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明侦AU-无罪说(二)

这个AU真的很耗脑细胞,请大家多爱我一点!

凯歌×明星大侦探。
其他嘉宾是何炅/撒贝宁/吴磊/白敬亭
因为剧情的复杂性,有【里剧情】(角色扮演案情)和【外剧情】(录制现场情况)两部分构成。

前情回顾点我

(二)正文

======================

【外剧情-第二部分】(搜证)

搜证分组,何炅和王凯胡歌分在了一组,吴磊白敬亭则和撒贝宁在另一组。
拿到手机时何炅忽然问,“王凯,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啊?”王凯愣了一下,猜到大概是要插播广告,还是配合地问:“什么。”
“没有前后两千万,哪好意思来破案。”何炅一本正经地说完,三个人笑了一阵,进入了布置好的各个房间。
“哎何老师,听说第一季的时候都是拍立得取证?”胡歌把玩着手上的手机,问。
“对,但是拍立得太考验拍摄技术了。”何炅说着走进了王模特房间,也没注意后面王凯对胡歌道:“你倒是不怕技术不过关盒盒盒。”
“咱们先去哪个房间?”调整着手机镜头,他撞了撞王凯肩膀。
“我都可以啊,”王凯说着,他们走到了吴模特的房间门口,“那就这间吧。”
“我从没见过这么和谐的两个嫌疑人,”何炅对着摄像机吐槽道,里面两个人好像翻出了什么,胡歌正举着让王凯拍照,“以前也有互相帮忙的,那都是拍完立刻就翻脸。”而两人拍完那个证据又协力继续翻着抽屉。
“不愧是演员,”何炅点评道,“很入戏。”毕竟王凯的角色设定是家里唯一跟神秘的园丁关系比较好的。

何炅正在搜着胡园丁的房间,忽然听到胡歌在叫自己,“侦探!何侦探!”
“怎么了怎么了。”他走过去,发现胡歌正捏着一支录音笔。“我刚刚翻到的。”
“一般录音笔这种证据,”何炅道,“第一轮只有鬼鬼翻得出来。我们都要到二次搜证的,”他对胡歌比了个拇指,“新任搜证王。”
“他也跟猫一样爱藏东西盒盒盒,会藏当然会翻。”王凯说着开了手机录音,何炅则聪明地没有询问为什么他会知道胡歌有爱藏东西这种习惯。
三个人的搜证格外顺利,何炅从吴模特房间出来时指了指胡歌,笑得有些神秘,“胡园丁啊胡园丁,你果然不是普通角色。”人只是对他回以一笑,没说话。
第二组搜证时撒贝宁看着一直黏着白敬亭又被人挡开的吴磊,默默叹了口气,果然是忘了家里兄弟关系不和谐的设定了吧。

【外剧情-第三部分】(质证)

“这家关系的兄弟真是错综复杂。”站在手写板前的何炅将几人的照片贴上去,“死者(NPC)甄作家,最近在写新书,涉及抄袭,因此跟撒有些矛盾;吴是妈妈怀他时就有的矛盾;白,好像是情感问题,他的女朋友后来都跟甄有一定关系;王,作为家里唯一一个没有异能的孩子,理论上应该被哥哥们无视,但好像不止这样;胡,神秘的外来者,看上去和所有人都没有关系,但除了王,其他人都不接受他……难道是和甄以前有私仇?算了,先请我的嫌疑人们进来吧。”

几人落座后都保持着设定,很沉默,何炅扫视一圈,“那就按年龄的顺序来,”撒贝宁闻言拿着手机要起来,却听人继续道:“排行十二的小少爷,你先来吧。”
“啊,按倒序啊。”他说着,又坐了回去,众人笑成了一片。
“好。”王凯走上前,开始调手机出示证据,“我和胡一起先找了六哥,吴模特的房间。”他调出一张照片,摇摇头,“吴这房间真够乱的,满世界跑秀场就是辛苦。”吴磊只是笑,眼睛扫了一下白敬亭,又迅速回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我们找到了吴的日记,”王凯调出图片放大,念着:“今天家里来了个新园丁,长得也太像那个人了,大哥脸色很不好,我看了撒和白的反应,知道他们也想到他了。怎么办,该赶他走吗。”他转过身对着大家,“那个人?是谁?”
“我也有这个疑问,”何炅道,“我还想问,为什么家里一共四个人,吴偏偏不提王的反应?”
“因为我那天不在家,”王凯道,“我下班回来的时候胡已经留下了。”
“既然你们都不喜欢他,为什么他还能留下。”何炅继续问,胡歌忽然接话:“因为我不要工资,还什么都能干。”撒贝宁没忍住笑了出来,“我们堂堂第一家族,已经沦落到唯一的仆人还是免费劳工的地步了吗。”
“好,吴,回答一下,那个人是谁。”众人的视线都转向吴磊,他有些紧张地交握着双手,明显的防备手势,“就,一个我们家都不喜欢的人,他们都知道。”对此,撒贝宁和白敬亭也没有提出反对。何炅点点头,在胡的名字旁边记了一笔。
“下一个证据。”王凯接着道,展出的图片是一封信件,是由胡歌举着的。只是拍摄视角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这个视角,好像被强迫举着什么的猫一样哦。”
“咳,”王凯清了下嗓子,在众人渐渐平息的笑声中道:“信上写的是,白,我们不合适,我还是更喜欢甄作家。”他滑了下照片,“差不多的信一共有五封,分手理由全都是因为甄。这是白的杀人动机吗,因为感情?”
“他是抢了我女朋友,”白敬亭嘟囔般道,“一共七个,他抢走五个,还有两个,来家里之后才知道是他前女友。”
“我就不明白了,”何炅忍笑道,“天下那么多女孩儿,他为什么就逮着你的女朋友追啊。”
“是啊!羊毛还不能都从一只羊身上薅呢!”拍了下桌子,白敬亭疼得一哆嗦,收回了手,“夺妻之恨令我咬牙切齿。”
“你要为这个杀了他,我们也能理解,不过为什么不去再把你女朋友抢回来呢,还是魅力不够。”撒贝宁补刀道,王凯却叫了他,“撒律师,三哥,也有你的事儿。”
“哎,你俩看着晃晃悠悠的,效率还挺高。”何炅笑着摆摆手,示意他继续。
“我们在死者房间找到了一个录音笔,侦探刚刚也听了。”王凯按下播放,咝咝啦啦的电流声后,疑似是撒贝宁的声音“……这本书这么冷门,他肯定以为知道的人少有侥幸。让他抄,写作的人嘛,最忌侵权。抄一次,名声就臭了。”
播放完毕,王凯看向撒贝宁,等他解释。
“这个,确实是我跟别人的交流,”撒贝宁慢条斯理道,“甄跟我关系不好,最近我知道他交稿期快到了,还在为新书题材发愁,就找了本国外的冷门小说,暗示了一下。结果他真的把内容翻译,套成新书。当然会被揪出来侵权,他今天来找我,就是不知从哪里搞到了这段录音,我们争执了很久。”
“先败坏他的名声,再杀人,别人就会以为他是愧疚自杀,不错的招数。”何炅说着,看向王凯,“所以你怀疑谁。”
“死者身上没有看到明显外伤,我怀疑是中毒。”王凯冷静地分析着,仿佛刑警上身,“至于情杀和报复哪个动机更强,现在不好说。”
“好。谢谢你。”何炅点了点头,“下一位,白经理。”
“前面王只分析了我和撒的杀人动机,我找到了吴的。”听到自己被点名,吴磊一下子坐正了,眨巴着眼睛。何炅笑道:“我怎么感觉你一下子变得好兴奋。”
“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一家子兄弟,基本上关系就是分崩离析,”白敬亭道,“就没有谁跟谁是和谐的。但是吴跟我们都不一样的是,”他滑出一张图,是医院诊断单,“他是世仇。”
“这个我也找到了!”何炅道,“是他的妈妈之前的诊断单。”
“对,”白敬亭放大了图片,“这上面写,患者服用过量药物,且精神抑郁,胎儿状况极其不稳定。而吴呢,把它和一封信压在一起,”下一张图片是那封信,“儿子,记住,因为甄,妈妈差点就失去你了,永远不要原谅他。”他看向吴磊,“这应该是吴的妈妈留下的,是怎么一回事,我想听吴说说。”
“是我妈妈,”吴磊点点头,道,“当年甄的妈妈跟我妈妈两个人,是闺蜜,甄生日的时候邀请她来家里,没想到家主之后跟我妈妈,有了我。”
“塑料花姐妹情就破裂了。”胡歌说完自己先笑了。
“对,两个人就翻脸了,然后家主让我妈妈住在家里,甄妈妈就假装照顾她,但是偷偷给她下药,使绊子,让甄啊还有其他几个孩子都去闹她,我妈妈心情就很不好。后来也一直生病,临终之前给我留了这个信。”
“这个仇就比较大了,”撒贝宁道,“你差点被扼杀在襁褓之中啊。”
“所以家主是跟人生了孩子,接到家里,那个生孩子的就不管了是吗。”何炅问,几人都点了头,“她们都是普通人,就住在外面,偶尔跟我们见面。”
“吴的杀人动机也有了,好,继续。”
“然后,王提到中毒,我在胡的房间找到一瓶杀虫剂,”白敬亭道,一只贴了“我是杀虫剂”的瓶子出现在屏幕上,“我想问,这个杀虫剂杀得了人吗。”
“它是有毒性,”胡歌平静地回答,“但它不是立即发作的,而且杀虫剂味道很大。甄没有午睡,肯定会被他发现。”
“不过甄的异能是接收气味比一般人快,”撒贝宁忽然道,“要是喷出来瞬间吸收,说不定……”
“所以有人查到胡跟甄有什么渊源吗,”何炅问,“关于你们家这个神秘的园丁信息很少啊。”
然而,并没有人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有白敬亭道:“我暂时比较怀疑吴,他的仇比前两个要深。”

之后是吴磊上台,他看着王凯,问:“我在你的房间找到一瓶药,还有几个空瓶子,你应该吃了很久了。”他调出图片,“请问这个药是什么。”这句话一出来,胡歌的神色略变了变,撒贝宁坐直了身子,白敬亭看似不感兴趣地拨弄袖扣,余光却盯着王凯。
“这是,恢复记忆的药。”王凯慢慢道,“我之所以亲近胡园丁,是因为我其实有点感觉,就是我失忆了。”
“失忆?”何炅一下子提起了精神。
“对,大概有十年的记忆,都是不清楚的,我能想起来的还是小学的事。”王凯道,“我去找医生开了这个药,吃了几瓶,看到胡园丁之后,我就觉得自己认识他,但他从来不正面回答。”
“所以你的记忆还没完全恢复。”何炅问,得到了点头的回应。

撒贝宁发言,出示的证据是王凯的日记,上面写着:“我明明是第一次见胡园丁,但总觉得他很熟悉。他说是我的错觉……”
“他们两个有一腿!”他还没念完,何炅忽然指着屏幕,颇为兴奋地喊道,撒贝宁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表情有些无奈,“何侦探,你被某位警犬附身了吗。”然后他质疑了王和胡是不是初见,得到的是模糊的回应。
胡歌找到的证据基本和王凯重合,便没再单独发言。撒贝宁问了一句“现在还可以组团搜证的?”得到了何炅一个示意转移话题的眼神。

最后是侦探发言,何炅走到桌子前,笑了一下,“你们这一家人,虽然看似各有矛盾,但也有共同的秘密。”他打开手机调出图片,“我来问一些莫名被你们忽略的问题。”
“第一个,”一张泛黄的报纸,“第一家族家主久病离世却无遗嘱,身后事一团乱麻?”何炅点了点屏幕,“这是十年前一篇报道的标题,那么我想问,你们的父亲真的没有留下遗嘱吗,下一任家主是你们所有人?”
没人回答,他又划了一下照片,“还有刚刚王提到的,吴的日记,白的日记里其实也提到了,当年的事之后我天天都在做噩梦,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那个人是谁,当年的事,又是什么。”
“第三个也是次重要的问题,”何炅翻出一张图,“你们的family tree,家谱记载着上一代家主有十一个子女,其中一人无异能,应该就是王。”他看向王凯,人点了点头,何炅转回去滑了下屏幕,“好,那么,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一张家谱上有十二个成员,而第七个分支这里,被挖掉了。”这张图刚放出来王凯便猛地坐直了,“我没看过这张家谱。”
“对,你看到的是前一张。”何炅点了点前一张图,“这两张家谱,究竟哪张才是真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这个七少爷,或者七小姐?”
“最后,”何炅看向了胡歌,人不由得调整了下坐姿,“就是你们对王和胡的态度。先说王,按理说一个没有异能的弟弟,你们的家庭关系又不好,应该是Who care,不管,看不见。但是,你们非常密切地关注着王的动态,撒,”他突然点名,“你知道王在吃恢复记忆的药,甄和白也知道,对不对?”
“嗯。”撒贝宁异常简短的回应何炅倒也不惊讶,继续分析,“我觉得这种态度算得上忌惮,你们一直在害怕一个明明毫无威胁的家人,这点让我很疑惑。而胡,这个外来的园丁,让你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那个人',我就姑且算作是家里的老七,请问老七去了哪儿,你们为什么要重做家谱,又为什么因为胡和他长得非常像而不安。”
“这些疑问,是你们表面的不合下掩盖着的,更大的秘密,”何炅扶着桌子,看向神情各异的众人,“现在除了胡和王,似乎每个人的嫌疑都差不多,所以下一步,我要重点搜证你们和他们两个的关系。”

待续

  150 14
评论(14)
热度(150)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