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诚台-小别离(下)

三发完,ABO,钢琴家教×富家小少爷。
有特殊年代身份等级差异描写,不喜勿入。本文Alpha相对比较受歧视(。

(上)走这里 (中)走这里

(下)

阿诚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坐在明台怀里玩积木的明淮忽然问:“爸爸,为什么老师要给我们做饭呀。”
“因为……老师跟爸爸是朋友,爸爸做饭不好吃,老师就帮忙喽。”明台拿起一块屋顶帮他搭在最上面,明淮顿时被他放错的积木吸引了注意力,伸长了小手取下来,放在正确的地方,然后才点点头:“爸爸做饭,不好吃。”
虽然儿子只是肯定了他的自我评价,明台还是有点挫败。把明淮放在地毯上,他踏进了厨房。阿诚正在给锅里的汤调味,小孩子身体长得快,需要营养,他便每天都要煨一锅骨头汤。但说来也奇怪,经他料理过的汤,明淮就一点都不嫌弃,小嘴吧嗒吧嗒一碗就喝下去了。
“你怎么进来了。”他转身往煎锅里倒油,问。
“明天我得带小淮回家,”明台戳了戳一边还在化冻的肉排,道,“你在家休息吧。”
阿诚的手停顿了一下,“好。”说着他舀起一勺汤,吹了几下,递到明台嘴边,“尝尝咸淡。”
明台喝了,抿抿嘴,“淡了点。”
“小孩子吃不得重盐,给明淮喝可以了。”关了火盖上盖闷着,阿诚又将肉排滑进了煎锅里,和烧热的油碰撞出刺啦一声。明台忽然从背后抱住他,吓了人一跳,拍了拍腰上的手。
“阿诚哥,你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们一起回去啊……”明台趴在他肩上嘟囔着,看人熟练地给肉排翻面。
“我现在的薪水,加上之前的退役金和积蓄,至多五个月吧。”
“你可得抓紧了,这次回去我姐指不定又怎么催我相亲的事呢。我说等明淮三岁了,她说那时候小孩子就认人了,不一定会接受新爸爸。”他戳了阿诚的腰眼,看人一抖,“我看他接受你倒快得很。”
这一周,都是明台下班后去接明淮回家,阿诚离开学校之后先去买菜。明台没要明镜派来的厨师,每天一顿早饭和晚饭便都是阿诚做的。吃完饭明台大部分时间会自觉地去洗碗,有时候阿诚手脚快一些便先收拾了。然后他拿了白天没画完的稿子在客厅里看,阿诚抱着明淮坐在钢琴前,一边弹给他听,一边教他唱那些儿歌。父子俩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轻软,一句一句让房间里充溢着家的气息。或许这就是他们结婚之后会有的生活吧,明台用铅笔抵着下巴,看着阿诚的背影,想,只不过那时候明淮不用再叫他老师了,可以大大方方叫一句父亲。
偶尔他也会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去坐在阿诚身边,两人即兴来个连弹。人左手按和弦,他出右手走旋律,配合默契。经常弹着弹着,中间的明淮往明台怀里一倒,睡着了。

快到明公馆的时候,明台俯身把儿子抱起来,嘱咐他:“待会儿见了伯伯和姑母,不要提阿诚老师的事,知道了吗。”
“为什么呀。”戴着小老虎帽子的明淮眨巴着眼睛,问。
“嗯……因为阿诚老师是帮爸爸忙来教你的,伯伯和叔母会觉得不好意思。”明台有些艰难地解释着,“就会想给阿诚老师钱,但那样阿诚老师会不高兴的。”
“姑母,伯伯,不好意思,阿诚老师,不高兴。”明淮重复了一遍,点点头,“我知道了。”
“真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明台帮儿子将帽子戴正了一些,抱着他快步走向明公馆。

明镜早就等在门口了,见两人进了院子就小跑着接过明台怀里的小侄子。
“这么冷的天,也不让司机去接你们,冻坏了我们明淮可怎么好呀。”这话明台熟悉得很,他小时候,明楼还不是出入有车的政府官员,冬天骑车带他从学校回来,明镜也是这么说的。
他笑了笑,“走走更暖和一点。我给他穿着毛衣呢,姐你亲手打的,多暖和。”
“我又新织了几件,托人找的上好的羊毛,你也有,快来试试。”明镜拉开门,招呼仆人们去烧姜茶来暖身,一边抱着明淮往楼上走。
“大哥呢?今天也加班?”
“哪儿啊,出去应酬去啦,一大早就去打什么球,”明镜将明淮放在房间的沙发上,在衣橱里翻找着。“中午会回来吃饭的。”
“大哥倒比我还恋家,”明台解开儿子的棉袄,笑道,“大姐,我看你应该早点给他找个Beta或者Omega才对,明淮也盼着有个弟弟妹妹。”
脱了明淮身上的毛衣给他套上一件新的,明镜捏着小孩子柔软的手臂,叹了口气,“你大哥,还惦记着汪……唉,战乱里能活下来都不容易,可她没心思在家相夫教子,两个人也就一直拖着。”
“这就是大哥不对了,结婚不应该有条件。”明台说着,明镜看了他一眼,“那你自己呢,就准备这么一直单身带着孩子?”
“我,我要求高啊,”明台接过她包好的毛衣,抖开套在身上,扒拉几下乱掉的头发,“大姐你又不是不知道。”

午饭时明楼果然回来了,看到明台他有些惊讶,“以为你小子在外面野了心了,还记得回来啊。”
“说什么呢,”明镜用筷子抽了一下他胳膊,嗔怪道,“我看明台比你懂事多了,知道我周末在家冷清,就把小淮带回来看我。”
“好好好,我不该丢下大姐去打球,”明楼笑着讨饶,弯腰一把抱起在地上跑来跑去的明淮,“想不想伯伯啊。”在他怀里蹬着小腿却没用,明淮就勉为其难地说了想,才被放下来。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了饭,只是明台惦记着阿诚一个人在外面,不说话时便有些心不在焉。饭后明楼抱着侄子玩,忽然问:“你爸爸把钢琴要去了,弹给你听过吗。”
明镜哎呀一声,想制止他,却没拦住人的话。当年阿诚上战场之后,明台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坐在钢琴前,一弹便是几个小时。诊出有孕后明镜不许他久坐,也时常躺在沙发上对着钢琴的方向发呆。孩子出生后,他却再没碰过那琴一下。明淮满月明台便捡起了之前的建筑设计的学业,战事略安定后去香港读完了剩下的特设课程,拿了毕业证回来,进了明楼给他介绍的设计所。钢琴渐渐成了客厅里的摆设,即使琴身琴键被仆人们日日擦拭得光洁锃亮,明家也没再响起过琴声。
明家人都心知肚明这是为了谁,却没人会提及。这次明台说要搬出去时要了钢琴,明镜想他终于克服了心结,自然一口答应。此时明楼忽然提起,她心里还是有些发慌,阿诚一走再没了消息,万一引起明台的心事。
“弹过。”明淮脆生生的回答阻断了明镜的担忧,明台表情也没什么变化,还有些得意地问他,“爸爸弹得好不好听?”
“好听,”明淮想起了爸爸是和阿诚老师一起弹的琴,犹豫一瞬,“世界第二好听。”
“哎哟,都世界第二了,”明楼笑呵呵道,“那世界第一是谁啊。”
明台顿时有点慌,生怕明淮答出什么不该说的,一把抢过儿子,“他困了,该去午睡了。”

看着明台慌慌张张的背影,明楼摇摇头,对疑惑的明镜说:“我去查了回籍的军人名单,说来也奇怪,阿诚没回养父母老家,也没登记到这边的退役名单里,不知去了哪。”
“你的意思是,他消失了?”明镜有些惊讶,“怕不是……”
“我觉得,不会。阵亡名单咱们不给明台看,但每期都查得清楚,从没见过他的名字。要真是牺牲在了无名处……也是可惜了。”
“我今天问了明台,看他的意思,还是在等阿诚,”明镜揉了揉眉心,“如果真的非阿诚不要,找了别的人也是在强迫他。要不,咱们悄悄把阿诚找回来?”
“当初就不该签那什么协议,”明楼见明镜瞪他一眼,连忙道,“我不是说姐姐做得不对,我是怕阿诚,他自然也是牵挂明台的。但签协议断了他回来的可能,说不定,他是自己躲起来的。”他叹了口气,“这样吧,我下周去他以前就职的音乐学院看看。”

把明淮快速哄睡了就趴在楼梯扶手上偷听的明台意识到,兄姐这是同意自己跟阿诚的事了。他高兴地差点原地跳起来,当即就想去把阿诚拉回明公馆,宣布要结婚。但想到人格外守信重义的个性,他又苦了一张脸,只能再忍耐了。

不料明楼做事也是雷厉风行,说查便查了个清楚。这天明台领着明淮回公寓,见灯开着,开门就高高兴兴地喊了声阿诚哥。没人回应,走进客厅就见自家大哥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喝茶,阿诚站在一边,对他摇了摇头。
“明淮啊,伯伯给你买了套新的小汽车,去房间里玩好不好。”明楼从地上拎起一个袋子,用眼神示意明台送孩子进房间。明台想了想,怕待会儿吵起来,又打开收音机给明淮放起了钢琴曲。

他带上门走出来,明楼放下杯子,道:“可以啊明台,现在真的是有勇有谋了,能成大事。”
“大哥……”明台自然听得出来这是反话,刚要讨饶,就见人拍了拍身边的座位,“阿诚已经给我讲过一遍经过了,你再讲一遍,看你们串供过没有。”
明台老实地坐下,从那天街上偶遇到自己决定搬出来,请阿诚当明淮老师从而陪着明淮的事全部招了个清楚。他看了阿诚一眼,“你和大姐都同意了,还不是他,非要把钱还清了再……”
“重信守义自然是好事,”明楼咳嗽一声,“没什么问题,谅你们也不敢造什么反。我今天来,也就代大姐表达一下立场,你们既然认定了对方,又已经想好了,那就结婚吧。阿诚的钱可以还,我和大姐会存到明淮名下,当他的储蓄。”
“谢谢大哥!”明台欢呼一声要抱明楼,却被他拦住,“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们这段日子,没再……”他的目光扫过明台身上,“明淮是战争时期的特殊原因,如果他要有弟弟妹妹,也不能再是非婚生子了。”
“没有!”明台收回手,有些气哼哼地,阿诚虽然和他住在了一起,却一直睡在客房,除了亲吻不肯再近一步,好在他们没有标记,明台的情期也还远得很,不至于让他太难过。
“那就好,阿诚确实靠得住。今晚跟我回去,大姐还在等你们呢。”明楼招呼阿诚也坐下,拍了拍两个人的手,将它们叠在了一起。

看着婚书上的官厅红印和明台 明诚两个名字,明台的表情连喜不自胜都形容不了。因为两人的家世,阿诚婚后要改随明台姓,他没什么意见,但还是给养父母写了封信致歉并感谢他们之前的养育之恩。
“以后你就是我明家人了,”明台拍了拍人肩膀,“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不过小淮那边……”
“不用急,”阿诚笑着宽慰他,“你小时候不也是叫我老师的。”
“以后,不仅他会叫你爸爸,还会有更多的孩子叫你,让你,烦不胜烦。”明台看人打开公寓门,说着扮了个鬼脸。
“那我可要多努力了。”趁人不备将他一把打横抱了起来,阿诚用脚踢上门,在明台的惊呼和笑声中往卧室走去。
明淮待在明公馆了,今晚,是完全属于他们的。

协议彻底作废的那天,明镜出钱为两人买下了那套住了几个月的公寓作为结婚礼物。请来的摄影师在明公馆的草坪前为一家人拍摄全家福,明镜抱着明淮坐在中间,明楼明台明诚在后面站成一排。至于小明南,正在明台腹中,被她两位爸爸的手温柔保护着。

正文完

明淮,明南,取自“橘生淮南”,因为阿诚哥的信息素是橘木,也象征两人的爱情结出甜美的果实。
还有个新婚夜标记番外www

  226 16
评论(16)
热度(226)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