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网费换猫粮

一个因为我手误把王妃打成网费而诞生的梗,欢乐OOC,一切时间线,人物特殊设定都与现实无关~

王凯有猫了。

躺在一边的手机一阵震动,胡歌随手捞过来,发现是《琅琊榜》剧组的群,点到最上面,是王凯两分钟前发的一条消息。
靖王殿下:我有猫了。
下面的群众一片热闹,有痛心狗派又一成员倒戈的,有关心他的猫的品种的,也有问男生女生起名没的,响应十分热烈。胡歌拉着页面,扫过不断跳出来的消息,直到王凯发了第二条:刚接回来,不让摸呢。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游移一阵,最终还是关掉了群,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该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猫的?买的还是别人送的?驱虫体检了吗?那天的事,你原谅我了吗。
想到最后一句,胡歌撇了撇嘴,凭什么要等他原谅我,我也没做什么坏事啊。

所谓那天,就是和王凯的关系彻底弄僵的那一天。也是他在琅琊榜里的戏份杀青的日子。
王凯是胡歌在《琅琊榜》中结识的同龄演员。英俊沉稳,性格和他很是投契,对手戏也不少。从对戏开始的缘分,发展到后来便成了话题天南海北的交流,没什么顾忌和障碍。胡歌甚至觉得王凯比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要懂自己,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心灵契合的感觉。这样的相处,他在曾经的恋爱中都没有体验过。
可王凯似乎不太爱和人有肢体接触。胡歌发现这一点,是在换衣服的时候。他们的戏服都十分厚重繁复,经常要五六个人一起动手节约时间。拍惯了古装戏的胡歌已经习惯了,张开手任服化收拾。王凯站在他旁边,却屡屡在造型师碰到他胳膊或腰时会有一瞬明显的僵硬。
注意到这点,又经过一段时间观察,胡歌确认了,王凯对于肢体接触非常不适应,除了基本的礼貌,都是能避则避的态度。于是之后的相处中,他默默划出了一道无形的线,尽量不碰到人的身体或皮肤,虽然这让他们之间有一点尴尬。

直到杀青前一晚,两人在房间聊天喝酒,中间胡歌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发现王凯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他本该默默带上门离开,但不知为什么,胡歌蹲在床前,看着王凯有些疲惫的脸。阅读灯柔和的灯光照着人健康的蜜色皮肤和俊朗的五官,微阖的眼角有几丝纹路,很是悦目。而王凯唇角衔着的柔和笑意让胡歌像是被蛊惑着伸出手去,轻轻摸上他的脸。
这时王凯却忽然睁开了眼,两人对视一瞬后胡歌尴尬地收回手。人的表情看上去非常不愉快,带着些防备。胡歌心底泛起被蚂蚁啃噬的酸痛感,嗫嚅着道了声歉便匆匆离开了,留下回过神来欲言又止的王凯。
第二天留影纪念时面对镜头两人都笑得开怀,对视时的尴尬却怎么也消除不了。胡歌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了剧组,他知道,自己搞砸了。

两人一直没再联系,原本不错的关系就这么僵住了。直到这天,在群里潜水已久的王凯忽然冒出来,宣布自己养了只猫。
之后王凯的猫占据了他朋友圈的大部分内容。这只猫叫网卡,是个小男孩,灰白布偶,个性很乖很温顺,就是有些敏感,王凯很喜欢摸他,他也很享受。这些信息都是胡歌从人的朋友圈里提炼出来的。但他还没看到过网卡的真正模样,偶尔有几张配图都很糊,据王凯说是因为网卡不喜欢拍照,抓都抓不住,只能拍到旋风般的背影。这个胡歌倒很清楚,自家五只小主子想好好拍个集体照几乎要集齐天时地利人和等所有条件。

剧组虽然随着杀青散了,群却热闹的很。在王凯养猫之后更是每天都积极讨论,他们争着要做网卡的干爹干妈,都被王凯拒绝了。关于猫罐头和洗澡频率,打针体检之类的问题也是众说纷纭。其实胡歌应该算是群里最有发言权的了,但他每次打下了一段话,想想又删了干净。万一王凯觉得自己自由散漫的喂养方法挺好,他忽然来说一通,反而被嫌烦怎么办。而做不成干爹干妈的群众们似乎都见过网卡的真容了,不遗余力地夸奖它的可爱。还说王凯抱着猫时一点都不“洁癖”云云。这几乎令胡歌有些嫉妒,他喜欢却碰不得的人,大方地让一只猫占了自己怀抱。

接下《伪装者》后没多久,正在北京出席活动的胡歌听说明诚的选角也定下了,是王凯。尴尬了这几个月,他终于鼓起勇气给王凯发了微信,问人在不在家。
王凯回复得很快,说在呢,老胡你有什么事吗。看他的语气,似乎两人之间从未有过嫌隙与尴尬。胡歌犹豫片刻,敲过去一句:“我能去看看网卡……你的猫吗。”
“可以啊,”王凯输入得很快,“今晚我就在家,随时恭候。”
胡歌并不知道,人转手便在一个小群里发了一条:“戏成了,感谢各位。”

早早结束了下午的活动,胡歌说要去拜访朋友,戴了帽子墨镜便开车去了王凯给的地址。敲门时他手心几乎汗湿,想着待会儿是跟王凯打完招呼要不要摸摸猫,万一人的猫不喜欢自己怎么办,等等等等。
门开了,王凯笑盈盈地站在里面,身边并没有一只乖巧的白色布偶猫。
“凯哥,你的猫……”胡歌话还没说完,便被人一把拉进了怀里,许久没听见的嗓音还是那么低沉柔和,像久违的陈酿,入口润心,“在这呢。”

王凯从来就没有过猫。

事情要从他的一个习惯说起。王凯不喜欢和他人有肢体接触,是很久以前就有的症状。被别人碰触或碰到别人的皮肤都令他心中有些不适。他索性对外说自己有洁癖,加上狮子座本身的气质,避免了不少不必要的接触。
直到拍《琅琊榜》时遇上胡歌,被识人无数的导演称赞为美人的同龄男演员。胡歌的外貌自然是出众的,而且他皮肤较一般男人偏白,即使脸上抹了塑造病容的粉底,袍袖中伸出来的一截手腕也莹皓如玉,令人由衷地想要摸一摸。偶尔聊天时胡歌提到自己的体温偏低,王凯的第一想法是,那夏天抱起来一定很舒服。等他回过神来,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但胡歌也是个非常细心的人。王凯发现他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开碰到自己的身体,和别人却没什么问题,便知道胡歌已经注意到他不喜欢肢体接触的事了。而他不知该怎么对胡歌开口,说自己其实不仅不厌恶他的触碰,还有些期待。这样的话说出来简直是耍流氓,王凯想,默默地撇过了头。

胡歌摸上他脸时王凯被惊醒了,他知道自己的表情恐怕不怎么好看,因为胡歌眼中露出的无措和惊惶非常明显。还没想好怎么说,胡歌便低声道歉,离开了房间。尴尬的气氛延续到了第二天人坐车离开剧组,似乎没了转寰的机会。
王凯简直想发个帖求助,因为起床气把暗恋对象吓跑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没过几天,他偶然在微博上刷到一条,说是有人通过养宠物挽回了喜欢狗狗的前女友。胡歌不喜欢狗,他喜欢猫。这样想着,王凯悄悄拉了个亲友小群,联合策划了一出大戏。
猫的名字是他随手输入自己的名字首字母选的词,白色布偶是他觉得和胡歌最像的猫,而那些性格特点,自然都是用来描述他心中的胡歌。图片是他从网上找来并故意模糊了的,为了增加真实性。群众演员们卖力地给他搭戏,胡歌虽然从来没有问过他的猫,却经常在朋友圈里点赞,混在一大堆ID中,总是能被王凯一眼看到。
接下明诚这个角色后,王凯知道消息很快会传到胡歌那里,果不其然,当天下午,他便收到了胡歌久违的微信,鱼儿彻底上钩,可以收线了。

解释了并没有这么一只猫的存在,并告诉胡歌自己对他从来不排斥,那天只是起床气作祟。胡歌的表情有些微妙,疑惑,生气,最后变成了喜悦和感动。他小心地主动伸手抱住了王凯,确认人真的没有躲避的意思之后,靠在他肩上抽了抽鼻子。
“我才不叫什么网卡呢。”

真正在一起之后,胡歌发现,王凯对着他的时候,不仅没有排斥,甚至有点皮肤饥渴症。两人相处时,走到哪里都粘在一起也就算了,收拾洗碗时人还在后面抱着他。胡歌洗完澡出来习惯性坐在了王凯旁边,人朝他一伸手,“抱。”
“好好好,抱。”表情看似不耐,其实他很享受大狮子这种奇妙的小弱点和依赖。
两人工作都忙,有空了碰在一起,王凯几乎是索取什么加倍补偿一般,粘着胡歌不放。胡歌的身材没得说,抱起来也确实舒服,王凯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上瘾。夜里早早洗了澡脱去衣服躺在床上,这样皮肤才能最大程度紧贴。偏偏王凯还喜欢用嘴唇和手指撩拨他。撩起火了做起来倒也方便,只是人格外喜欢背后位,大概是因为做的时候可以胸背紧密贴合。而不时被亲吻肩胛骨和耳朵只会让胡歌更加难耐。有时候他几乎觉得王凯是在借所谓皮肤饥渴症的名头占自己便宜,但看着人那双圆而清澈的眼睛,竟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悠闲的午后,胡歌照例被圈在王凯怀里翻着微博,忽然说:“你认证网卡这个外号了?这么喜欢这个名字啊。”
“因为网卡就在我怀里啊,”亲了亲他耳朵,王凯低声笑了,“这不是在给你喂猫粮呢吗。”
胡歌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喂猫粮,那我每次亲你算什么。”
“算网费吧,”想了想,王凯说,“网卡了,当然要交网费。”
“歪理邪说。”胡歌放下手机翻了个身,捧着人脸亲了下去。

王凯又更新了一条朋友圈:今天被网费咬了,小家伙,牙尖嘴利。
这回围观群众们却不再捧场,回复清一色的“秀恩爱不要脸”和烧不尽的火把。
至于网费是谁,王凯告诉你是他新养的猫,你信吗。

  283 21
评论(21)
热度(283)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