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川灏-情生意动

本来这几天都是小清新的恋爱故事,但看了灏灏下面这张旧照忍不住开起了车。
教授电影设定,时间线在石泓案以后。程灏保留原剧三十岁设定,其余都是私设。


【情生意动】

这是长久以来唐川第一次对办案警察之外的人说起石泓。
他原本是和程灏一起在人家中看着一部关于高智商罪犯的纪录片。不知怎么,他看着屏幕上伏法的罪犯,道:“经手了这么多案子,直到那次我才发现,有时候揭开真相,失去的反而更多。”

程灏是石泓的案子结案后,有一阵子没去烦唐川的罗淼带来的人。经他介绍,这位面若桃花的漂亮青年是邻市江州某大学犯罪心理学专业的,也学物理,来江北刑警学院交流学习一年。他的论文题目跟高智商犯罪有关,所以想来找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和经验的唐川指导。当时唐川接过资料翻开,发现人的论文题目是:技术手段与心理状态在高智商犯罪中对实施者的不同影响。忍不住笑了,抬头看着人,“本科就研究这么复杂的课题?年轻人就是爱挑战啊。”
“唐老师,程灏他……”罗淼想说什么却被程灏制止了,他抬了抬眼镜,微笑道:“唐教授,我今年30了,这是我的博士毕业论文。”
唐川尴尬又疑惑的的表情一时没收住,毕竟程灏不管怎么细细打量,也就是20出头的大学生模样,白皙面颊上满满都是胶原蛋白。结果竟只比他小四岁,已到而立之年了。他咳嗽一声,站起来,“我是没什么问题,这边实例也比较多,如果你想的话明天就可以开始了。”

第二天早上程灏还给唐川带来了三明治,说是罗淼提过他爱吃,不知道喜欢哪个口味就多买了几种。两人吃完早餐后就开始了研究,与一直辅助警方处理案子的唐川不同,程灏一直都是在实验室和教室中学习,对于真实存在的犯罪者和案情里一些书本中分析不出的变化和微妙矛盾可以勉强理解,但很难真实体会,再结合理论写进论文里。

发现这一点后唐川便耐心地带着他重新从犯罪起因开始分析,一点点抽丝剥茧还原案情,数据也在实验室操作了一遍。这样下来虽然效果好一些,推进依然很是缓慢,一天除了中午去食堂都在忙,也只写完了第一个案例。
等程灏记录完例证时,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对唐川道:“实在抱歉,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没想到案件真相中还会涉及那么多方面的冲突。”
“没关系,我刚来刑警学院,接触到第一个案件时也有这样的矛盾。”唐川温和地拍了拍人的肩,“甚至亲身经历过了,我都不能说自己就完全懂那些犯罪者。”想到了狱中的石泓,他心情蓦地有些怅然,对投来疑惑目光的程灏笑笑,“那今天就到这吧。”他看了看表,“食堂估计关了,我回去还得看看冰箱有没有材料。”
“唐教授,”程灏合起电脑,道:“不介意的话,我请您吃饭吧。我来做。”

晚餐时唐川意外知道了本科研读物理的程灏听过他在学科知识竞赛上的演讲,才对“犯罪者的不当运用会让知识的工具性变得负面”这个议题有了兴趣。研究生时他换了研究方向,并继续攻读了博士。知道唐川在江北刑警学院任教后,就想办法参与了交流。唐川对自己的这个多年“粉丝”印象也很不错。每年教师风采大赛他都会得到不少看脸票,但他自知魅力是来自衬着年纪和气质的英俊沉稳。而程灏深邃精致的轮廓,一笑就扬起几分无意动人的眼光,却与年龄履历无关。他仿佛格外被岁月偏爱,三十出头的年纪依然能美得春风一般轻盈舒展,也不怪让唐川认错了年纪。程灏性子安静内敛,又有些害羞,确实很适合专心做学术研究。

相处了几个月,程灏主动揽下了唐川再次离职的助理的活计,他也乐得不用再找个人来。更有了一点,不会被人打扰和程灏独处时光的小心思。每天他们几乎都泡在实验室和资料馆里,分析案例重整数据,经常从朝阳升起工作到天边挂星。晚饭大多是周末休息时两人一起去买好一周的菜食,程灏来做。他收集了很多犯罪心理学的相关影视剧或纪录片,所以在吃完饭后两人偶尔会一起看一部,当是消遣也是放松。

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唐川真切地感觉到了自己对程灏的心思有了变化。不是对同龄学者的欣赏,也不是老师对学生的照顾,而是想要拥抱和亲吻的喜爱。
第一次认识到这样的情感,是有一次两人看电影看晚了,不知何时就枕靠着在沙发上睡着。早晨唐川先醒了过来,感到肩上有些分量,低头一看,程灏正倚在他肩上睡得酣甜。人正在梦中,微微抽动鼻翼,像缩成一团的小动物。唐川颈边被人柔软的发顶磨蹭着,由心内泛起了阵阵酥痒。抑制不住指尖的颤抖,唐川伸出手去拨开人垂下的一缕额发,程灏动了一下,咕哝两声,没有睁眼。他继而用掌心轻轻贴上人在晨曦中格外白皙清透的脸颊,柔软温暖的触感让他清楚地听到了快要刹不住车的心跳声。
唐川不确定程灏对自己的感情,便不敢贸然表白。殊不知他给午后小憩的人盖上自己外套后,坐在对面假装看书实则偷瞄的眼神,早已被程灏发现了。从前对唐川是敬仰和憧憬,真正相处下来,程灏也被人专业水平外的细心温柔所打动。他见唐川有意却迟迟不动,以为人是顾念两人还是名义上师生的身份,便也没有主动表示什么,就这样甜蜜又略有些尴尬地相峙着。

直到这天,他们看了一部纪录片,唐川忽然讲起了石泓的事。这些事牵扯到的东西太过复杂,他一直独自闷在心里。但光线昏暗的房间里,程灏安静温和的侧脸,忽然就让他打开了话匣子。
真正说起时他比自己想象得要冷静,说完一切的经过,纪录片的字幕也进入尾声,唐川的脸被变换的光线照得明暗不定,淡淡道:“石泓也许怪我破坏了他的计划,作为旁观者,我也能大概猜到他对陈婧抱有怎样的感情。但没有什么感情可以剥夺一个无辜的生命,这是我的,更应该是为人的底线。”他自嘲地扬了扬唇角,“生活不像解题,我的立场让我只能找出属于正确范畴的解决方法,就是把我的朋友送进监狱。他像精密的机器一样完成了犯罪,又被机器一样的我拆卸了。”
手上忽然落下一阵温暖,是程灏握住了他的手,“不,你不是机器,这件事发生,你的难过不比当事人少。”唐川转头看向程灏,人又靠近了他一些,抬手似乎是想摸摸他的脸进一步安慰,他却忽然握住了悬空的那只手。程灏的眼神有一点疑惑,很快,就被惊讶取代了。
因为唐川握着他的手,探身过去,亲吻了他。那是一个带着试探意味的吻,似乎只要他一有拒绝的苗头,就会马上结束。但程灏主动启唇迎合,吻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嘟嘟嘟

相依偎着躺在床上时,程灏半眯着眼,对唐川道:“我这算不算,把你拉下神坛?”
唐川笑着摇摇头,将人拉进怀里,“我从来都不想被奉上神坛,”厮磨着人还有些水湿的鬓角,“遇见你之后更是。”

情生意动,才解相思。

全文完

  157 15
评论(15)
热度(157)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