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白冬-奉陪

继续打广告→点击这里购买《冬季恋歌》 本子收录的是白冬《错位爱情》(不公开番外×2)《好心分手》和《夜宵》《Beast》哦。

第一对入住17楼的白冬爱情故事来啦ww正文走这里→楷阁小区17单元日常 
两个人的设定跟原剧都有点改动,季白没去云南和缅甸,秋冬没有入狱过。

【奉陪】

郑秋冬原本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先是想要挖的会计师用明显是搪塞的借口拒绝会面,去吧台取酒打算借酒消愁的时候又被匆匆路过的人撞到手腕,顿时泼湿大半袖子。那人愣了一下,很抱歉地脱下外套让他先遮一遮,并道:“我还有点事,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待会儿回来再跟你商量补偿的事好吗。”见郑秋冬没接,他又说:“我叫赵寒,如果你有事要先走的话就把衣服放在储物柜20格吧,密码3203,留个联系方式就好。”
见他这么诚恳,郑秋冬只能点点头接过了那件外套。没什么信息素的味道,这个叫赵寒的人大概是个Beta。他匆匆离开后郑秋冬拿纸巾擦了擦手上的酒,重新去吧台买了一杯蓝色魅影。正抿着那滋味寡淡的薄荷蓝莓果酒,手机响了起来,是客户。还没搞定对方指定人选的郑秋冬有点头痛,随手拎起刚才赵寒留下的外套遮住左手臂上的大片湿迹,走向更僻静的包房走廊接听。

季白正带人在酒吧的包房外蹲点,他们关注很久的两个犯罪集团今晚要在这里进行地下交易。收到线人消息,原本已经下班的警队立刻集结。第一小队赶到的时候一方嫌疑人已经在房间里,另一边似乎还没到。指挥队员们分别封锁所有出口,季白自己蹲候在包房斜对的墙角处。赵寒去通知酒吧关前后门,回来时身上的外套不见了。季白对他点点头,道:“你带人去二楼守着,说不定他们会先到或者临时换地方。”
“好。”赵寒立刻带着几位队员前去,季白握紧了腰间的枪,目不转睛地盯住掩着的房门。

这时,忽然有个修长的身影从前厅往这边走来。警觉地转过头去,季白发现是个打着电话的年轻男人。他一手握着正通话的手机,一手拎着件外套搭在左肩臂上,姿态随性间带着些优雅。被走廊的灯光照亮的面容颇为精致好看,倒显得像是T台上漫步的模特。
可惜他走错了地方,眼看离季白他们蹲守的包房越来越近,万一惊动里面的嫌疑人就难以收场了。示意周围的队员不要动,退后贴墙,季白自己慢慢站起来,准备等那人过来时让他赶紧走。但就在青年刚挂掉电话要向前走时,季白身后的房门被拉开了。出来的嫌疑人警觉地四下看看,队员们立刻更加隐蔽身形,暴露在他眼前的只剩背对他的季白和遮住的那个青年。
“你们……”听到身后警觉的声音,季白一咬牙,拽住那个青年按在身前墙上,吻了过去。青年一愣,本能地咬向他,季白捕捉到人身上被酒味掩盖的清甜苹果花香气,判断他是个Omega。那个可能还在怀疑的嫌疑人不走,他只能箍住青年奋力挣扎的手臂,瞬间暴起的Alpha信息素充斥着周围的空气,青年身子顿时抖了一下,在他怀中软下来,像是有些脱力。没有脚步声,季白没想到那个人会如此谨慎,只能一手揽住青年的腰一手捏住人下颌,摩挲着人唇角,抵开了他的齿关。

这个情势所迫的吻在两人舌尖相撞时多了几分奇异的缠绵滋味。郑秋冬被莫名其妙拉过来强行吻住,此时又被侵/犯扫荡着口腔,便踢着腿并推搡着想掰开人紧抓自己腰间的手,但Alpha刑警的力气又岂是他一个只是偶尔健身的Omega能抵抗的。身后那人终于离开,走廊恢复平静,季白立刻放开怀里的青年,看着他瘫靠在墙上像是要滑下去,伸手托了一把,却被人打开。
手背用力地擦着唇角不知谁留下的湿痕,郑秋冬气喘着,用愤恨的目光瞪着眼前刚刚以信息素和体力各方面镇压并强吻自己的Alpha。
“你谁啊,耍流氓这么顺手,我告你……”他才喊了一句,嘴就被人捂住了。那个Alpha警惕地回头看看,转过来对呜呜呜想要说话的郑秋冬道:“闭嘴,”顿了顿“小声点。”他放下手,掏出个东西对郑秋冬打开,“刑警,执行公务,你差点破坏我们蹲点知道吗!”
“那你也不能……”郑秋冬看到那本警察证上“季白”两个字和小小的证件照,才注意到眼前的Alpha有着非常英俊的面容,气恼不知为何消了大半,低声嘟囔。
“情况紧急,”名为季白的刑警道,“还是要跟你道歉。”他看着郑秋冬还有些晶亮的唇角,想到那个吻的滋味,忽然勾起一丝笑,“看来我们相处还不错,留个联系方式?”
“好啊,”郑秋冬将掉到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我叫赵寒。”
“赵寒?”听到自己队员的名字,季白愣了一下,知道面前的人在撒谎,也没说什么。拿过他的手机飞快地按下自己的号码,拨通后挂断,他将手机交还,“你先走吧,我们任务还没结束。”
“好。”只见青年手指翻飞,当着他的面打下“流氓警察”四个字,摆摆手机走了。背影消失后季白拿出手机,看着那通未接来电,摸摸自己被人咬破的唇角,衔着笑意存下了“小骗子”。

“队长这是怎么了……”看到季白收起手机明显心情不错的样子,队员们这才露出身形,有些疑惑。他们刚才紧盯着房间和嫌疑人,倒也没注意季白和郑秋冬做了什么。真正的赵寒传来信息,另一批嫌疑人果然先去了二楼,已被连货品一起截住。季白摆手,一楼的人也都冲进房间,将带了现金的嫌疑人们抓获。
收队回去时,季白看着赵寒从储物柜拿出外套后的笑容让人颇为疑惑,而郑秋冬自然是没有留下名片或联系方式。

洗澡换掉衣服,郑秋冬躺在床上,这一晚上,单子黄了衣服脏了,但意外地收获一个感觉很不错的吻。那个警察可以说吻技了得,加上身上的沉稳雪松气息,郑秋冬回想起来,心中还有些砰砰跳。放在一边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拿起来,发现是“流氓警察”发来的消息。
“破案了,蹲点没有被你破坏。”
他忍不住笑了,指尖敲击着回复:“我是不是也算帮了你们忙啊。”
并不算,要不是他走错,他们还不用担心那一阵。但季白的回复来得快,“是,多谢。什么时候有空,请你吃饭。”
攻势可真够猛的,郑秋冬想着,问:“是感谢我,还是补偿?”
“那个吻你不喜欢吗。”直白的反问让郑秋冬噎了一下,事实上,他挺喜欢的,毕竟和罗伊人分手后,他也没在这方面有过什么心思。可如实说的话,总觉得是被季白摆了一道。还没有想好回复,人就又发来一条,“赵寒说想赔你洗衣费,你要他的号码吗。”

他居然跟赵寒认识,郑秋冬愣了一下,叹口气,这么快就被揭穿了也是丢脸。不过季白看上去并不怎么介意。两人又闲扯了几句,人像是也忘了吃饭的邀约,跟郑秋冬道过晚安后,这番交流便停了。躺回枕头上,郑秋冬忍不住抬手摸着早没了另一双唇触感的嘴角,身上似乎还残留着Alpha紧压着他在墙上时的压迫感。不过说起来,那也是个紧密的拥抱。
殊不知另一边的警局里,整理案卷的季白不时摸着嘴唇的样子让赵寒有些毛骨悚然了,自己的队长和发小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小动作,实在和平时英明神武的样子不太符合。

接下来的一周里季白和郑秋冬保持着不多不少的信息联系,对彼此都增加几层了解。一个发生在错误前提下的吻,却好像给他带来了一段奇妙的缘分。郑秋冬对伴侣的要求很简单,要么有脸要么有内涵,可惜之前几个要么与他不合适,要么罗伊人这样曾经合适的也在时间磨砺下失去了默契。和季白交流毫不费力,人的信息风格简单直接,叫他小骗子,他便回击叫季白“流氓警察”。季白想问什么也不会过分婉转,但保持着得体分寸,并没有触碰任何郑秋冬不想提及的话题。而他也了解到对方是刑警队队长,有个战神的名头和极高的破案率等种种功绩,这些并非自夸,是他从网上搜索来的。至于季白不普通的家世背景,虽然网上只有隐晦的只言片语,郑秋冬也猜得出来。他不免有些踌躇,这个Alpha明显是在追求自己,两人也相处得不错,可仅凭一个吻,真的能消除他和仿佛在云端的人之间的距离吗。他之前的人生太颠簸,不敢想长远,现在事业渐渐走上正轨,心底对家庭的期待似乎又燃了起来。
虽然知道了人的真名,季白却还是存着“小骗子”的名头,两人交流时也经常互相你来我往,打趣又像调情。他看过郑秋冬的资料,跟他比是再平凡不过的家世,做的事却一点都不平凡,跌跌撞撞打拼出了自己的事业。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郑秋冬身上感觉那种蓬勃生长的积极,季白想着,仿佛有片土地就能汲取他要的营养。他喜欢郑秋冬的模样身材,也喜欢他的热烈和努力,但能不能提供郑秋冬需要的情感,季白觉得,或许还是当面来确认比较好。

于是周五季白再次提出了一起吃饭的邀约,这次郑秋冬答应了,并向他推荐自己喜欢的餐厅。得到的回复也很简单,“你定,我奉陪。”
郑秋冬打电话定了位置,心口又有了那晚躺在床上时怦怦直跳的感觉,是欣喜并着一点期待。他不喜欢守候和被动,如果这次顺利的话,就提出交往吧。
他自然不知道,这几天季白电脑上“男朋友 见面礼 Omega”等种种淘宝搜索记录吓了偶然看到的赵寒一跳。

周末似乎过得格外慢,周日下午坐在约好的位置上,郑秋冬拿手机查着之后的电影,思考有没有合适的场次,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名字。扭头一看,是满脸笑容的罗伊人。他有些尴尬地笑笑,刚想开口寒暄,人就在他身边坐下了。郑秋冬闻到女Alpha身上混着香水的百合过于熏人的香气,不动声色地后撤了一点。罗伊人跟他说着什么好巧,你还记得这家店之类的话,其实郑秋冬只是真的喜欢这家店的菜。当年会带罗伊人来是因为她是女朋友,但分手了,这里的记忆也就和她无关了。他低头看着手机,盲打了一句问季白到哪儿了,迟迟没有收到回复。罗伊人像是注意不到他的躲闪,越靠越近,郑秋冬的颈后腺体感觉到了威压。她在刻意释放信息素,他反应过来,心底泛起一阵厌恶。从前每次罗伊人这样出现,他都会无法克制想要跟人在一起的想法,现在看来,竟是对方刻意诱导的缘故。

“秋冬。”沉稳的男声吸引了郑秋冬的注意力,他抬头看过去,穿着休闲的季白带了一点笑回望着他。罗伊人撞上另一个Alpha,本能地站起来,郑秋冬立刻越过她的椅子站到了季白身边。人伸手松松地揽住他的腰,信息素温和有力地安抚了郑秋冬刚刚被挑拨不安的腺体。
“请问你是?”季白对罗伊人提问,她看向郑秋冬,却没有得到回应,尴尬地说:“我,我是秋冬的朋友。正巧遇到,就……”
“是吗。”他扭头征求郑秋冬的意见,见人不大情愿地点点头,又礼貌而疏离地对面前的女Alpha道:“是很巧,不过,我和秋冬有点事要说,你看……”
“那有空再聊,有空再聊。”罗伊人拿起包匆忙地离开了,感觉到郑秋冬松了口气,季白放开手让人坐下,自己也落座了。
“她对你释放威压了?”他刚刚就闻到陌生Alpha的信息素萦绕在郑秋冬周围,此时确认了,不免蹙起眉。
“嗯……之前她每次都是这么……咳,不说了,点菜吧。”
“先等一下。”季白按住他想要叫服务员的手,拿出一只小盒子,在郑秋冬有些疑惑的目光中推过去,对人努努嘴,“打开看看。”
盒盖弹开后里面是一枚白金配色的领带夹,麋鹿的形状显得小巧又优雅。
“你是做商务的,平时用领带应该多,我就买了这个。”季白说着,将他的手掌翻过来扣住了。
“这是……定情信物吗?”郑秋冬另一只手摩挲着那有些冰凉的小物件,嘴角笑意渐浓。季白只是看着他,不置可否。半晌,他主动将手指伸进人指间,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清了清嗓子,“季白先生,你要跟我开始交往吗。”
“你愿意,我奉陪。”季白说完,起身一手捧住他的脸,给了他一个吻,滋味比那天的还要好。

吃完饭后他们没有去看电影,而是直接去了郑秋冬的公寓。一个月后季白便将喜糖发给了警队的众人,赵寒说他不够意思婚宴不请同事,季白说家里老人催得急,便没有准备特别隆重,只是一起吃个饭。刚刚结束休养归队的李熏然拿到那红色包装的巧克力,笑道:“还是让师父抢先了。”季白闻言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大半个月后警局一起认购的楷阁小区交房,入住17单元1703的季白看着和李熏然一起搬东西进1705的青年,和郑秋冬相视一笑,牵手走进了布置一新的房间。

他们因为一个仓促的吻开始,却很快就决定用一生彼此奉陪。

全文完

  182 16
评论(16)
热度(182)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