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璞臣-遇狐

终于下手来毒害这对没写过的拉郎了。
黑龙王君璞×青丘白狐臣,和之前的<凯歌-九尾>有一点点关系

-遇狐

良辰吉日,清寂肃朗的龙宫难得用大红绸彩装点一新,上下服侍的宫人间也洋溢着喜悦祥和的气氛。不为别的,只为他们的黑龙王君得了当今真龙帝君的指婚,王妃还是出身灵丘的狐后甥侄,青丘的四尾白狐。传闻狐后生得雪色九尾,容颜绝美,和他是至亲的准王妃定也是殊容绝色的。

但这被指婚的无限荣宠,黑龙王君石太璞似乎并不在意,起初还试图拒绝。帝君派来传旨的宫人不愿转达,他便自己上了仙界。真龙帝君以诸事繁忙为由没让他进殿,只是传出一句“你会满意这个王妃人选的。”石太璞身为龙族分支的王君,也未曾见过这位传说中三下凡间的真龙帝君,只知道龙族和狐族的结亲是因他带着狐后上仙界才定下来的。在外守侍的宫人像是看不过去石太璞身为王君在自己面前直直跪着的样子,悄悄告诉他,他的王妃是狐后钦定的,所以依帝君对狐后的宠幸,不可能有转机了。

坚决地跪满三日后殿内又传出一道旨意,王妃入宫的日子提前,黑龙王君需即日回宫成婚。他才终于放弃,离开了仙界。龙宫派出的喜轿将王妃接来,身穿喜服的石太璞却是沉着脸上前迎接。他这样百般推拒,是因为数百年前入凡体察时,曾遇见一只小狐狸,与他心意相许。但他遭遇意外不得不提前回到龙宫,休养好了之后却再遍寻不得那狐狸的消息了。如今许意于那人的王妃之位即将由这位不知其名的四尾白狐坐上,他实在是不甘心。

喜轿稳稳停下,石太璞上前,有宫人递过玉如意让他挑去王妃的红盖头。龙族婚仪与人间不同,宫外见面后便直接送入寝殿。轿帘掀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柔白双手紧张地揪着喜服下摆,揉搓得十指发红。石太璞忽然闻到了一点熟悉的清淡香气,他心中一震,伸手挑起红盖头后,王妃缓缓抬起头,让他手中的玉如意顿时跌落在地。
“采臣!是你……宁采臣!”
周围守候的宫人们惊讶地看着婚事定下至今都心情郁卒的王君忽然探身入轿内,一把将凤冠霞帔加身的王妃抱了出来,大步走进了殿内。慌乱片刻,他们才跟上,但内殿的门已经被紧紧关上,无需伺候的意思很明显了。

红烛高照的室内,石太璞将怀中人放在床榻上,握住他的手,声音还因为激动有些抖:“竟然是你……你就是狐后的甥侄?”
“是,石……王君。”那人掩在凤冠下的脸上泛着些红晕,身后摇晃着的四条雪色长尾像一把精致的羽扇。“那时候……我就是去凡间找我舅舅的。”

>>>

两人的相遇要追溯到数百年前。石太璞入凡体察,封住真身和记忆后成为一名捉妖人。而宁采臣是青丘的一只小狐狸,刚刚修成人形。他舅舅胡歌是灵丘山同代狐族中第一只九尾狐,入了凡间化名梅长苏。得知宁采臣修成,舅舅递来消息,邀他到凡间游玩。下山前母亲给他想好了掩护的身份,让他扮作在各地送信的巡城马。但宁采臣从未下过山,一出山门便迷路了。他只记得舅舅传信来的地址是大梁国的京城。
一路询问着向前摸索,他却遭遇了麻烦。许多没见过传说中青丘狐妖的大小妖怪都来看他,有的还强行把他捉回自己住处,像赏玩什么稀奇玩意儿一般围着他啧啧称奇。或是问他为什么没有九尾,又根本不听宁采臣“尾数天生,不足九尾就需要慢慢修炼”的解释,嘲笑他那两条白色的大尾巴。次数一多宁采臣感到很委屈,自己的尾巴在青丘这代小狐狸中算是长得很漂亮的了。毕竟不是每只狐狸都像舅舅一般,天赋九尾。
在本形和人形之间来回变换躲避那些妖怪并赶路实在把宁采臣累得够呛。有天他遇见了一位自称是捉妖人的青年,为他赶走了身边的猿妖,把差点跌到水里的宁采臣救了回来。捉妖人名叫石太璞,一身黑衣,长相俊朗但面色冷清,话也不多。他听说宁采臣是要去京城拜访亲人的书生,就以为他是体质缘故吸引了妖怪。或许是宁采臣害怕时有些瑟缩可怜的神态,又或许是人道谢时笑起来露出一点小虎牙的样子实在可爱,他主动提出护送宁采臣到京城。

一路上两人搭伴前行便顺利了不少。石太璞驱逐了所有要靠近宁采臣的妖怪,夜里没遇上村镇时两人就宿在郊野。开始石太璞也有些奇怪看起来文弱的书生怎么适应这样的环境,宁采臣解释说自己家境贫弱,加上巡城马的差事,风餐露宿也是常事。石太璞点点头,像是相信,两人也就不再绕路去城内找客栈。他修习多年,习惯在绳子上睡,宁采臣则一般是在树下和衣而卧。
快到金陵城的夜里,石太璞不知为何久难入睡,低头发现小书生正仰头看着自己。
“想试试?”他看出人眼中的好奇,问。宁采臣犹豫着点点头,他便跳下来,将人抱上了绳子。宁采臣再瘦弱,绳上猛地增加了重量也有些晃荡,他惊慌地抓着石太璞袖子,努力保持着平衡。看他小心翼翼动也不敢动的样子,石太璞忽然心中一动,将坐在一边的人抱在了自己怀里。两人因此胸背紧贴,宁采臣身上有淡淡的温柔香气,萦绕在鼻边,使他跟着师父修习以来一直清寂,只知捉妖除妖的心头一回跳动着舒适的温暖。
一夜好眠,第二日醒来时,看着坐在怀里睡得头一点一点的宁采臣,石太璞衔着自己都没发觉的笑意,用手掌替人挡住了叶丛间隙投来的晨曦。宁采臣像是感觉到什么,猛地抬起头,白皙柔软的耳廓擦过了石太璞唇角。并不知情的宁采臣回头对石太璞笑了笑,于是同时一痒的,还有抱着他的人心尖。
这天行路时两人遇到一处水谭,宁采臣习惯地递出手让石太璞握住牵着他跳了过去,准备抽回手却被人攥得更紧了些。他疑惑地看过去,只看到石太璞敛着的颌角和平静如昔的表情。人张开手指将他指节一根根扣住,宁采臣虽不清楚原因,也只觉得这样很舒服。

下午便进了京城金陵地界,按理两人该分别了。午饭时石太璞看着宁采臣,许久竟叹了口气,道:“采臣,我……意属于你,你若是也……访过亲人,再来这里找我吧。”
宁采臣当即呛了一口水,咳了半天。他没想到数日相伴竟让看上去冷清而不懂人事的石太璞对自己动了心。他自然也是喜欢其实温柔体贴,还对自己保护备至的青年,可石太璞到底是凡人,而他……但看着石太璞黑曜般好看的眼眸敦厚温柔的神色,他反倒像是被蛊惑,乖顺地点头。

两人继续往前走,石太璞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妖气,他放心不下,提出护送宁采臣去皇城门口。一路慢慢走着,宁采臣在思索是否告诉人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隐瞒着陪他过完这几十年人生再回去继续修炼。而石太璞一直在感知那随着他们离皇城越近越发强的妖气。宁采臣给了守卫舅舅随信送来的手牌之后,石太璞忽然上前一把推开他,大喝一声:“有妖!”守卫们刚拿起刀剑,就被骤然阴沉下来的天色吓得四散奔逃。石太璞将宁采臣挡在自己身后拿着手鞭,抵抗着暴起的风沙。狂风散去后,一只吊睛白虎站在了两人面前,看也不看石太璞,只对着他身后道:“小狐狸,出来吧,这个凡人保护不了你的。”石太璞闻言一惊,回头看向宁采臣,发现他的身后真的飘起了两条白色狐尾。
“你是狐妖?”石太璞没有退开,还是替他挡住虎妖,问。
“石公子,对不起……”宁采臣眼中含着点泪,“你快走吧,它是来找我的。”
“错,我是来找你那个舅舅报仇的。”虎妖低吼一声,“他仗着自己是九尾狐,屠我子孙,就为了这梁帝……别说那皇帝,这全部凡人,都该是我们的餐食!”他甚至冷笑了一下,“皇宫里有真龙帝君的结界,那我就在这里候着,没想到,还真候到了你这么个小家伙。”虎妖说完,一掌拍地,要抓向宁采臣,这时他们身后皇城中忽然响起一声,“住手。”

两妖一人抬头望去,空中施施然飘来的,是位青年公子,但他身后却飘摇着数条和宁采臣一样的雪色长尾。
“九尾狐!你真的来了……”虎妖转了个方向,朝人怒吼一声。
“错,我叫梅长苏,实在不行,叫我胡歌也可以。”那人停在城墙顶上,忽然出手,虎妖扑上前,和他缠斗在一起。宁采臣回过神,松开了方才慌乱间本能拉着石太璞衣袖的手,“你,你先走吧,我要去帮舅舅。”
石太璞深深地看着他,还未说话,忽然眼中一凛,用力地推开了宁采臣。不知哪里来的巨大力道将宁采臣甩出摔在地上,耳边轰然一声,便晕了过去。他眼前最后一点景象,便是石太璞被浓烟包裹,消失不见了。

等宁采臣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柔软的榻上,浑身疼痛。
“石太璞!”他一拍床榻,却是舅舅梅长苏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醒了。”梅长苏扶着他坐起来,递过一碗泛着苦香的药,小心地喂他喝了。宁采臣觉得哪里不太对,细细一看,梅长苏面色发白,很是虚弱的样子,而且,“舅舅,你怎么……只有七条尾巴了?!”
“事情说起来太长,”梅长苏放下碗,握住了他的手,“采臣,那位黑衣公子……”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宁采臣也能猜到,一介凡人之躯,估计已经在虎妖攻击之下灰飞烟灭。被梅长苏关切地注视着,他咬着唇,身子慢慢发起抖来,最终扑在舅舅怀里无声地痛哭了一场。

在皇城里住了一段日子养好了伤,宁采臣也知道了舅舅为现在的皇帝,即来人间体察的真龙帝君断了两次尾的事,不禁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仅有的两尾。而送他回青丘时,梅长苏对他说:“回去好好修炼,若是你们真的缘分深厚,待你有四尾时再来凡间,一定会遇见他的。”
宁采臣不知道的是,他离开之后,一同来送他但顾及身份并未露面的舅父,真龙帝君萧景琰走上前,“为什么不告诉他那人是龙族,并没有死?”
“他虽未死,伤得那么重,养好起码需要数百年。采臣只有两尾,在这之前不能沉溺于伤怀之中,耽误修炼。”梅长苏看着已经没了宁采臣背影的远处,“这次能将虎妖拿下,大梁也终于无患了。”萧景琰扶抱着他,在人面上轻轻一吻,“多谢你,长苏。”

再之后,等宁采臣练出四尾时,石太璞也终于伤愈,正值可以婚配的时候。随着真龙帝君王凯回了仙界的胡歌用尾巴要挟他亲自给身为黑龙王君的石太璞指了婚。黑龙找上仙界时王凯正躺在胡歌的九尾中亲吻他,哪有空理睬。后来听宫人说石太璞执著地跪了三天不愿成亲,胡歌饮着茶,“他倒挺重情意,还想着回去找采臣吧。”
“要我说,”王凯用金贵的龙爪给人捏着肩,“告诉他要娶的是采臣得了。”
“不行,”胡歌性子里爱看戏的小恶劣像是又冒了头,“我断了三次尾才有如今,你们龙族的亲事凭什么都那么顺遂心意。”
王凯绕了半晌,才明白胡歌的逻辑,他到底不愿为难为自己,便去折腾其他龙族了。为石太璞掬了把辛酸泪,真龙帝君传出旨意,让人即刻回宫成亲。

>>>

替宁采臣摘去凤冠后,石太璞便将人紧紧抱在了怀里。
“这几百年,我一直都想着……伤好之后,就去找你。”他深吸了口气,宁采臣身上那种清馨的香气没变,温和地安抚着他骤然心思得偿的激动。
“我……想跟你道歉,当年是我隐瞒了……”宁采臣道,却被石太璞反手捂住了嘴。人看着他摇了摇头,“捉妖人只是我当时的身份,而且虽然我忘记了自己的真身,也没想过要……毕竟是人是妖,你都是我属意的那个宁采臣,最是善良可爱。”收回手,他一边解开宁采臣颈下的衣物,一边按住人肩,吻着他的脸颊,鼻尖,最终轻轻落于唇上。
烛火飘摇点亮了窗樘上的大红喜字,燃着满室旖旎缠绵。

补充一下凯歌那边的时间线

真龙帝君下凡体察,成为梁国皇子萧景琰,九尾狐成为将军独子林殊。
赤焰案是虎妖蛊惑奸臣作祟,林殊活下来,但断尾,休养十余年改名梅长苏回到金陵。
梅长苏知道了萧景琰真龙帝君的身份,辅佐他登基,替养育自己的林家陈冤,北境又乱。他将虎妖几乎灭族,最后一只打成重伤,再断一尾。
【宁采臣和石太璞出现时他只剩七尾,陪伴萧景琰。处理了俯候在皇城外的虎妖】

真龙帝君回仙界,九尾狐回灵丘休养,养回两尾后再次去凡间,这次化为明台,和真龙帝君化身成为一家人。战争中,明台再断一尾元气大伤,不得不回灵丘。明诚也在战争结束后回到了仙界。

【石太璞在养伤,宁采臣在修炼四尾】

狐族和龙族都觉得两人孽缘太深,合力封住他们的记忆。胡歌重新养回九尾,总觉得凡间有事未了。而看到他一次后一直挂心,在仙界观察的真龙帝君也随之入凡,但两人这次成了陌生人。最终相遇,相爱后平安一世,回到仙界解封了前两世。

【给宁采臣和石太璞指婚】

  178 23
评论(23)
热度(178)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