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多cp向】风流录(二)【曹操/马承恩】

曹操后宫向!拉郎全是主观意愿,没有苏哥哥!
每篇为独立篇章,没有NP,但会涉及别的曹Ocp,雷者勿入!!!

关于背景:没有背景,历史架空,基本还在成就天下霸业途中,各种私设
关于位分:曹操为魏王时,定王后、夫人、昭仪、婕妤、容华、美人六品。

看到这里代表以上我都能接受↑↑↑

(二)【马承恩篇·下】—琼瑰

《诗.秦风.渭阳》:“何以赠之?琼瑰玉佩。”

若是半年以前,有人告诉马承恩,他在魏王宫里会过上此生最舒心畅快的日子,他恐怕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晋位婕妤已经半年有余。前日曹操未曾来他宫中,马承恩便起晚了些。宫人伺候漱口净面后他挥退左右,用木梳慢慢理着长发。无意望向铜镜中时,马承恩有些吃惊,自己眸中神色看上去,似乎很是松快,眉间常蹙导致的褶痕都淡了不少。从前他在父亲的王后宫中听到过宫人议论,说他和母妃一般,冷着脸也遮不住妖调气息。少年心性尚高,哪受得了这样折辱,他气得要用簪子划破自己的脸,被母妃狠力拽住。一向神情浅淡待人无比温顺的母妃第一次在他面前疾言厉色,告诉他日后若是有变,这张脸是他唯一资本。
如今在魏王宫,曹操对他宠遇颇深,在外也助术国击退了围敌。但若说是为他颜色,马承恩自己都觉得贬损了曹操。面上的召幸和赏赐合宫上下都差不离,可他独有的封号,叫人在苑中按花期间序种上花植,让他没有一日会只看见枯败落花,这样的心思却不是随手可赏的。且曹操知道他喜看兵书擅长剑艺之后,便常找他探讨这些,让他知无不言,也对他的一些见解颇为赞赏,说到兴味时将人拉进怀中,大赞得人之幸。显然不止是把他当作后宫妃妾来看。马承恩从小不受关注,喜欢什么便也不会直说,多看一眼已是极限。可在魏宫中,每每不过三日,那样物件,小到一本书籍大到一柄新剑,便会呈在他桌上。用膳时两人也不再相对而坐,曹操一定要他坐自己身边,斟酒布菜,有时还抢一步在他箸尖夺了他刚夹起的菜食。
他曾鼓足了勇气问人为何宠待自己,曹操闻言打量他半晌,发现是真心疑惑,才敛了笑意,道:“承恩怀玉数年,却不知你自己也是难得美玉。只是从前因为身份蒙了尘。”他牵过马承恩的手,“亲手拂去尘絮打磨成的至美琼瑰,孤又为何不爱呢。”

此外,后宫中人也都对他很好,身居高位的王后李逍遥和川夫人易小川是入宫前便认识的,个性都开朗明快。开始马承恩也担心过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分宠过甚,有所不满,但两人对视一眼,笑着拍拍他肩,“你为我们分担许多,感激还来不及呢。”昭仪莫循腿脚不便,天气有变化就不大出来走动。见面后没几日,他赠予马承恩一个木刻剑坠,做得极为精巧,凛凛雁纹像是眨眼间就能振翅飞远。其余的杨昭仪,宁婕妤,景容华也都是好相处的人,只有一个婕妤宇文拓,以鎏金面具掩住半脸,只偶尔和王后走动,不怎么搭理包括马承恩在内的众人。

入宫七月时遇上曹操生辰,宴后他召了已是昭仪的马承恩侍奉。扶着有些微醺的人回到寝殿,净了手后去为斜倚在榻上的曹操解开外裳,却被握住手腕,带倒在人身上。
“承恩,入宫数月,孤瞧着你,似比从前舒心不少。”不知何时起,曹操便不唤他位分了。
“多谢主公。”他面颊压在人肩上,金线镂织的暗纹使得脸有些酥痒。
“谢孤对你宠爱有加?”曹操用指尖拨开他鬓边散下的一缕发丝,笑问道。
“也谢主公贤明,后宫从无猜忌倾轧之风。”这话让曹操笑出声来,他抚一抚人面颊,“承恩这话,倒像是贤后所言了。”
“主公!”马承恩顾不上礼节,连忙抬手去遮他嘴,“承恩并无此意。”
“你放心,王后不会在意,”曹操偏头吻上他掌心,让马承恩一颤,收回了手。“孤也不会让他能轻松卸了这个担子去。”他闭上眼一瞬,像是醒酒意,随后问:“那承恩光口上道谢怕是还不足够,有无其它表示?”
马承恩听到这话,踌躇片刻,拉开他手起身,规矩地在榻上跪好。曹操不知他要做什么,便靠在锦褥上望着人。马承恩小心地解开腰间束带,脱去外裳,内衬,眼见只剩贴身中单,曹操像是明白他意思,笑着伸手要来拉人,却见马承恩取出怀中玉佩,郑重双手托举,递到他面前。
“诗有云,何以赠之?琼瑰玉佩。承恩此玉并不名贵,只是母亲生前唯一所赠,积年爱物,体肤暖焐,是以薄馈主公厚恩大泽。”
沉默一瞬,曹操取过了他掌上玉佩,小心放在枕边,将人拉进怀里,旋身覆上,“从前便觉得你的名字起得有意思,如今看来,以你容色加上聪慧,确是承得起王恩。”他随意挥手一扯,两人枕入一帘薰暖,悬帐晃作池水波漾,伴以几声极低的嘶吟。

第二日,宫人送来一袭玉白长衣,衿边滚着一圈新绿,如柳梢嫩芽,正衬马承恩肤色。而襟中一张纸筏上留有曹操笔墨: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看了半晌,马承恩唇边忽而绽开笑意。缓步走进殿内的曹操目睹这一霎,故意道:“孤还以为何处桃花错了时节,如今便开了,原只是承恩一笑,令百花输色。”

说起来自己都想不到,马承恩曾为人吃味。起端是一次午膳时,上了一道蒸鸭子。马承恩片了几块放在盘中奉上,曹操尝了一箸,忽然笑道:“从前王后出宫折返后心虚,也曾为孤烹制过这道菜,只是他忘了放盐,孤真不知如何食尽的。”
这话听在马承恩耳中却变了个意味,没有盐的蒸肴只会味同嚼蜡,何况鸭子还有水腥气,能吃完,他是真的很爱重王后吧。这样想着,马承恩淡淡道:“主公喜食王后手艺,便多去用膳吧。”不知曹操听出些什么意味,握住人手,“承恩若是为孤烹煮菜肴,孤也一定食尽才罢。”

他是随口玩笑,马承恩倒真的动了心思,只是他从小再不受宠也是金贵的王子,何曾动手做过什么菜肴。学了几天也没成功做出什么,不愿过分打搅膳房。李逍遥来找他谈天,发现人正对着一堆切得东倒西歪的菜蔬发呆,问他缘由,马承恩只说主公下旨要吃他做的菜。李逍遥一嗤,“他只要吃你做的,那你便做个最简单的。”见人愣愣看着自己,他挽起了袍袖,“我教你。”

于是当日晚膳,马承恩小心奉上一道金黄软嫩的——蛋羹。曹操瞧了一眼,笑了,拿起木勺尝了,抿抿嘴,依然没言语。候在一边的马承恩有些惴惴,小声问:“怎样。”
“过来。”曹操朝他招手,他过去,被人带坐在腿上。他一惊,连忙要起身,却被曹操按住。“你自己尝尝便知晓。”说罢又盛起一勺,马承恩张嘴,他却径自含下那蛋羹,然后蓦地吻上人还没来得及闭合的唇。
盐被换成了糖,这是马承恩尝出的第一种滋味,蛋羹滑下,人却仍深吻着他,半晌才令他有喘息余地。
“这是王后教你做的吧,”拂过人眼角晕红,曹操笑意不减,“他出宫游玩,常错过晚膳时辰,孤便不用膳等他一起。孤不食重热菜肴,他不得不亲手来做,每每在调料上动些脑筋,孤也都食尽,随后自有法子讨回来。”他看着马承恩,“承恩竟也学了他的手段,要罚。不过既然答应,承恩这碗蛋羹,孤还是会用完。”
自己这个醋吃的真是好没意思,马承恩想着,忽然被人一展袍袖抱了起来,连忙揽住人颈子免得坠下。走出几步后曹操又折回去,拿起盛着蛋羹的碗,抱着马承恩往偏殿去了。

入宫一年整时,马承恩由昭仪晋位夫人,保留琼的封号,位分与易小川并列,极尽荣宠。他父王在晋封当日上表祝贺,却被曹操原样送回,并附言道:琼夫人的宠遇只为他自身,也只属他一人,与术国并无干系。
迎下册封旨意时,满苑桂花正盛,香气袭人华服长裳,也敛于树下相拥二人的唇间。

马承恩篇·

  126 18
评论(18)
热度(126)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