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诚台-小别离(番外)

ABO,钢琴家教×富家小少爷。
有特殊年代身份等级差异描写,不喜勿入。本文Alpha相对比较受歧视(。

→前文走这里←

【番外-新婚夜】

被已经成为明诚的阿诚一把抱起来,明台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然后便笑了。阿诚也不问他笑什么,只是将人抱进卧室,侧身带上了门。
“明淮在家呢。”明台笑他过分谨慎,阿诚却将他小心地放在床上,不急着褪去衣物,只是静静地看着明台,抚摸过他额头和脸颊的手也格外温柔。
“……怎么啦?”被他那满含珍重和温柔的眼神看得倒有些不自在起来,明台抬手握住人放在自己脸上的手,轻声唤道,“阿诚哥。”
“我刚到前线的时候,”阿诚也脱了鞋翻身上床,覆在明台身上,指尖由人眼角滑过,“大家都是境遇差不多的Alpha,熟起来很快,”看着怀中乖顺听自己讲述的人,阿诚唇角多了一丝笑意,“也会说到和世家的Omega签协议的事。”

和阿诚编到一个排的战友们几乎都签了“卖身”协议来给家中父母换取一份金钱的保障,免得他们裹尸沙场,无人养老送终。当他们询问阿诚时,他却摇了摇头。战友大金调侃道:“按你的相貌,又是艺术家,应该很吃香啊。”知道阿诚一直学习钢琴,他们便叫他艺术家。
想着明台的笑脸,阿诚笑得深了些,“我的爱人正怀着我们的孩子。”他用的不是“雇主”或Omega,而是“爱人”这个词,不仅当时让战友们响起一片羡慕的吸气声,也让此时正在他身下聆听讲述的明台眼中亮晶晶的。
“然后呢。”他任阿诚拨开自己散下的头发,眨着眼睛问。
“后来,你大哥托人往前线寄来一封信,说孩子过了三个月危险期,他和你一切都好。”阿诚露出些了怀念的神色,“当时我高兴极了,但又有些担心。战友们就问我,是不是担心孩子是男是女,第二性征是什么。我说不是……”
“那你担心什么?”明台抢过话头,阿诚在他鼻尖亲了一下,接着道:“我在担心你的身体,会不会吃不下,睡不好,孩子闹你,你是不是不开心。还听他们说,生产时候的痛,没几个Omega忍得了。”
“是很痛,”明台撅起嘴,感觉到阿诚身上橘木的气息渐次浓郁地萦绕着自己,“那又能怎么样呢,怀上了,你也不能让我不生了吧。”
“如果可以选,”阿诚又亲他侧脸,“孩子和你我当然选择你。”
“但是小淮一个人,真的太孤单了,”明台迎住人缱绻吻过来的唇,“我们再给他生个弟弟妹妹吧,两个孩子也就够了。”
“好。”阿诚郑重答应的样子像是在许什么重大的诺,“这次我陪着你,一直。”
“那就交给你努力啦,”捏住人领下的扣子,明台笑着用指尖弹开它,“我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

链接走这里

全文完

  203 21
评论(21)
热度(203)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