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多cp】今天17单元还有单身吗(三)

有情节需要时上线的ABO挂件,然浩,白冬,川灏,平柯,度然
基本上集合了我所有拉过的郎,强行长得不一样。
(二)走这里 也可戳tag#楷阁小区17单元日常
插科打诨里努力记住我还有度然的感情线要写……

(三)

怕之后的误会越来越深,陈亦度上飞机后还是跟徐然解释了一下,自己没有请他来假扮男朋友的意思。徐然听了点点头表示理解。
到了地方袁浩联系的车将一众人接到民宿,房间还是双人房加套间。只是这次徐然和陈亦度住进了通常是两个家庭拼住的套间,其余四家全住双人间。套间有两间卧室,由公用客厅连接,而阳台上的露天温泉池只有一个。
第一二天没有一起的行程,都是自由行动加休息调整,陈亦度便叫了晚餐到房间和徐然一起吃。民宿的蟹宴做得不错,两人都吃得有滋有味。陈亦度回房处理了秘书发来的文件,洗过澡去阳台,发现徐然已经泡在池子里了。听到脚步声人回过头,略扬了扬唇角。陈亦度下到池子里,拿起一边的清酒倒了两杯。徐然趴在池边,看着远处的富士夜景,舒了口气,道:“我很久没这么出来旅游过了。”
“以前我也没有这种习惯,”陈亦度将酒杯递给人,透明酒液盛在高脚杯里,折射着阳台上温馨的灯光,很是好看,“搬到他们一起才加入的。”
“袁浩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好,”徐然抿了口酒,转头看着他,“你们这个小区是有入门能力的门槛吗。”
“没有,”陈亦度下意识否定了,看到徐然眯起的眼睛,才明白人在开玩笑。清了清嗓子,“不过确实我们楼层在小区里……比较出名。”
“警察,医生,教授,这要是生了孩子,真是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徐然掰着手指说完,见陈亦度表情有些明显的讶异,笑得更深,“怎么,我看上去不会像考虑这种事的人吗。”
“那倒不是……”陈亦度连忙摇头,徐然对他举了举杯,喝掉了里面的酒,将它推到了一边。
“我好歹也是个Omega,我们总是憧憬家庭的,不是普遍印象吗。”转过身面对陈亦度坐着,徐然在热水里伸直了腿。
“我觉得这种性别的刻板印象都不是……很客观。”不知为何陈亦度这话说得有些费力,直到徐然把腿收回去抱好,才缓过一口气来。
“嗯,你看着也不像很典型的Alpha,”徐然笑道,“而你的那些朋友们,也都很不一样。”忽然,他又说:“陈亦度,你怎么,好像跟我说话的时候总是有点紧张?”
因为你是个Omega我想追你,而且现在温泉一蒸你的信息素太明显了。徐然坐在温热泉水里,水中香料的味道也挡不住他身上散发出的清淡甚至有些凛冽的铃兰香气。程灏带每天都会带束花回家,之前陈亦度在电梯里闻到他手中的花香跟徐然那不易察觉的信息素很像,便问了一句,记下了名字。
“因为总是在正式场合见面,所以有点……”
“不对啊,你请我吃了两次饭呢,算上今天的晚饭,三次了。”徐然伸出三根手指,有水珠沿着他的手臂滑落,滴进水里。陈亦度收回目光,掩饰地低头去划手边的水面,“这些小事不用挂心。”
“我一向讲究知恩图报,所以,陈总公司的合同我们一定会好好做,”徐然给他手中的酒杯加了些,“这次旅行,我也会好好享受。”

第二天陈亦度起床的时候徐然已经不在房间,留了言给他说出去逛一圈。陈亦度下楼吃了东西,坐在民宿的花园里随性地画画景色速写,消磨了一上午。等他午睡起来再去泡温泉,被拉进旅行时会建的临时群里。
群对话部分戳这里

这是信了这群人的鬼,这也叫不乱说话?陈亦度暗自腹诽,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这样小心它掉到水里哦。”徐然的声音忽然极近地响起来,吓了陈亦度一跳。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身后了。
“吓到你了吗,”徐然有些抱歉,“可能是我养猫时间长了,走路也轻了。”
“没事,咳。”陈亦度将手机拿到旁边的台子上,暗暗希冀人没看见刚才的群聊内容。
“你脸都红了,快起来吧。”徐然说着拉开了阳台的遮光帘,“待会儿就不舒服了。”
其实这是被聊天内容害的,陈亦度想着,却乖乖从水里爬了出来。“晚上袁浩定了一起吃饭,就在民宿餐厅。”还有集体温泉,他思忖了一下徐然能不能接受,人已经露出理解的眼神,“之后还有活动吗?”
“可能,会一起泡温泉。”
“那我也能近距离欣赏一下刑警的身材了,哈哈哈。”徐然说着走进屋内,虽然知道他在开玩笑,陈亦度却还是有些无语。

他们到餐厅时赵启平正在给胡柯剥橘子,隔了两个位置唐川拿着本书戴了眼镜在细读,手边的杯子里应该就是程灏泡的茶。陈亦度跟徐然也离那两个“你不要我喂我非要喂”,把气氛吃得比橘子汁水还黏糊的人坐得远了一点。其他人也陆续坐下后,程灏起身给所有人的杯子里都倒上了他自己泡的花茶。季白随手拿郑秋冬的喝了一口,发现Omega们的茶里还加了蜂蜜。
结果李熏然和袁浩是最后到的,袁浩还穿着跟朋友圈合照里不一样的衣服,慌慌张张地扣着领上第一粒扣子。“不好意思,回去给手机充了个电。”他说着坐下,脸上泛红。
“恐怕充电的不止手机吧。”赵启平慢悠悠地接话,然后哎呦一声,瞪着他对面的季白,“你踹我干嘛。”
“你不要面子,有人要。”季白说完,服务员正好拉开门进来,给他们送餐。

“季白和郑秋冬感觉像是你们的家长。”徐然悄声对陈亦度道。
“他们确实是楼层负责人,季队比较有威严,能服众。郑秋冬,赵启平都怕他,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说陈亦度同学,”赵启平夹了一只虾给胡柯,忽然道,“你这说小话的音量这么多年都没降下来啊。”胡柯一边对陈亦度不好意思地笑笑,一边利落地夹起一块肉塞到了自家Alpha嘴里。徐然自顾剥开一只蟹腿吃了,笑盈盈地观战。

吃完饭不能立刻进温泉,他们便转战KTV包厢,不过没什么人有兴趣唱歌,就只是点了放原唱。叫了一些酒,顾虑着还要泡温泉不算很多,赵启平提议玩游戏,然后便借了扑克牌,玩抽牌的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局胡柯便翻到了王,数字最小的是徐然,他选了真心话。拿着王牌的人纠结了一会儿,刚要开口,赵启平就道:“徐总,你觉得市内几家希尔顿的服务质量怎么样。”
“哎,这轮不是你啊。”季白出面维持秩序,赵启平却理直气壮:“家庭代表发言,不行吗。”
“那就问师兄这个吧。”胡柯连忙打圆场,季白哼了一声,“那待会儿受罚麻烦你也按家庭。”
“希尔顿我住得次数不多,服务质量还可以吧,不过我觉得xx和xx的更完善一点。”
这个答案一出,众人都觉得有点出乎意料,没想到徐然这么诚恳,而且话语中透露的意思,住酒店的次数还真不少。看看表情复杂的陈亦度,袁浩说:“答上来了,那就,都不罚酒。”

几轮玩下来,都各自有输赢,直到手气不错的赵启平再次翻到了王,陈亦度拿着点数最小的扑克,有点绝望。“我选大冒险。”万一赵启平要他跟徐然表白,也可以当个游戏混过去。
“那好,跟你旁边的人抱十五秒吧。”没想到赵启平的惩罚却很普通。陈亦度右边是程灏,赵启平话音刚落,他就被唐川拉住了手拽向自己。陈亦度叹了口气,转身对着右边的徐然,无奈地抿抿嘴角。徐然却大方地张开了手臂,两人轻轻拥抱在一起,铃兰花的气息萦绕在陈亦度鼻尖。就像他正抱着的这个人一样,优雅又神秘,似乎给了他很多讯息,实际上又什么都没抓住。时间要到时,徐然忽然在陈亦度耳边道:“乌梅还是青梅?”他还没反应过来,人便已经松开了怀抱。
半晌,陈亦度才隐约明白,徐然问的是他的信息素,是像乌梅还是青梅。
又过两轮是唐川王牌,徐然翻开红桃A,认命地笑了,“大冒险”。陈亦度拿起一杯酒,想着唐川身为教授不会太过分。人思索几秒,道:“和一个Alpha对视十秒。”
在场的Alpha除了陈亦度全是有主的,自然不能陪他玩,而陈亦度已经呛咳起来。他恨不得大声质问“好”邻居们,你们不觉得做得太明显了吗?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邀请徐然来旅行才是意图最明显的。

两人面对面看进对方眼里,徐然衔着淡淡笑意,陈亦度眼中还留着被呛出的眼泪。只是普通的,不带任何特殊意味的对视,陈亦度却慢慢感觉到彼此之间的空气被什么东西所凝结,变得暧昧难明起来。
时间到的时候两人转开脸,都在心底松了口气。赵启平刚要说话就被胡柯捂住了嘴,却从善如流地舔了下人掌心,胡柯刷地一下红了脸,收起了手。

到了温泉预约的时间,他们各自回房间准备东西,陈亦度拿出手机脱衣服时,却看到屏幕闪了一下,是一条消息,来自陌生而非徐然的号码。
“你有一双让人很想说出秘密的眼睛。”
他的指尖在屏幕上犹豫了片刻,没有回复,徐然这是在表示,自己有秘密,而且想要告诉他吗。

待续

  150 21
评论(21)
热度(150)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