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白冬/度然-错位爱情(完)

>白冬《冬季恋歌》通贩继续了解一下<<<
季白×郑秋冬,陈亦度×徐然,ABO。Warning:身份顶替,先婚后爱。
除了强调完全同脸的,其他人默认长得不一样。只有ooc属于我

(完结章)

“办离婚手续?”工作人员抬了抬眼镜,看着面前这对外貌上很登对的伴侣,例行询问道。两人点头后他在电脑里输入资料,然后发现,“你们有孩子,季天朗,抚养权转移到Alpha父亲季白名下。”他扭过头,问那个面色自如的Omega,“孩子才满月,你确定?”
“法律上有相关规定不许我们在这时候离婚吗?”徐然问,余光瞄到季白正玩着胸前吊的那个小银牌,仿佛置身事外,在心底叹了口气。
“这个倒是没有……”工作人员犹豫一瞬,好意提醒道,“但是一般Omega争取的话,是可以拿到抚养权的。”
我才不需要把侄子变成儿子,徐然不易察觉地翻了个白眼,大概是看他确实神态淡漠,工作人员说着“你们确定不会有纠纷就行。”打出了两张离婚证,递到他们手里。

陈亦度和抱着儿子的郑秋冬坐在等候处,襁褓里的天朗正握着拳头睡得香甜,丝毫不知自己的Omega爸爸已经变了一个人,而其实也没变。季白和徐然走出来,四人一起走向登记处。徐然再次面临工作人员的疑问:“你……十分钟前刚离婚,有一个孩子。之前的Alpha知道你要再次登记吗。”
“实际上,”徐然这次叹出了那声气,指了旁边坐着逗孩子的季白,“他就是我之前的Alpha。”
“我没有意见。”季白被郑秋冬顺势推推肩膀提醒,连忙道。
“标记的事也处理好了?”例行询问的问题永远那么多,陈亦度握着徐然的手点点头。窗口的工作人员审视了四人片刻,没能看出什么问题,便道:“去那边拍照吧。”

他们终于都拿到结婚证时已经半个上午过去,当时跟家里坦白都没有用这么长的时间。陈亦度和徐然确定关系的事加上季天朗的出生,也不知是减缓还是加大了“徐然”不是徐然这个消息的冲击力。徐家父母和郑秋冬都郑重地给季家道歉,季妈妈看着季白,掐了儿子胳膊一把,“你早就知道了?”
“嗯,秋冬那时候想跟你们坦白,但兹事体大,我觉得还是和爸妈一起来说比较好。”
“这也是……缘分吧。”季姑姑看着坐在儿子身边的徐然,之前对陈亦度出走的气愤早就消磨干净,又知道两人一起在法国办起了公司,有些感叹,拍拍徐然的手,“不过然然到底还是进了咱们家,亦度也是赚了。”
“妈。”陈亦度刚出声,季爷爷咳嗽一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既然当初秋冬和三小子都是你情我愿的,咱们也没什么好掺和的了。”陈亦度看了徐然一眼,道:“外公,我们想……在国内办婚礼。”
“对,我和秋冬商量着也重新办一次,只请家里人和一些常走动的亲戚就行。”季白跟着说,郑秋冬看了他一眼,笑道:“我本来说不用麻烦了,他非要蹭着亦度他们,所以……”
“没事,这是好事,”似乎一直醉心逗孙子的季爸爸忽然道,“办,一起办,不请外人,就咱们自家人高兴。”

婚礼定在了六月十六,也是前一年季白从云南回来的日子,按之前说的只邀请了季家和徐家,还有陈亦度Omega妈妈那边的一些亲朋好友。郑秋冬公司里的部分员工也接到了邀请,他们艰难地消化着自己的上司从徐然,变成了一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哥哥”郑秋冬。同时徐然这个哥哥还和季白结婚了,徐然自己成了季白表弟的Omega伴侣,这样复杂的关系。入场时看到迎宾客的兄弟俩,目光中便带了各种意味不明的神色,两人被这样打量着也依然镇定自如。
更换正式的礼服时季白刚扣好西服扣子,郑秋冬进来给他系领带。看着人垂眼拎起套在自己颈上的领带,季白忽然道:“陈亦度平时也要你帮他系?”
停顿一瞬,徐然笑眯眯地松了手,“你怎么认出来的。”为了防止会场信息素紊乱,他们都是喷过中和剂的。
“我是刑警,连这都认不出来,岂不是会被嫌疑人戴个面具骗得团团转。”季白对着镜子打好领带,道。
“你之前就被郑秋冬骗了很久。”徐然无情地戳破他,人转头笑笑,“那是我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徐然故意做了个干呕的表情,笑着调侃道,“季大队长永远这么自信。”看着季白要走出更衣室,他忽然道:“之前的事,我要道歉。即使不想和你结婚,也不该一走了之。”
“你不走,郑秋冬就不会出现,”季白回头看了他一眼,“所以,我们扯平了。”
另一边,郑秋冬也被陈亦度在几秒内戳破,已经在他们的更衣室门口等候。

挽着“正确”的伴侣走上铺着红毯的礼台时,季白和郑秋冬先退到一边,等陈亦度和徐然发表结婚感言。陈亦度擦掉眼角的泪迹交换位置时,季白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到立麦前,只说了一句,“一段婚姻开始的时候,我们预料不到未来和结局,但爱情可以在它错位时,让我们及时走回合适的地方。”
这句话对于台下不了解实情的宾客来说有些摸不着头脑,郑秋冬却和他相视一笑,凑过去说,“我同意。”
两对气质外表都各自登对的爱人在灯光下深情亲吻,就用这样养眼的画面终结过去的纠结和“错误”,为他们展开新的美好生活。

郑秋冬回家时季白正拿着本案卷,顺便看护被围在积木城堡里的儿子。人脱下西装挂好,走进客厅,他头也不抬,道:“今天是阿姨去接的天朗?”
“嗯,临时有点事。”在季白身边坐下,郑秋冬伸了个懒腰,“萧警官约我吃饭,顺便谈事。”
“萧……七支队的萧景琰?”季白反应很快,放下案卷给人揉起肩膀,宽大的手掌几下就舒展了郑秋冬疲惫的筋骨。
“对,”郑秋冬干脆靠进人怀里,反正儿子正在费力地思索缺少的积木去了哪里。“请我帮他个忙。”
“现在警察也要找猎头跳槽了吗。”精准的吐槽让郑秋冬笑起来,翻个身躺在人腿上,“不,他让我帮忙找律师。”顿了顿,“离婚律师。”
“离……他是不是跟一个Beta结婚来着,比我们还早两年。”
“嗯,”阖着眼感受鬓边合适的揉捏力道,郑秋冬舒了口气,“江左集团的梅总,梅长苏,我的VVVIP客户。”翻了个身将脸埋进人腹部,他拉长了声音仿佛撒娇,“为什么他俩都要来为难我啊……”
萧景琰和梅长苏的事,季白也听过几次队里的人闲时讨论的八卦,异国突发的灾难里偶遇,一见钟情之类的,似乎是个很浪漫的爱情故事,特别是主人公还是一个Alpha和一个Beta的情况下。
他很快转移了注意力,拍了拍怀里似乎快要睡着的郑秋冬,“明天要回爷爷家吃饭,给陈亦度和徐然接风,他们从法国回来了。”
“彻底不走了?”郑秋冬露出一半脸,问。
“嗯,好像是,公司已经转资回来了。陈亦度想让你推荐几个人,我怕你太忙,就没答应。”
“没事,明天我跟他见面聊。”郑秋冬充电结束,走过去捡起不知何时掉到外面的一块积木,递给坐在城堡里苦闷的儿子,帮他完成了那个大工程。然后他把天朗一把抱出来,问着“今晚有没有乖乖吃饭”走向了浴室。

巴黎机场里,徐然第三次从Omega专用卫生间出来时,陈亦度递过热水,表情喜忧参半,“你是不是……?”
徐然反应了一下,摸了摸还平坦的小腹,迟疑地点头:“大概是吧。”
然后他就被拥紧在温暖的怀抱里,陈亦度用大衣裹住他。徐然一边抚着人背,一边感受到脖颈处一片洇湿,心情有点复杂,真的要激动哭的话,那个人也应该是自己吧。

曾经错位的爱情和婚姻被放回原地,他们似乎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最好的结局。

全文完

应该还有个度然开车的婚后番外,提前泄露一下,他们的孩子叫徐林深,Alpha小姑娘。
白冬对话里提到的靖苏现代ABO,可能也许大概,是下个故事,但情节有点复杂。而我最擅长把复杂的情节写得一塌糊涂 _(:3 」∠)_所以还要再考虑。

  182 34
评论(34)
热度(182)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