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白冬-白糖糕,炸两,还是我

今天和 @Tingyusengluxia 认识一百天啦,送上一篇我鱼想吃的白冬ww

【白糖糕,炸两,还是我】

季白回家的时候郑秋冬在厨房忙活,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发现人正揉着面。细白的手指伸到玻璃碗里轻轻沾一下清水,按在一团雪似的面上,来回揉弄的模样让季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被从后面环住的郑秋冬本能地抖了一下,也不回头,边用力按着手下的面团边招呼道:“回来啦。肚子饿了吧,先找点零食垫垫,这面揉完了还得发几个小时。”
“打算做什么?”轻轻亲了一下他的耳朵,季白贴在人毛衣里闻着郑秋冬身上浅淡的须后水香,问。
“白糖糕和炸两,都是你爱吃的。”郑秋冬的动作有点被制住了,抖了抖肩膀想让他抬起来点。
“怎么自己做?”季白却仍紧贴着,不肯动弹。
“你嘴挑啊,只吃那家店做的。这不快过年了,我昨天路过看到店主在收拾东西,说要回家了,明年也不一定来,我就跟他学着,做一回试试。”
“胃里不饿,”贴在他身上的战神仿佛成了一块黏着的橡皮泥,“心里饿。”
郑秋冬手上的动作停下来,半晌,打开柜子拿出保鲜膜,把面团放在碗里封好。“回卧室等我,我洗个手就来。”
“没洗澡,别折腾床单了,回头还得洗。”季白看似一本正经地说着,手却已经从他的毛衣下摆撩进去,摸得郑秋冬一哆嗦。
“那季队有什么指示啊?”回头看向明明摸着他腰线表情还特别正直的季白,郑秋冬挑了挑眉,被亲了眼角,“就在这儿吧。”
“那我得确定一下,”伸手去水下冲洗沾着的面粉,郑秋冬慢条斯理地问,“你想吃的,是白糖糕,炸两,还是我?”
“当然是你。”说着,季白利落地给怀里的人翻了个身,压在灶台上就吻了上去。

秋冬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点心

躺在宽敞的浴缸里任季白给自己身上泼水洗去点点痕迹时,郑秋冬忍不住想着面还要发几个小时才能好。季白看出来他在出神,凑过去亲吻他颈上,“没事,今天好好休息,点心明天做也行。”见郑秋冬垂下眼来看自己,他接着道:“我已经吃到自己最想吃的了。”

全文完

  194 21
评论(21)
热度(194)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