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2017自我总结

不是答卷形式,是每个月选一段文中最满意的ww和一点当时的想法(想得起来的话)现在是8点整,看我能纠结到几点。

1月

“对,”胡歌点了点他手上的剧本,“我想演袁唏。”那个反面人物,王凯略翻过后的评价是坏得很彻底。
“而且——”王凯知道他话还没说完,“你想让我接另外一个角色?”
(中略)
“黄克功那是偏执,”王凯有点好笑又无奈地纠正。看着胡歌一副不说服他誓不罢休的样子,伸手抚了抚人搭下的额发,“我可以接。”
“还有……什么?”胡歌一下子把剩下的理由都憋了回去,几乎要雀跃起来,“你答应了?”
(中略)
“停停停!”王凯赶紧拦住了一本正经要跟自己讨论起剧情的人,“剧本我保证重新研读。而现在,胡老师,”他靠上去用唇呵弄人敏感的耳垂,“我表现这么好,是不是该给点奖励?”入组这两个半月,两人都几乎天天赶戏,连个过火的电话都没敢打过。
“哎呀,你别,”怕痒的胡歌笑着推搡橡皮一般黏上来的人,“我明天还有一个发布会,不行……”
“就一回,”王凯契而不舍地追上去,胡歌柔软的腰几乎被他压成了一张弓,拒绝的动作也已不那么干脆。今晚为达目的使出各种古灵精怪招数的胡歌比奶油小方还要香甜,让他忍不住想品尝,“保证不留痕迹。”
“……行吧。”胡歌拽过一边的靠枕捂盖自己通红的面色,“去卧室。”
“得令。”王凯激动地跳下沙发,差点踩到睡在地上的朗朗尾巴。
——《第四道墙(序)》

本来是想好好写的第三次合作,后来春晚的事太开心写了别的。再想捡起来的时候偏偏已经时过境迁,就让它停在现在的地方吧。

2月

王凯冒着被挠的危险决定先摸摸小家伙的四肢,如果有断损就得叫宠物医院的专业医生来接。王凯先碰了碰两条后腿,没有骨头断的迹象也没有外伤,于是他又摸上了左前爪,白猫的爪子里藏着柔软的粉色肉垫,捏上去手感极佳……等等,王凯你想什么呢!挥去脑中多捏一会儿的罪恶想法,王凯想松开手去摸另一只。就在这时,一直昏迷状的白猫忽然缩成一团,两只前爪紧紧地抱住了王凯的手。
(中略)
结果白猫身子一扭,被拽着手的王凯差点一个趔趄。侧身背对他的猫抱紧他的手臂,一副坚决不放的样子让王凯有点无奈。这算不算碰瓷啊,他想着,还自由的左手捞起那只猫,抱在了怀里。猫咪还是没有松开他的手,但趴在怀里乖巧的样子让王凯忍不住笑了。反正自家那个喜欢猫的恋人要回国了,如果没有主人贴寻猫启示,就把小家伙当礼物送给他吧。说起来,有没有宠物招领挂失的地方,回去给胡歌打个电话问问好了。这样想着,王凯摸了几下白猫顺滑的背毛,小家伙只是舒服地眯起眼依在他怀里,没有抗拒。
——《被猫碰瓷了怎么办》

一个比较可爱的短篇,凯哥如果想养猫的话应该也就只想养那一只吧www

3月

胡歌没有说话,绕开王凯和他的行李箱,开了门。挂钥匙,摘帽子,打开灯,一系列动作没有什么特别,但胡歌是有点生气的。可他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是因为王凯轰轰烈烈又沉默的浪漫他居然没能从微信中断顿的交流里看出意图来,还是忽然的野望竟被满足,心底原本可以怪罪给天气或生活压力的灰暗又粘稠的情绪骤然落了空。
但王凯一贯是最会对付他这样的情绪的,即使并不理解,他根本不想也不用去理解,就能让它消散。这对于胡歌来说其实有些困扰,通常他展现出来的那个“胡歌”,在人们眼中是不会跟灰暗压抑沾上边的,所以他将这样的情绪当作自我的一部分,极其私密的部分。因为这种暗被王凯的亮照得无可遁形而生气,胡歌自己都觉得有些矫情。但是,在王凯面前,无所谓。
——《猫表示爱你的七个方式》

出了剧场,程灏发现外面在下小雨。唐川会去哪里,犹豫一瞬,他选择顶着雨跑向了羽毛球馆。那里有很多人在打球,只是没有他熟悉的影子。其他人好奇地看向脸上的妆被雨化开有些狼狈的程灏,不甘心地又找了几圈,程灏不得不承认,他找错了地方。
在羽毛球馆的洗手间里洗了个脸,一无所获的程灏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却与刚刚淋着雨跑了一圈的唐川在门口相遇了。
细碎的雨丝打在脸上,可他们谁都没有动。深沉的夜色里路灯照着的景象也是模糊的,程灏背对着场馆内明亮的光,望向唐川瞬间定格的表情。 
请你,不要闭眼,不要躲避,让我趁着这刻冲动失措,看看你的心。
——《(川灏)教授捕捉指南(六)》

这个月请允许我选两段www凯歌的那篇是我尝试了很少写的心理分析,可能ooc吧,但自己挺满意的。川灏是我第一次自己拉郎,也是很少的从动情写起而不是一见钟情处理,挺喜欢两个人确认双箭头又都若有所失这一段的。

4月

壁炉烧得暖热,程灏穿着家居毛衣躺在摇椅上读着诗集,邻居家临时寄住的小猫在他脚边上绕来绕去。唐川端着一杯一盘出来,盘子放在地上,小猫便跑过去舔食起来。兑了咖啡的牛奶被放在了程灏唇边,他眼睛也不抬,喝了几口,长起一圈白胡子。
“真想一直待在这里。”程灏握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道。
唐川俯身卷去他唇边清甜的奶咖,“不嫌冷了?那晚上别把手往我怀里塞。”
“你给我充热水袋就行,”程灏往后躺靠在椅背上,轻声道:“你对我微微笑着,一言不发。”
“而我觉得,为了这一刻,我已经等待很久了。”唐川笑着接下去,随手将牛奶杯放在一边,捏住程灏转过来的脸。
“有我在,要什么热水袋。”最后几个字被含糊地咬进齿间,玻璃窗隔绝了外面的风雪,也罩住了室内的温柔火光。
——《(川灏)刻刻吻》

依然是川灏,我真的很喜欢给cp写亲亲啦www所以有专门写kiss文的都是真爱(

5月

何为情调。
凌晨起来拍昙花。
为了所谓情调,在天边星子将褪的时候,哈欠连天地给拍昙花的胡歌打光,王凯觉得自己也是可以打90分的好男友了。

何为调情。
盘子里的煎蛋美味不过他嘴角一点碎粘。
早上冲澡让人神清气爽。特别是睡了个饱之后。王凯呼噜着头发光脚啪嗒啪嗒踩在地板上找吹风机,胡歌背对他在开放式厨房里做早饭。

洗澡时放下来的百叶窗还没收上去,清朗的阳光在王凯脸上照出一道道儿的,胡歌看了两眼便笑了。知道他在笑什么的王凯走过去刷拉一声收起帘子,蹬上刚才踢到角落的拖鞋,出去吃早餐了。
前夜昙花刚刚开过,又是一个好天气。
——《情调与调情》

很久没写过的这种日常文,发挥得不错,自己也会回看的一篇

6月

中规中矩的个人介绍让赵启平一时有些不知该怎么反应,过了几分钟,他才道:“这些信息确实很重要,不过,”松开胡柯,他双手捧住人脸,认真地与他对视,“刚才我忘记了一句更重要的话。”
“什么?”胡柯眨了眨眼,脸上满是不解。
“我爱你。”清寂的早冬夜晚,六点天便全黑了,不太明亮的路灯在地上拉长两人的影子。初见时便吸引了胡柯的声音此刻几是叹息,又仿佛念诗一般,说出了这三个字。他听清之后,耳中轰隆一声,再也没能开口,神志和声音全数湮没在人炙热又缠绵的亲吻中。这样的姿势,倒和他们第一次在电梯里接吻时一模一样。

万分不舍地放开人后,赵启平深吸口气,“上去吧,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是周末。”胡柯愣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那我走了?”
“晚安。”赵启平的眼神紧抓着他的不放,手强忍着没再伸出去,理智告诉他,胡柯今晚需要休息。
“真走了?”胡柯说着,又退了一步,再一步。终于他强忍着笑意转过身,作势要往前走。却在下一秒被人拽住手腕,拖进了怀里。
——《(平柯)讳疾忌医(九)》

第一次认真地写赵启平相关单cp的文吧,这篇喜欢的部分其实还蛮多的,但楼下告白这一段我是开头的时候就在期待了wwww

7月

胡歌用钥匙拧开门锁后被冷气扑了一脸。他喊了几声没人应,踢踏着拖鞋走进去,发现自家王居士正躺卧新买的藤摇椅上,脸上盖着本杂志,睡得舒坦着呢。当时王凯费劲巴拉地把这个椅子拖回去的时候胡歌无语了一阵,问王大爷要不要配个蒲扇,把夕阳红进行到底。但王凯笑眯眯地摆手,滴的一声开了空调,有现代化设备要什么手摇扇。说着拽胡歌一起在椅子上坐下,他一边假模假样地嫌弃身后贴上来的胸口有汗,一边说那飞机杯也有现代化升级的呢。王凯沉默片刻,正当胡歌为自己难得呛到这个老司机而得意时,就听人那低沉嗓门压在耳边道:“我是觉得没什么道具比得上我,不过听说最近新出了一款遥控……”
停停停停停停!胡歌挣扎着跳起来去洗澡,一边思索自己不知是被伺候得太好技术倒退还是遇上个真不要脸的,每回他一踩油门准被王凯撞成车祸。
——《八喜还是光明》

冰淇淋play之前的一段小日常www暑假写文的时候好像总是忍不住带点相声感((

8月

身后忽然多了只手,胡歌一惊,向前缩了下身子,却是更将自己送进对面人怀里。意识到不对想后退,但王凯的两只手已经牢牢搂住了他的腰。将下巴搁在他肩上,两人的姿势变成了缱绻的相依,胡歌听见那把将他迷得无法自拔的嗓音带着些酒醉的甜酣,下了结语:“所有人都知道了,胡歌,别再继续假装听不懂。”他顿了顿,“那天晚上你在我房间喝酒,我去洗澡,出来就看到你抱着一个枕头,一直喊,凯哥,凯哥,王凯,还说,你是个坏人。”
“那是我喝多……”
“我一直就在想,我对你这么好,怎么就成坏人了?是你太贪心,还是我真的哪里做错了。”王凯感觉到胡歌揪紧他衣服的手慢慢松开,变成拥抱。
“你没有……”
“今晚再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他再次打断了胡歌的话,“你觉得我坏,因为我一路吃着你撒的面包屑,却没有跟上去,把我的面包送给你。”
这个比喻有点傻,却也很贴切,胡歌忍不住笑出了声。耳边有温热的触感一触即离,刚刚把心比作面包的人给了他一个小心的吻。
——《出柜记》

国王游戏的梗,面包屑的梗自己也觉得很可爱了,好像可以看见胖嘟嘟的小啾啾。
其实8月还有《漩涡》全文(。这篇双卧底梗真的圆满了很多想写的东西,算是一份满意的生贺。

9月【有胡歌单人性转,雷者请跳过】

日后两人谈起这件事,胡歌听了将脸埋进抱枕里哀嚎,“我的女神形象啊啊啊!早知道就应该高冷地对你点点头就走,啥也不说。”王凯有些笨手笨脚地给人梳着马尾辫,安慰道:“没关系,就是这样你在我心里的定义才从女神变成仙女了。”
“什么意思?”胡歌扭头,好不容易捉住满手的发丝又从王凯指缝间溜出去不少。
“仙女不食人间烟火,所以,嗯,说话也比较,不流世俗。”
“你就是觉得我说话脱线呗。”胡歌翻了个白眼,想了想又道:“不过我当时大概是挺怕你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一问我就直接交老底了。”
“怕我什么?”终于用发绳将人的长发束住,王凯几乎累出了一身汗,坐下来将人抱进了怀里,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你长得比较像我未来男朋友,怕你不要我咯。”胡歌转过头来亲亲他眼角,让王凯忍不住捏住人下颌吻了上去。
——《女神驾到(上)》

睡前他们一起检查行李,大件已经提前寄过去,剩下的都是一些随身物品。胡歌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不怎么搭理王凯东西有没有带的询问,只是坐在床上晃腿。王凯问了几句没得到回答,转头看到人的表情,加快了手下整理的动作。拉上箱子后他坐到胡歌身边,什么也没说,只是将人搂进怀里轻轻摸着她的头发。
“你会想我吗。”胡歌的声音闷在他胸口,语气里的不舍却四处逃散。
“当然,所以你放假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回来,不然我会亲自飞到美国去逮捕你的。”王凯说的一本正经,让怀里的人忍不住笑起来,“遵命,季大队长,还是,唐川教授?”
“我比他们都强多了,早已拜倒在女神棉毛裤下告别单身。”
“去你的。”胡歌推了他一把,从人怀里出来,“我洗澡去了。”
等她回到床上,王凯熄灯前说,“唐教授送了你一份礼物,安顿好了记得找出来。”
——《女神驾到(下)》

不知道有没有人因为这篇拉黑我(捂脸)女神歌的梗跟朋友一起prpr了好久,其实还有很多后续,为了不雷到大家就不发出来了XDDD(想看的私信我就好)

10月

好言说了几句迪诺也有点火,“说了那是角度问题,我这次跟她连吻戏都没有。清者自清,你要觉得我是那样的人,不相信就算了。”
陈亦度一时没说话,半晌才道:“你是不是觉得收了心跟我在一起,委屈了?那你就回去吧,接着做你的花花公子去!”
迪诺咬唇看着他,几秒后起身往外走,他一转身,陈亦度的眼泪就砸了下来,落在篮子里剥开一半的葡萄上。这时迪诺却忽然绕回来,对红着眼睛瞪自己的人笑笑,说:“我要是这么走了,小嘟嘟是不是又要一个人哭鼻子了?”说着伸手去擦他脸上泪迹,被陈亦度抓住了。
迪诺也没挣开,只是拿起一边的葡萄,靠在他身前的桌上,说:“以前很多人都觉得我是花心蝴蝶,见一个爱一个。其实我吃苹果,吃梨子,都是它们希望我去吃,这样我们可以双赢,别人知道它们好吃也知道我讨它们喜欢。但是现在我吃葡萄,是我自己想吃了,毕竟它虽然吃起来麻烦,又要剥皮又要吐籽,但是好看还甜,很抢手的。”
“你才是葡萄。”陈亦度转过头,蹦出一句,“你吃起来才麻烦。”
“是是是,你看我这不是把皮剥了籽儿都给你剔了嘛,来,吃一个,消消气。”迪诺将手里的葡萄塞进陈亦度嘴里,然后便被勾住颈子一把拉近,狠狠吻住了。
——《(度迪)歪打正着》

一个有些奇特的拉郎,一年之后我终于可以直视陈亦度同学的设定了www

之后几天他们一行人在罗马其他地方游玩,王凯却始终提不起精神。他满心都是黑猫胡歌。和他握爪时的样子,捧着咖啡杯小心啜饮的样子,在酒窖里兴奋地向他展示自己喜欢的藏酒的样子,卧在他膝盖上打盹的样子……种种种种,让他看不下任何美景。回国前一天,众人自由活动,王凯没有丝毫犹豫,乘上前往小镇的火车。无论如何,他也想要回到古堡,问问胡歌,愿不愿意跟自己离开。几百年的孤独,他都不敢想象人是如何承受下来的。

回到古堡内,王凯唤着歌歌,胡歌跑上楼梯,没有一只黑猫出来迎接他。直到跑进自己住了一个月的房间,王凯进了卧室,发现阳台门口躺着一个身穿礼服的青年。是画像上的年轻伯爵,他似乎正在午睡,而更让王凯惊讶的是他的影子,赫然是一只猫的样子。
——《猫伯爵恋爱物语》

因为歌歌的广告图构想的文,起初只是想写人身猫影这一段啦www

11月

回家收拾了东西季白要去出任务,临行前郑秋冬跟过去想给他一个告别吻,却被躲开了。季白拎着随行包,站在傍晚时分昏暗的玄关,深深地看着郑秋冬。和他对视的人脸上笑容越来越艰难,他忽然不忍再看下去,一把抓住人的手,将他按在身后的镜子上,吻住了。亲吻间另一只手中的包也掉在了地上,他圈着怀中人的腰,用力地在他齿间搜刮翻搅。等放开已经气喘吁吁的人,季白用自己的额头抵着他的,低声道:“回来之后,我们谈谈。”
站在落地窗边看着院子里季白的车开走,郑秋冬的手指在玻璃上抠得发白。就像他此刻心中的无力。
(中略)
这几个月的“努力”收到了成效,甚至是超出郑秋冬想要的结果,他和季白的婚姻可以就此结束了。他露出笑容,却也听到了哪里在慢慢碎开的声音。
——《(白冬)错位爱情(四)》

白冬的第二个长篇,这一段是两人感情的转折和确认,其实还有这章结束的酒吧部分,也是比较满意的一段ww

猫咪们熟悉了主人的味道,开始在胡歌身上活泼地跳来跳去。胡歌一边抱着它们,对王凯说,“你看,神奇吧。”王凯只是惊讶地瞪大眼睛,胡歌这才笑着说,“我都快一个月没回来啦,必须要想办法让它们适应一下我的存在。这是我独特的哄猫技巧。”他还招呼王凯,“你也躺下来。”说着拍了拍身边的地毯,王凯依言躺下,被胡歌脑袋旁的猫的尾巴甩了一下脸。
别的猫玩够之后都离开了,只有一只还呆在胡歌的怀里。“她叫儿童,我喜欢叫她小美女,”胡歌对王凯介绍道。他摸了摸王凯的鼻子,“如果你也是猫,我会叫你小帅哥,让你跟她凑一对儿,那就没有酱弟什么事了。”
王凯刚想说话,忽然鼻子一痒,偏头打了个喷嚏,从鼻尖上摘下几根猫毛。胡歌抱着小美女,笑得浑身颤抖,恨不得要在地毯上打起滚来,王凯忽然附身过去咬住了他的唇。
——《独特的哄猫技巧》

胡歌的最爱,猫和王凯(×

12月

“所以今天如果不是在街上遇到,你也不会去找我!”明台的眼圈红了,仿佛一只要被主人遗弃的猫儿。
“我该去哪里找你呢,明台。”只有阿诚自己知道平静地声音下藏着的是波涛般翻覆着的思念与心酸,“我走之前,你才读大学。”
“我现在,在,”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保镖似乎要走过来,却被一辆等红灯的巴士拦住了脚步,明台抓紧了手中的布料,急促道,“田林路三号,设计所,除了周末都上班。”松开人袖子后趁巴士还遮着保镖的视线,他捉住阿诚的手,将掌心贴在自己脸上,最后留下一句“他叫明淮。”转身离去。

最后阿诚接受了协议,对明镜开出的,比惯例高出不少的数字表示了感谢。接下来的大半个月他和明台几乎都没出过房间。临走前一晚,做完最后一次后,阿诚轻轻吻住沉沉睡去的明台汗湿的鬓角,低声道:“想好孩子的名字了,写封信给我吧。”
——《(诚台)小别离(上)》

这个宝宝的名字好像大家都很喜欢www孩子是他们之间的连接和缘分深厚的体现

牵着人回到卧室,这次王凯自己也躺在了床上,问他:“还是不想睡?”
怀里的人抽了抽鼻子,情绪比之前稍微要好一些,摇了头。王凯随手拿过床头之前胡歌没看完的一本诗集,翻到夹着书签的一页,放在被他圈着的胡歌眼前,刚要开口,被人拽了下袖子。
“怎么了?”
“这样看书,伤眼睛。”
王凯笑了,捂上人眼睛,“你闭眼休息,我念给你听。”
感觉到掌心的睫毛扫了一下,乖乖闭上了,王凯便一手在被窝里搂着胡歌的腰,一手按着书角,低声念。
(中略)
收回思绪,王凯停下念诗,发现缩在他怀里的胡歌呼吸已经变得平和,应该是睡着了。他闻到粥的香气从客厅传来,离鼻尖更近的是人发梢的柠檬洗发水。转身伸长了手小心地放下书,胡歌动了一下,翻过身将脸埋在他颈下,睡得更为酣甜。反正电饭煲会自己跳到保温的,这么想着,王凯拉好被子,搂住他,也闭上眼放任自己睡过去。
——《冷太阳》

用moko姑娘的话来说,冬天就需要这种能做饭能暖床还能念诗哄睡觉的男朋友。日常总是写成他们相爱的一百种方法,自己回看的时候心里也是甜的www

今年可能写了快150篇吧(虽然我很爱删文没全留下),自己回看的时候有时候也会产生:咦当时这个构思不错,这个句子写得挺好,等等不谦虚的想法XDDD
2018年,也要写出至少10短2长自己满意的文!(握拳


【20:30 整理完毕】 嗯,我的选择困难症还比较轻

  76 14
评论(14)
热度(76)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