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然浩-缘来还是你

新年快乐!!!!定了时好像被屏蔽了_(:з」∠)_

第二对的然浩小甜饼,关于标记,想写个不一样的故事。正文走这里→楷阁小区17单元日常 

【缘来还是你】

自己和袁浩好像是定过娃娃亲来着。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李熏然正躺在病床上,看着袁浩在外面交涉能不能把点心带进病房。
“我真不给他吃,我保证!”袁浩有些费力地跟眼前这个医生沟通着,额头几乎要渗出汗来,“我知道他的状况,但是医生你也知道,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心情,他说……说……看见我吃东西就……”说到这里他似乎后知后觉地害羞起来,脸快要红到脖子根。“就高兴。”
咬牙说完之后,医生的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病房里给李熏然检查过肩伤的赵启平顺着他目光看出去,像是在口罩后面笑了,“要我帮忙吗。”
“谢谢赵医生。”李熏然拉好病号服,道。
“小意思。”赵启平晃着手上的听诊器左听筒,潇洒地走出去。隔着玻璃窗,李熏然看他跟不苟言笑的主治说了几句,袁浩终于被放行了。

推门进来的人擦了擦汗,拉过椅子坐在李熏然床前。
“其实你不用特意带点心到我这里来吃。”对他笑笑,李熏然看着人打开手上的盒子,里面躺着四个纸杯蛋糕,“你吃什么的样子我都喜欢。”
袁浩的动作顿了一下,拿起水杯转身就走,“我,我 去给你打点水。”李熏然没说不渴也没阻止他,只是拿过床头袋子里的一只苹果,转了转,抽出小刀削了起来。吃完奶油肯定会腻得慌,即使是嗜甜的Omega,吃个汁水饱满的水果也可以清清口。
而两个月前袁浩刚来到这间病房时,小刀这种东西,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李熏然面前的。

李副局和做旗袍的袁师傅是住了快十年的邻居,后来旧区改造拆迁,两家才搬离了。李副局又调任到江州,成了局长,基本和袁师傅断了联系。再碰见时是回去扫墓,聊起来发现,之前的单身Beta都已经有了孩子,且都是独自带大的,颇有几分惺惺相惜之感。听说两个孩子正巧一个Alpha一个Omega,两人便开玩笑想定个娃娃亲。但两个孩子还没见面就都拒绝了,那时候的袁浩一心和姗姗恋爱,考回当地警校的李熏然心思则在简瑶身上。父亲们就没强求。
真正的初见是在医院。袁爸爸的眼睛出了点问题,袁浩出差回来手术已经做完了在休养。看着忙前忙后的儿子,袁爸爸忽然说:“听说熏然,就是差点和你定亲的那个,李叔叔家的儿子,也在住院呢,还是从国外转院回来的。”正给他调病床的袁浩抬起头,听见父亲问他,你要去看看吗。

那就去看看吧,袁浩想着,虽然没定下那个娃娃亲,到底也算是半个熟人。
他寻到李熏然的病房,进门前被医生颇为严肃地嘱咐,不能戴项链之类的东西。袁浩便把脖子上戴的一个旅行纪念品摘下来随手塞进了口袋里。

李熏然正睡着,医院的白色被子和病号服宽大的袖子显得他似乎过分瘦弱了,眉眼间带着的凝重看得袁浩一阵心闷,想要伸手去给人推开,顾念着两人其实还是陌生人,又缩了回去。这时李熏然忽然睁开了眼,眨了半晌像是才看清袁浩的样子,有些疑惑。
“那个,我是袁浩,就是,李叔叔应该跟你说过,我……”
“哦,你好。”他放下本能的戒备警惕,神情变得温和,“李熏然。”说着他想坐起来,袁浩连忙上前给人调病床放枕头,和李熏然靠得近了,也只闻到药的苦香掺着血气,和一点极淡的苦橙花气味。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一个Omega进病房,医生也并没有嘱咐要喷中和剂之类。

李熏然则是感觉到一阵沁着暖意的栗香靠近自己,又很快离开,而他已经坐了起来。袁浩像是想关心他的身体,又有些尴尬不知怎么开口。李熏然抿着淡淡的笑意,说:“我有点渴了。”
袁浩连忙起身去给他打水,背影也看得出身材很好,李熏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丝毫没有抗拒身为Omega的袁浩靠近。
过两天袁浩再去时,李熏然从枕头下拿出了不知何时从他口袋里掉出去,坠着羽毛的项链。袁浩顿时有些紧张,小心地拿过去,对他道:“你,你没事吧。”
“医生的意思是不要戴着项链在我眼前晃动,”李熏然笑得和煦,“掉下来的不要紧。”

后来袁浩还是从别人那里东拼西凑地了解到一些关于李熏然的遭遇,被罪、犯抓去拘禁,洗脑催眠,用尽方法折磨。其中最残、忍的莫过给他注射大量催、情素和Omega信息素提纯剂,险些生理上摧毁了人的腺体功能。在美国还试图催眠他杀了所有身边的人,最后关头李熏然将子弹射进自己肩膀,终止了一切。罪犯已被抓获,他也回国休养。但开始一段时间,强烈的信息素过敏让他待在这间有透明窗户的病房,只有身为Beta的医护人员能接近,连潜在的PTSD跟这个比起来似乎都不算严重。这段时间他的过敏已经好了许多,但是有信息素的Alpha或Omega靠近还是会有些心理上的抗拒。
唯独对袁浩没有问题。因此,被李局长,简瑶和医生等等人拜托,说只有他的到来能让李熏然高兴一些的袁浩便往人的病房跑得更加勤快。除了陪人聊天就是带几本书,送饭和水果之类,每次带来的菜式也都非常丰富。李熏然的身体还受着影响,消化系统依然脆弱,不能吃太多,袁浩便尽可能地做多几种菜,每样做一点点,让他能有个挑选的余地。他身上的栗香像被阳光烘烤过一般饱满温暖,不会刺激李熏然的腺体,反而一点点将他休眠的腺体功能唤醒,整个人也跟着逐渐活泛过来。
但只是对着袁浩,大部分时候他还是淡淡的,仿佛将自己包在一层隔膜之中,没有曾经那个Alpha的奕奕神采。其他人虽着急,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唯一盛纳着李熏然温柔的袁浩身上。

袁浩自己开着旅游策划公司,也接团做导游,每每谈起天南海北的风景来身上那点小羞涩便消失了,生动的描述配着拍摄的照片制作的相册,总能让李熏然微笑着聆听欣赏一个下午。袁浩都没发现,自己回家的时候身上沾染的李熏然的苦橙花气息越来越浓了,袁爸爸在跟李局长聊天时道,这两个孩子的缘分,虽然上次被两边拒绝,到底还是接上了。
第一次袁浩在李熏然的病房吃点心,是因为他刚接了一个团回来,在公司忙了一天,实在累得很。情期将近的Omega又需要消耗大量的甜食来储蓄能量,他给李熏然放好饭菜,自己草草扒了几口饭后便捧着一块奶油蛋糕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李熏然吃着菜,忽然停下来,专注看着袁浩用勺子挖蛋糕送进嘴里,然后一眯眼满足的样子。快要吃完时袁浩才注意到人的目光,有些脸红,“你,你也想吃吗。可是医生说……”
“我不想吃,”李熏然夹了一筷子芦笋塞进嘴里,“你吃点心的样子,让我看了就很开心。”

一直被周围人耳提面命一定要让李熏然真的高兴起来的袁浩虽然因此红透了耳尖,却也记住了李熏然的话,当了真。之后每天他都会带着点心来李熏然病房吃,直到这天被医生拦住。

 倒水回来袁浩看到被削成小兔子形状的苹果,抿嘴笑了。
“小时候瑶瑶爱吃这种,为了让她多吃,我就经常削,开始做得可丑了。”李熏然也衔着笑意,谈起从前,这是他之前不怎么愿意触及的,身为Beta的简瑶,和警察的工作。前者因为心意已经没有意义,后者则是因为朝自己开出的那一枪。他这样轻描淡写地讲述,袁浩眼中却忽然一酸。这个人在遇见他以前,遭遇了多少折磨和痛苦,心底的温柔却依然像浩大的海洋,允许他这样一艘全然陌生的小船进入,还沉稳地托扶着。他想到,每天自己来的时候李熏然都在微笑着,但是他走之后呢,这间病房里的夜那么黑那么静,他又会不会想起那些盘旋在心底的噩梦?

于是这天晚上袁浩回家洗了澡后执意要留下来陪夜,医生再次被负责治疗李熏然肩上伤口的骨科副主任赵启平劝走了。晚上李熏然躺下后,袁浩便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趴在病床上睡了。半晌,李熏然听得到人的呼吸还没有平静下来,看着袁浩头顶的发旋和交叠的细白手指,他清了清嗓子,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似的。
“你上来,一起睡吧。”袁浩惊讶地抬起头,李熏然只是笑,“你也知道,我的腺体……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我不是在想这个!”袁浩连忙道,“我只是……怕挤着你。”
“上来吧,也暖和些。”说着,李熏然掀开半截被子,看人褪了鞋袜外衣躺了上来。单人病床睡两个青年确实有点挤了,好在李熏然不需要吊点滴,也不用担心动针。他们为了避免尴尬,原本是背靠背睡的。忽然,袁浩问:“熏然,你……晚上会害怕吗。”
“其实,关我的地窖不是很黑。”李熏然的声音温柔依旧,“他对我的洗脑,在我那一枪之后也已经被抹去了。我之前唯一的担心,就是可能再也举不起枪。但是……”
“但是?”接了话,袁浩忽然有些紧张,就听李熏然说:“但是有你在,我觉得自己,为了保护你,一夫当关也可以。从前我不太相信,Omega会成为Alpha的力量而不只是软肋,也是你让我相信了。”

明明不是车

李熏然出院时,离他之前买的楷阁小区交房已经没多久。两人便在低调地领了证后搬家,和李熏然的师父,也是刚结婚的季白做了邻居。婚礼和蜜月都在路上度过,李局长和袁爸爸原本破灭的亲家梦忽然圆满,到两人旅行回来还有些回不过神。

这天,袁浩接了一个新团回来,发现1702门口放着不少东西,而笑眯眯来和他打招呼的,正是帮忙说服主治让他能带着点心去看李熏然的赵医生。

全文完

  201 23
评论(23)
热度(201)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