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多cp】风流录(完)【曹操/易小川】

曹操后宫向!拉郎全是主观意愿,没有苏哥哥!
每篇为独立篇章,没有NP,但会涉及别的曹Ocp,雷者勿入!!!

关于背景:没有背景,历史架空,基本还在成就天下霸业途中,各种私设
关于位分:曹操为魏王时,定王后、夫人、昭仪、婕妤、容华、美人六品。

看到这里代表以上我都能接受↑↑↑

(五)【易小川篇·玲珑锁】

魏宫今夜盛宴。

一行舞女退下后,殿内暂时空寂下来,寂静得仿佛无人。正在品着樽中美酒的曹操嗯了一声,语调微扬,转头看向身侧的李逍遥,“王后的那位朋友呢,此宴是为他而设,宾客尽欢也要客人在场才好。”
李逍遥敛了敛衣摆,起身离座,举樽绕到案前,有些刻意地遮住了曹操视线,笑容带着一丝得意,“臣先代他敬主公一杯,为迟至赔罪。”与他掌中酒樽碰了碰,曹操仰首饮尽,李逍遥也举袖饮下香甜的西域葡萄酒液。待他放下红云一般的袍袖让开身子时,殿中已经多了四位举着雪白羽扇的宫人。那羽扇足有四尺多长,叠在一起仿佛一面活动的墙。
鼓乐声起,羽扇蓬云般缓缓向两侧打开,一位舞者已经立于殿上。曹操眯了眯眼,魏宫养的舞者本就不多,男子更少,眼前这个就是不曾见过的陌生身影。那舞者一身玄色纱衣,赤足踩在殿内绣毯上,仅有衣襟和广袖边缘缀以红缎算是装饰。面上亦是罩了红纱,长发盘成简髻在顶,其余披散如墨色流云。他随着手鼓的节拍翩然起舞,广袖开合遮掩,旋身跃起,动作间发丝扬落,还伴着不知来处的玲玲之声。人漫步向前,与曹操和李逍遥端坐的高台距离渐近。等停下时终于看清了起舞者那未被面纱遮蔽的一双眼眸,如月下一河潋滟的水,清泠而深邃。不同于舞女的一派轻曼婉柔,人张敛双臂间,每一个动作都极为有力,纱衣挥洒竟像是带着赫赫风声。
此时乐声骤止,起舞者眼角略扬,似是露出了笑意,忽然双臂舒展,以右足点地为轴,左腿倏然扬起,飞快旋转起来。衣袂扬成云霞,待停下时赤裸足弓仍在髻边绷紧,纱衣滑落露出新雪般肤色。足踝处一圈金色解释了一直未停的玲玲脆响由何而来。曹操还未来得及为这动作鼓掌,便见人像是晕眩,左腿落下,向后坠去。两侧坐观的朝臣们忍不住发出惊呼,舞者却稳稳地被宫人们送上的羽扇托住。他从袖中抽出一笛,横于唇边。人一派慵意仰卧着吹响长笛,几乎与身下羽扇融为一体,玄色纱衣流淌过雪白的羽扇,色泽鲜明悦目。而曹操一眼就看出,宫人们托举并未用力,全靠舞者腰腿力量支撑。一曲将尽,舞者收笛站起,身后扇面一翻,扬起了漫天花瓣,如雨纷飞。而人就在这花雨中摘下面纱,缓步前行至高台临下,步履间踝铃声不绝,如舞蛇人的哨鸣,带着些柔软诱人。他拜倒在地,广袖长衫徐徐铺展开去,绽放满地玄色。
“易小川,参见主公。”

曹操不急着叫人起来,却转头看向李逍遥,接住他目光,人含笑起身,下了高阶扶起那舞者,“主公,这便是臣的故交好友,易小川。”
“易卿辛苦,”曹操扬颌示意,李逍遥便带着易小川上了高台,坐在自己身边。“赐酒。”
易小川又是起舞又是吹笛,此时却气息平稳,举樽示意后一饮而尽,落袖后神色自如,唯有眼角泛上一层薄红来。

昔年李逍遥还在市集游走时,遇上过一个混迹各种进宫使团的舞者中探听所需消息的青年,便是易小川。他儿时跟着父亲学剑,却不喜那些剑招凌厉迫人,自己研究出一套如同剑舞的招式来,动作看上去慵懒随意,却可于机锋处取人性命。只是这种招数为正统武学所不屑,他也不喜条框约束,便另辟蹊径做了个江湖探子,专挑使团下手。
易小川和李逍遥都是个性洒脱爽朗之人,一见便引为知己,相约年年都在李逍遥婶婶的客栈处相见一回。如今李逍遥成了王后,便让婶婶问易小川是否愿意进宫会面。易小川听闻曹操天下霸主之名已久,苦于一直没有使团能进魏宫,自然一口答应。恰逢淮北大水,曹操忙于政务,听说王后有朋友要进宫,也没有异议,只让他尽管安排。等平定水灾,易小川已经进宫十日,曹操才在扶桐殿设宴要招待王后的贵客。没想到易小川还特意献舞一曲。

宴饮至末,有宫人上前悄声问了曹操一句什么,曹操看向李逍遥,他却拉着易小川说话没有看见。轻轻摇摇头,他衔了一丝笑意,道:“宇文容华。”此时易小川忽然抬起头,撞上了正在打量自己的曹操。那双并不带多少威严的眼和他只隔了一个李逍遥,望进去却有些遥远,仿佛云端浮日,让易小川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皱成一团的面纱。殿中诸人都散去,侧位坐着的一位戴了金色半脸面具的青年上前,扶曹操起身。李逍遥见状也拍拍易小川的手,“走了,咱们回宫。”
回到人的广阳宫,李逍遥伸了伸懒腰,让宫人为自己卸去宫装外衣,道:“今晚给你打掩护,又要算准时机免得坏你上殿机会,可是累死我了。”
“主公刚才似乎一直在看你,你……”易小川犹豫道,“不要紧吗。”
“我那是故意避开的,”李逍遥却对他扮了个鬼脸,“否则我便要侍寝,他肯定不会来我这边,那你一人在宫里,我怎么放心。”
不料他这样大大咧咧提起侍寝的事,易小川愣了一下,转了话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有剑技傍身,还怕被人夜袭不成。”
两人沐浴时,李逍遥忽然拍起一道水花,像是玩笑般问易小川:“小川,你想不想在这宫里留下来。”
颇为惊讶地看着他,易小川也顾不上擦擦脸上的水珠,就听他道:“主公今夜看你起舞眼都转不开了,应该对你很有兴趣。现在宫里人太少了,我也是无趣,你可以来给我作个伴,多好?”
“逍遥!”易小川不得不踢了他一脚,制止了越说越兴奋的人,“入宫……哪有那么简单,而且我还……”
“你之前不也是混迹各王宫之间吗,现在魏王宫就是天下最大的宫城了,还比不上其他诸侯小国?”李逍遥抓住他蹬自己的脚,又放下,“至于对主公,你这踝铃是为了练脚步安静,今晚却一直响个不停,怕是心中激动控制不住吧……噗,咳咳咳咳咳,易小川!”这次被毫不留情兜头扑了一脸水的是李逍遥,他还正在说话,更是呛得咳嗽。两人顾不上再说什么,在浴池里泼水打闹起来。

宫人灭了殿内大半灯烛只剩远远一盏,帘帐放下榻上便昏暗一片。易小川躺下后偏头看着里侧的人,忽然问:“你在这王宫里,住得舒服吗。”
“舒服啊,”李逍遥像是翻了个身,“主公对我没什么要求,不用做什么母仪天下的端庄样子,怎么高兴怎么来。今晚扶他那个宇文拓,也是他在路上捞回来的,好像是什么神兵之主。还有杨六郎,景天之类,被家里送进宫的,也都很好说话。这宫里啊,没什么争斗不安,大家都是做好自己的事,主公需要的时候就去陪他喽。”
“可是……”易小川承认,今夜他是故意没有跳往常擅长的剑舞。而且听说魏宫尚玄,也知道自己肤色极白,便换了一身玄色纱衣,配上羽扇,使得整支舞看来是最为动人的。入宫时他见了曹操匆匆一眼,有点好奇手握天下霸权的人究竟会是什么模样,欣赏别致的舞和笛曲,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曹操的容色英朗超出他想象,神色中的赞叹与欣赏他看到了,心中也因为那高远却烫人的眼神有些激荡。但真的留下来……还要看人是否有意。
李逍遥见他久不说话,翻了个身,“我先睡了,你想好的话就告诉我。”其实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第二日晚膳曹操是在杨延昭宫中用的,本想回御书房叙议政务,就见广阳宫一位宫人来,行礼后道:“王后有礼相赠,请主公。”
曹操有些疑惑,但李逍遥难得主动请他,还有赠礼,便让宫人随侍去了广阳宫。到偏殿后那宫人却请他站在帘后稍等,然后便退下。薄纱所制的垂帘将殿内情形映得影影绰绰,似乎有两人正在桌边对饮。曹操敛息退开些,听着他们对话。
有些陌生的声音,应该是易小川,伴着酒液滑进盏中声响,道:“其实昨日那支舞,作微醺之态会更好看,但毕竟大殿正宴,主公面前,不好那般。”
“什么不好那样,我看你是不会吧。”李逍遥带着些笑应道。
“你居然小瞧我!”咚的一声像是酒盏磕在桌上,“你等着!”
片刻后李逍遥退了出来,对等候的曹操道:“主公,礼在殿中,请。”
“你这样对你朋友,不怕他与你决裂?”曹操不急着进去,却道。
“前日那番舞,小川从知晓有夜宴就开始排演。所以需要表现诚意的,是主公您才对。”说完,李逍遥便发辫一晃,离开了。
殿内重新出现了更衣后的易小川,他不见人,像是有些疑惑,嘟囔一声,随后便展袖舞了起来。曹操从帘后望去,很快看出他并非作态,而是真的醉醺,脚步亦有些不稳,动作要比前日多了几分轻曼,少了些坚铿。踝铃声也轻了不少,细碎的,像是风从林间过,捎起一丝摇曳。烛影憧憧拉长了人的身子,曹操缓步进殿,易小川一个转身看见了他,像是一惊,脚下一晃,向后坠去,被人稳稳接住。像前夜殿上的羽扇一般托着他,曹操顺着蔽体纱衣看向人本能绷紧的裸足,金铃环圈踝上,如新雪映日,极具色魅之感。
顺势托住人膝下将他抱起,易小川的轻盈出乎曹操想象,或许是练舞之人独有的体态。他看着在臂间紧张气喘的人,笑道:“可否换个地方欣赏小川舞姿?”与他对视半晌,易小川偏过头去,像是默许。

车铃阵阵

宫人送上参鸡汤说是王后准备,曹操一笑,伸手接了。扶着易小川坐起来,他舀起一勺吹凉,人想阻拦,却被递到唇边只能张口接了。
“以这鸡汤,可否易以昭仪金铃?”他这样问了,易小川神色有些无奈,勉强勾过腿,咔哒一声摘下右踝上圈环,双手奉到人眼前。

钟祥宫夫人易氏,王后至交,入宫探友,扶桐殿一舞,艳惊主公于殿前。次日封昭仪,再月进夫人。易夫人独左足有金铃,踏步无声,只为主公作舞时闻得玎玲妙响,褒誉为天音。

【易小川篇·完】

==========================

【风流录全系列 完】

  130 14
评论(14)
热度(130)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