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川灏-花开了

本子已经下印,特签寄给代理了,有几张限定落款(不是曲和),内容基本都是凯歌的糖,希望大家喜欢哦www

第三对川灏的小幸福ww正文走这里→楷阁小区17单元日常 

【花开了】

唐川一直听同事们说起刑警学院旁边那家花店,包装漂亮,花束新鲜带露,还有个长得十分好看的店主。他是个信奉实用主义的人,也没有在家中放花瓶的浪漫情怀,所以从未光顾过。

直到这天,听说介绍自己到学校就职的那位老教授病了,已经住院好几天。忙完手头的案子,唐川想着怎么也要去探望一二,探病自然要带礼物,他想了想,决定去买束花。
一走进店内,便有馨香馥郁的气味笼住了唐川,按理两壁和架子上的花不可能都正好处于同一花期,总有刚开也有将败的。传来的花香却没有混杂感,而是清新宁和,只是有浓有淡。他正四下打量着,一阵风铃声后有人推开了花墙后的门,是个抱着一束向日葵的年轻人。他看到唐川,脚步顿了下,放下手中的花,走了过去。
“您好,请问是想买花吗?我是店主,程灏。”他一靠近,唐川便察觉到他是个Omega,身上带着橙子的酸甜香气,在店内的花香衬托下淡淡的,却有着恰好的存在感。至于他的样貌,唐川在心底同意了同事们的评价,精致用来形容他的面容似乎都不足以全然概括。
年轻的店主是个很有亲和感的人,他推了推细框眼镜,在唐川点头后问:“那先生您是想要送花给谁呢?”
“老师,”唐川说,“是……探病。”
“送给老师的话,常见的康乃馨和百合都不错,但可能不太适合病人,还有就是剑兰,郁金香……”程灏在店内边转边念叨,唐川忽然道:“你刚刚拿的,向日葵,可以吗。”
“可以,”程灏转过身,左手握拳轻轻砸了一下右手,这个小动作让唐川挑了下眉,“我都忘啦,向日葵象征健康明亮,探病用正好。”他笑起来,“那我帮您包起来吧。”
“谢谢。”唐川看着系着围裙的程灏拿起刚刚那束向日葵,从前面口袋里掏出细带子,利落地扎成一捆。他找出锻纸包装时,唐川靠在柜台上,像是不经意地问:“你这里的花,好像都很新鲜?”
“我在郊外有个花圃,”程灏忙着手上的活儿,说,“后院里也有一片营养土,每隔两天去取花来,先培在土里,卖掉了再添上新的。”他将包好的漂亮花束递给唐川,微笑道:“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
“唐川,山川的川。”唐川接过花,看看里面插的祝康健小卡片,说。然后便见人取出一本本子,记上了他的名字和买花理由。
“你每次都会登记这个吗?”他指了指那本子,有些疑惑。
“有新客人的话就会,这样下次会大概了解客人的需求”程灏合上本子,推过一张名片,道,“如果唐先生愿意介绍朋友来就更好了。”
“你的店很特别,”唐川道,“一定会的。”

晚上回到家,唐川在灯下看着那张素色卡片,周围点缀的一圈花纹像是手工画好再复印的,有些儿童画的质朴可爱,店名也是手写字体。“花开了。”唐川念了出来,想起那个信息素像橙子的Omega店主,心情似乎忽然就随着这简单的三个字好了不少。

第二天是周六,唐川又出现在店里,程灏正在给架子上的花瓶里添花。他听到脚步声扭过头来,显然认出了人,表情有些惊讶,两三步从梯子上下来,走到唐川面前,“唐先生……还是来买花探病的吗?”
“不是,”看着人未被镜片遮住的桃花眼,突发奇想走进来唐川不知为何有一丝赧然,“我想在家里放点花,你能推荐吗。”
“这个就需要了解比较多的信息了,”程灏戴上一边柜台上的眼镜,对旁边的花墙指了指,“方便坐一会儿详细聊吗。”

原来花墙的活动门后是一间有玻璃墙的花房,地上摆着花盆,旁边放着一桌三椅,外面院子里是分隔整齐的花圃,还扎了一架秋千。唐川坐下后程灏离开片刻,回来时端了托盘,上面是一壶花茶和两只杯子,还有一本黑色封皮的本子。
“唐先生也是警察吗。”程灏给杯子里斟上花茶,推到人手边,含笑问。
“我,不算,我是刑警学院的老师,”唐川抿了口杯子里的茶水,馨香微苦的味道溜过舌尖,滋润了喉间。“主要负责实验室,也教物理和犯罪心理学。”
“很厉害啊。”程灏像是发自内心地赞叹着,对唐川偏了偏头,笑得眼睛微微眯起,“那我是不是得叫你,唐老师?”
这个称呼每天都被各种声音用不同方式叫出来,唯独程灏,似乎每个字都带着一朵苞。完完整整念出来的时候,就在唐川耳边绽开了一捧花。

 “这里面,”程灏想起一边的本子,将它打开递给唐川,“都是一些常见的家居插花,唐老师可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你很喜欢花吗。”唐川接过的时候两人指尖擦碰了一瞬,程灏愣了愣,点了头,“嗯,我大学时学的就是农林,然后对培植花艺最有兴趣,父母也支持,就承包花圃,开了家花店。”
“刑警学院旁边的花店,生意会很好吗?”唐川翻着纸页,看着上面精美的图片和各种手写注释,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人都是爱看花的,”程灏抿着花茶,一直笑眯眯的,“无论是想送给别人还是自己欣赏,盛开的花都是很好的礼物。”他顿了顿,“像唐老师你们,可能接触到的黑暗的一面会比我们普通人更多吧。”唐川点了头之后他接着道,“所以,这时候要是能闻闻花香,一定会舒服很多。”

之后两人便没怎么说话,唐川耐心地翻完了一本记录册,道:“还是你帮我推荐一款吧,我觉得你比我懂花。”
“那我就要好好想想了。”程灏托腮想了想,“明天唐老师你再来取可以吗。”
“你的店里都不装个监控吗。”唐川忽然想起,似乎也只有程灏一个人在看顾店面,出于职业本能提醒道。
“花开出来就是大家的,”不料程灏只是笑,温和道,“如果喜欢的话,就拿走吧。”
“你这么做生意可不行,”唐川肃起眉毛,劝道,“人的欲望都是越放纵越控制不住的。”
“谢谢唐老师关心,”程灏这才在笑容里露出了小虎牙,“我有两个店员的,只是这两天他们去郊外帮我取花了。而且,”他看着唐川,道:“店开在刑警学院旁边,我还用担心安全问题吗?”
“你不是每次都自己去取花吗?”唐川却注意到了另外的重点,程灏蹙了下眉,犹豫几秒,还是道:“我的情期……刚过去,体力还在恢复。”
这几乎是在侵犯身为Omega的人的隐私了,一向把握着极好分寸和距离感的唐川不知自己怎么会问这么冒昧的问题,脸上几乎是立刻烧起来,抿紧了唇不知该怎么道歉。程灏看出他尴尬,温和地笑笑,“没关系,唐老师也是把我当朋友才关心的,谢谢。”

程灏给唐川的除了盛开的鲜花,还有一只漂亮的花瓶,唐川看到底下刻着他的名字,知道这是人亲手做的,有些讶异,“这……太贵重了。”
“只是借给你,唐老师你不用在意,”程灏笑着拂过瓶中的花枝,“如果不想继续在家里摆花了,记得还给我哦。”
唐川犹豫一瞬,不知该说一定,还是说自己是进了程灏的店才有要在家里摆花的习惯的。

虽然才来了两次,唐川却俨然成了程灏店里的熟客,最近没什么案子,每次他下班后都会去人店里坐坐,喝杯花茶,隔两天拿走程灏准备的花。人总会在花里附上写着些温馨句子的小卡片,再给唐川一张如何照养花束的贴士。他们聊天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对于程灏来说,唐川其实是他第一个深入接触的,真正和刑警学院有关系的人,之前只是偶尔有学生来买花。英俊的Alpha身上带着海水的气息和天生的浩然正气,似乎一切罪恶在他眼中都会暴露殆尽,给了程灏一种特别的安全感。两位店员对于这位天天光顾的教授也混了个脸熟,每次他一来便带人去后面的花房,就算程灏暂时出去了,丝毫不担心店主不欢迎这个客人。

最近邻市接连发生几起针对Omega的绑架案,绑匪寄来的勒索信上落款自称花间客。唐川最痛恨这种欺负弱小的人,加上他们的称号,让他想到同样热爱在花间工作的程灏,觉得这简直是在侮辱鲜花。他埋头在实验室好几天,分析罪犯遗留在信纸上的DNA和那种特殊的香气,最终得出结论,是某种花粉的气味,从而判断出绑匪的职业是郊区的蜂农,刑警队迅速地实施抓捕,提前结了案。
结束工作的唐川在中午便光顾了程灏的花店,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急迫,想要立刻看到程灏,闻一闻店里的花香,和他说几句话,才能真的放松下来。店员们正在聊着天修剪花束,见到他只惊讶了一瞬,指指花墙。唐川推门过去,看到程灏时不由自主地噤了声。他正坐在院内藤架下的秋千上,似乎是在午后小憩。有雪白的花瓣落在他脸上,却被肤色衬得恍若透明。唐川放轻了呼吸,伸手小心去摘他肩上那朵花,还没碰到,程灏猛地晃了一下,惊醒过来。他没戴眼镜又刚醒,半天才看清唐川,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几天有案子,”唐川解释道,声音低而轻柔,像是怕惊扰了头顶的花架,“我家的花肯定都枯了。”
“没事,我帮你换一束,”程灏没忍住打了个小哈欠,走向花房。“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唐老师。”
“玫瑰吧。就架子上的这种,叫什么来着?”
“香槟玫瑰,”程灏的表情变了变,声音也有些发涩,“唐老师,是要去……表白吗?”这种花一般是求婚时用,他跟唐川说过,当时人还说自己暂时应该是用不上。
“你先拿吧,然后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唐川微笑着催促他,程灏虽然疑惑,还是站在椅子上摘下了几支,利落而仔细地捆起来,去拿包装纸。店员们看到一向唐川到来便很高兴的程灏这副低落的样子,对视一眼,都有些疑惑。眼瞧着唐川也跟到了店面,两人便去了花房。

程灏认真地包好花之后,唐川忽然道:“你喜欢蓝色?”
“嗯?啊,是的。”这次程灏用的是粉色的花纸,唐川点了点头,“那就换成蓝色吧。”他疑惑地照做,然后将花递给唐川,人抱着花,牵了牵身上的西装,郑重道:
“程灏,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我却连着这么多天到你店里来,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
“难道不是你要买……花?”程灏说着,渐渐明白过来,唐川想说什么,然后边看人将自己刚包好的花递向他。唐川看着程灏迟疑地接过那花束,顺势握住了他的手,“你才是我最想留在家里的花。”
“可是我们……你是教授,我只是……”
“因为你,我才知道花粉的味道和花不是完全一样,而且会留在蜜蜂的身上,”唐川的手包着他的,格外温暖,笑容也是,“你教我的东西帮我破了案,我该感谢你。当然,那是在你拒绝我之后用来挽回面子的。”他坦诚地调侃,认真地看着程灏,“所以你的答案?”
这个问题比程灏以前被问到的所有都要简单,也要复杂。他盯着手中的玫瑰,半晌,抬起头朝这位英俊博学又温柔的教授点了点头,“我答应。”
唐川这才伸手将他连花一起抱进怀里,低声在他耳边道:“听见了吗,我心里的花开了。”程灏几乎要将脸埋进花束中,耳尖都涨得通红。

两人从交往到结婚没用多久,唐川的新家在程灏搬进去后便多了不少鲜花布置。他们的婚礼只有彼此,在普罗旺斯的花田,是唐川特意拜托身为导游的邻居袁浩推荐的。
伴随着薰衣草香气的吻之后,唐川握着程灏的手,亲了亲刚套上去的戒指,“看遍所有的花也许很难,但以后每年,我都会陪你去看一个地方的花田。”程灏听着他的话,慢慢地眨眼,似乎是想将感动的眼泪憋回去,最终还是掉了下来,被唐川轻轻从他眼角吮去。

他们的心中在遇见彼此的一瞬,便有花开了。

全文完

全系列文字部分到此结束啦www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插科打诨伴着一点正经感情线的系列

  156 21
评论(21)
热度(156)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