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冷太阳

继续打广告→点击这里购买《冬季恋歌》 
因为某些原因,页面编辑了一下,内容不变www可能会视情况取消通贩,也在考虑预售提前截止,大家要购入就趁这两天了吧

现实向,强行把两个梗串联

【冷太阳】

开门的时候王凯看见地上熟悉的鞋,脸上便不自觉带了笑意。脱下大衣挂好,走进暖洋洋的室内,胡歌果然正坐在客厅中心的地毯上撸猫。
“回来啦。”他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地招呼了王凯一声,语气平静温和,却让人皱起了眉。
“你提前结束了?”这几个月胡歌都在长白山拍戏,他之前还去探了班,原本是到年边才能杀青的。
“嗯。”胡歌应了一声,手下慢慢顺着猫咪的背毛抚摸,宽松的毛衣袖子里露出一截漂亮的手腕。王凯疑惑地走过去,轻轻捏住人下颌让他抬起头来,胡歌的表情虽没什么异样,眼圈还是红的。离开剧组不至于这么感伤,估计是最后一场戏的影响,还没走出来。这么想着,王凯将人怀里的猫小心地抱走,拉着他站起来,“赶路回来累了吧,睡一会儿?”
胡歌没有反对,被牵着走进卧室,乖乖躺到床上。王凯帮他掖了掖身上的羽绒被角,没有立刻离开。过了两分钟,胡歌又睁开了眼,“睡不着。”语调里有一点微弱的委屈,也只有王凯才能听出来。他略一思忖,替胡歌揭开了被子,“那陪我做饭去,走。”

王凯家里人人都会做饭,胡歌的手艺也不错,很少轮得上他动手。除了给大厨打打下手,也就偶尔煲个汤煮个粥之类。冬天喝粥暖身暖心,他牵着胡歌到开放式厨房,让人靠在吧台隔断上监工,自己斟米,找食材,忙活起来。胡歌安静地看着王凯在水池和锅灶边移动的背影,能感觉到之前太过沉重的戏带来的伤怀从心里慢慢抽离。食材都淘洗了三遍,王凯将米,黑豆红豆,薏仁都倒进锅里,又加上几颗核桃仁和百合,开始加水。他看着水线,刚关了龙头,身后的胡歌忽然说:“少了,再加一点儿。”
回头看了人一眼,王凯又拧开了水,几秒后胡歌喊了停,他将锅端过去让人检阅了一下,然后才放进电饭煲,按下了开关。牵着人回到卧室,这次王凯自己也躺在了床上,问他:“还是不想睡?”
怀里的人抽了抽鼻子,情绪比之前稍微要好一些,摇了头。王凯随手拿过床头之前胡歌没看完的一本诗集,翻到夹着书签的一页,放在被他圈着的胡歌眼前,刚要开口,被人拽了下袖子。
“怎么了?”
“这样看书,伤眼睛。”
王凯笑了,捂上人眼睛,“你闭眼休息,我念给你听。”
感觉到掌心的睫毛扫了一下,乖乖闭上了,王凯便一手在被窝里搂着胡歌的腰,一手按着书角,低声念:

尖刀一般  
呼呼的西北风  
是她为苍生倾力奏响的警钟  
觊觎她的美  
火爆性子的太阳  
居然温情脉脉起来

“冬天的太阳是很冷,”胡歌忽然开口,嘟囔道,“晒在身上没温度。”
“因为有风吧,”王凯亲了下人白皙的耳尖儿,“把热度都吹散了。”
“你很暖和。”说着,胡歌伸手翻了一页他手中的书,像是在暗示王凯继续。笑了一声,他读起了另一首,抱紧了怀里慢慢睡去的爱人。
一个多月前,两人也这样紧拥着睡过一回,不过情况跟现下不大一样。

=

悄悄去探班的王凯收获了回酒店房间的胡歌一声惊呼和一个紧实的拥抱,人羽绒服上还沾着雪星子。帮人拍掉后王凯握了握他的手,冻得都没什么知觉了。他有点心疼,“冷不冷?”
“不冷!阿嚏,真的不冷,可好玩儿啦!”胡歌没怎么在这种真正的雪国冬天里长时间拍过戏,兴奋得很。一边烧热水一边给王凯讲剧组拿轮胎滑雪,掰房檐下的冰棱,还有打雪仗等等趣事,王凯带笑听着,也被人的快活劲儿感染了。他来了胡歌不方便下去吃饭,便叫了送餐,酒店的普通饭菜,两人躲在房间里吃得像是什么美味佳肴一般。晚上胡歌还有夜戏,王凯想起自己拍《知青》时手指头都快冻掉了的遭遇,硬是给他加了条围巾。
“小心感冒。”
“我不会的!”胡歌拽了拽围巾,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下,说着“等我回来再说”就走了。

结果晚上回来的时候,睡得不安稳的王凯拉开房门,人就往他怀里一倒,直哼哼着没力气。开始以为他是大夜累的,结果一摸额头,滚烫得跟床上的暖水瓶有一拼。小祖宗果然感冒了,王凯哭笑不得地把人弄到床上,在行李箱里翻出常备药来,扶着迷迷糊糊的胡歌坐起来把药喝了。他只脱了胡歌的外衣,自己也穿得很厚,紧抱着人,闷在被子里发汗,想着出了汗就退烧了。
睡着睡着,王凯被怀里的人抖醒了,发现胡歌在热度极高的被窝里还轻微地打着寒战,哆哆嗦嗦说梦话:“凯哥,冷……好冷。”长叹了口气,王凯任劳任怨地爬起来,发现自己没带酒精,只能去翻胡歌的箱子,好在助理给人塞了两瓶。拿棉球沾了给人擦完手心脚心的汗,王凯自己也累出了一身汗。怕胡歌一个人睡不舒服,他支撑着困意,在凌晨三点快速地冲了个热水澡,又回床上把人抱好了。

第二天早上胡歌的烧退了感冒症状也没了,生龙活虎地7点就起了床。王凯被一扒手臂,就松开他翻了个身接着睡。胡歌爬在被子上,跨着身子凑到人面前说:“凯哥你看,我就说不会感冒的吧!”
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看了一眼像是根本不记得前一晚自己半夜爬起来伺候他的人,困意浓重的王凯决定睡醒了再收拾。
“什么态度。你接着睡吧。”胡歌没得到回应,以为他是纯粹贪睡,咕哝一声,爬下床,放轻手脚洗漱后离开了房间。

拍完上午的戏他可以休息一天半,打发助理走了,胡歌去买了几个温泉蛋,高兴地回房间。敲门后王凯出现在门口,应该是已经起床,脸上收拾得清爽,是胡歌喜欢的样子。他一边将装鸡蛋的袋子放在门口的柜架上,一边给自己倒水,道:“凯哥,今天居然出太阳了,映在雪地里可漂亮啦,比那些雪雕节的打光好……唔!”
不知何时靠近他身后的王凯在他放下水壶后握着手腕将他翻过身,压在柜门上吻住了。一系列动作太过流畅利落,胡歌还没反应过来,神智就已经沦陷在舌齿的纠缠中。
嘀嘀嘀

情事收散,胡歌在人怀里喘了会儿气,想起来自己买的温泉蛋。
“冷透了就不好吃了。”他有些懊恼,王凯笑了一声,去拿来袋子,往餐盒里倒了热水,将蛋连壳放进去滚滚,剥好和人分着吃。至于怎么吃着吃着他们又纠缠到一起,胡歌也不太记得了。
唯一记得的便是在王凯怀里醒来时,暖和得像是睡在春日午后的晒台上,即使窗外的冬日朝阳并没有什么温度。

=

收回思绪,王凯停下念诗,发现缩在他怀里的胡歌呼吸已经变得平和,应该是睡着了。他闻到粥的香气从客厅传来,离鼻尖更近的是人发梢的柠檬洗发水。转身伸长了手小心地放下书,胡歌动了一下,翻过身将脸埋在他颈下,睡得更为酣甜。反正电饭煲会自己跳到保温的,这么想着,王凯拉好被子,搂住他,也闭上眼放任自己睡过去。
照在窗沿的太阳被风吹着,是冷的,而隔绝了寒冷的屋子里,怀抱和怀里的人都是暖的。

全文完

 @Tingyusengluxia (⊃・ᴥ・)つ

  166 21
评论(21)
热度(166)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