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关于独特的哄猫技巧

因为愚蠢地删除了一次,我不得不克服羞耻用语音输入复述了整篇……
总之感谢大家的温暖私信和评论,我对凯歌的喜爱还是克服了那些糟心事!I'm back!

好久没写现实向了,日常小甜饼来一枚。

【关于独特的哄猫技巧】

第一次去胡歌家的时候,王凯当然是紧张的,毕竟是作为男朋友正式地登堂入室。他们没有手牵手进电梯,虽然有口罩墨镜和帽子,毕竟胡歌的知名度摆在那里。有句话说的好,天网恢恢肥而不腻?连俗话都想错了的王凯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看向胡歌。人靠在电梯的角落,神色有一些疲惫,垂下一片温柔的幽暗,让王凯很想在监控拍不到的背后勾一勾他的手指。想到第二天可能会以“胡歌深夜与神秘男子电梯内纠缠”为标题上头条,他还是忍住了没有这么做。他不保证搭住了人的手心之后,会不会只停留在那里。毕竟他们是那什么来着,热恋期。而且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小别胜新婚的威力还是得相信的。

电梯终于叮地一声到达了指定的楼层,让脑子被各种胡思乱想搅成了麻辣烫的王凯仿佛一块从面包机中跳出的吐司一样迅速地挺直了身体。胡歌微蜷着背,在他前面走出了电梯,脚步轻快。他说:“我快一个月没回来啦,好想我的猫啊。”回头看着王凯,他对人道:“我有五只猫,凯哥,我跟你说过吗?”
说过,他当然说过。王凯盯着胡歌手中的钥匙,跟着他绕过一扇门,等着走到那枚钥匙能打开的神秘岛。对于他来说,那个地方是神秘的,是胡歌在片场以外呆的最久的家。即使有时候停留的时间可能还不如片场的酒店,但那里毕竟记录了胡歌的生活轨迹。
“凯哥,你好像比较喜欢狗。”胡歌看过王凯跟一只金毛拍过的一组照片,可爱又生机勃勃。就像最好的“动物是人类的朋友”的公益广告画面。
“我其实都还可以。”王凯说,“不过我会试着喜欢你的猫的。爱猫及猫嘛。”他笑了。
对于人把自己比作猫的行为,胡歌没什么意见,他用钥匙打开了门,对王凯说:“你喜不喜欢它们不重要,它们喜不喜欢你,才是重要的。”王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考验在等着自己,他开始努力开动脑筋,想着如何能让那胡歌的五只小祖宗对自己有一点好感。

打开门后并没有王凯想象的五只猫扑上来迎接胡歌的画面出现。胡歌熟练地脱了外套,先去检查了猫粮水盆和猫砂,看到主子们吃喝拉撒都还顺利,才回到客厅招呼王凯在沙发上坐下。他仰面躺在地毯上,在王凯惊讶的目光中偏头对他眨了眨眼,“我有一块神奇的毯子,躺下去可以长出猫来。”说完他就对王凯比了个噤声的口型。王凯惊讶地看到胡歌的手边,忽然真的出现了一只猫。小心地嗅了嗅胡歌的掌心之后,它才低头用脑袋蹭了蹭。然后又有一只猫从旁边的柜子上跳了下来,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胡歌的毯子上真的“长”出了五只猫。

猫咪们熟悉了主人的味道,开始在胡歌身上活泼地跳来跳去。胡歌一边抱着它们,对王凯说,“你看,神奇吧。”王凯只是惊讶地瞪大眼睛,胡歌这才笑着说,“我都快一个月没回来啦,必须要想办法让它们适应一下我的存在。这是我独特的哄猫技巧。”他还招呼王凯,“你也躺下来。”说着拍了拍身边的地毯,王凯依言躺下,被胡歌脑袋旁的猫的尾巴甩了一下脸。

别的猫玩够之后都离开了,只有一只还呆在胡歌的怀里。“她叫儿童,我喜欢叫她小美女,”胡歌对王凯介绍道。他摸了摸王凯的鼻子,“如果你也是猫,我会叫你小帅哥,让你跟她凑一对儿,那就没有酱弟什么事了。”
王凯刚想说话,忽然鼻子一痒,偏头打了个喷嚏,从鼻尖上摘下几根猫毛。胡歌抱着小美女,笑得浑身颤抖,恨不得要在地毯上打起滚来,王凯忽然附身过去咬住了他的唇。

这不是一个急躁的吻,《琅琊榜》杀青后他们一个多月没见,胡歌听说王凯来上海做活动,便偷偷跑到酒店给他“惊喜”,胡闹了大半天。勉强爬起来吃完晚饭后,胡歌忽然说,“凯哥,你跟我回家吧。”王凯自是欣然答应,然后他们现在就在这里。看胡歌地毯上“长”出来的几只猫,分享着一个吻。胡歌进门的时候没有开灯,王凯只顺手打开了沙发边的立灯,他们就在昏暗的光线里亲吻,湿热的舌尖细致扫刷过口腔,不带挑逗,只是温存地贴合缠绕。
小美女开始还舔着胡歌的下颌,当发现铲屎官更愿意跟这个陌生的两脚兽互舔时候,便一甩尾巴,从两人之间溜了出去。胡歌伸手揽住身上人的颈子,将他拉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
“我这算是取得她的同意了吗?”王凯问,胡歌笑着轻轻喘了一声,“这你可不能问我,要看明天她会怎么对你了。”

第二天在胡歌床上醒来的时候,王凯才意识到,恋人的家里实在太过空旷,除了必要的家具和猫爬架,便只有一些打包好的箱子,似乎随时都能从这离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句话并不适合胡歌。这时胡歌走进来,穿着运动服,身上还冒着运动后的热气。他递给王凯一把钥匙,说:“以后有空的话就来替我喂喂猫吧,也跟它们熟悉一下,早点通过考验。”王凯接过那枚小小的钥匙,忽然就释然了。即使这里没有家的气息,也是胡歌主动愿意向他敞开的地方。

后来王凯还真的跟胡歌的猫发生了一些亲密的接触,除了喂猫之外。《伪装者》拍摄时,胡歌将猫带了过去,结果造成了水淹酒店的惨剧,王凯帮忙收拾了一下。看着自己房间猫箱子里老实下来的猫,又看看身后熬了大夜还要治理水患已经困的睡过去的胡歌,王凯伸出手摊开掌心,说:“我会帮你们劝他不要生气,以后也要乖一点,好吗?”箱子里正对他的狸花猫像是听懂了,慢慢地,竟真的伸出自己的爪子,搭在了他手上。

从新西兰回来的时候,王凯有一天半自由的时间,他的团队都知道他要去哪儿,于是聪明地保持了沉默。胡歌这两天情绪有些不佳,王凯知道,是思念和见不到面导致的。虽然他知道重逢的时候,这种情绪就会自然消解,还是决定去哄一哄恋人。

买花太俗,做菜,他现在出去买菜也会面临被认出来的危险。于是胡歌回家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毯子上面长了几只猫,小的是他养的,至于大的那只……胡歌想故意冷淡地板着脸,但身体却先他一步走到了王凯面前,唇也先很快落在了人脸上,王凯迅速地睁眼,抓住了反应过来,想要逃跑的人。
“胡老板的哄猫技巧果然有用。”他笑着说,埋在他颈间深吸口气的胡歌嘟囔,“你闻起来像在猕猴桃汁里泡了好几天。”
“我给你带了一箱,放在冰箱里啦。”眼看王凯就要开始介绍猕猴桃的保鲜和使用方法,胡歌咬了咬牙,狠狠堵住了人的唇。抱住胡歌的肩膀,将它化作一个温柔的吻,猫咪纷纷跑开,给两脚兽们一点独处的空间。

胡歌有一块神奇的毯子,一个人躺下去,七只猫长出来。

全文完

一些说法见这个采访

没想到凯哥今天真的杀青了,愉快地撞上了时间线。

  227 27
评论(27)
热度(227)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