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Hunting

血族领主凯×猫妖伯爵歌,《捕猎》基本同人设,不同设定,故事灵感来自 @Tingyusengluxia 的<视频>

【Hunting】

袁弘打着哈欠走出卧室,去厨房拿冰冻血粮时发现胡歌还在对着客厅的穿衣镜折腾自己。旁边的沙发上堆满了衣服,从西装礼服到运动装,看得他眼花缭乱。胡歌正在试穿一套礼服,颈上的领带打成漂亮的温莎结。将血粮倒进杯子里,袁弘扒拉扒拉那堆快一人高的衣服,坐下看热闹。
“哎胡歌伯爵,你是把你城堡里所有衣服都拿来了吗。”
“小心点,别把血泼我衣服上。”胡歌睨了他一眼,摘下了领带,“以前买的都被管家扔了,这些是他塞在我柜子里的。”
端着那杯被胡歌嫌弃的血粮,袁弘翻了个白眼,“需要我提醒你吗,你要捕猎的对象也是个血族,你恐怕会被他身上的血味儿呛死。”
“他一看就是个贵族,肯定会用香水。”胡歌脱下西装衬衣拿起一件白T恤套上,“而且不是捕猎,我只是装作摄影师去接近他而已。”
“有必要这么麻烦吗,”三两口解决了“早饭”,袁弘伸了个懒腰,“要我说,你直接亮明身份,你们互相看得过去的话就带他去城堡,或者跟他回我们的领地,睡一觉,然后拜拜不就得了。要认真的话,血族又没有不能和妖类通婚的规定。”
“他把自己掩藏得很好,明显已经适应了作为人类生活,”胡歌终于挑到了满意的衣服,披上灰蓝色的开领外套,回头对袁弘眨了眨眼,笑容里有一丝狡黠,“就像你说的,我只是想跟他睡一觉,又为什么要戳破呢。”
“真是搞不懂你们猫妖,”袁弘站起来,打了个响指,瞬间变了身装束,“说不定他只是因为人形时长得太丑用法术美化了自己。”
“你快滚去约会吧,”换回睡袍的胡歌倒腾了一晚上也累了,把剩下的衣服送回了城堡,打了个哈欠,“明天我要是带他回来会在门口挂请勿打扰的牌子的。”
“请出去开房,不要打扰我睡觉。”袁弘坐在窗沿上,说完这句,向后一倒,飞进了窗外漆黑的夜色中,留下胡歌嘀咕着“永远不走门”去关窗。

作为一只和不靠谱的老友袁弘同租了几十年房子的猫妖,胡歌原以为自己已经对血族审美疲劳了,毕竟袁弘也带过同族去他们的房子里开什么“暖房party”。但前几天去杂志社交稿的路上,他却对一个血族一见钟情了。
原本注意到那人,是摄影师对美的天然敏感。没错,胡歌的掩饰身份是一名摄影师。他不像袁弘,喜欢欧洲雨天的陈旧阴湿和“血族起源地”的历史召唤,只是觉得这里有拍不完的风景。他的城堡里专门有一间屋子摆放从第一代会发出爆炸声的相机到现代数码成像的数百台设备,袁弘第一次走进去的时候一秒就退了出来,连道感觉被几百只眼睛盯着,太诡异了。胡歌哼了一声,回击说他第一次去血族古堡的时候也有那种感觉。

总之他的余光注意到街边咖啡店蓬廊下坐着的那个青年时,整个人几乎都兴奋了起来。毫无瑕疵的五官,沉稳的气质,窝在椅子里也看得出笔挺修长的身材,胡歌几乎想立刻用法术取来自己最喜欢的那台相机。而让他稍稍有些惊讶的是,阳光下那人无意转过脸看向他这边,眨了下眼,瞳仁忽然闪过他再熟悉不过的猩红颜色。
血族当然可以晒太阳,前提是修为够高,他们只是厌恶阳光带来的温暖明亮。袁弘曾经对拿镜子反射阳光想吓唬他的胡歌这样科普,虽然与此同时他呲牙咧嘴地在沙发上跳来跳去的样子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说服力。记仇的猫真是太讨厌了,袁弘想,他只是利用颠倒的作息在熟睡的胡歌脸上画了几笔而已。

笑容仿佛带着桃花香气的人靠近自己时,王凯只觉得他作为普通人类来说漂亮过分了。可在脑海里迅速搜索了一圈,似乎没有在上次妖魔大会上见过人的印象。其实这是因为,胡歌受勋并继承城堡后,每次都是以猫的形态参加大会,毕竟他们族中有很多还没或刚修成人形的族人,自己的语言交流起来更方便一些。
青年自我介绍叫胡歌,是某个杂志社的摄影师,觉得王凯的外形很好,想给他拍一组街拍。王凯爽快地答应了,并表示酬劳一杯咖啡就够了。胡歌拿起相机,对着坐在阳光下的喷水池边的人拍摄起来,王凯喂完了身边的鸽子。示意他自己去对面的面包店买块蛋糕,胡歌摆摆手同意,一路用镜头跟着人从车水马龙中离去。人推门而出时他捕捉到了王凯的一个抬眼,这次他的眸子是人类的黑色,胡歌咂咂嘴,心中略有些失望。不过他也知道,王凯和袁弘这些习惯了正常人类生活的血族一般眸色都是正常的。
在街边的咖啡店坐下后,胡歌拍了几张王凯翻报纸的样子,收起相机,两人闲聊起来。得知王凯是来欧洲旅游散心,胡歌表示自己可以做导游。王凯其实是随手捡了个借口,血族据地就在郊外的森林里,他怎么可能没看过这边的风景,但胡歌的提议他是不会拒绝的。
一个送上门的绝佳猎物,如果顺利的话,他可能成为这任血族领主第一个转化的伴侣。看着胡歌在阳光下微微泛着些琥珀色的眸子,王凯想,也许也是唯一一个。他并不知道胡歌此时也已经把他看作了未来的猫妖伯爵夫人,毕竟时间对外貌早已定格在相仿年纪的他们来说是无意义的概念,既然互相有好感,动作快一点也无妨。能见到胡歌,暂时改变自己昼伏夜出的作息也没关系,多喝几杯咖啡就能解决的事。

这天胡歌独自回到家里时,袁弘正躺在沙发上看被他嗤笑为“浪费时间最佳手段”的人类电视剧,对换了鞋走近的胡歌挑挑眉,“失手了?”
“不,我改变主意了,”胡歌拿出一份沙拉配料倒进碗里,站在吧台后搅拌起来。伸手指蘸了一下碗边的酱汁,舌尖轻轻卷过白皙的手指,他抬头诡秘地一笑,“一夜风流不够,我要把他彻底变成我的猎物。”
势在必得的目光让袁弘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按着遥控器嘟囔道:“几百岁了还玩人类欲擒故纵那一套。”但下一秒他又八卦起来,看着坐在身边的胡歌,“要我去帮你打探一下他的身份吗,说不定是条大鱼。”
“你不要像个兴奋的人贩子好吗,”胡歌咽下嘴里的烤龙利鱼,有些无语,“我想找个男朋友而已。”
“而已?你一个百年单身猫妖忽然要找男朋友了,这是多大的新闻啊,”袁弘夸张地比划一下,“还是栽在我们血族手里,简直可以让那些觊觎你的小猫妖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动了动手指,胡歌看着旁边的抱枕飘起来砸在袁弘脸上堵住了他的嘴,满意地拿着碗进了厨房。

第二天去见王凯前胡歌抽空回了趟城堡,让管家李坤默每天帮他搭配一套出门的衣服。几乎忘记自己还有帮伯爵管理日常穿着这个职责的李坤默惊讶之后答应下来,并在胡歌满意地换上这天的衣服对着镜子调整衣领时小心地问:“请问伯爵您需要什么场合的着装?”
“约会,”两边的仆从推开了城堡的大门,胡歌站在泼洒进来的满地阳光中,对李坤默挑了下眉,“和你们未来的伯爵夫人。”说罢他消失了,留下了原地惊愕到说不出话的管家。
用法术到了约定地点的前一站,胡歌买票上了地铁,他们约好在地铁站见面。王凯已经在原地等他了,看着胡歌被一身休闲小西装收出的腰线,王凯的目光中露出了些赞叹。两人边聊边逛,胡歌尽职尽责地做着导演,对他介绍每条街的历史和曾发生在其间的趣事。王凯一直带着温柔的笑容听他讲,有车从他们身边擦过的时候及时地将讲到忘情的胡歌拉回来。胡歌也没有说错,王凯身上确实闻不到任何他早已习惯了的血腥气息,只有淡淡的古龙水气味,妥帖得像一阵风,在一同踏上古老的石板街时拂过他鼻尖。介绍完教堂里的圣母像时,胡歌意识到自己的知识量似乎太大,毕竟之前的几百年里他除了摄影还当着作家,几乎读完了馆藏所有的书籍。有些讪讪地对王凯解释道:“我大学时辅修过历史,所以……”
“你说的很好,”王凯买了杯热咖啡递过去,胡歌碰到他的手指,凉凉的,四月的春风也没吹暖的温度,“我觉得用再高的价格,也请不到这么好的导游。”事实上王凯也喜欢听胡歌讲话,他说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时激动得像个孩子,伴着丰富的肢体语言,不时插几句古籍上的诗歌或散文。复杂的历史被他说得充满感情和生机,与王凯在古堡里阅读的那些书籍上厚重又冰凉的文字仿佛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在王凯眼里胡歌就像一只乖巧又狡黠的猫,带着神秘的优雅,他们约会一般相处了十数日,望向彼此的目光里都带上了些绵绸的感情。王凯会送胡歌到公寓楼下,但胡歌从没有邀请他去家里坐坐。王凯知道他有个作息颠倒的不靠谱室友,并不知道那是血族在人间的通讯官之一,袁弘。他想要将人带进血族的世界里,在这之前享受一段常人的恋爱和约会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这一天,就在王凯决定坦白身份邀请人去血族古堡时,胡歌却也觉得时间到了,以参观景点为由带着他去了猫妖的城堡。进门时恭敬的仆从让王凯觉察了些什么,接下来迎上来的管家唤了胡歌一声“伯爵”,王凯挑了下眉,“你有爵位?”
“世袭的而已,不作什么数,你看我还要出去工作。”胡歌对他笑了笑,领着人上了楼,“那天说好要请你喝的咖啡,今天可以兑现了。”其实他们不知已经互相请了对方多少杯咖啡,但王凯没有说出来,而是点点头跟上。踏上走廊的柔软地毯,胡歌的脚步声湮没在其间,两侧墙上有各种照片和画像,很多都是不同的猫。王凯忽然错觉自己看到了某间房门口真的露出了只猫脑袋,他回过头,只看到一个迅速闪过的灰色影子。
“你很喜欢猫吗。”王凯问,走在前面的胡歌身体似乎僵了一下,回头对他笑笑,打开了手边的门。王凯最后看了一眼,旁边就是走廊的尽头,挂着胡歌的画像,奇怪的是并列着的画像不是他父母,而是一只漂亮的猫咪,毛皮雪白,眼神骄傲,带着些狡黠。

我想做个好人

轻轻抚摸着熟睡的人汗湿的黑发,王凯抬手引来一丝风熄灭了另一侧的蜡烛,又转头吹熄了自己这边的。对着墙上被夜色吞噬的修长猫影微微一笑,他低头在胡歌耳后印下一吻。这是一次两个人都很满意的捕猎,一场带着血色的爱情。

【外一则】

“你有个血族室友?同住了几十年了?”王凯从一堆印刷了“给你一个世纪婚礼”“美到人神共愤的礼服推荐”之类艺术彩字的宣传册中抬起头,耳边的金丝扶框眼镜和身上的礼服衬衣显得有些过于正统的滑稽。
“嗯。”胡歌吃着今天的第三个冰淇淋,反正他不用操心礼服的腰线会不会紧,李坤默这方面还是有数的。
“那他为什么没有……”想问两人关系又怕胡歌觉得自己醋酸,王凯欲言又止的样子逗得将腿搭在他膝盖上的人笑起来,舔掉蛋卷里最后一口奶油,扔进嘴里嚼得咔吧作响,“大概是因为他来看房子的时候,把在阳台晒太阳的我当成真的猫了。颠三倒四地说什么'我讨厌猫毛’‘不过这只猫很可爱’‘我可以忍’……之类的,蠢死了,本来我对他的脸还挺有兴趣的,瞬间,嗯。”胡歌用双手比了个×,摇摇头。有手机铃声响起,胡歌从身下刨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接通,“不,默默,我亲爱的管家,”说到这里他对王凯挑了挑眉,“我不会回来试穿第五套礼服的,要不你来找我。我?我在血族古堡呢,嗯对,就是那个很多蝙蝠倒挂在梁上,一进门对你呲牙咧……喂?喂?”
满意地挂掉电话,胡歌看了眼王凯的表情,笑眯眯地凑过去在人嘴角留下一点奶油香味,“我知道他们都是你的族人,我不讨厌蝙蝠,真的。”收回腿坐起来,“我去洗澡,你继续看婚礼策划广告吧。”
王凯要办正式的婚礼他没意见,只要交给家族里那些专门策划这些活动的,血族里肯定也有负责仪式的存在。但是王凯不,血族领主坚持要自己来筹划一场完美的婚礼,他让胡歌只要耐心等待就好,胡歌也就乐在其中了。
走到门口时胡歌忽然回过头,对即将成为他丈夫的人眨了眨眼,“别弄太晚,我睡着了可就不给你奖励了。”

王凯看着人远去的背影,一个没控制住,手下的纸页被化得粉碎。还是联系族里专门的人来帮自己忙吧,至少可以有个大概的流程架构。这样想着,领主大人也走向了浴室。

全文完

  174 15
评论(15)
热度(174)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