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靖苏现代ABO-缓冲期(一)

现代设定,ABO,私设多到列不下,除了名字全是OOC
<错位爱情>这篇会有一定联动
从没认真写过长篇幅的靖苏,这次想试一试,希望能坚持到底

(一)

萧景琰目前为止的人生被分为三个阶段。

父亲萧选是个很传统的Alpha,既体现在他的自恃甚高,也体现在拥有很多个Omega妻子和近两位数的子女上。他的母亲便是萧选的其中一位夫人。萧选投资了她父亲工作的医院,顺便将接待自己的林静追求到手。
结婚后不久萧选就又有了两个Omega,林静似乎也不在意“失宠”,开了自己的私人诊所,抚养儿子长大。按月打来的抚养费给的不多不少,足够母子俩衣食无忧地生活。

二十几年里萧景琰没怎么被带回过本家的别墅,自己也不会主动去。跟哥哥们几乎没有交集。只有大哥萧景禹偶尔会来看看他和母亲,可能是因为他的母亲林乐瑶是林静的表姐,情份上略亲厚些。

大学毕业后萧景琰跟其他兄弟一样被安排进了萧氏集团工作。萧选结婚证上第一顺位的伴侣言敏和他是政治联姻,也是借助岳父在政府的位置他才一手将萧氏做大,成了京津冀地区的商业巨鳄。所以就算言敏的亲生子年幼夭折,她的位置永远不会被撼动。
萧景琰进了萧氏工作之后,才发现萧家家事的混乱程度和公司的规模似乎也成正比。几年前他的姨母林乐瑶因病去世,略熟悉些的大哥萧景禹也因为跟萧选意见不合,被发落去日本发展子公司;现在最受萧选喜欢的是二哥萧景宣,母亲越瑰曾经是萧选的秘书,如今天天陪伴他左右;五哥萧景桓说起来是诸多私生子之一,但由没有再生孩子的言敏带大,很会讨父亲欢心,在公司里的地位和萧景宣足以分庭抗礼。
排在腿疾的三哥萧景亭,夭折的四哥和同样不受重视的六哥萧景淮之下,萧景琰在家行七,不过也没人会称他一声七少爷。萧氏目前主要还由萧选把控,萧景宣萧景桓各自掌握市场和广告两个大部门,他在外销部有个副职,基本被哥哥们当成了普通业务员。
互不打扰的二十年让两人对这个一直存在于父亲偶尔的言语里的弟弟基本没印象,不过萧景禹曾差点成为萧氏准总经理,对和他有更近一层亲戚关系的萧景琰,他们也没什么好感。

在公司里萧景琰本分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休息时要么和过去的朋友聚聚,要么去林静的诊所帮忙,或陪母亲去逛街挑选做衣裙的布料。高大英俊的外貌还有加分的Alpha性别为他吸引了不少注目和追求,但萧景琰从未有过交往对象,林静也不会催促儿子。母子俩的生活平静又舒适,路过商场里播放“商业巨鳄”萧选受采访画面的电视时,他们只是低头讨论要不要买点排骨回去炖汤。
其实萧景琰大学念的是警校,因为萧选的干涉,他没能去从警。他一直在考虑辞职,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有三哥在公司里,只不过是因为萧选想要平衡局势,不愿让那两个儿子任何一个占得明面上的先机。萧景琰甚至有些羡慕更不被父亲记得的六哥,能开自己的画廊。林静一向支持他的任何决定,可最后促成萧景琰辞职的,是和梅长苏相遇。

他人生的第二个阶段。
那次萧景琰被派到日本出差,接洽一桩不怎么重要的生意。因为萧景宣和萧景桓都不愿意接手,萧景亭的腿疾又不适合跨国差旅,职位更合适的他便去了。生意谈得不错,萧景禹也说好会在他离开日本前从北海道去和他见一面。就在约好的前一天,萧景琰却遇上了数十年一遭的大地震。
他们被堵在大楼里出不去,原本镇定的人群在传来第三次强烈震感时起了骚乱,楼层广播里用英语和日语不断重复,要求他们保持在原地,等候救援。萧景琰勉强站在楼道的饮水机边,掏出手机想给母亲发个消息,却发现信号已经中断。被周围的人推搡和此起彼伏的尖叫弄得有些心烦意乱时,身后的门却忽然开了。
里面走出来的青年看见萧景琰,表情有一点惊讶,好看的桃花眼上下打量他几秒,说了句日语。萧景琰还在反应,他抿抿嘴,问:“中国人?”萧景琰连忙点头,这时又起了一波余震,青年一把将站立不稳的他拉进房间。里面有几张桌子,下面都躲着人。萧景琰被拉着躲进一张桌子下,青年松开抓着他的手指,清了清嗓子,递出手道:“梅长苏。”
“萧景琰。”隐约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萧景琰还在思索,梅长苏却先笑了,“你是萧氏的……?”
“普通职员。”萧景琰抢白,然后想起来,今年在商界异军突起,成为萧氏有力竞争对手的江左集团董事长,似乎就姓梅。蹲在他对面的梅长苏表情镇定,带着妥帖的微笑,似乎不是在桌子下躲避地震,而是在咖啡馆喝下午茶。他甚至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萧景琰,接过时萧景琰碰到了他的手指,略显冰凉的温度衬着素色卡纸上烫银的花体字,果然是,“江左集团”。

那一天对于萧景琰一直平平无奇的人生来说是个充满奇遇的日子,不仅是指地震,也指梅长苏。中断的交通使得和萧景禹的会面不得不取消,萧景琰回到家里时却依然是兴高采烈的。因为他有了一个Beta男朋友,梅长苏。地震没有拖住他的脚步,是突如其来的爱情让他多停留了几天。

很快萧景琰从萧氏辞职,通过考核做了警察,成为了七支队的骨干力量。和梅长苏恋爱一个月后,他几乎是临时起意求婚,却成功了。两人在警局和江左集团之间的小区买了房,各自承担一半房贷。
萧选对于他的突然辞职非常不满,更不满的是萧景琰选择了一个Beta作为唯一伴侣,让他失去了一个可以用来联姻的儿子。毕竟说实在的,萧景琰是个条件很优秀的Alpha,足以把萧选想要拉拢的任何人迷住。因此,父子俩原本单薄但勉强平衡的关系极速恶化,在萧景琰宣布结婚的当天彻底中断。

婚后的生活正是萧景琰想要的,或者比他想象的还要好。梅长苏抱回来一只刚断奶的英短,因为圆圆的毛脸被叫做胖桃。身为董事长的人却很少加班,他似乎总能高效率地完成工作。他们不是那种亲热粘腻的情侣,生活和情事一样规律。萧景琰不忙案子就一起在家吃饭,饭后在客厅里他看各种刑侦破案剧,梅长苏处理公司的报表和各类文件,偶尔聊几句闲天。胖桃在他们脚边躺着,在谁拿起逗猫棒的时候给面子地跳起来左右扑腾。有时候他们也会抱着胖桃出去散步,或者坐几站公交,买些水果去林静的房子坐坐。碰见林静临时有病人,他们便用门口垫子下的备用钥匙开门,帮母亲打扫一下已经很干净的房间,修补坏掉的灯泡柜门之类,然后离开。
简单温馨的生活过到第九个月的时候,梅长苏主动提出想去见见萧景琰的父亲。不是作为商场上针锋相对的竞争者,而是他儿子的伴侣。回到萧选的别墅时是已经住在那里好几年的越瑰来开的门,年过五十仍保养得容色鲜妍的她比端坐上位的言敏多了些热情,只是浮在脸上,没往眼里去。晚饭的气氛尴尬,萧景宣又带了新的Omega回来,这点他倒是随了萧选,结婚证上的数字都已经不止三个了。萧景桓还是让人生厌的那副虚情假意,但因为梅长苏在身边,萧景琰的心情比以往见到父亲兄长时要好不少。
这样的应酬场面从来难不倒梅长苏,他得体地和几人谈笑家常,似乎什么话题都了如指掌。连越瑰提到美容院服务的区别这种萧景琰一窍不通的事,梅长苏也能说得她连连点头。
最后他们离开时,萧选的面色缓和了不少。虽然萧景琰没有为他完成和合作对象的联姻,却将最大竞争对手的董事长变成了萧家法律上的家庭成员之一,这比联姻的效果还要好。聪明如萧选,当然明白其中利害。
之后他们保持着一个月一次的回家频率,林静不会跟着去,但萧选主动对萧景琰提起他母亲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开始言敏和越瑰的脸色还会因此沉下来,大概是安慰自己林静到底也就是不能住进本家的众多Omega妻子之一,渐渐她们也不再有什么反应。
萧氏和江左有合作,从一两笔生意合同,到共同投标的项目,联合举办的活动等等。人们都说梅长苏对自己的Alpha肯定是真爱,能够支持他做自己的工作,还积极与原本是竞争对手的萧家合作。

看上去近乎完美的梅长苏,其实有很多秘密。比如他的父母,萧景琰问起时只说他们早就离世,但结婚几年一直都没提过要带萧景琰去扫墓。还有他每个周日下午都会外出见一位叫蔺晨的朋友。萧景琰在简单招待亲友的婚礼上见过一次,却不清楚对方的年纪,是做什么的。梅长苏似乎没有要介绍他们认识的意思,他只是不对萧景琰隐瞒自己的去向,但也不会提及自己和蔺晨每周见一次是做什么。
萧景琰没有立场阻止梅长苏有秘密。他们一见钟情,认真而迅速地恋爱过,有着完美的婚姻,身心合拍,彼此忠诚,虽然没有很多的情话和特别亲密的关系,不会有孩子,怎么看也是无可挑剔的。

直到半年前,萧氏似乎面临危机,开始走下坡路。萧选的身体也出了问题,脾气变得暴躁,他们回家的次数便减少了。和萧氏有紧密合作的江左集团有没有受影响,萧景琰其实不清楚。在从前或许是因为他们对彼此的工作都不干涉,但是现在原因已经变得不一样。
起床时是下午三点,熬了一天一夜审完犯人的萧景琰睡足一觉,本该如释重负。但他面对冷清的客厅,心里怎么也轻松不起来。胖桃从角落窜出来,蹭着他的脚背咪咪叫唤,他扱拉着拖鞋去给它倒猫粮,却发现猫食盆还是满的。推着胖桃的屁股将它放在食盆前,它却只是回头拽着萧景琰的裤腿往厨房里走。橱柜上摆着一排罐头,空出了两盒的位置。

梅长苏回来过,还给胖桃吃了罐头。
胖桃很容易过重,医生诊断不适合多吃罐头,但梅长苏总是心软,偷偷给它开了一个又一个。为此萧景琰也跟人争执过,那时梅长苏说它叫得太过可怜,不忍心。萧景琰看着人抱着胖桃一起眨巴眼睛的样子,也只能长叹一口气,将罐头收起来,说自己数过了。梅长苏捏着胖桃的脸颊肉,嘟囔道:“你爸爸怎么一遇上健康问题就变聪明了呢。”梅长苏自己的体质也偏弱,换季时很容易感冒,又像个小孩子似的抗拒吃药,每次都和萧景琰斗智斗勇,最后屈服在人一个吻一颗药的许诺之下。

萧景琰盯着那排罐头,收回了思绪,坚定地抱起胖桃离开了厨房,让它意识到要么吃猫粮要么挨饿,只能不情愿地埋头苦吃。坐到沙发上,萧景琰随手拿起一本杂志,就看到下面压着的白色纸张。
抬头“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深深刺痛了他。这纸协议从床头柜到书房,现在又到茶几上,一次次安静地出现在萧景琰眼前,肯定是梅长苏的作为。但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是,人默默将协议拿来拿去,沾上了水迹灰尘,却始终没有在上面签字,像是是在等他先落笔。
他们明明谁都不愿意划下代表这场婚姻终结的第一笔,却又沉默对峙着,没人提出和解。

这就是萧景琰人生的第三阶段,和梅长苏离婚前的缓冲期。为时一个月,已经过去了21天。

待续

  282 28
评论(28)
热度(282)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