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明侦AU-无罪说(完)

凯歌×明星大侦探。
其他嘉宾是何炅/撒贝宁/吴磊/白敬亭
因为剧情的复杂性,有【里剧情】(角色扮演案情)和【外剧情】(录制现场情况)两部分构成。

前情回顾一点我(案/发/时间线) 
前期回顾二点我(搜证/质证)

(三)正文

======================

【外剧情-第四部分】(侦探第一次投票)

何炅经过深思,还是将票投给了最神秘且时间线最为灵活的胡园丁。

【里剧情-第二部分】(搜身/二次查证)

何侦探和众人一起再次进入现场,他决定先对几人进行搜身,撒律师第一个便走向了胡园丁,对方也摊开了双臂任他翻找。何侦探正在搜吴模特的口袋,忽然被撒一声惊呼吸引了过去。
“你怎么会有这个!”他指间捏着一枚物件,是从胡园丁围裙贴身的一个隐蔽口袋中搜出来的。众人也都围过去,何侦探伸手接过,发现是一枚精致的古董指环。
“这是什么?”他看向撒,“你认识?”
“我们都认识,”吴模特说,“这是家主的信物,拿着它的人就是家主。”
“所以上一任家主确实选出了继承人,而不是由你们所有人一起掌管家族。”何侦探打量着带了一丝微笑的胡园丁和面无表情的几人,而王模特站在胡园丁旁边,表情疑惑。
“这个你也不记得?”何侦探对他晃了晃那指环,他盯着看了半晌,还是摇了摇头。
“再长的故事也得开个头,谁来?”收回指环,何侦探的目光投向胡园丁。
“第一家族这一代原本确实有十二个成员,”胡园丁慢慢开口道,“第七个姓胡,胡家主。”
“他?所以你是……”
“我是胡家主的朋友,唯一的朋友。”对侦探露出更真诚的笑容,胡园丁道,“我的异能是易容。十年前,第一家族前任家主去世,遗嘱和家主指环一起传给了胡家主。但是葬礼当日,胡家主将戒指交给了我代为保管,当晚,他就消失了。我知道他消失得不明不白,所以一直带着信物易容躲藏。我的父母血统不是很纯正,所以十年下来,我的异能慢慢弱化,只剩一次易容的机会了,我就易容成胡的样子,带着指环进入第一家族。”
“你是来交还戒指,还是替朋友报仇?”
“胡家主跟我说过,他觉得完全区分异能者和普通人,只会让两者越来越对立。他也不希望第一家族一直被隔离在这样的高位,所以,他希望我将戒指交给唯一没有异能的那位弟弟。”众人都随着他的话看向王模特,而他愣了一下,“我?可是我……”
“你的失忆,是从胡家主消失开始的。”胡园丁继续道,“相信这枚指环,几位这十年也没放弃寻找。可以看一看,是不是真的。”
“确实是。”年龄最长的撒律师接过指环看了内侧的纹章,“这个图案外人绝对没见过。”
“那么,”何侦探表情严肃,“无论是你发现了当年胡家主消失的真相想要报复,还是你单纯想要为朋友指定的人选铺路,是不是都有杀害甄的动机呢。”
“我确实想杀这几个人,”胡园丁轻描淡写地承认了,“杀虫剂本来是想喷在花上的,但今天我去换花的时候甄已经死了。”
“那我们的花……”吴模特倒吸了一口凉气。
“甄的异能是吸入气体非常快,我才会用这种方法,你们,当然会有别的方法。”
“侦探,”撒律师道,“我建议直接逮捕他吧,这个危险分子想要我们全家的命啊。”
“你们家也不都是好人,”何侦探抱着手臂,“胡家主当年的消失和王模特的失忆,我需要解释。”
“胡,七弟,当时在父亲的葬礼回来后出了意外。十二弟的失忆,是因为,家里他和胡关系最好,当时我们作为哥哥确实忽略了他,所以悲痛过度。”

“之后我觉得你们也没有弥补。”何侦探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白经理房间。在那里,他意外地发现了一瓶没开封的酒店香水。
“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着白,对方眼神有些躲闪,“甄,对这个香水过敏。但是我还没开封!”
“所以你是准备用这个来杀死他。”何侦探晃了晃手中的瓶子,嘟囔道:“会不会是重新封好的。”
“侦探,”撒律师忽然举着一样东西过来,后面跟着紧张的吴模特,“这是我在吴房间搜到的。”
一小袋东西,写着“我是毒药”。何侦探结果看看里面的粉末,看向吴模特。
“我本来准备涂在撒的笔上,他写作的时候会用笔头抵着鼻子,就会中毒……但是今天他没有动过笔和纸,你们也看到了。”吴解释着,何侦探叹了口气,“你们真是对他的鼻子满怀恶意。现在我们基本可以确定,甄肯定是吸入了什么东西中毒死亡的了。”
“所以有时候异能也是缺点,”撒律师道,“被他人知晓了就会加以利用。”
“那你有没有利用甄的弱点做什么准备呢?”何侦探看向他,他却只是摇摇头,“我只想毁了他,还不想杀了他。”

“但他已经对你动了杀心。”王模特忽然道,他在甄的手机里发现一条短信,是将撒的上下班路线和时间发给了“我是打手团体”,并附言下手不必在意后果。
“其实我很好奇他是从哪里弄到我那段电话录音的,”撒律师看向吴模特,“我记得那天打完电话只看到你在客厅。你的异能又是听力很发达。”
“怀疑我也没用,现在要找出来是谁杀了甄。”吴模特回避的态度让撒律师的目光又暗下一些。

第一个进入屋内开始一对一分析的是白经理。
“把撒的秘密出卖给甄,让甄处理撒,他再杀了甄,或者撒先杀甄之后被杀,对于他来说都是渔翁得利。”他跟何侦探分析完,人点点头让他叫王模特。

【里剧情-第三部分】

第二轮搜证结束,众人重新聚在一起开始二轮讨论。何侦探表示对胡的身份依然存疑,他询问当年胡家主的异能,沉默很久后撒律师开口道:“他的异能是,极好的心理暗示能力。”
“那他岂不是想让谁做什么,相信什么,都可以?”何侦探皱起了眉。
“但是七哥在家肯定很少用异能,”王模特忽然道,“这点我还记得。”
“你怎么会……”
“每次他们,”他用眼神示意了其他人,“在为异能吵架时,我总能想起一个人说的一句话,在异能之前,我们先是家人。那时候我不知道是谁说的,现在我能确定,是七哥。”他说这话时,眼眶有些红,而胡园丁沉默地坐在一边,不知在思索什么。
“最后我想问一下,撒,吴,白,你们忌惮王,是因为知道他在吃恢复记忆的药,怕他想起‘意外’身亡的七哥,还是因为,当年那根本不是意外。”
没有人回答他,何侦探摆了摆手,“那再搜一次,我们投票吧。”

【外剧情-第五部分】(结果公布)

最终投票结果,胡歌得到了四票,侦探的两票,王凯的一票以及白敬亭的一票。撒投了吴,吴投了白。听到自己还有一票白敬亭气得追上去要掐吴磊的脖子,“磊哥!你居然投我!”
“白哥饶命!!撒老师何老师救命!”吴磊满场窜逃,胡歌则走进了笼子。
“回来回来,等结果了。”何老师制止了两人,听着最后的宣布,“各位检举犯人,成功!”
“耶!!!”众人庆祝起来,广播则继续道:“被遗漏的关键证据,胡园丁房间的有毒植物大全,以及花瓶下的水。白房间的花瓶掉在地上摔出裂缝,被胡更换时顺势放去甄的房间,夜桑花毒性发作后失水迅速枯萎,看不出原本的特殊颜色。”
“这个我找到了,”白敬亭道,“但是已经来不及跟你们说了。”

(情景回放)
白敬亭走进了胡园丁的房间。他在那里翻到了一本有毒植物大全,看到折起来的一页写的是“夜桑花,气味有毒,颜色特殊,但常人连续不间断吸入二十四小时后才会致死。”说明并没有配上图片,他往下继续看到描述,“该花离水后极容易枯萎,颜色变为普通紫色。”

【里剧情-第四部分】(真相)

其余人都走了,胡园丁站在笼子里,王模特看着他,忽然道:“你不是什么朋友,就是七哥,对不对?”
“嗯。”胡园丁点了点头,笑着对他伸出了手,王模特想要去抓,却扑了个空。
笼子里的胡园丁消失了,留在原地的王模特听到一句“以后也不用记得我,好好活下去。”
他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掌心,忽然捂住脸,有眼泪从指缝间迅速滴落。

======================

我是王模特,第一家族的第十二个孩子,没有异能的普通人,现任家主。

成为家主之前,我曾经失去整整十年的记忆。

我有十一个哥哥姐姐,但是我从四岁来到家里,从来就没有存在感。只有七哥在意和关心我。七哥跟他的妈妈姓胡,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他的异能很厉害,是心理暗示。即使是我也能感觉到,一向冷淡的父亲很器重他。可七哥好像从来都不在意异能,他总是说,在异能之前,我们先是家人。
但是其他家庭成员们不同意,他们对七哥一直是厌恶和抗拒的态度。而在父亲去世,他根据遗嘱得到家主戒指之后,我经历了人生最大的一场噩梦。

那天七哥好像是唯一对父亲的离世感到伤心的人,他从葬礼上回来时已经哭得眼睛通红,我没有异能,甚至不能参加葬礼。我踮着脚去给他递手帕,七哥蹲下来接了,还用很温柔的声音跟我说,乖,回房间休息吧。
那是我听见七哥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天直到很晚我都睡不好,在漆黑的房间里看着门缝漏出的一丝光,我知道是七哥还在外面等其他人。他总是这样,无论是不是家主,都非常在意我们这个根本不像家的家庭。
外面的门开了,然后是凌乱的脚步声,争执声。我觉得不对劲,跑到门边想要推开门,却听到七哥的声音,他说,小十二,别出来!待在房间里!待在那儿!七哥对我说话时从来没这么严肃过,那是他的心理暗示。
七哥的暗示没有人能抗拒,我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定在了门口,从门缝里看到,七哥被那些人按在地上,他们沉默着打他,踢他,手上拿着棍子,好像还有刀刺破皮肤的声音。最后是一声枪响结束了那场虐杀,或者说,他们的狂欢。隔着一道门,我的眼里,只看得到那些恶魔无声而狰狞的脸,和满地属于七哥的血,一直流到我的脚边,而我因为他最后的力量,动弹不了。

他们清理完客厅,带着七哥的身体离开了客厅,我跑出来,却发现七哥还在那里。他对我笑着,招招手,说:“小十二,别害怕,我是七哥。”我跌跌撞撞的过去,手臂穿过了“他”。七哥在我耳边道:“七哥会回来的,但是需要很久很久,这之前,小十二一定不能忘记七哥啊。”我好像只会点头了,我感觉不到七哥的拥抱,但我知道,他就正抱着我,站在被处理干净的血泊里。

就在这时候,家里的门忽然又开了,我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因为七哥已经抱起我飞快地离开了。但我知道那个人看见我和七哥了,眼里都是惊讶和恐惧。

七哥抱着我跑的时候,一直在告诉我去哪里找他妈妈的朋友,最后他好像只会说,活下去,好好活下去,记着我。
一辆车子堵住了我们的去路,里面陌生的司机脸上也有着惊恐的表情。七哥好像叹了口气,再之后,我就晕了过去。

那天之后,我失忆了。关于七哥的记忆,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但也是从那天起,我不太习惯以哥哥姐姐称呼他们了。直到今年,我隐隐约约觉得,我失去过什么重要的人。医生给我开了药,靠它们,我才慢慢想起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家里有几个人发现我在吃药了,他们好像因此对我更加忌惮。事实上我觉得家里的成员们一直对我很忌惮,但是没有记忆的我并不清楚原因。
家里来了个我觉得很熟悉的园丁,可他就是不承认。我能感觉到,其他人都不想见到他。

大哥突然死了。
凶手是园丁,他就是七哥。知道我在吃药之后,他们要“处理”掉我。七哥是回来保护我的。看了他给我留的信,我全都想起来了……
七哥在信的最后说,今天之后,我会再次忘记一切,成为称职的家主。
他说,小十二,好好保护自己,以后再有人想伤害你,七哥回不来了。不要再记得我,也不要记得以前的所有事,今天开始,好好掌管这个家族。无论有没有异能,所有人都值得一个家,幸福的家。

可是我,再也回不到一个会有温柔地对我笑,叫我小十二的七哥的家了。
甚至明天起,我会再次忘记他。七哥,如果你真的喜欢小十二,不要抹掉这封日记,好不好?让我记得你,好不好……

======================

我是胡家主,不,现在不是了。

我曾经是第一家族的第七个孩子,异能是心理暗示,有十一个兄弟姐妹。最小的弟弟,我叫他小十二,他没有异能,但长得很好看,也很乖,总是叫我,七哥。

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都不喜欢我,因为父亲的看重。我的异能听上去很可怕,能控制人心。我其实从来都不喜欢用它,我爱这个家,我觉得有这么多家人是很幸福的事。可惜他们好像都以为是我暗示父亲,才得到了家主的位置。

他们杀了我。我来不及让十二弟走了,只能用异能把他留在房间里。因为他们慌乱之中忘记拿走指环,原本我还能回来的,只是需要很久,大概二十年。可我安慰小十二的时候,八妹回来了。我只能匆匆带着小十二离开,我想让他去找我母亲的朋友,做个普通人,不要再回到这个冰冷的,沾满我的血的“家”。
我们却撞到了一个正好开车来别墅群的陌生司机,我知道他看到我了,魂魄状态的我。为了不让今天的事毁了第一家族,我只能用尽最后的力量,洗去了小十二和那个司机的记忆。

因为这次强行使用异能,我“复活”的时间变得不确切,可能三十年,可能一百年。
但我一直在关注被带回家的小十二,在第十年的时候我发现,他有危险了。可能是我最后的力量太弱,他渐渐有了失忆的意识,吃起了恢复记忆的药。留在家里的那几个人也发现了,他们开始想要杀他灭口。像当年杀死继承家族的我一样。

我强行聚齐意识回到了人世,同时也清楚,这次以后,我就要彻底消失了。在这天杀掉甄其实是机缘巧合,是他提议要除掉小十二的,所以当白不小心摔坏了花瓶,我就将它和甄房间的调换,插好花送进了甄的书房。他的异能会使他迅速吸收这种花的毒性,然后死亡。等其他人发现的时候,水流走了,夜桑花也会枯萎,变得很像普通的紫罗兰。
小十二,这是哥哥最后一次保护你了。甄的死一定程度上震慑了当年杀死我的人,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消失,不会对你轻举妄动。你有家主的戒指,一定要好好掌管家族,无论有没有异能,只要愿意加入,就是我们的家人。
这也是哥哥最后一次对你使用异能,不要记得我,好好活下去,找到自己的幸福。

==========里剧情·完============

【外剧情-第六部分】(录制结束)

“非常精彩的一期,”在休息室内何炅鼓着掌,“胡歌和王凯都玩得太好了。”他看向胡歌,“我以为搜出戒指的时候你会直接跳身份。”
“凶手可以撒谎嘛,这个机会不用也是浪费了。”胡歌笑着答道。坐在他旁边的王凯表情还有些沉郁,应该是没从剧情中完全脱离,胡歌叫了他一声,“哎,王凯,这次我比你大,叫声哥哥来听听。”
王凯抬起眼看了看他,抿了抿嘴,颇为听话地叫了一声“哥哥。”其他人不觉有他,都各自聊天去了。胡歌却一下子烧红了耳朵,他当然听得出来王凯话中轻微的语气差别,趁没人注意,他在背后伸手想要掐王凯一把,却被人握住,用指尖轻轻挠了下手心。他也没抽回手,任王凯在那里玩闹似地划来划去。
直到导播推门进来,两人才分开了在背后的小动作,“今天的录制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各位辛苦。”众人这才开始卸妆换衣服,王凯之后还有工作需要立刻离开,胡歌已经没事,便对何炅说了声“我送送凯哥”,跟了出去。
一直送到停车场,离王凯的车还有十几步路时,胡歌忽然拉着他停在了柱子后面。
“晚上还回来吗。”他掸了掸人肩上不存在的浮尘,问。
“当然回,家里有人,我为什么要去住酒店。”王凯的情绪似乎已经恢复了,笑眯眯地握住他手亲了一下。
“谁说我一定要去你家的。”胡歌用为演员,却清楚出戏没那么快,作势想要抽回手,失败,干脆任人握着了。他有些为难地看看王凯还留有唇膏的嘴,人却毫不在意地抹了一把,按着他亲了上去。
分开后,王凯摸了摸人脸,“今天录制累,回去早点休息,晚上不用等我,先睡吧。”
胡歌眼里唇上都是他亲出来的水意,“你快走吧,待会儿他们该着急了。”说罢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塞给他,“今天休息的时候看你都没怎么吃饭,也不学他们吃点道具……”
“好。”接过那糖果,放嘴边亲了一口,裹紧羽绒服的王凯大步走向等候自己的车子,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在视野里,胡歌才转身往回走。

卸完妆和众人一一告别后,胡歌也坐进了回家的车。虽然台本那样写,他还是相信,故事里的胡家主,还会和他的小十二见面的。因为他们是彼此心里唯一的家人和牵挂。正想着,手机亮了一下,他让语音助手朗读,是王凯发来信息,关心他回家路上要记得关车窗,免得吹风。还补了一句,糖果特别好吃,还有吗。
关掉消息胡歌忍不住唇边的笑意,奔向他们的家,去为王凯准备他最想吃的那颗糖果。

======================

全文完

终于写完了orz
会写这样一篇文,是因为梦到之后一直非常想写的,七哥和小十二的故事,加上凯歌上明星大侦探的想法。跟 @Tingyusengluxia 宝贝儿说了之后她就提议可以融在一起,于是尝试了一下。
然后发现明星大侦探的形式对于写文实在是很有挑战性orz,不光是讲故事,还要把每个人铺展进去,包括用证据来串联成线等等。所以剧情肯定有各种漏洞,毕竟我是一人之力2333非常感谢节目组为我们呈现的每一期节目,也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www

  144 16
评论(16)
热度(144)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2.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