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戏里戏外

一个发生在平行世界里的2016年的故事

-戏里戏外

胡歌接到了一档真人秀综艺节目的邀请。
若是一般的节目经纪人可能就直接替他推了,但这个节目,她斟酌了一下还是拿给胡歌过目。而和节目组沟通之后,他欣然同意参加。
这是一档号称通过临场发挥来全方位考察演员功底的节目,名叫《谁是表演家》。节目一共邀请了十位演员,七男三女,既有吴磊这种九零后,也有老戏骨,胡歌在其中算是中青代。节目设定是嘉宾们分为两人一组。每两周一组,进入一间房间,根据抽取的设定关键词来演绎情景。全程网络直播,十周后由观众评选“最佳搭档”“最佳剧情”等奖项。
节目的噱头在于,嘉宾们在进入房间之前,知道的只有自己抽到的关键词,搭档是谁,对方拿的什么设定,都是随机的。并且他们其实只有两天相处时间,一天准备,一天演绎。

前两周是抽到一组的刘烨和许晴,关键词是历史和得失,他们演绎的是一段以真实历史为背景的爱情故事,反响很不错,两人也对彼此的配合很满意,表示期待下次合作。又一个周五到来,观众们都紧张地坐在屏幕前,等待着这周的嘉宾揭晓。
屋内的摄像头和摄像机全部打开,灯也亮起,一间布置简单的卧室。两位嘉宾则被蒙着眼睛分别从左右两个门带进了屋内。左边的门进来的是胡歌,这让他的粉丝们一阵激动,没想到自家男神这么快便出场了。而另外一位,就有些出乎所有人预料了。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后工作人员便退了出去。胡歌摘下眼罩,慢慢转头看向身边,和人目光对上的时候,他听到自己的心跳骤停了一瞬,然后格外欢快地重新跳了起来。出乎意料和心愿得偿同时带来的惊与喜让他看着人,露出的笑容几乎有些傻气。这时节目组插的小镜头放出了两人抽签时的录像,蒙着眼的胡歌展开的那张纸上清楚地写着两个字,王凯。而他的名字,也出现在了另一边王凯手上。

王凯是谁,胡歌能说出很多,两次合作的对象,朋友,优秀的青年演员,有着被人羡慕的低音炮和修长双手,个性开朗沉稳,基本都是优点。还有一点不会说出来的便是,他在意和喜欢着的人。两人在《琅琊榜》剧组相遇之后几乎是一拍即合,无论是对戏时的默契还是私下交流的愉快,都使得他们相处得很是顺利。距离越来越近,胡歌惊讶地发现,自己想要的也越来越多。散戏后从人手里接过的烟不够,他更希望能牵住那双手;窝在房间里喝酒谈笑不够,他更希望能尝尝人唇边沾着的酒液是什么滋味。而王凯投来的眼神——那双漂亮的眼睛根本藏不住什么情绪,胡歌被他望着,几乎错觉自己是赤/裸的,无论身体还是心思。
中间他也曾试着谈过一次恋爱,带着差不多是快要溺水的人努力抓住浮木的心态。但事实证明,只要王凯还存在于世界上,其他人在情感这道题里都变成了范围外选项。
可胡歌不能,也不敢,随意地迈出那一步。合作两部戏,两人最亲昵的举动,大概就是《伪装者》发布会前庆功宴上那个拥抱。王凯的呼吸扑在他颈后,轻若一个吻,烫似一束火。胡歌难得地放纵了自己,没有躲闪,而是和人一起傻笑着看向镜头。
开播后的宣传期,两人在舞台和微博上半真半假地调情,互动,却谁也没有问出一句,当不当真,敢不敢当真。毕竟要对抗和承受的东西太多,名声,舆论压力,粉丝的接受度,还有可能因此失去的工作机会。清楚知晓甜蜜情意极有可能伴着冰冷刀刃时,两人都理智地选择了回避。
15年底他们在颁奖礼上公开见了最后一面之后,基本断了联系。一起坐在沙发上的这天之前,快半年不曾听过对方的声音,或有什么接触了。胡歌16年几乎都在忙着商业合约,王凯则在拍戏,偶尔打开星饭团,看到对方上线或进热门的消息,心中滑过什么念想,又被叹了口气压下去。

胡歌会接下这个综艺,除了对于纯临场发挥对戏的新颖形式感兴趣,也有一定原因,便是候选嘉宾中的那个名字。经纪人看到他挂掉电话,欲言又止,胡歌对她笑笑,摇了摇头,“姐,放心吧,没那么巧的。”

可巧合似乎格外偏爱他们,现在他就和王凯再次坐在了一起,在这间布置成卧室的房间里,各拿着一个关键词。原本王凯表情还有些僵硬,胡歌看着自己微笑时的样子让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两人握手之后,王凯拿出了自己抽的关键词,和胡歌的拼在一起,举到了摄像头前。
那两个词是:“分手”和“ 重逢”。
正守着直播的观众们顿时炸了锅,有说“卧槽怎么这么狗血”“一场大戏啊啊啊”“节目组干得好”的好感路,也有抗议“节目组故意安排的吧”“是不是有黑幕”的粉丝们。而胡歌已经走到桌边扯过信纸迅速地写起了剧本草稿,王凯则在房间里四处转转摸摸,打开衣柜,一看空空如也又关上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胡歌一直在桌子边奋笔疾书,而王凯在沙发上躺着小憩了一会儿,玩起了屋内的健身球。弹幕池里不断有内容增加,开始粉丝们都各自夸奖自己偶像,过了没多久胡歌的粉丝抱怨王凯做甩手掌柜,王凯粉丝则迅速回击说明明是胡歌自以为是,不顾合作演员的感受。两方吵得不可开交,直到有疑似cp粉留言道:“我不管,他们坐一起磕一晚上瓜子我也愿意看!”迅速被跟了愿意+1+2……+10086,把粉丝们的争执刷了过去。
观众们讨论得热闹,屋内的两人也终于有了动静。胡歌长舒一口气放下笔,喊了声“凯哥”。坐在健身球上正盯着他背影出神的王凯听到这熟悉而久违的称呼愣了一下,身子没跟上站起来的节奏猛地后仰,眼看要从健身球上摔下去。好在胡歌一个箭步冲过去拉住了人,王凯站稳后用另一只手心有余悸地捶了捶胸口。两人像是忘了,就那么牵着手走到了桌边。一时屏幕上飘过一片“辣眼睛”“快放开”和“好有爱”“圆满了”的弹幕。不过他们是看不到这些的,胡歌反应过来后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王凯本来握得也不紧,在他抽走后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了几秒,被胡歌塞进了刚写好的剧本。这时两人是背对摄像头的,观众们也看不清本子上的内容。

王凯看着手上的剧本,胡歌已经写出了基本情景和前情。《谁是表演家》的宣传语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最难演绎的,恰恰是自己。”作为真人秀,看中的其实还是身处娱乐圈的他们的明星身份。所以胡歌的设定是因戏生情走到一起,最终因为舆论压力分手。在外地出席某个活动后因为主办方的问题,他们临时被安排在了一间房内,从而发生的故事。这是纸上最终留下的第四种剧情,胡歌还划掉了前面的三条。
“凯哥,你觉得……怎么样?”胡歌有些紧张地看着他。之前一起拍戏时胡歌关于剧情就经常有新想法,剧本写得满满的不说,和王凯,以及导演的讨论也是必经环节。有时候他们会为了一个落地的动作合不合理反复商量,即使最后镜头只是一闪而过。但这次是预设情景,且只有一次机会,胡歌想尽量周全,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情绪,台词应对之类。王凯细细看过一遍他没划去的内容,抬头对胡歌笑了笑,“都听你的。”

这期节目到此结束,节目组最后放出悬念,“胡歌和王凯,两大实力青年演员,第三次合作,究竟会在这样的设定下碰撞出怎样的火花?”直播结束了,讨论的浪潮却没有停歇。
“下一周赶紧来吧我想看男神飙戏!”
“都没人注意到胡歌抽走手之后王凯的表情吗!好落寞……”
“比起这个,最后那个眼神和那句都听你的才是大杀器!!!太宠了啊靖王殿下!”
“明明是阿诚哥对小少爷好吧!我觉得胡歌写的剧情肯定不错!你们看凯哥笑的!”
“第三次合作是在未来的所有的日子里!分手重逢什么的,说不定真的是生活里的剧情啊!”
“楼上CP脑过头了吧!凯哥刚看到胡歌的时候尴尬得不行好吗。”
“我没看出来尴尬啊,只觉得玩健身球的凯哥好可爱哦哦哦哦!”
“纯粉自觉离开好吗,今晚是我们的天下!凯哥要和歌歌演绎的绝对是爱情故事啊!!!从来没这么扬眉吐气过!”
“扬眉吐气+1”
“扬眉吐气+2”
“扬眉吐气+100000”
“其实我有点担心,按胡歌的性格,会不会最后还是……”
“闭嘴啦!歌歌不会那么残忍的,上一对已经是BE了,再BE我就弃节目!”

而现场,关机后胡歌和王凯轻轻拥抱一下,就要转身从两边离开了。胡歌不自觉地咬着唇看向王凯,勉强忍住伸手摸摸人脸的冲动,王凯转而拍上他的肩膀,“没事,你的剧本写得很好,下周我一定好好配合。”
“那,我就期待你的表演了,到时候见。”胡歌说着再次握住了王凯的手,这回没了刚见面时的生疏,他调皮地用小指轻轻挠了挠人掌心,两人这才告别。

一周过起来其实很快。中间几次胡歌想以节目为理由联系王凯,又觉得这样是在“作弊”,但除此外两人似乎依旧没有联系的借口。他索性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在工作的间隙琢磨剧本。经纪人在上周的关键词公布后颇为惊讶,但看着胡歌专心修改剧本的样子,知道人不会放弃这个工作,也只能闭嘴了。王凯的经纪人知道他把剧本全权交给了胡歌,“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王凯笃定地笑,“我们又不是死抠剧本的人,姐你是知道的。”
“我只了解你,我可不知道他。”看着王凯一脸“我知道就行”的小得意和满足,她也没什么能再置喙的。“就多嘴一句,做决定前可要想好了。”
周四的晚上,胡歌忙到凌晨。临睡前,收到了一条王凯的语音,是人含着笑说的:“好好休息,明天见。”他应该也是刚收工,声音里还有些疲惫。胡歌手指一动,一句“知道啦,你也早睡”加上猪头表情便发了过去。过了几秒,他觉得太过亲昵犹豫是不是该撤回的时候,王凯已经回复了两个拥抱的表情。放下手机时胡歌摸上自己嘴角,翘得实在有点明显。

因为剧情安排,两人到现场时都带着行李箱。下车后两人各自打板一次,戏就算开怕了。

情景:分手后重逢;胡歌 饰演 胡歌;王凯 饰演 王凯

胡歌推开门,看到坐在床上整理衣服的人,愣了一下,倒回去看了下门牌号,发现没错,犹豫着走了进去。
“那个……”他出声,王凯回过头,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他们说房间不太够可能要暂时凑合几个小时……是你。”活动方的安排出了岔子,但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境下和自己的前男友被分到一间。
两人都清楚状况后谁也没出声,胡歌拉着箱子坐在了桌边,取出一本书像是专心地看起来。而王凯低头玩着手机,不时有消息提示音响起。胡歌翻书的动作渐渐变得有些烦躁,终于在王凯那边又一次叮咚一声后,他不轻不重地放下了书。
“和人相处的时候,消息静音是基本的礼貌吧。”他说,王凯抬起头看着人,几秒后低下头按掉音量锁将手机扔到一边,往后一躺。
“上床也不脱鞋吗。”胡歌又说了一句,王凯猛地坐起来,“你想换房间就去找主办方啊,在这里找我不痛快干什么。”
“那你这么大火气干什么,”胡歌也提高了声音,“相看两厌了是吧,之前说分手后要做朋友的不也是你吗,我把你当朋友才提醒你的。”
“我看你是把我当傻子!”王凯一掌拍在床垫上,砰地一声让胡歌吓得一抖,更加瞪圆了眼睛。
“我什么时候把你当傻子了?你多聪明啊,王凯。”

“有你聪明吗,我一句对不起你都能听出十八种意思来!要不是早就想分手你会那么坚决?就因为我要去活动,没法陪你去说好的摄影展?”
这并不是胡歌原本的设计,但他不想破坏王凯的情绪,很快想出了回应。

“你要翻旧账是吧,好啊,”胡歌彻底转过身气呼呼地看着人,“我说过,坚持不下去开始就不要招惹我,你又是怎么保证的?”
“我从来没忘记过我的保证!而你呢,开始说过绝不因为别人的话胡思乱想的又是谁?”说到这里,王凯的眼圈忽然红了,屏幕前的观众们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不管媒体怎么说,我那就是去帮朋友忙的。他以前帮过我,所以我去给他的发布会撑个场面,所有都是礼节!”
“你到现在,还以为我是怀疑你,才跟你分手的?”胡歌不再用吼的,吸了吸鼻子扭过头,“我那是……嫉妒啊,王凯。”他的声音因为动作有些模糊,一点点从喉间撕扯着流出来,“我嫉妒,你朋友需要你帮忙,你就义不容辞地去了。而我只能一个人去看摄影展。”他忽然回头,鼻尖通红,“你知道吗,那次展览的作品排布是我帮忙策划的,里面藏着一句话。我写在出口的留言本第17页,本来想等我们一起去的时候,让你看到。”
“……是什么。”王凯的表情有些松动,像是怕吓着人似地,下意识放轻了声音。
“现在说,也没有必要了。”胡歌抬手擦擦干燥的眼下,转过脸。而王凯站起来走过去,蹲在他身前。
“歌歌,对不起。”他说着,表情诚恳。两人的自由发挥到了这里,似乎有些脱离胡歌的预设。王凯还泛着红的眼中是让他心中抽痛的情绪,“没,没关系。”
“不,有关系,”王凯认真地纠正他,说出了一段像是剧中自己原创的台词,又像是在跟他表白心意的话,“我们之间有太多阻碍,而之前我一心只想得到你,把它们看得太轻,太简单。分手之后我想过,是不是我太重视自己的事。我不喜欢欠朋友的,没注意你的感受,甚至觉得你有点大题小作。可刚才你说的话,让我第一次后悔了。”他握住胡歌的手,“上一次我们放弃了,但我们之间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对吗。”
“你就不怕,我可以因为胡思乱想和小心眼离开你一次,就可以离开第二次?”胡歌没有抽回手,声音有些哽咽。
“事不过三就行。”王凯笑了,“道过歉,错误也就算擦掉了,好不好?”
深深地看着人,胡歌嘴唇动了动,一句好就要说出来,王凯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不想接,执着地握着胡歌的手等待答案。而铃声似乎惊醒了沉溺在他眼神中的人,音乐中断几秒后再次响起来,他咬住唇,推了推王凯,“去接电话吧。”
来电似乎是为了工作上的安排,王凯背对胡歌接着电话,而胡歌拉起自己的箱子,慢慢走向门口。最后离开前,他抬起头看着角落的摄像头,苦笑着无声地比了几个口型。观众们能清楚地看到,他说的是“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可惜,胡歌没有让王凯听见的勇气。

门关上的一瞬,床头面对王凯的摄像机拍到了他平静接着电话的脸上,滑下了一行泪。

摄像机被关闭,黑下来的屏幕上伴着一首胡歌选好让节目组在结束后配上的《爱在记忆中找你》,跳出了歌词:

我对你 这一生 哪个可比
我与你 差一些 永远一起
邂逅时间场地 似连场好戏
要自何页说起
……

=全剧终=

这三个字之后,观众们像是被这彻彻底底的Bad ending砸傻了,除了演技真好,和怎么就结束了,不知该说什么。久久都没有人发出一句弹幕。节目组的人进门收摄像机时,原本还有些担心王凯的状态,但人好像已经迅速收拾好了情绪,问:“胡歌呢?”
“呃,胡歌老师在休息室,”导播像是也被带入那流畅而完整的剧情,还有些扼腕他们的“分手”,回答得小心翼翼,“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想跟您聊两句。”
“好,辛苦你们了。”王凯朝他笑笑,出了房间。
敲了敲休息室的门,胡歌的脸刚出现在门后,王凯就被一把拽进去。僵住两秒后,王凯伸手回抱住紧抓着自己袖子的人轻轻颤抖着的身体,温声道:“好了,还没出戏呢?”
“你怎么忽然改剧情……”胡歌的脸贴在他肩上,嘟囔着,“我差点都忘记原来的结局了。”
“我就是灵机一动,想到了那么一个理由,没用你原来的,”王凯退开一步,托住他脸,“对不起啦,胡导。”
“我是不是不该坚持那个结局,”胡歌的表情有一瞬迷茫,“如果是真的,你都那么恳求我了,我应该狠不下心……吧。也许当时就不会……唉,都是为了贴关键……”
“你的意思是你舍不得跟我分手吗?”王凯忽然含着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打断了他。
胡歌眨了眨眼睛,脸刷地红了,“我们又没有在一起!分什么……”
“那你愿意吗,跟我在一起?”王凯看着他,神情格外认真,“胡歌,我们都知道心里对对方是什么感觉。可是有很多东西……你怕,我也怕,所以选择躲避。这好像也是种默契,”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但是这次我们已经把最坏的情形都演了,你看,我们还是会舍不得对方的,所以……”
这次没能说完话的变成了王凯,胡歌忽然不管不顾地吻过来,他放空一瞬,迅速地回应了人。

十周的节目结束,胡歌和王凯表演的第四周和另一对并列播放率和回看率第一。还有粉丝用这个加上之前的《琅琊榜》《伪装者》剪辑了所谓三生三世的素材。他们痛心疾首每世都是要么生离要么死别要么求不得时,并不知道王凯和胡歌一起看了那些视频。手机屏幕上是胡歌拉着箱子离开房间的背影和梅长苏出征的背影重叠,明诚和王凯含着泪,而此时胡歌正被王凯压在床头热切地吻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得大开。
接到导演消息,他们的表演被评上最佳搭档,而不是最佳剧本,胡歌有些受挫,忍不住追问理由。导演沉默了十几秒,“观众反馈都是说,又BE了,伤心。”
礼貌道谢挂断后胡歌忿忿扔下手机,“BE怎么了!艺术的美在于悲剧性!他们这是不懂欣赏!”
“最佳搭档奖也很不错了,”王凯笑着亲亲炸毛的人鬓角,“咱们现实里HE不就好了。”
“也是,”胡歌冷静下来,笑眯眯翻身抱住他,“合作这么顺利,庆祝一下呗?”
“好。”王凯的眼角溢满温柔笑意,捏住人下颌吻了上去。

因为一次巧合他们有了再走进戏里的机会,并因此认清了戏外对彼此其实有多在意,再也不舍得错过。而胡歌设计在“摄影展留言本”里的表白,其实也是他曾经想要告诉王凯,却又只能多借一个人名义的话。
“第三次合作,是在未来的,所有的日子里。”

全文完

  294 25
评论(25)
热度(294)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