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多cp】今天17单元还有单身吗(二)

有情节需要时上线的ABO挂件,然浩,白冬,川灏,平柯,度然
基本上集合了我所有拉过的郎,强行长得不一样。
(一)走这里 也可戳tag#楷阁小区17单元日常

(二)

原本一个普通的周二晚上,却成了赵启平的受难日。
这天没有突发情况,按时下班的他心情还挺不错。出了医院门看到季白抱臂站在车边,神色有些不耐烦,像是在等人。他愣了一下,走过去,笑道:“哟,季警官,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是你们的法医有什么需要技术支持的吗。”
“秋冬让我带你去锻炼一下。”季白放下手,说。
“……啊?”赵启平愣住了,这句话主谓宾他都听清了,可就是没听懂。
“你家Omega嫌你体力不好。”季白又补充道。
“……哈?!”赵启平的疑惑彻底变成了懵比,他甚至怀疑季白说的是不是中文。然而雷厉风行的季队长并没有耐心等他继续懵下去,直接将人拖上车,带到了健身房。

被监督着做完十组举铁和五组力量练习的赵启平感觉自己已经气若游丝,他几乎是爬回家,颤抖着问胡柯最近是不是对自己的体力不满意。不料胡柯也是一脸懵,半晌才回过神来。原来,之前赵启平怕胡柯吃多了甜食蛀坏牙,就开玩笑叫他少吃些甜的,不然自己都抱不动了。而这天下午Omega们在群里商量要不要吃蛋糕时,胡柯的为难让郑秋冬说应该赵启平锻炼而不是他减肥,便找了季白。
听胡柯说完原委,赵启平正好打开微信,收到了郑秋冬让他跟着季白好好锻炼不许再欺负胡柯的警告,还有袁浩语气稍微温和一些的,关于Omega嗜甜不能限制胡柯爱好之类的劝说。
他哀嚎一声,在Alpha的群里抱怨,“我就偷个懒!仿佛得罪了全世界!”
其他人大概也都从自家Omega那边听说了,除了李熏然善良地略微表达了被季白训练的心疼,全都在吐槽他的自作自受。季白更是说,锻炼还远没结束。认识到了Omega们的护崽心理是多么强,拥有着17楼最年轻Omega的赵启平顿时觉得,自己以后必须谨言慎行,才能避免再次被季白这个魔鬼教官监督锻炼的惨剧。

几天后,结束了第一阶段训练的赵启平赶紧去买了一块胡柯最爱吃的百利甜奶酪蛋糕,又到程灏那里定了一束玫瑰,让人帮忙把花瓣洒在蛋糕上。虽然程灏提前透了底,胡柯不是很惊讶,看着自家Omega咬下一大口蛋糕时满足又可爱的表情,赵启平也忍不住抽打了一下之前想让胡柯少吃甜食的自己,怕蛀牙监督他常刷牙不就行了。而红酒配蛋糕的浪漫之后,两人也切实验证了一下赵启平锻炼的效果。轻轻替疲倦睡去的胡柯擦了脸,赵启平想,明天去那家健身房办张年卡吧。

群对话部分戳这里(上一回的也补充到最后了)

袁浩之前一起旅行的提议,陈亦度觉得很不错,便在第一期合同签订后对徐然发出了这样的私人邀约。他的理由是因为秘书定成了双人出行,趁着年假泡个温泉,也可以放松一下一年的疲惫。徐然有些惊讶,但看了表情正经的陈亦度一会儿,他笑了,“既然陈总邀请,那我就奉陪吧。”
从袁浩那里拿来了按家庭的信息登记表,陈亦度改过名字之后发给了徐然。填写的时候徐然看着出行人关系一栏有些奇怪,但想着可能旅行社要安排房间,还是填了“合作对象”。

出行的那天,徐然带着行李箱到了指定的出发地点,发现已经有三四个人等在那里。听陈亦度说这个团是一共十个人出行,算是精品小团,导游叫袁浩,是个Omega。徐然慢慢走向那几个人,一个拿着表格正在登记的青年看到他,和旁边的人交换了眼神,微笑着走向他。
“徐然先生,对吗。”他礼貌地问,徐然点头,他便递过表格,示意签到,顺便自我介绍道:“我是这次旅行的导游和负责人,袁浩。”
“徐先生,”忽然有人叫他,徐然签好名字回过头,是抱着一束花的青年,将花递给徐然,他笑道:“一点见面礼,您的生日花。”
“谢谢。”徐然接过那束包装素雅的波斯菊,有些奇怪,这家旅行社服务这么周到,还提供生日花?但他看看其他人,手上并没有花束。而更让他疑惑的是旁边地铁站出来的两人。年轻些还像学生的那个拿着手上的袋子抱怨什么又买错了,把白色大衣穿出白大褂感觉的在人鬓角轻轻亲了一下,在人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顿时叫人红了脸,捣了他一下。显然两人关系匪浅。将早点递给白大衣,去袁浩那里签到的年轻人跟袁浩说了句话,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些好奇。徐然回以微笑,然后听到他对袁浩嘟囔早上要不是师兄赖床也不会迟到。袁浩则宽慰人还没迟到,是他们出发得早。
“陈总和季队他们呢,没跟你们一起吗?”袁浩问正在签名的白大衣。
“我们走的时候郑秋冬和季白在给车套防尘套,陈亦度倒真的没看见。”白大衣看见了旁边的徐然,还了笔对他伸出手,“你好,赵启平。”
回握的时候徐然终于忍不住问:“你们……都认识吗。”
松开手,自称赵启平的青年看了一眼袁浩,笑得有些玩味,“我们是邻居,每年都会一起出去玩。陈亦度都是一个人,今年倒是,难得有伴了。”
“师兄!”旁边的年轻人不赞同地拉拉赵启平袖子,徐然反应过来,陈亦度大概是总被说单身,请他来演戏了。看他们这群邻居关系都不错,他一直孤家寡人参加旅行可能被吐槽不少。都是合作伙伴,能帮的忙就帮吧,他这么想着,便在赵启平继续问:“你是他男朋友吗”的时候点了点头。不料,他这么一肯定,在场的六个人顿时都看向了他,目光各异。

陈亦度赶到的时候就面对着这样尴尬而诡异的场景。他还在状况外,一边在袁浩的表格上,特意给徐然名字下面留出的空白格里签了字,一边很是疑惑:“你们……怎么了?”
“没事,没事。哎,季队他们也来了。上车吧,去机场。”袁浩一边说着,转身前却忍不住瞄了好几眼徐然,欲言又止的样子让陈亦度更疑惑了。
中巴上一家一排坐着,陈亦度自然是和徐然一起。他拿出纸巾擦了擦汗,对人解释道:“地铁出了点问题,想回去取车,又怕不方便。”其实地铁没有问题,是他早起在家,换衣服来回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挑出一套不错的。
“没事,你也不是最后到的。”徐然笑笑,转而露出一些好奇的表情,“你的这些朋友,人都不错?”
“嗯,都是邻居。导游袁浩,他旁边的Alpha叫李熏然,是警察,刑警,”陈亦度小声给人介绍起来,“你左边那个是李熏然的师父,季白,他的Omega叫郑……”
“郑秋冬,原来是他,我有印象,”徐然说,“之前他给我们公司猎过一个COO。”
“他们后面的是唐川,大学教授,程灏,他自己开花店,在郊外也有花圃。”
“他还送了我一束花,挺好看的。”徐然指了指放在行李包上的花束,“我以为是旅行社福利,原来是你朋友的心意。”
“咳,他们都对你……挺关心的。”陈亦度清了清嗓子,“赵启平你应该知道了,他和胡柯都是医生,骨科和……胡柯什么科的我不太记得了。他年纪最小,今年才25。大家平时都比较照顾他。”
“你们邻居这么团结,还挺好的。”徐然笑了笑,没有提早上自己假装是陈亦度男朋友的事。

陈亦度打开群之后立刻知道了这个消息。赵启平劝他直接表白吧别再等了,人家都承认了。陈亦度没马上回复,他虽然惊喜,也想到了徐然或许是为了他的面子着想,没想过自己真的对他有心思。毕竟两人合作到现在,只私下吃过两次饭,即使挺聊得来,徐然也不一定就会对他产生同样的感情。
“再等等。”这样回复了,陈亦度偏头看看旁边望着窗外的徐然,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了一些。怕人从玻璃上看到自己的表情,他锁了手机屏幕闭眼假寐。

  158 30
评论(30)
热度(158)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