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嘟滴组-歪打正着

通知:小料因为新印场有起印额,会上架10本,售价30,周一晚发链接

陈亦度(抓紧我放弃我)×迪诺(爱情公寓客串),各种私设。突然发现这个cp可以叫亦诺千金XDDD
傲娇总裁遇上浮气小明星,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ノ♥ 
PS:一年过去了,我终于可以直视狠打我脸的嘟嘟了(

【歪打正着】

这场酒会,从酒的质量上来说,超常发挥了。
满意地点点头,陈亦度又拿起了一杯酒。旁边的Tiffany正在玩手机,她最近好像交男朋友了,消息往来热火朝天。想着千万别是公司里哪个男模,陈亦度咳嗽一声,在杯子后面提醒她:“你今天是来工作的。”
“我挑人的眼光你不是总不满意……”不大高兴地收起手机,她终于认认真真地开始巡视周围,完成挑选新高定系列模特和代言人的任务。
“那个怎么样,现在这么天然的黑长直很少见啦。”被Tiffany用手肘碰了碰,陈亦度转头看过去,明知道人说的是那位长发美女,他的目光却被旁边的人吸引了。
那是个青年男人,留着不合适甚至略土气的发型,本该优雅的黑衬衫被大片银纹图案衬得轻浮花哨。但人侧对这边的轮廓之立体精致,哪座博物馆的惊世馆藏也比不上。他和身边的女星说笑着,偶然扭过头。陈亦度看见人正脸之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欧式的高挺鼻梁和深邃眼廓被拂笑含情的桃花眼模糊了原本的锐利,添上些东方的温秀,未上浓妆,在灯光下仿若新瓷出雪的肤色也显得他更加唇红齿白了几分。
只是他有着令人惊艳的脸,举止却像只收不住尾巴的孔雀。陈亦度看得出,他对身边的女星没什么攀附讨好的兴趣,所以大概是习惯了浪荡随意的姿态。这种人很会给自己惹麻烦,他在心里的评估表上默默加了一笔,又啜了两口酒。
“哎,你看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样啊。”Tiffany等了许久没得到一个可否的答案,有些不满,又碰了碰他。
“那人也是明星吗。”陈亦度扬扬下颌,问。
“谁,珍妮弗旁边那个?”Tiffany细细辨认了半晌,“他啊,迪诺,八卦小王子。是个帅哥,就是总演花花公子,一年十一个半月都在传绯闻。”
陈亦度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拿起酒杯向另一边走去,留下一头雾水的Tiffany,她耸耸肩,继续玩手机了。

迪诺觉得十分气闷,从进入酒会现场开始就是如此。他也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品牌传媒酒会,怎么会同时聚集自己四个“前女友”,好在没有带助理来。她们中有是纯商业合作,却也特意找过来跟他叙旧的;有是阴差阳错被拍,他完全没那个意思但对方显然没死心的,和另一位见面后便颇有正宫捉奸的气场。惹得迪诺只能躲到合作过一部戏关系还不错的珍妮弗那里,却又被她抓着诉说婚姻的不顺。
等珍妮弗终于被品牌方邀请上台讲话,迪诺才准备从后门开溜。今晚这个大型修罗场,使得周围人都对他议论纷纷,哪里还会有品牌方愿意抛来橄榄枝。但一出门,面对的不是楼梯道而是一条长廊,好像是酒店的客房部。迪诺知道自己走错,刚想转头,就见一男一女拉扯着走了过来。他停下来给他们让路,见那女生十分困难地架着旁边西装革履的人肩膀,一边安抚“陈大总裁,你别闹了好不好,我送你回房间睡觉。”而她肩上的人也拼命想抽出胳膊,“我不要你管,你,你会占我便宜。”
女生的脸黑了一瞬,像是被气笑了,“那你要谁管,不喝醒酒汤你明天头痛别扣我工资啊。”那男人抬起头,眼神迷茫地飘了一阵,忽然指向看戏的迪诺,“他,让他照顾我。”
“我?”迪诺指向自己的鼻子,笑容无辜,“我是个路人甲啊。”
“那就麻烦你了迪诺先生,”不料那女生喊出了他的名字还迅速塞给他一张房卡,“前面走到底就是,他要喝热水,醒酒汤我已经让餐厅做了待会儿送上来,报酬明早他醒了再跟你谈!”说完将人往他身边一推,马上哒哒踩着高跟鞋逃离了现场。迪诺更加气闷地扶住那人,忽然发现他有点面熟。
是今晚受邀来的品牌方之一,相貌英俊,在明星扎堆的现场也依然出挑。而让迪诺注意到他的是对待不断想要接近自己的男男女女礼貌但疏离的态度。有女星去和他碰杯时脚下一崴,人也只是松松地扶着她衣服下的手臂。
如果说迪诺是花丛中不管情愿与否都会拈花碰蜜的蝴蝶,他就像是花园的主人,挑选自己需要的玫瑰,却绝不多沾一点花上露珠。人总会对跟自己不同的人产生兴趣,这也是为什么迪诺会不自觉关注他许久。

眼看麻烦已经上身,考虑了一下把这位总裁丢在地上不管明天会不会就有被封杀的危险,出于善良,迪诺叹口气看了看房卡,还是走向了那间房。醉了的人都是一样的难搞,按住挣扎的人把他那身一看就很高级的西装脱了,听他还是嚷嚷着热,迪诺便去拧了毛巾来给人擦脸。热水烧开后拿矿泉水兑好温度合适的,迪诺刚把杯子递过去就被人一把夺过大口灌了半杯。
“这么渴啊。”迪诺看着人喝水的样子,忽然觉得喝茫了的总裁还是挺可爱的。喝完水后人安静了不少,窝在床上像是要睡着,他转身去挂西装外套,里面掉出几张名片。捡起来一看,迪诺念着上面的名头:“DU集团CEO 首席设计师 陈亦度。”
确实不是个普通人物,迪诺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捡就捡来个时尚巨头。他有点头痛地揉揉额,房门忽然被敲响。是餐厅送来了醒酒汤,迪诺道谢后接过,回到房内发现陈亦度还没睡,眨着眼睛看着自己。
“喝吗?”他将碗递过去,陈亦度伸手接了,一勺勺喝着汤,姿态倒像是在餐桌上享用什么美味一般。不过那汤味道应该不会太好,他揪着眉头吞咽的样子让迪诺忍不住笑了,又在人故作恶狠狠的目光中噤声,用两根手指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陈亦度醒来时屋子里已经没了人,发现自己还穿着前一天的衬衫和长裤,他揉了揉发沉的脑袋,看见床头的酒店信纸上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我没留下陈总任何把柄,报酬什么的全看您的诚意了。”下面是一串号码加上“迪诺”两字落款,让陈亦度模糊想起了自己之前干了什么。果然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性格,他想着,存下了那串号码,然后拨通了另一个人的手机。
“Tiffany!你居然让一个陌生人进我房间!”
“……”哦,你自己要的咯,为了工资着想,Tiffany掰着指甲没有说话,然后就听陈亦度接着道:“这三天内联系上迪诺,我要他来当代言人。”
“……”果然还是跳槽吧,这种总裁我不伺候了还不行吗。
挂掉电话后看向一边挂得一丝不苟的西装外套,还有床边洗干净的水杯和空碗,陈亦度意识到,迪诺那个轻浮造作的形象,也许并不是他的真实样子。

正在化妆的迪诺身后的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造型师吓得一笔眼线走歪,连忙道着歉替他擦掉。迪诺一笑,对跑过来的经纪人道:“怎么了?又被哪个八卦杂志拍到……”
“DU集团来找你了!”经纪人兴奋地拍着他的肩膀打断了他。
“来灭口吗,不至于吧。”迪诺一句话呛得激动过分的经纪人差点翻白眼,缓过气后瞪了他一眼,“DU邀请你当下一季高定系列的代言人和模特,下午就去详谈!”
这个报酬有点太丰厚了吧,迪诺腹诽,听经纪人说着“看来你前几天那个酒会上表现不错”就去要给他挑衣服,离开了。看来人还不知道那个四女同堂的修罗场,迪诺看向化妆镜里显得他轻佻不少的妆容,扯扯嘴角,起身去扮演自己的第11个花花公子角色了。

洽谈十分顺利,迪诺当然不会拒绝这份工作,而陈亦度看着人身上的白衬衫牛仔裤也很满意。要是迪诺真的穿着酒会上那身过来,被公司里的人怀疑眼光这种奇耻大辱他会记一辈子。
签过合同后陈亦度开口让迪诺单独留下,助理便跟秘书出去确认进一步合作事宜。迪诺放松地靠在椅子上,笑道:“我举手之劳,不用这么大礼吧。”
“这份合同是对你能力的相信,”陈亦度看着他,“我相信,你也不会一直想做个靠绯闻博眼球的人吧。”这话让迪诺愣了一下,调整了姿势,对陈亦度眨了眨眼,“那陈总是,还有私人的答谢吗。”
陈亦度无视了他的故作轻浮,推过一份邀请函,迪诺打开一看,内容是十分正式地邀请他五天后去市内最高档的餐厅共进晚餐。他晃晃那份邀请函,“陈总,我确认一下,是就我们两个人,还是……”
“这是我的私人宴请,当然只有我和你。”陈亦度一脸理所当然,迪诺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便收起了邀请函,“一定准时参加。”

迪诺的第一次拍摄陈亦度也在场观摩,等换完了三套衣服,他点点头,对重新造型的迪诺道:“衣服很衬你。”一边的Tiffany闻言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以前的陈亦度只会对模特说“你配得上这套衣服”之类的勉强算作表扬,这还是第一次他主动把自己的设计放在了模特之下的地位。她总觉得老板这次不是看中了一个模特,而更像是……看上了迪诺这个人?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得顿时打了个激灵。

打激灵的还有坐在陈亦度对面的迪诺,两人正在餐厅里,面对一桌美味佳肴,陈亦度却在餐前放了炸弹。
“你你你,你说想跟我……交往?”这才是他们第三次一起用餐,虽然他已经给DU集团拍了两个系列的广告了,但和陈亦度也一直是工作上的交集。表白就像那晚醉醺醺的陈亦度指向他的手指一样,令迪诺猝不及防。
“我们相处的时间不比你的任何一个绯闻对象短,”陈亦度铺好餐巾,道,“而且我也看得出,你对我很有兴趣。”
那是因为你每次把摄影棚里的人指挥得团团转的龟毛样子和你在外面的从容优雅完全不一样,而且谁说兴趣就等于好感的……迪诺脑内飘过十几条弹幕,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和陈亦度相处时也完全丢了那个轻浮花哨的人设。陈亦度忽然笑了,握住他的手低头亲了一下迪诺的指尖,“你现在的眼神,看上去可完全不像是要拒绝的样子。”
“别人一直说我是一直开屏的孔雀,”由指尖烫过的触电感反而让迪诺冷静下来,笑了,“没想到最后,我还能做只金丝雀。”
“孔雀也好,金丝雀也好,你都是想要飞得更高的,不是吗?”陈亦度的眼神其实很有杀伤力,特别是他一瞬不瞬地盯着人的时候,他扣住了迪诺的手,“你不拿我的把柄,那我来做你的推手。你会转型成功的。”
“这么快就要转型做实力派了吗,”迪诺用玩笑掩过眼中的感动,“我这张偶像派的脸浪费了,有点可惜啊。”
“有我设计的衣服,当然不会浪费。”陈亦度的笃定让迪诺真正地笑了,桌下的脚踝蹭了蹭人小腿,“那我可要,好好报答。”

真正和陈亦度交往之后,迪诺却发现,就像公司给他打出的绯闻男神是花架子一样,人霸道总裁的设定也是假的。生活中的陈亦度脾气十分难搞,口是心非不说,还有设计师的职业病吹毛求疵,情绪一激动就容易红了眼眶。
最莫名的一次是他一回家就被明显哭过的陈亦度拽进了房间按在床上,一通折腾之后迪诺又是腰酸腿软又是纳闷。他摸摸陈亦度还有点湿漉的脸,无奈道:“被折腾的人是我,你怎么哭成这样。”
“你的黑历史太多了!”陈亦度咬牙切齿地靠过来吻他,被吮着唇瓣的迪诺目光越过人肩膀看向一边的桌子,发现那里有一堆杂志报刊,才明白过来。陈亦度想着要给他运作,重塑形象,估计是找了之前的绯闻来看,越看越多越看越气,就给气哭了。迪诺在心里叹了口气,爬起来伸手搂住人肩背,“别气啦,给你赔罪好不好?”陈亦度没说话,在他耳后用力嘬了一口,直接让迪诺软了腰跪在了他怀里。

而且陈亦度十分嫌弃他的衣品,迪诺之前经营花花公子的形象,购置的衣服多是风格有些浮夸的。他日常穿着上也不讲究,去找人时按门铃,陈亦度在视讯窗口里看了一眼,说:“你,人,进来,衣服,不许进来。”
“度总啊,你这是要我在门口脱光吗。”迪诺胡乱捡了个称呼,挤着眉毛作万分可怜状,陈亦度却不为所动,“我在门这边等你,这是独户,没人能看见,脱。”
“啧,你们大老板都这么流氓吗。”迪诺吐槽着,还是乖乖解开了衬衫的扣子。陈亦度看着他拉掉皮带后便打开了门,用黑色丝绒的浴袍裹住人,一把抱了进来。
“你这是什么情趣。”迪诺已经一副不太想说话的样子,穿好浴袍,弯腰捡起了地上的衣服。
“把你的棒球衫拿远一点,我过敏。”陈亦度语气冷酷,“卧室找我。”
“什么态度!”迪诺还没气愤完,被人一句“再话多你今天就别想穿衣服了”吓得赶紧把手上的衣服揉成一团扔进了包里。
毕竟陈总在床上还是很霸道的,说得出做得到。

除了这些小打小闹的情趣,两人也不是没有伤筋动骨地吵过。起因是蹲守在剧组外的娱记拍到了新的绯闻。迪诺的形象已经扭转得不错,连上三部戏,没有炒八卦,也都收获了很好的口碑,这次被偷拍的照片是他低头和女生说话,角度有些微妙,看上去像在接吻。
陈亦度看见的时候便黑了脸,低气压直到下班回到公寓也没散去。迪诺知道有新绯闻人肯定会有点不高兴,特意趁活动请了半天假回来,还买了陈亦度爱吃的葡萄,一颗颗剥皮去籽。没想到陈亦度吃的不是醋,是火药,连着质问他是不是觉得现在的形象保持得很容易,还是想着以前那种浪荡的作风更适合他,炒作手段也更过分了。
好言说了几句迪诺也有点火,“说了那是角度问题,我这次跟她连吻戏都没有。清者自清,你要觉得我是那样的人,不相信就算了。”
陈亦度一时没说话,半晌才道:“你是不是觉得收了心跟我在一起,委屈了?那你就回去吧,接着做你的花花公子去!”
迪诺咬唇看着他,几秒后起身往外走,他一转身,陈亦度的眼泪就砸了下来,落在篮子里剥开一半的葡萄上。这时迪诺却忽然绕回来,对红着眼睛瞪自己的人笑笑,说:“我要是这么走了,小嘟嘟是不是又要一个人哭鼻子了?”说着伸手去擦他脸上泪迹,被陈亦度抓住了。
迪诺也没挣开,只是拿起一边的葡萄,靠在他身前的桌上,说:“以前很多人都觉得我是花心蝴蝶,见一个爱一个。其实我吃苹果,吃梨子,都是它们希望我去吃,这样我们可以双赢,别人知道它们好吃也知道我讨它们喜欢。但是现在我吃葡萄,是我自己想吃了,毕竟它虽然吃起来麻烦,又要剥皮又要吐籽,但是好看还甜,很抢手的。”
“你才是葡萄。”陈亦度转过头,蹦出一句,“你吃起来才麻烦。”
“是是是,你看我这不是把皮剥了籽儿都给你剔了嘛,来,吃一个,消消气。”迪诺将手里的葡萄塞进陈亦度嘴里,然后便被勾住颈子一把拉近,狠狠吻住了。
摊在床上喘气的时候,迪诺忍不住调侃人:“没想到你快哭得气儿都上不来了,还挺有精神。”
“你是不是想再吃一次?”陈亦度点起一根烟,转头看着他,迪诺赶紧拉过被子作小媳妇状,“不敢啊大爷,小的真真吃饱了。”他老实下来,不自觉盯住没搭理自己的陈亦度夹烟的细长手指。人平时除了赶稿不怎么抽,但大抵男人都是有事后烟习惯的,此刻袅袅的烟雾衬着他还泛红的眼眶和出神思考时略显淡漠的神态,有种别样的性感。

第二天他回到剧组,下午就知道前一夜陈亦度在思索什么了。这部剧DU是有服装赞助的,只是处理这种事还用不着总裁亲自出马。可陈亦度居然来了现场,还让助理去给剧组分发水果,在明知周围有狗仔的情况下将迪诺拖进了车里。
“你干嘛?”惊讶地看着一脸正经的陈亦度,迪诺刚想接着质问,就听他道:“给你提供绯闻啊。”
“哈?”迪诺一愣,还没能说出话,就被人笑着拉过去吻了下额头,“想你了,来看看。”放开他后看着人有点红的脸,陈亦度敛了笑意,“去拍戏吧,我待会儿就走。”
对于他这忽然探班的行径的不解直到看见自己名字再次出现在八卦新闻上时才豁然开朗。迪诺看着那“绯闻王子转型幕后推手原来是他?剧组与神秘人车内密谈!”的标题,叹了口气,问陈亦度:“你不觉得幼稚吗?”
“你要有绯闻,可以,”陈亦度捏着他耳垂吻上来,声音湮没在唇间,“对象只能是我。”
老板和恋人有点精分怎么办,现在毁约还来得及吗。

这天临睡前,无聊刷了刷微博,迪诺意外地发现一个账号叫“迪诺今天被金主抛弃了吗”,忍不住笑了,拿去给陈亦度看,“我的黑子还挺有创意。”
陈亦度不置一语,拉开他的浴袍,迪诺按住人手,捏着声音求饶:“下午刚伺候过,爷您还要来啊,奴家受不住了。”
“你接下来一周都是休息,怕什么。”陈亦度说着,拿开他手中的手机,覆压下来。
第二天早上,迪诺还赖床睡着,陈亦度要起床去公司了。人下床绕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轻声说了句,“没有。”
“……什么?”他迷迷糊糊地问,人只道,“没事,你接着睡。”便咂咂嘴,翻了身又睡了过去。
结果这一周每天早上陈亦度起床后都要亲他一下说句没有,迪诺实在搞不懂他在干什么,诚恳地提出疑问。得到的答案是:“我在回答那个账号的问题。”转了转眼睛,他这才反应过来。
“度总还在这认真打卡呢,”笑着搂住人脖子主动送上一个吻,“奖励一个。”迪诺也不劝他别在意,而是道:“你别跟他们计较,我自有办法。”

迪诺的办法直到十天后的DU年终大秀结束时才揭晓。那天他发了条微博,配图是秀结束后身为设计师和CEO的陈亦度上台与模特合影。两人一起站在中间位置朝台下鞠躬,没人看得到陈亦度的手正扶在他身后。而这条微博内容只有两个字,“没有。[yeah]“

胜利的手势或许在宣告,这场歪打正着的感情,正积极蓬勃地发展着,无人能打扰。

  200 18
评论(18)
热度(200)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