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多cp】风流录(四)【曹操/李逍遥】

曹操后宫向!拉郎全是主观意愿,没有苏哥哥!
每篇为独立篇章,没有NP,但会涉及别的曹Ocp,雷者勿入!!!

关于背景:没有背景,历史架空,基本还在成就天下霸业途中,各种私设
关于位分:曹操为魏王时,定王后、夫人、昭仪、婕妤、容华、美人六品。

看到这里代表以上我都能接受↑↑↑

(四)【李逍遥篇·相思扣】

“却辇之德,那是什么……意思啊。”李逍遥把到嘴边的“玩意儿”咽下去,换了个更文雅一点的词。曹操悠闲地翻着手中奏章,道:“就是为人妃妾者,不与主君同乘,只伴车辇左右,是为贤德。”李逍遥反应片刻,气得喷了一声身子往后一靠,“这些大臣到底什么居心,出宫巡游几百里路,要我跟着车走?我不干!”
“王后要青史留名,却辇百里而不怨怼,这不正是最好的机会?”
听出人是在拿初见时自己的豪言壮语打趣,李逍遥站起来便往外走,“那恕臣先告退了,要养足精神,才能跟上主公车驾。”才出殿门便碰上婕妤杨延昭,人说是主公召他一起用膳。李逍遥顿时更气,所以叫自己来就只是为了玩笑的,提起衣裾几步便下了长梯,回宫去了。
杨延昭进了内殿,见曹操正在闭目养神,便过去向鼎炉里添了些香,听得人嗯了一声,叫他过去。
“遇见王后没有。”示意人在自己身边坐下,曹操问。
“殿门外遇见了,王后似乎……很是忿忿。”杨延昭小心地回答,不料曹操大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跟他讲了自己故意将朝臣的谏奏给李逍遥看的事。然后在杨延昭不解的眼神中,他看着殿外珠帘,笑了笑,“王后为这次巡幸之事很是紧张,怕自己在百姓心中担不起这个尊位。孤也是想他轻松些,不必拘泥过分。”
杨延昭听得似懂非懂,曹操忽然问他:“你喜欢王后的性子吗。”
“喜欢啊,”他点点头答道:“王后平易近人,又总带着我和景天一起。”末尾玩闹两字被他吞了回去。
“孤也喜欢。”曹操将那张委婉提及却辇之德的奏章随手放到一边,拿起笔,又忽然抬头,对伺候的宫人道:“膳房新制的桂花酒,给王后宫里送一坛去。”
无论别人如何看待,李逍遥这个王后,都是他自己最满意的。

坐在王后车驾中的李逍遥只觉得累。此次出巡是曹操称王之后第一回,布置极为隆重,他身为王后,自然是难得的华服加身。车外檐角上成串金铃迎风伶伶作响,厢内熏着暖香,叫人昏昏欲睡。身上层叠的长裾衣摆都是纯正的金红,曹操似乎很喜欢他穿这个颜色,暗镂明绣的凤尾与鹤纹婉然交织,精致灵动,手指抚上去也显得细白剔透不少。只是裹覆身上,感觉一动便能汗湿重衣。他正听着外面车轮压过地面的空寂声响,想着何时才能到下一个城镇,忽然有人敲了敲车窗。李逍遥掀开帘子一角,外面是随侍主驾的宫人,他袖手敛目:“禀王后,主公有召。”
这不是成心折腾人吗,李逍遥略一蹙眉,还是提着衣摆起身了。好不容易在人牵拉扶持下到主驾车上,掀开厢帘就扑了满面细暖的风。李逍遥拽着衣裳,抹了把汗,“早晨出发时我是被连着衣裳摆进车里的,又偏要我挪出来,这衣裳又厚又重……”
“既然过于厚重,便脱去几件吧。”曹操挥挥手,让他上前。李逍遥有些怀疑地过去,跪坐下来,“真的?”
曹操颔首,他便高兴地脱去了最长的深衣外裳,又解开中衣的腰结,衣衫一层层从肩上滑落,渐渐只剩下了贴身的内单。李逍遥觉得差不多了,刚想捡回深衣套上,静坐看着他褪去衣裳的人蓦地伸手过来,揽住了他的腰。
“?”他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堵住唇齿。车内伺候的人在他来时就被曹操退开,此时便只剩了两人相对。车顶原有一颗夜明珠烁烁生辉,只见曹操一面将李逍遥藕节一般从层叠衣物中拨出来拉进怀里,一面摘了那珠子随手一扔,眼前顿时沉暗了下来。

待曹操重新将珠子放回去照亮厢内,李逍遥已经是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本就汗湿的面颊此刻更是如红霞昭雪一般,眼角鼻尖挂着细汗,鬓角处亦晕开几抹深泽水迹。
“方才你探身进来,孤仿佛回到初见时那日,倍感亲切。”听人颇为怀念的语气,李逍遥也只是在衣物里翻了个身,没有搭理他。
初见那日,他还是区区市井臣民,而曹操也王位未稳,还须御驾亲征。

李逍遥与开客栈的婶婶相依为命,不曾好好念书识字,也不喜功名利禄,每日在街市游荡,想着做个劫富济贫的英雄侠士。直到遇上也不大正经的师傅,说李逍遥身有武学奇才,非要教他来抵房钱。李逍遥跟着他,起先是不耐烦,渐渐真的学到些武艺,觉得自己离大侠又近一步。忍不住开始每日追着师傅要学更多,想求精进。
然后那一日,师傅将他带到一片行军营帐外,叫他进去找某位将军,可以成事。师傅神神叨叨地说他命缘在此,然后便往他手中塞了块黑布,将他推了进去。日后李逍遥回想起来,总是暗暗发誓,如果再让他看到师傅,一定先上去暴捶人一顿,再说后话。

且说李逍遥被推进营帐后,怕引起来去卫兵注意,用手中黑布蒙好脸,四处张望蹑足行走。他想着糊涂师傅也没告诉自己那将军姓甚名谁,住哪个帐子,忽然有队卫兵从他前方迎面过来,身后便是一座颇为气派的大帐,他发觉自己左右难逃,忍不住急出汗来。眼看卫兵越来越近,索性一咬牙,掀开帐帘钻了进去。
“什么人?!”一进去便听一声厉喝,李逍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着跪伏在地。蒙面黑布被扯开,有人扼住他下颌要他抬头,李逍遥慌张之中抬起眼,目光便撞上了端坐主位的人深沉双眼。那人坐得远,声音似乎也从远山中飘来,按着李逍遥的人搜过他身上没有兵器后,将他拽到了那人跟前,道:“主公,并非刺客。”
被唤作主公的人似乎对他很有兴趣,挥挥手让周围人都退下,指了旁边椅凳,“坐。”
后来具体发生了什么,李逍遥也记不清了,只隐约记得曹操问他名姓,听清后慢慢念道:“逍遥,”又看他一眼,“很衬你。”还有便是问他来这军营中做什么,已经明白自己被师傅坑了的李逍遥只能随口道:“他们都说这里有位厉害人物,我来寻他。”
曹操闻言含笑,“那你要寻那位厉害人物做什么?”
“投奔他,做大侠,青史留名!”这次李逍遥倒是答得利落,他虽不知曹操身份,但看得出来人身居高位,又在最大的帐中,估计就是师傅要他找的那位将军了。曹操只是笑,击掌两下,有随从进来,他道:“打盆水来,让这位客人梳洗一下。”看看李逍遥乱了的发辫,又道:“多叫几个人进来伺候。”

侍从鱼贯而入,有人举着铜镜立于李逍遥身前,其余捧了盆巾和托盘,静候于侧。李逍遥出了汗也是热闷得紧,便拿起那柔软布巾浸湿后细细擦了脸。曹操在一边端详,他形容之中尚有孩童的圆润,眉眼之间却已有少年人的勃发英气,这种混杂让人觉得有种奇妙的艳。拧干巾子时露出一截手腕,藕环般饱满有力。净面后侍从们默然换了位置,眼前的托盘里是各式束发,珊瑚珠流玉皆是精致细贵的饰物。他看向曹操,人颔首叫他随心选,李逍遥想着这人出手阔绰,也不再客气,解开发辫,满头乌发墨云般披散下来,衬得面颊更为皙白洁净。
待他收拾完,侍从们极快地退下,帐中又只剩了曹操和李逍遥两人。
“若是孤未猜错,你要投奔的便是孤。既然来了便在营中住下,再议后事,如何?”曹操这样问他,李逍遥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便道:“那让我给家中婶婶传个信,免得她担心。”

这一住便是一月半,李逍遥习惯了在军中穿梭,他是主公的客人,也无人管他。曹操着人给他准备了衣裳,全是金红色调,上身后在营中来回,如一道炽烈焰火。他性子爽朗开阔,与将士们相处得也很是愉快,没两日便可以坐在一起喝酒谈笑。曹操从主帐中出来,听见值守篝火边笑声朗朗,忍不住驻足。随从副将小心觑他一眼,道:“主公为何这般纵着那小子……在军中……”
“你是想说目无纲纪?”曹操接过他的话,未见怒意,“他本就不是军中人,又何来纲纪要守。”他看着讪讪的副将,“你觉得他快活吗。”
“怎么不快活,吃穿不愁,又在军营中擅自来往……”
“孤身边从未有过这么肆意的人,看着他快活,好像自己也快活了。”曹操说完,转身回了军帐。这时李逍遥拎着半只烤兔子过来,兴冲冲地问副将:“主公在吗。”
“在帐内。”副将睨着他跑进帐内,暗嗤主公怎么会用这种粗鄙荤腥。不过三刻,李逍遥却又拎着光秃秃枝桠出来,随手扔进了火堆里。

战事布置完毕,进攻在即,军内气氛也肃杀起来。李逍遥四处寻摸也没人再和他一起谈笑,但他看得出曹操在谋划的事举足轻重,便收敛了不少。大军开拨前日,曹操收起战事图,对他道:“此战归来,孤便与你商议前叙投奔之事。”
李逍遥看着人有些疲惫的眉间神色,忽然有些退缩,嗫嚅道:“我武艺不精,也不会诗书,还是,不给你添乱了吧。我,我该回去找婶婶了。”
“且慢,”曹操叫住了转身要走的他,拍了拍身边椅榻上的虎皮,李逍遥知道那是主位,慢慢走过去,不敢坐下,却被人按着硬是坐了。“孤朝中确实没有合适的位置给你,让你既能成事又不用收敛心性,但是身边,倒是有一位空悬,就看你敢不敢坐。”
“什,什么?”李逍遥看着人越发靠近的深沉眸色,忽然有些心悸。而曹操轻笑一声,“王后之位。”
“我……?!王后?可,可王后不该是……”
“孤宫中只有一位昭仪与一位婕妤,一个是将门之子,一个是官商出身,他们论出身礼仪确实好过你百倍。可是孤想要的王后,不是一位端庄的名门闺秀,而是能让孤高兴的人。”
“让你,我,我让你高兴……了吗?”他脸上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让曹操笑容更深,“逍遥在侧,高位胜寒,亦觉逍遥。”他循循劝诱道:“你想成大事,青史留名,除了靠自己,也可以靠辅佐君主。孤可以许你,魏国后世史书,不会绕过李逍遥一笔。”

想起在人身边这一月有余他的照拂和对自己肆意妄为的宽纵,他那双太能说服人的眸色,加上口中极为诱人的许诺,李逍遥最终是点了头。
魏史载书,昭德三年,主公御驾亲征,得胜归来,于魏宫迎娶王后。

婶婶听闻李逍遥成了王后,第一反应便是他在做梦,但随后宫中送来的喜服和纱扇,证实了人的说法。
大婚当日,李逍遥换上喜服,榴红长摆随他脚步滑过地上软毯,上车驾前他最后回头看了含喜带悲的婶婶一眼,放下厢帘,以扇障面,往魏王宫去了。

进殿后祭过天地,李逍遥被迎进广阳宫,在殿中端坐,等着曹操宴饮群臣后来幸。他双手握着纱扇玉柄,几乎渗出汗来。就不见人来,他悄悄将扇子放下几寸,确认了殿中无人,伸手摸进袖笼,那里藏着编了半个的相思扣。不正经的师傅不知从何处听说他要入宫,在之前常住的房内留下两段红线,说是结缘线。李逍遥也知道自己受曹操恩惠太多,便想着做个什么回礼。曹操并未派人来守着他,似乎也不怕他临阵脱逃。他大摇大摆溜去月老庙,看到求得姻缘的人都会编个相思扣挂在相思树下,便也悄悄学了起来。可惜头一回做,直到大婚这日,也只编成了大半。

曹操不知被什么耽搁,他编完了相思扣,又苦等许久,也不见人来。等曹操推门进殿,遣退宫人,却不见原该坐在榻上举扇待他的人。正疑惑,啪嗒一声,一柄扇子掉在他脚边,正是李逍遥用来障面的。曹操捡起扇子,抬首望去,便见一抹金红衣袖,从梁上滑落。

被人抱下来时李逍遥才猛地惊醒,撞进曹操含笑眸中,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实在大为失仪。但曹操并未责怪,只是将扇子递给他,抬了抬下颌示意。李逍遥连忙在榻上端坐举好扇子,曹操重新慢慢拨开,看着人灵动双眼与面上一层渺纱般红色,笑意更深。
倒进如霞虹锦中时,李逍遥忽然想起袖中物件,拿出来塞进了曹操手中。
“这是何物?”人接过,在大红喜烛的映照下细细端详。
“……剑穗,对,这是剑穗,主公佩剑,我就,就……”话语被截断,曹操一面挥手放下帐帘,一面笑着将那明显是相思扣的物件收进了自己襟中。

车马行进城中,百姓夹道的欢声渐起,李逍遥连忙坐起来整理衣物,口中还絮絮着:“在车里也能……这下我还得把衣裳穿回,太折腾了。”曹操伸手来为他盘系腰结,细细捋顺了深衣的描金纹红襟,“孤的王后,只是让臣民景仰,而非为了让他们评判。”
说完他坐回去,拨开那边的车帘。李逍遥也慢慢拉起自己这侧车窗垂帘,朝外望了一眼。
只那么一眼,便让“王后绝色,令辇驾生辉”的传言遍及了街巷。

这次巡游还带回宫中一人,名为宇文拓,据说是天下第一神兵之主,曹操让人住进了他的广阳宫。李逍遥想着若要有新人了说不定能让曹操心思分散些,便偷偷出宫更勤,不料回宫时正撞上人守在殿内的背影。
曹操说自己未曾用膳,李逍遥其实不大信。之前每次被抓住也是这样,摆出非要他亲手做些什么让曹操用了,才会放过自己似的姿态。连他在膳食中故意用错调料,味道奇怪,曹操竟也能不动声色用完,然后再在他身上索取回来。他正胡思乱想着,曹操这日却像不耐走前面那些过场,直接将他拖进怀中带回了侧殿。李逍遥回头正好看见梁柱后宇文拓匆匆离开的脚步,被放在榻上后便问:“那个少年,主公打算怎么处置?”
“他有神兵,封做国师最好。”以齿代手咬开他襟带,李逍遥手指在榻上滑动一下,笑道:“依我看,他不想做国师,倒想来这样伺候主公。”
动作顿了一下,曹操忽然贴得离他面颊极近,问:“若孤纳新人,王后就不有一丝醋妒?”
“主公说过,王后是要让你高兴,”李逍遥看着他的眼睛很亮,带了没有一丝阴翳的笑,“能在主公身边,李逍遥便很高兴。”曹操摩挲着他的耳垂,没有说话,而他接着道:“逍遥所求,是做世间豪杰,做这魏宫王后,谁敢说不算英雄呢。”
“王后越发能言善道了。”松开他已经发烫的耳朵,人展臂将他捞进了怀里。

有时候李逍遥也在想,自己可能是宫中最不像王后的了。礼仪不周,不爱盘发髻只以一条锦绳束起,无事便偷溜出宫,和宫中众人时常闹些不安分。
他不知道的是,在帐营中他散开发辫,咬着条随手挑拣的珊瑚珠坠绳对镜三两下利落扎起,笑盈盈望向曹操时,就在人心间刻了极重的一笔。就像曹操腰上一直佩着的那枚相思扣,编结毛糙,却能让他抚摸几下,就想起李逍遥带笑的眼,由衷露出笑意。

【李逍遥篇·完】

*却辇之德是汉代班婕妤
*却扇礼其实最早起于汉代,但实在想写逍遥哥哥拿着扇子四下乱看的表情ww
*年号是我瞎编的。

本系列还有最后一篇就要完结啦!也是系列中唯一开真车的一篇,敬请期待……

  128 16
评论(16)
热度(128)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