在学校礼堂出现过。表面上胡歌虽然如常上课下课,办公室宿舍两点一线。学生们却都明显得感觉到胡教授的心情像一株缺水的植物一般,慢慢枯萎着,论坛上甚至有帖子讨论胡教授是不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失恋了。

还没恋就失恋的胡歌在照例是没有一个挺拔的身影会轻快走向讲台的下课铃声中结束了课程,第二天是周六,他决定回家去借酒浇愁一回。
酒量不怎么样的他喝了一瓶啤酒之后就已经晕晕乎乎,坐在沙发上看着之前跟王凯的往来信息,嘴上控诉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生活里又突然消失的人,手一滑,拨通了王凯的电话。这次响起的却不是机械的电子音,而是一声熟悉又陌生的“喂?”
胡歌愣了一下,拿过手机眯起眼睛看看,确实是王凯的号码。电话那边没有得到回答,又问了一句“喂?胡歌?你还在吗?”
“我在!”酒意上头,胡歌的声音也变得粘粘糊糊的,不像上课时一样吐字清晰,他嘟囔般道:“王凯你怎么这么怂!只敢搞什么巧遇吗,我真的想见你的时候,你,你又不出现!我还担心你是不是……是不是……”
“你是说,你想见我吗。”王凯听着他声音低下去,带了点笑问道。
“对,我现在就想见你!你能来吗,给你,十,十分钟!一分钟都不能多,不然你就永远别见我了!”大着舌头放完“狠话”,胡歌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把手机一扔,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5.

惊醒胡歌的是一阵急促的门铃声,他迷迷糊糊爬起来开门,发现是王凯。
“怎么是你?”完全不记得自己在电话里说了什么的胡歌困惑的表情十分真实,王凯几乎被气笑了,他上前一步把人推进去,拽上了门。
“你叫我来的,还只给我十分钟,”将胡歌扣在门上,他盯着像被按住尾巴的猫一样不自在扭动身子的人,道,“你说你想见我。”
“我才不想见你!”胡歌立刻否认,“你,你,想来就来,明明是你要追我,把我的心思搞得一团糟,说不见就不见了,你以为你是谁啊!王警……唔!”猝不及防被另一双唇堵住,胡歌顿时瞪大了眼睛。
王凯只是浅浅地亲了他一下,替人整理着酒意上头之后觉得热而扯乱的领巾,“之前我在休假,所以一直往你学校跑,你说得没错,我是想追你。”他的声音中还有些疲惫,“那天晚上忽然接到任务,所有通讯设备上交。今天表彰会结束,刚拿到手机,就接到你电话了。”
“你从警局……过来的?”胡歌的酒意被刚才的一吻吓退不少,注意到人还穿着制服,“这,这才多久。”
“十分钟,一秒都不多。”王凯扒拉几下自己的头发,“我借了同事的摩托过来的,发型都没了。”
王凯是个对发型非常在意的人,他曾经跟胡歌开玩笑头可断发型不可乱。此时胡歌看着他被吹成鸡窝一般的头发,明明想笑,不知怎么却眼中一酸。而王凯已经捧着他的脸亲上了沁湿的睫毛,压低声音叹息般道:“所以胡教授,你批准了吗,我想追你的事?”
以几不可见的动作点了点头,胡歌刚要说话,就被热切的亲吻全部堵了回去。腰上也被有力的怀抱箍住,他只能靠着门,被动地接受王凯侵/占口腔的动作。昏昏沉沉间,他耳边除了自己的吞咽声,全是两人交错的呼吸和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6.

胡教授最近跟一个和他颜值很配的警察走得很近的消息在校园里不胫而走,论坛上之前就有帖子讨论过他每天戴领巾是不是为了遮Omega腺体,现在更是多了个连载叫“Omega教授和他的Alpha刑警的日常”。经常有人一脸懵逼地戳进去看科普,又被两人在各处出双入对的身影甜一脸。帖子的收藏点击量居高不下,王凯也悄悄去看过,并给里面所有夸赞两人般配的回复都点了“顶”。还以为学校论坛上都是关于学生的事的,大概也只有单纯的胡教授了。

这天胡歌正在矮梯上整理自己办公室里的书,忽然有人推门进来,是一身休闲装的王凯。他看清后就继续擦着厚厚书籍上的灰,没注意到人进来后反手锁了门的动作。等胡歌擦完了准备下来,发现王凯正笑着对他张开手。没有理睬人的示意,下了梯子的胡歌哧了一声,“我跳下来还不把你给砸伤了。”毕竟说起身材,精瘦型的王凯肌肉反而没有去健身房锻炼的胡歌多。王凯跟过去从后面揽住人,“半个月没见了,想不想我?”这大半个月他去外地出任务,一结束就赶紧回家洗澡,然后便来找胡歌了。
“想想想,当然想。”胡歌关了电脑,收拾好桌面,“你还过来干嘛,在家休息呗,我也要下班了。”
“胡歌能量严重不足,需要立刻补充。”王凯说完,便按着他的手将他翻过身来,堵住了胡歌还想说什么的嘴。

嘀,办公室卡

至于第二天胡教授上课时听出他嗓子有些哑的学生们也只是想着,看来最近的流感是真的很厉害,并没有人没有注意到胡歌指间已经悄然多出一枚素朴的指环。

全文完

  249 16
评论(16)
热度(249)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