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靖苏现代ABO-缓冲期(二)

点击这里购买《冬季恋歌》
刚才是开玩笑!!只是番外里提了一句他们的结局是HE,不必单纯为了靖苏买本_(:3 」∠)_ 
现代设定,ABO,私设多到列不下,除了名字全是OOC
<错位爱情>这篇会有一定联动
从没认真写过长篇幅的靖苏,这次想试一试,希望能坚持到底

(一)走这里

(二)

“笃笃笃。”
“进来。”梅长苏合上手中的报表,拉开抽屉将它放了进去。推门进来的是他的秘书,宫羽。她拎着一个餐盒,有些为难,“梅总,那家店的人……又送汤来了。”
梅长苏胃不好,偏偏还嘴挑,一到夏秋之际就容易没胃口,午餐经常吃不下。和萧景琰结婚之后第一个八月,这个毛病就暴露了,萧景琰看他愿意多喝几碗林静煲的汤,便也回去学着做了一下。最终为了家里厨房的安危着想他选择放弃,转而去搜寻各种汤做的还不错的餐厅。在林静的帮助下还真让他找到一家,每年都会在那里定两个多月的例汤,立秋开始,工作日中午准时送到江左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这是今年的第一盅汤,前一年萧景琰续订的时候,应该也没有想到梅长苏会提出离婚。

“放这吧。”招招手让人走近放下汤,梅长苏看着那个和家里其他餐具花纹一致的汤盅,“去把今天的送餐费结算一下。之后的订单取消,告诉他别来了,预付过的钱不用退。”
“是。”宫羽作为生活秘书,自然知道这汤是谁让送的,也知道他正在和萧景琰办离婚手续,便应了一声,带上门离开了。
打开汤盅的盖子,梅长苏看着里面晶莹澄澈的汤汁,用勺子略搅了搅,醇厚的香气便扑上鼻尖。他早上回家后用罐头贿赂胖桃,让它别吵醒了萧景琰,自己烤了两片吐司对付了一下,没心情再煎个鸡蛋。工作到现在,就只吃了个橘子。既然送来了就别浪费粮食,这么想着,他慢慢喝了起来。汤里的调料全是按萧景琰的要求调整过的,不加八角不加味精,少放盐,别人喝来或许会觉得寡淡,对梅长苏来说是正好开胃,也不会太刺激。

等他喝完半盅汤,宫羽给他送饭进来,是焖烧排骨和炒小青菜,配的五谷饭。要是没喝汤,梅长苏或许看见那排骨的收汁就觉得腻了,宫羽也不会配进餐食里。他慢慢吃着饭,人站在一边跟他核对后面几天的行程,这时有人径直推开门进来了。
“哎哟,工作呢。”来人看见宫羽在,脚步顿了一下,走到一边沙发上大大咧咧地坐下,往后一仰。宫羽见状迅速报完最后几项,梅长苏嚼着嘴里的米饭,嗯了一声,没有要调整的,她便出去了。

“蔺晨。”梅长苏吃完最后一块排骨,擦了擦嘴,收起餐盒,和纸巾一起放进一边的垃圾篓里,招呼那个靠在沙发上似乎睡着的人。蔺晨弹坐起来,走到他面前拉开椅子坐下,看了看桌面,“今天胃口不错啊。”
“萧氏海外地产的情况查得怎么样了。”梅长苏却不跟他寒暄,直接问。
“喏,都在这儿了。萧选今年卖出去三块地,手里还有点老本,不过估计也守不住了。”蔺晨将一份材料递过去,“你这是真要把老头折腾到老无所依啊。”
“怎么,你蔺大少爷也会尊老爱幼了?”刷刷地翻着手里的纸页,梅长苏的表情没什么起伏。
“我一直尊老爱幼啊,”蔺晨翘着二郎腿的样子实在没什么正形,不过梅长苏也不会纠正他的坐姿,“只不过有的人之前呢,是个混蛋。老了也就是个老混蛋吧。”
“我相信你查得够仔细了,”合上文件夹,梅长苏眉头才松开些,“萧景禹应该快从国外回来了,萧选再不喜欢这个儿子,他现在也是能帮上忙的。”
“我对你们这些生意上的尔虞我诈没什么兴趣,反正你要我搜集什么信息我就去搜喽。”蔺晨忽然放下腿,面对梅长苏坐正了,“萧景琰那边呢。”
“你还好意思提。”梅长苏顿时变得没好气起来,“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是怎么让郑秋冬把你徒弟作为离婚律师推荐给景琰的,一个月缓冲期是你提的吧,想干什么,还嫌我这边解决不了不够拖拉?”
“我不是怕你后悔吗,没良心真是没良心,”故意叹息着摇头,蔺晨道:“至于我徒弟去当律师,还不是我怕你们家丑外扬?”当然,顺便看把热闹的心态也是有的,毕竟,“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在萧景琰身上可是第一次栽跟头,而且一栽就是把自己填进去的大跟头。为了避免咱们梅总以后痛心疾首,先给你个后悔的机会啊。”
“蔺晨,你不会还相信什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话吧,”梅长苏另外拿出一堆文件来,从其中翻出几张,“这个,十月底之前争取查出来。”
“哦。”蔺晨接过纸张,一看,深吸了口气,“萧氏……涉黑?你连这都查出来了?萧选是有多信任你啊。”
“他信任钱,”梅长苏淡淡道,“我只是有大概猜测,毕竟之前好几个工程,如果走正规渠道,萧氏是不应该能得手的。这个你帮我查清楚了,江左的底牌也大一点。”
“没问题啊,你也知道,我蔺晨从来是挑战越大越有兴趣,”蔺晨拍了拍手上的纸,“等着吧。”说着他起身要走,却被叫住。
“你先给我等等,”梅长苏抿嘴看着他,半晌道:“景琰那边,不许再节外生枝,只许劝他尽快签协议。”
“到现在你叫他都舍不得加个姓,”蔺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还非要伤人家心,何必呢没良心。”他摸着自己的下颌,“不如我说,你跟他说清楚算了。离婚是为了……”
“说清楚,”梅长苏打断了他的话,面上带着苦笑,“从哪里开始,告诉他就连在日本的相遇都是策划好的?”

蔺晨离开后梅长苏拿出手机,本想查个联系人,却被郑秋冬发在朋友圈的照片吸引了注意力。大概是什么警民一家亲活动,郑秋冬的Alpha是市局一支队队长,便去参加了。而让梅长苏停住滑动照片的指尖的,是某张照片角落,穿了制服一脸正气听旁边人讲着什么的警察。图的焦点在季白身上,其他景象基本是模糊的,但梅长苏看一眼轮廓就知道,那是萧景琰。
他第一次看到萧景琰,一堆照片里面就有蔺晨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张人在警校时的侧面照。图上的人穿着警服,面容轮廓有些紧绷,但不影响英俊,拍照的人可能没有想拍他,所以焦点是偏的,萧景琰的半身都被笼在一片光晕中。这张照片被梅长苏留了下来,一直夹在自己放床头的书里,萧景琰不会随便去动他东西,至今也没发现。

让蔺晨去调查萧景琰的时候,梅长苏原本的计划是利用并抬高人在萧氏的职位,从而达到自己目的。但一切在那场让人们惊慌失措的地震中他真正与萧景琰相遇的时候,就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两人躲到桌下,做了简单的交流之后,梅长苏忽然觉得一阵头晕,闭上了眼。萧景琰看着他顿时变得苍白的面色,关切道:“你怎么了,害怕?”
“不是,我,有点低血糖。”梅长苏中午来这里是想在餐厅找萧景琰的,在人回国前偶遇一次,他乡遇故知比在国内接触起来就更方便。但突如其来的地震让他们还没下楼就先遇到了,没吃午饭的梅长苏现下有点撑不住了。萧景琰听了,在口袋里摸索片刻,递过一颗糖,“含着吧,会好一点。”
“谢谢。”两人的指尖在他接糖时擦碰一瞬,萧景琰的下一步动作更出乎梅长苏意料,他的手被人握住了。
“怎么这么凉?”萧景琰皱起眉看着他,“你生病了吗?”
“天生体质,没关系,”梅长苏笑了笑,没急着抽回手,倒是萧景琰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放开了。
“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Omega的话……”
“萧先生请放心,”他剥开那颗糖塞进自己嘴里,道:“我是Beta,也没有觉得你刚刚那是骚扰。”说完他俏皮地眯了下眼,“橘子味儿的。”
“嗯,我,那个,我妹妹也有点低血糖,不过她不喜欢这个味,就剩下一颗。”萧景琰摸了摸口袋,有些担心,“待会儿余震停了还是去弄点吃的吧。”
“没事,我是蹲久了才会头晕。”梅长苏安抚地笑笑,“而且我喜欢吃橘子。萧先生刚刚说到妹妹,看来你是个好哥哥。”
“唉,也没有,”萧景琰的表情有些暗淡,“我们家的关系,比较复杂,妹妹也是被塞进公司。她在我这个部门,就多照顾一点,她是个Omega,我爸会不会让她去联姻,也不好说。”他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什么,问听得认真的梅长苏,“你怎么一见到我就知道我是……”
“你哥哥,是萧景禹吧,”见人点头,梅长苏继续道:“我和他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前天他提到自己有个弟弟在这边,他很期待和你见面。”
“哦。”听到是兄长介绍的,萧景琰也没做他想。看着梅长苏的面色恢复了些,没那么苍白了,他才放下些心来。

他们又闲聊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萧景琰似乎很信任他,将自己在公司的不得力和萧家尴尬的地位带来的苦恼都说了出来。梅长苏含着人给自己的糖,橘子的香味在嘴里慢慢溢开,原本想要利用他的心思也因为这个Alpha话语里的直接和一点天真消散了干净。

终于从大楼里疏散出去和蔺晨碰面时,梅长苏对他介绍,“萧景琰,新认识的朋友。”人一边和萧景琰握手,一边瞪着他,眼中的意思很明显,“这就朋友了?”
晚餐时蔺晨吃到一半,像是受不了梅长苏完全忘记自己定的食不言的规矩,和萧景琰相谈甚欢的样子,先打包回去了。等他想明白那个所谓规矩是针对他一个人的时候,梅长苏已经接受了萧景琰有些突然的表白。

对于一直被评价为聪明过分的梅长苏来说,和萧景琰的爱情偏偏开始得特别简单。递过来的一颗口味正好的糖果,还有一场愉快的交谈。

“萧先生你好,我是你的离婚律师,郑先生介绍我来,给你提供婚姻咨询。只有你一个人吗。”
“嗯……你好,请坐。”
“请问你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破裂,还是?”
“感情,我觉得没有破裂。他忽然提出来,坚持要离婚……”
“那请问你们的婚姻是怎么开始的。”
“地震里偶遇,他低血糖。我给了他一颗糖果,他正好很喜欢那个味道。后来他请我吃饭,我们聊得很好。第二天……我就跟他表白了。”
“哦,一见钟情。那你们这几年的婚姻状况怎么样?”
“跟长苏结婚以后,他支持我去当警察;主动帮我沟通,我跟家里的关系也变好了;我们还一起照顾胖桃,哦,胖桃是家里的猫,他喜欢,现在我也很喜欢。至于长苏,在我身边换季时他能少感一次冒,胃口好一点,体重增加点,我比破一个大案还要高兴。李律师,你觉得这场婚姻,有问题吗。”

待续

  227 18
评论(18)
热度(227)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