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九尾

现实背景非现实向,各种瞎编私设
?凯×九尾狐歌(凯哥身份需要看正文

-九尾

狐有三境,狐妖,狐媚,狐仙。
胡歌是只修为近千年的狐妖,化身在人间游走也有数十年。修为越高,有个问题便越使他困扰。狐妖若是能找到一个扛得过其容色魅惑的真心人,与其交合便可直接成仙,避过需不断采元的狐媚一境。但胡歌天姿非凡,生得雪色九尾,在狐妖中都有不少倾慕追随者,更别提普通人类和其他恋慕美色的妖族了。胡歌在人间也遇见过来采风体察的仙族,可他们大多识破他真身后就不愿与他为伍,更别提心不心意。久而久之,胡歌也主动对这些“假清高”的仙人避而远之。

千年之期将近,当了十数年演员的胡歌再次进入一个古装剧组。这次他的角色是有仙人之姿的江左盟主,这种形象对于他来说不算难,毕竟自己没做过仙人也见过不少。而梅长苏终日离不开的貂绒围领,胡歌觉得他族的毛皮围在自己身上不大舒服,便悄悄用自己的一条尾巴化形替代了。他的九条尾巴虽生在一起,却各有姿态,而且每日细细保养,闲着便要用小梳子轻柔梳理按摩,无不生得光滑柔顺。
剧组另外一个主演叫王凯,是个相当英朗的青年,胡歌对他第一印象就很不错,人展现的沉稳气质总让他怀疑王凯也不是凡人。他在王凯身上感觉不到妖气或仙力,但那双圆澈的眼睛看着胡歌时没有刻意魅惑的意思,却仿佛诱人踏入的深泉。

王凯从第一天对戏起就觉得胡歌的毛皮围领比自己的精致不少,他偶然问起,胡歌只说是江左盟富甲一方加上男主待遇,王凯便也信了。但他坐在胡歌身边对戏时总感觉那毛领偶尔会动一下,像是活物,便多看了几眼。胡歌像是注意到他的眼神,动作略带安抚地摸了摸肩上的毛领,“风大而已。”
直到有一次,戏下聊天时王凯随手拍他肩膀,不小心碰到那毛领,忽然感觉到自己掌心被戳了一下。他愣愣地收回手,看着没有异样的掌心。而胡歌扭过头,拽住人胳膊强行呼噜了两把王凯身上围着的毛领,笑眯眯道:“这下公平啦。”九尾狐的尾巴便是半条性命,绝对不能随便摸,要是别的不知好歹的人或小妖,胡歌可能已经一尾巴抽到对方脸上。但现下在人来人往的剧组,而且胡歌也没有感觉很生气,便只是摸了王凯两把了事。他总感觉不能随便摸王凯别的地方,虽然王凯对他一向温柔友好,真的生气起来应该不是特别好对付的角色。

又一次差点在王凯面前露馅是胡歌等人过来对戏时,闲得无聊,想起今天小七没有好好梳过——没错,他的每条尾巴都有自己的名字,甚至还有性别,小七是九条尾巴里最娇嫩的女孩子,不能敷衍。他放出尾巴们,拿着小梳子小心地沿着尾根一路梳向尖端的绒毛,舒服地眯起了眼。这时,忽然有人推门进来,胡歌吓了一跳,只来得及收起尾巴,王凯便已经进了房间。他看到胡歌手上那把格外迷你的小梳子,神情有些疑惑。胡歌干笑一下,将它扔在了床头柜上,“我梳……梳腿毛用的。”
王凯像是没忍住,喷出一声鼻息后便爆发了一阵大笑。他的笑声低沉响亮又有些魔性,胡歌一手抖抖索索地紧按着九尾快要被笑炸出来的尾椎,觉得情况不太妙,便故意撇嘴,撒娇般道:“凯哥……别笑了嘛,凯哥!”眼看人要生气了,王凯才勉强止住笑意,摆摆手,“不好意思啊歌歌,我不是笑你……就是觉得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盒盒盒。”尾巴是老实了,但这回,痒得好像不是尾椎,而是心尖上某个地方了。

胡歌在人间拍戏久未回族中据地,有几只刚开始修炼的小狐不服管教出走了,他收到消息便趁休息的半日将它们全都捉了回来。酒店房间里,胡歌有些慵懒地卧在长沙发上,地上老实跪着几只小妖,雪白九尾在他身后摇晃着,柔软却也气势十足。他眯眼看着垂头丧气的小狐狸们,“怎么,才修炼了几十年,就觉得自己长大了,不用听从大人的安排了?”
“我们是妖精!妖精不就应该离经叛道嘛,为什么还要学那些条条道道。”有只小赤狐不服气地抬头顶撞,看到胡歌的眼神顿时噤声了。
玩着缠上手腕的六儿,胡歌也不再看它们,声音含着并不温柔的笑意,“行啊,觉得书上的规矩管不住你们了,那我来给你们立规矩,听不听?”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小狐狸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姿态慵懒的胡歌一跃而起,张手便是一个结界将它们网起来扔到了床下。比了根手指示意它们噤声后胡歌喊着“来啦来啦”去开门了。王凯拎着一袋吃的站在门口,没有直接进去,“你有客人啊?”他表情有些疑惑,“我刚才听到你在说什么管不住,立规矩……”
没想到身为凡人的王凯隔着门还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胡歌心中一震,连忙笑着接过人手上的袋子,“没有没有,我训猫呢,训猫。”他故意提高了声音,背在身后的手解了结界,房内的小狐狸们只能变成了猫,委屈地蹲在地上。王凯跟着走进去,发现真的有四五只花色各异的小猫。他随手抱起一只狸花纹的,看着它有点垂头丧气,笑了,“你的猫还真可爱。”那只“狸花”黄狐刚想咬王凯,就感觉背毛一抖。在胡歌施加的压力中它委委屈屈地咪了一声,任王凯拿鼻尖蹭了蹭自己的脸。

时日长久,胡歌对王凯也越来越有好感,在人告白时抑制不住地满心欢喜,答应了。王凯探身过来吻他,胡歌顺从地迎上,却不愿打开齿关。王凯试了两次没能尝到他舌尖滋味,便也不再强求,转而亲亲人唇角,吻上了下颌和颈侧。胡歌不能让人深吻的原因,是他舌下的妖骨。如果碰到那处,他的尾巴会炸出来不说,王凯一介凡人体躯根本扛不住暴起的妖气。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胡歌怕这时放出结界暴露身份,只能装作羞涩。
可交往后王凯总在聊天时突然吻过来,胡歌只能回回都自己严守齿关。王凯以为他是头一次经历这样的恋爱,倒也体谅,没有强求过。反正胡歌柔软的唇瓣尝起来滋味已经很不错。

胡歌不清楚王凯是不是那个真心人,狐族虽然极为聪慧,却没被赋予探查人心的能力,否则他们修满后都直奔真心人而去,成仙也不是难事了。渐渐他不再在意,就算王凯归根到底是被他容色魅惑,那也是胡歌心甘情愿的。成不了仙,只做他一人的狐媚又有何不可。
不过大概是他对吻的在意,让王凯误会了什么,一直也没有要和他再进一步的意思,最多只到两人互相抚慰。王凯弄得他极为舒服,向来傲气的九尾雪狐第一次伏跪着为人含吮身下,王凯也没有一味沉溺情/欲冲刺,还记得轻轻抚着胡歌湿发,在攀顶前推开人,将他捞起来细细亲吻。和胡歌在一起之后,王凯总觉得人姿态变得越来越柔软,相貌似乎也比之前还要美上几分。殊不知这是胡歌不再刻意在他身边掩盖自己妖力的缘故。

杀青庆功宴时,即将分离的感伤笼罩着胡歌心中。两人都不是自由身,之后恐怕也不能日日相见了,望向王凯的眼神便多了几分绵密不舍。他不善饮酒王凯也是知道的,在宴席上便一直替他挡酒。

为了把稳走个小链接

第二天早上胡歌醒来时,发现自己赤.裸的身上布满了红紫吻痕,身边的王凯神情满足,睡得格外沉。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被吃了,而且人毫发无损,说明自己已经对他一点防备都没有了。被一个凡人这么吃定,狐妖高傲的心思有那么一点受挫。王凯翻了个身卷走了被子,胡歌索性坐起来,用尾巴抱住了自己。放出尾巴时胡歌才觉出不对,他的九尾比之前又长了不少,而且原本尾根尾尖各有些杂色,此时竟变成了整条纯净雪色,无一丝杂质。狐媚以尾勾人,似乎不该是这么净澈的状态。而他张开手指运了运气,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妖气似乎变成了仙力。与王凯的一夜云雨使他直接越过狐媚,成了仙身。胡歌还沉浸在复杂的心绪中,没注意自己晃来晃去的尾巴拂过了王凯的脸和颈子,将人拨弄醒了。
王凯睁眼看到的便是胡歌的雪色九尾包裹着印了自己留下的斑驳吻痕的白皙肌肤,神情像是有些苦闷。他伸手拨了拨离自己最近的一根尾巴,胡歌忽然一甩手,一个结界便将王凯的手拍在了床头。故作惊讶地眨了眨眼,王凯道:“歌歌,你这是……怎么了?”
没想到王凯像是完全不记得前夜的事,胡歌心中的甜蜜喜悦顿时消失。只有被魅惑的人才会不记得自己曾和狐妖交合,因为他们是被采元。这么一来,自己到底是变成那种以高洁仙身为掩护的狐媚,还是真的成仙了,胡歌也不敢肯定。他回头看着王凯,犹豫片刻,还是道:“我为你洗去记忆吧。”
虽然他也想过即使成了狐媚,也只在王凯身边。但那是在自己主动坦白身份的情况下,这样忽然暴露,估计把王凯吓得不轻,也不会再愿意和他在一起。说着胡歌要伸手抚过王凯额上,却被人用另一只手握住了。
“歌歌,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王凯褪去伪装的惊讶,笑意温柔,“我不在意这个,更不害怕,因为你对我的心思,很清楚。”
然后他对胡歌解释了,自己前一晚探到他舌下后发生的异状,和胡歌那时格外紧张自己的样子。胡歌听了却是另一番感受。再强健的凡人体魄,也绝对扛不住他近千年的修为,不被炸得魂飞魄散已是幸事,怎么会还能顺利和自己……他想着,垂下眼,忽然看到王凯身上几条金色脉络。胡歌倒吸一口凉气,一把掀开被子,发现王凯浑身都是这样的血管般密布的金脉,汇聚到颈后。颤抖着手托住王凯颈下让他翻了身,胡歌用指尖轻轻点了一下那个印记,便眼前一黑,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掀向了一边。

等胡歌揉着疼痛的脑袋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跌到了床下,眼前的王凯不见了,只剩下一条雄武的金龙,压塌了床铺。
“凯,凯哥,你你……”居然是真龙之身。这样王凯身上的谜团就全部解开了。真龙入凡,关于真身的记忆和仙力都会被封印,直到体察期满,再回归仙界。前一晚王凯被他的妖力危及生命,所以骤然解印,也因此才能扛住胡歌的修为,与他交合。

恢复了真身记忆和仙力的王凯变回人身,拉住胡歌的手,将人带进了怀里。
“我知道你,灵丘山上那只小狐狸。”他摸着胡歌的头发带了点笑意,“我不想等你成仙了才能相见,但一直寻不到……我们的缘分还真是不浅。”
真龙帝君自无意中见到一次后,便每日不厌其烦拨开云雾,望着灵丘山上那只绝美的玉雪狐妖,直到它炼成人身进入凡间,才决心下凡去寻。但到了人间,他真身便被封印,全靠缘深,兜转三十余年,一狐一龙才终于相遇。

金龙入云,飞得平稳迅疾,而他背上有一蓬云般雪白,伴着“啊啊啊啊啊啊王凯你飞慢点啊啊啊啊我的尾巴”的怒吼,被风吹得有些零碎。
停下来后,王凯用爪抱着皮毛凌乱的胡歌,用趾尖与舌一点点温柔地梳理着他的长毛,感受到那九条狐尾从生气的拍打慢慢变成享受的晃拂,笑了。

全文完。

  246 15
评论(15)
热度(246)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