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猫伯爵恋爱物语


看到这张图开的脑洞,明星凯×被诅咒的猫伯爵歌(好长的设定)

【猫伯爵恋爱物语】

站在古堡前的草坪上,王凯戴着墨镜遮挡阳光,笑道:“这次咱们住这么豪华啊。”
“是啊,不缺钱。”助理也拎着行李箱跟上来,打趣道,“跟对了老板,我也能体验一回中世纪贵族的感觉。”
“醒醒,找准定位啊,你是中世纪贵族的仆人。”经纪人指挥着工作人员从车上把各种器材和众人的行李箱往下搬,顺便泼了她一盆冷水。
“能伺候老板这么帅的贵族,也是三生有幸了。”助理笑嘻嘻地跟着王凯走向门口。等在那里的接待人员推开大门,阳光随着吱呀一声洒满了大厅,也照亮了古堡内的奢华布置。
王凯和团队受邀来欧洲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系列广告和杂志拍摄,取景地都在这座环山靠水的古堡和周围的镇子,于是他们此行的居住被安排在了古堡内。据说这座古堡属于一个世袭的伯爵家族,一个世纪前最后一任主人离开,古堡整修后成了一处景点,偶尔接待拍摄团队。因为这次邀请他们来的厂商似乎和那个家族有关系,让他们得以成为极少数能入住古堡的外国人。

古堡整体是一座庄园,现在重新圈划过后地域是前面的草坪,古堡和后面的湖泊。堡体高三层,一楼大厅进深宽阔,两侧走道墙上挂着历任主人的画像。这些画像也出现在了布置优雅的卧室和书房内。二层和三层临水侧有阳台。参观了一圈后王凯挑中了三层小客厅边带书房和浴室的卧室,其余人都自觉地没有来打扰他,在一二层各自找到心仪的房间,安置下来。
这天刚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加巴士,没有拍摄计划。放好行李,王凯在屋内转了一圈,掀开垂地长帘看看窗外,又去浴室摸了摸古朴的黄铜浴缸,颇觉得新奇。他正看着书架上一排印着花体英文的书脊,忽然听到一声悠长的“喵呜——”。王凯猛地转身,发现一只皮毛油光水滑的黑猫正姿态优雅地半身坐在地上,看着自己。
这里居然还养了猫,王凯觉得有趣,蹲下来和浑身乌黑,连轻轻扬着的尾巴尖都没有一丝杂色的猫咪对视片刻,朝它招了招手。那只猫的眼神却显得很高傲,只是盯着王凯,没有要靠近的意思。王凯朝它走近一步,它抖了抖毛,倒也没有跑开,而是转头看向一边。王凯跟着看过去,发现这间房间的墙上,只挂着一个空画框。
“啧,怎么还有点瘆得慌。”王凯看了那画框半晌,忍不住搓搓胳膊,自语道。这时那猫又朝他叫了一声,平白叫他听出些不满的意味。王凯见它不是很愿搭理自己,便也不去招惹,转身去整理自己的行李箱。那猫又悄无声息地靠近他几步,看着王凯掏弄箱子里的东西,取出衣服来挂在屋内衣柜里,这里那里很快放了不少王凯的个人用品。卧室内的床榻铺着看上去就很舒服的被褥,王凯刚要伸手摸,黑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跃上床,盯着他。
“哎你怎么上床了。”有点洁癖的王凯本能伸手想抱它下来,黑猫却一呲牙,前爪拍了一下被子。王凯见状缩回了手,有些疑惑,看黑猫的意思似乎床榻是它的领地,便试探着道:“我今天开始睡这里,可以吗。”一边暗暗思忖,欧洲的猫听不听得懂中文。黑猫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踩着被子走向他。它伸爪扒着王凯的袖子,他顺势摊开手,就见黑猫将爪子搭在了自己掌心。试着握了一下,黑猫飞快地抽走,利落地跳下了床。看来这猫似乎很通人性,王凯开始有点觉得它可爱了。

晚餐时他对工作人员提起古堡内有猫,让他们找找哪里有猫粮之类的。工作人员们都说没听接待方提过,在餐厅各处寻觅过之后也没发现猫食盆之类的。王凯想了想,说:“那明天去买点吧,可能吃完了。”也没提起自己和猫“握手”了的事。众人讨论了一番为什么都没看见猫毛之类,这个话题便被当作餐中插曲,揭过了。

夜里众人都早早睡了,第二天中午王凯便倒过时差。助理来敲门,他迎人进去,助理感叹了一下书房都这么古朴豪华,交给他一袋猫粮和一个崭新的食盆,并说想看看猫。王凯醒来时猫就卧在床上他枕边,还吓了他一跳。但两人走进卧室后并没有看到那只黑猫,王凯胡乱唤着咪咪喵喵,四处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可能怕生吧。”助理有些失望,离开了。王凯将食盆放下,打开猫粮倒进去,这时黑猫才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看他手边的猫粮,并没有要吃的意思。
“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吃点吧,感觉你这一天也没吃东西啊。”王凯说着,那黑猫却一甩尾巴走了,不知为何,王凯总觉得它目光有些鄙夷。没养过猫的王凯也不知该怎么哄它来吃,索性不管,反正饿了总会吃的,这么想着,他去换衣服准备下午的拍摄。
在草坪上拍摄以古堡为背景的图时,王凯觉得身后有目光在注视着自己,便回头看,发现是那只黑猫蹲在卧室外的阳台栏杆上,慢悠悠地晃着尾巴。他笑着朝它挥挥手,工作人员好奇地跟着看过去,问他在看什么。王凯刚说完猫字,就发现黑猫消失得无影无踪。造型师上前给他捏头发,助理在一边递喷雾发胶,道:“老板啊,你是不是太累,出现幻觉了,我们问过,这古堡里从来没有什么猫啊。”
“是啊,如果有猫,总要吃喝拉撒吧,这里一点痕迹都没有。”旁边的经纪人也附和道,王凯没说话,决定晚上回去拍张照,证明自己的理智。

房间里的猫粮还真是一点没动过的样子,黑猫出现时王凯立刻掏出了手机,却见它的瞳孔一缩,猛地扑向他。没防备的王凯被撞得后仰,手机也掉在了地上。黑猫踩住他的手机,喉咙里发出颇为烦躁的声音。
“你不想被拍照?”王凯听得出它的愤怒和不愉快,试探着问。黑猫咕噜一阵,似乎是在威胁他什么。他笑着叹了口气,“好吧,不拍就不拍。”黑猫抬起爪子,王凯一手去捡手机,另一手小心地握住了黑猫还抬着的左前爪,摇了摇后松开,“跟你道歉,好不好?”这次黑猫没有立刻收回,而是放低了声音咕噜两声,慢慢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背。
“你是不是跟我很投缘呀?”王凯被那痒痒的触感逗笑了,将手机换了只手,用手背轻轻地碰碰黑猫支棱着的耳朵,“不想被其他人看见。”

见面一天半,黑猫第三次喵出声,在王凯站起来之后,它咬住人裤脚,将他往旁边拽。王凯踉跄两步,跟着它走到了书桌边。黑猫轻盈地跃上桌子,用爪子拍拍一本王凯前天没注意的书。王凯掀开,眯了眼睛去看,这才发现上面写的居然是中文。根据书页上的文字记载,这本书属于三个世纪前古堡主人的养子,一位叫胡歌的年轻伯爵。书下还压着一张画像,应该是原本挂在墙上的。这位叫胡歌的养子虽然有着深邃轮廓和高挺鼻梁,却是典型的中国人外貌。因为那双未笑但含情的桃花眼,颇具古典东方美感。王凯看着画像,忍不住感叹道:“长得真好看。”黑猫闻言甩了下尾巴,仰头看着他。王凯看看画像,又看看它颇为骄傲期待的表情,恍然大悟:“你不会就是……?”
黑猫如见面前一般长吟一声,肯定意味明显。王凯有些惊讶,自己是不是还在倒时差的睡梦里,伸手摸上黑猫脑袋,它也没躲。
“这是童话故事吗……”王凯感觉到掌心柔软的动物皮毛触感,恍惚道:“你是几百年前的伯爵,是……人类?”他皱了皱眉,“不会是诅咒什么的……”黑猫顶了顶他的手,王凯发现它漂亮的大眼里泛上一层水汽,似乎是再次肯定了他的猜测。

不知为何,他相信了一只猫的表现。接下来的半月里,王凯就和这间屋子原本的主人,变成黑猫的伯爵胡歌秘密相处着。他管黑猫叫了一声歌歌,发现它没什么意见,便就这样唤它了。他觉得胡歌身上有种神秘又优雅的气质,如果变成人,应该就是画像上那位年轻俊美的伯爵吧。
在周围镇上拍摄时他装作对当地各种传说感兴趣,收集提炼出了胡歌的故事。他是身份神秘的东方孤儿,长相精致,又聪颖过人,被古堡中的的伯爵收养,从小当亲生子精心教养。胡歌比伯爵的其他几个儿子都要受重视,并在成年后受勋成为新的伯爵。但成为伯爵没两年,一位美丽的女巫来到了古堡,不久后胡歌忽然消失了,前任伯爵的长子重新接手古堡成为主人。从此伯爵家族上下对这位成员的去向讳莫如深,有说女巫跟新伯爵串通杀了他的,也有说他爱上女巫,放弃了家产爵位跟人离开的。
王凯也没去向身为黑猫的胡歌求证,反正它的存在就说明这两种猜测都是错的。胡歌似乎不用吃喝,只待在这间自己原本的卧室里。王凯在古堡内以及周围拍摄时它就蹲在阳台或楼梯上看着人,但不会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踪迹。于是王凯休息时也就待在房间里,胡歌与他越发亲近,愿意卧在他膝盖上,王凯摸它就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似乎很舒服。有次陪胡歌在阳台晒太阳时他倒了杯咖啡,胡歌就看着他,甩甩尾巴。王凯便问:“你也想喝?”黑猫点头,他将杯子推过去,想看看它怎么喝。只见胡歌并没有埋头探进去,而是用两只前爪捧住杯子,晃悠悠地抬起来。王凯一边觉得有趣,一边伸手帮它托住,免得杯子掉下摔碎。后来每次喝咖啡时他都会给胡歌倒一杯,再敷衍过工作人员为什么一个人要用两个杯子的疑问。

一天王凯去隔壁小镇拍摄完回来,闻到房间里有一股酒味,循着味道找到卧室里,发现胡歌两爪挂在床沿,没能上去,徒劳地蹬着后腿,竟像是喝醉了的样子。他将它抱下来,胡歌懒懒地翻了个身,伸出舌头舔他掌心。没想到猫也能表现出这种酣然醉态,王凯偷笑着将它抱在枕边,自己去洗了澡。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胡歌还趴在他旁边,睁眼看着他。王凯伸手戳戳它湿润的鼻子,仿佛怕惊动了什么一般低声道:“这里有酒窖,是不是?”黑猫甩了下尾巴,不置可否的样子,王凯接着道:“歌歌,带我去吧,好不好。”他捏捏黑猫柔软的爪子,“他们怕耽误事儿,好久没让我喝酒,馋死我了。”黑猫犹豫片刻,终于跳下了床。王凯连忙下床跟上去,一路倒也没遇见别人,拐进了古堡背后一扇隐秘的小门。
下了长长阶梯后果然有座小酒窖,地上还印着不少梅花,显然胡歌不是第一次来了。王凯跟着胡歌,它停在哪只罐子前,就尝一些,也用掌心喂它一小口。果然都是些好酒,只是他也不敢贪杯,很快抱着似乎又醉倒的胡歌离开了酒窖。

拍摄结束,一行人即将离开古堡。王凯收拾行李时胡歌蹲在一边静静看着,就像他刚来那天一样。拉好箱子拉锁,王凯转身将胡歌抱进怀里,它也没挣扎,柔软的尾巴轻轻甩动,拂过他胳膊。
“我会想你的,”王凯说着将它举起来,“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你应该挺喜欢我的吧。”他说到这里笑了笑,“好像从来没人见过你?他们都觉得我在说胡话呢。就算是我做梦吧,这也是个很棒的梦。”看着黑猫沉静的眼神,他忽然亲了它一口,放下几乎全身僵硬了的黑猫,拎起箱子,“我走啦。”
说完,他推着箱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因为他害怕自己再看一眼胡歌,就会舍不得离开。房门在身后合上,王凯错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一声“别走”。
回国之后养只猫吧,他想着,要一只黑猫,神秘,优雅又漂亮。

之后几天他们一行人在罗马其他地方游玩,王凯却始终提不起精神。他满心都是黑猫胡歌。和他握爪时的样子,捧着咖啡杯小心啜饮的样子,在酒窖里兴奋地向他展示自己喜欢的藏酒的样子,卧在他膝盖上打盹的样子……种种种种,让他看不下任何美景。回国前一天,众人自由活动,王凯没有丝毫犹豫,乘上前往小镇的火车。无论如何,他也想要回到古堡,问问胡歌,愿不愿意跟自己离开。几百年的孤独,他都不敢想象人是如何承受下来的。

回到古堡内,王凯唤着歌歌,胡歌跑上楼梯,没有一只黑猫出来迎接他。直到跑进自己住了一个月的房间,王凯进了卧室,发现阳台门口躺着一个身穿礼服的青年。是画像上的年轻伯爵,他似乎正在午睡,而更让王凯惊讶的是他的影子,赫然是一只猫的样子。
小心翼翼地放轻脚步上前,王凯在青年身前慢慢单膝跪下来,看着人精致的面容和睡梦中轻轻抽动的鼻翼被阳光拉出的漂亮弧度,不知受了什么蛊惑,俯身吻在人唇上。青年一动,睁开了好看的桃花眼。王凯一惊,刚想松开,就被人伸手揽住后颈。青年一个翻身拉过他,两人在地上亲作了一团。人伸出舌尖像还是黑猫时那样舔他,被王凯捉住,亲吻顿时变得缠绵。
两人分开后,趴在人身上的王凯偏过头,发现刚才还是猫形的影子不见了,地上是交叠的人影,就像他们此刻的样子。
“你是……胡歌?”他小心地问,青年眨了眨眼,咕哝一声,发出一个轻轻的“嗯”。

刚恢复人身的胡歌似乎还不太能利落地说话,但他拉着王凯到桌边,歪歪扭扭地写着字,伴着细碎的只言片语,告诉了王凯全部的经过。
几百年前,确实有位女巫来到了城堡,也正是因为他的“哥哥”对他动了杀心。可女巫爱上了他,告诉他只要跟自己走,没有人能得到古堡。在她身边时他会永远是21岁,等她厌倦了,就可以回来继续当伯爵。但胡歌拒绝了,他对美丽的女巫并无爱意。女巫因此恼羞成怒,将他变成了一只黑猫。并恶狠狠地诅咒他,他会承受几百年的寂寞,直到有人能爱上身为黑猫的他,并且敢亲吻他。这个条件几乎不可能达到,于是数百年来,胡歌游荡在古堡里,见过世事变迁,从未出现在人前。古堡成为景点后游人纷纷,偶尔有人住进来,但从未有人能让他另看一眼。
直到王凯出现,他并不害怕胡歌的威胁,还用好听的声音跟他说着故乡的话语。他想办法对人袒露身份,王凯相信了,还一直陪着他,而不是把他当怪物。

那天王凯亲了他的脸,胡歌发现自己可以变回人了,但影子还是猫的样子。他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是不是更像怪物,他以为王凯已经彻底离开,想到如果再有人来,这样半人半猫的样子,估计他连房间也不能待了。但没想到,王凯竟然回来,还再次亲吻了他,让他彻彻底底地变回了人类。
王凯耐心地等他说和写完,温柔地将人抱进怀里,“我这次回来,是想问你,愿意跟我走吗?”

身边人很快都发现,说要再玩几天的王凯回国后,家里多了只漂亮的黑猫。他们忘记了人刚到城堡时宣称自己在房间里看到一只黑猫,只以为王凯是忽然爱上养猫。也不会有人知道,这只猫曾是位高贵英俊的伯爵。

结束了拍摄回到家,王凯喊了几声,没有回应。他笑了笑,走向卧室,果然,胡歌正裹着浴袍,像猫一样蜷在大飘窗的窗台上,睡得酣熟。随手将拍摄现场带回来的玫瑰花放在一边,王凯探着身子去亲他恬静的侧脸,胡歌忽然睁开了眼,翻身抱住人脖子,和他交换了一个甜蜜的亲吻。
他生命中最奇妙的一件事,就是与这位猫伯爵的恋爱物语。

全文完

为了图上那一幕推翻了三个设定,真是写得我累死……欧洲的伯爵歌歌为什么会听说中文,又怎么跟着凯哥回国的,都请勿深究XD

  208 16
评论(16)
热度(208)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