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衍生-措手不及

赵启平×胡柯(外科风云客串改名)
之前是成年人的交流,这回走个校园恋爱的心~(虽然最后还是落在了走shen上(。
屏一次我发一次,lof来战啊!

-措手不及

文中含三处超链接,畅享版本走这里→记得回来点赞留言!!

>>>

护士们三三两两收拾着东西准备去吃饭,就见没穿白大褂的赵启平风一般地走向了胸外科办公室。今天陆庄两位大佬都出去开研讨会了,只留下整个科室最年轻貌美的实习医生胡柯。六院骨科赵医生和仁合胸外胡医生关系不一般,经常互相去对方那边接下班,她们也早有耳闻。看人这么急切,估计是有约在身。
其实,赵启平并不是跟胡柯有什么约定,反而是来讨伐的。

这都要屏蔽

>>>

赵启平和胡柯最初的相识并不太愉快。
嘉林医大开各类大会都有个承上启下的传统,比如研究生的新生欢迎会,不仅新入学的优秀学生要发言,刚毕业的也要派出会讲话的代表,跟学弟学妹们探讨探讨人生。本科开始一路享受着校草荣誉称号的赵启平此时自然是首当其冲。只是原本该在他讲话结束时上台和他亲切握手并继续发言的学弟在他的稿子念到还剩最后两行时还没出现。
余光撇着后台,也只能看见急得团团转的组织和工作人员。赵启平在一片掌声里念完了稿子,为了不使场面立即陷入尴尬的沉默,他又信手拈来一首诗,谈了谈从医的良心与职业坚守。可等他掰扯完了这些,那位叫胡柯的学弟还未露面。赵启平看主持人点点头投来感激的目光,便仁至义尽地下了台。临时加了一段本该放在最后的诗朗诵,台上的人开始铿锵有力地收尾时,终于有个穿着黑T恤的蘑菇头男生一路喊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冲进了后台。赵启平放下手机,看着他被工作人员团团围住,披衣服化妆,然后赶着时间推上了台,知道这人就是那个不守时的学弟了。他索性不急着走,找了张椅子坐下。
胡柯发完言擦着汗下台来,脱掉外面罩着的学士服,有工作人员递给他一张纸巾,他道着谢接过,转头看见一边捧着本《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赵启平,有些疑惑。那个学姐跟他说了人的身份之后,胡柯踌躇几秒,走上前。
“那个,学长,我是胡柯。实在抱歉,”他看着人停留在书页上的手指,骨节修长漂亮,不知为何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今天我,我迟到了,实在是,耽误您的事儿了。”
赵启平抬起头,收入眼底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人有点乱的蘑菇头衬得一张白净面庞格外乖巧,不知是热还是紧张,从眼角到耳根渲染着一层薄薄红色,桃花眼眨巴眨巴,带着几分讨好。他合起书,微微笑了,“本来我想说,守时是最大的美德,现在我倒是想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标。”(选自上面那本书)
胡柯的表情变得更加疑惑,然后赵启平朝他递出手,“赵启平,接下来在你们隔壁楼念博一。”他连忙握住,听人继续道,“刚才应该在台上握的,现在也是一样。”松手后赵启平站了起来,掸掸衣角,“所以你为什么迟到了,睡过头?”
“呃……不是,”胡柯像是犹豫要不要说出理由,赵启平耐心地看着他,终于人下决心般闭了下眼,道:“嘉林医大太大了,我一直认不清路。那天去见陆老师的时候就迟到了,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从宿舍过来,特意打车到正门,结果还是……”
赵启平保持着微笑,“接下来还有事吗。”
“嗯?我?没,没了。”
“住哪栋宿舍,我送你回去。”将手上的书装进随身的包里,他对人道。
“啊,不用麻烦了,我……”
“你还想再花两个小时回宿舍吗,”赵启平对他晃了晃手机,“在咱们学校,GPS都会懵圈,还是得有个向导。”顿了顿,他接着道:“研究生可不像本科,有新生游园会。”
“那,麻烦你了学长。”话都说得这么诚恳了,胡柯自然不会再拒绝。
“我也是陆老师组的,叫我师兄就行,学长听着怪生分的。”赵启平对他挥挥手,两人便离开了主席台下临时布置起来的后台。

>>>

一路聊着天送胡柯回宿舍,两人知道了彼此都是嘉林本市人,胡柯刚刚从外地考回嘉林医大,赵启平则在本校读的八年制,研究生毕业继续念专博,并在六院实习。他们的研究生导师都是仁合的陆晨曦,也算是同门师兄弟,胡柯研究生期间估计会跟着人在仁合实习。
快到研究生宿舍区时,赵启平忽然看了看表,“现在食堂也没菜了,要不去我那儿。午饭也不难做,冰箱里有现成的,随便吃点?”
“还是不用了吧,”胡柯很乖孩子地推拒,“又麻烦您带路还让您做饭……”
“再叫您我可就生气了啊,”赵启平假装拉下脸,“我看上去很资深吗。”
“没有没有,”胡柯连忙改口,“就是师兄对我太好了,有点受宠若惊。”
“我以为你长着这么一张脸,从小是被宠大的呢,”笑了笑转过身换了方向,赵启平径直往前走了,“别人对你好自然有原因,不用这么诚惶诚恐。”
“多,多谢师兄指教。”眼看人走远了,胡柯回头看看宿舍楼,只能跟上去。

跟着赵启平往前走,胡柯忽然看见前方的铁门,“那不是西门吗,师兄住校外啊。”
“是啊,博士宿舍不太够,校外早上出门方便。”赵启平坦荡地走向校门,打趣般道,“你路不认识,门倒是记得清楚?”胡柯笑了笑,他继续道:“西门旁边的小四川正宗,下次去叫上我,打折。”
“好,谢谢师兄。”胡柯显然对那家餐馆印象不错,声音里也带上了轻松的笑意。

中午赵启平确实没做什么丰盛的大餐,一盘小炒肉,外面买的几个卤鸡腿翅根,还有刚开瓶的酱菜,两个大男生轻轻松松解决掉一锅凉面。他的公寓布置得简洁明了,沙发后几乎铺满墙面的整排大书架让胡柯怔了一下。而等赵启平做饭,他近距离参观时,发现架上的书古今中外无所不包,既有赵启平早上看的那种哲学经典,也有各类岛国经典成人向漫画。不仅按类别分区,还按书脊颜色深浅整理了,看着格外赏心悦目。赵启平端着凉面出来,见他在研究书架,便道:“想看哪本随便拿。”
吃饭时两人接着聊天,发现他们的爱好都很广泛,像是两个丰富的平行宇宙,因为这次相遇,得以打开了窥见彼此的虫洞。

>>>

不太愉快的相识最后却分外愉快地收了场,赵启平开始了自己的诱拐学弟的漫长路程。毕竟胡柯长得不能再称他的心,性格也十足聪颖可爱,无论是让他被自己感染得“坏”一点还是让他在自己身边继续这样乖巧下去,都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只是胡柯喜欢猫,自己也像猫一般,对他人的亲近有着天生的警惕,不能太过急色,只能吓跑了人,需要缓缓图之。赵启平也是用足了心思,从陪吃饭做实验,到一起看电影买书之类,通过充分占据医学生本就不多的闲暇时间,牢牢地将初来嘉林医大又有相当的路痴症状导致人生地不熟的胡柯圈在了身边。时日长久,胡柯在校园里迷路的次数也渐渐减少,但每一次茫然站在路边,只要发个消息,几乎都是赵启平赶来将他送到目的地。

胡柯从本科时就注重锻炼,身材保持得相当不错,同组几个女生都羡慕他的“前凸后翘”。胡柯对此也有点小自豪,不过医学生平日都罩在统一的蓝白大褂里,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直到一次赵启平问他愿不愿意给自己做模特,胡柯才知道了人公寓里那间一直锁着的小房间是放着画板和各式用具的画室。他想了想似乎没什么拒绝的理由,就答应下来。约定好的傍晚,他到了赵启平公寓,人也已经支好画板在等他了。
脱去外套,胡柯忽然想起什么,问:“需要全脱掉吗?”赵启平调着颜料,“本来是要的,不过你毕竟第一次,不好意思的话,有浴巾可以围着。”胡柯便穿着内裤围上了浴巾,其余衣服脱得干净,好在室内有暖气。观察他一会儿,赵启平让他随便摆个姿势。胡柯想了想,张开双臂摆了个《泰坦尼克号》的经典造型。
赵启平摇摇头,“不行,是悲剧。”
胡柯思索片刻,改成蒙娜丽莎的静坐微笑,却又被赵启平用“不够诱惑”给否了。两人也已经认识半年算是很熟悉,胡柯不再像开始那么客气,小小翻了个白眼,“那你来。”
放下画笔,赵启平走过来将人拉进怀里,按着他后仰,胡柯眨了眨眼睛,不懂这是什么姿势。赵启平带着点笑,“乱世佳人。”
“这不是悲剧吗。”胡柯觉得被愚了,自己虽然不像人那么博览群书,这种经典也是知道的。
“我不放开你,不就不是了。”赵启平的脸离他很近,含着清浅的笑意,在眼中交织出的情绪却让胡柯一时噤声,不该知说什么。好在赵启平很快放开了他,走向画板,“坐在窗台上吧,解掉浴巾,把纱帘拉到身上。”胡柯本有些疑惑,人接着的一句“冬天太阳下山快,抓紧。”就让他乖乖照做了。

最后赵启平用画笔在纸上勾勒的,便是胡柯抱腿坐在窗台上,一抹斜阳在人精致的面庞上打下侧影,拉长了柔软的眼睫,鼻梁高挺,微微翕张的薄唇似乎在轻轻呼吸。他的手拉着一半纱帘遮住面对室内的半边身子,身体线条和神情都若隐若现,如同画中气氛一般,昏黄混沌,又动人。

>>>

秋天结识并慢慢靠近,冬天胡柯经常去给赵启平做模特,顺便蹭人公寓里强劲的暖气。过年时两人都以朋友身份去对方家里拜了年,胡柯父母对于他能认识这么一位一表人才的学长自然是欣慰的,而赵启平爸妈在他送人回来之后只是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加油。”
开春胡柯跟着陆晨曦出去开会,辗转国内外一圈,回来时已是五月初夏。嘉林的天气热得早,而赵启平在五月二十日这天约人出来,意思也很明显了。有些出乎他意料的,胡柯一改之前懵懂的态度,在他表白前一秒,就道:“赵启平学长,我不介意和你发展一段长期稳定的恋爱关系。”
被抢了话头的赵启平愣了一下,也许是他表情里的惊愕太过明显,胡柯笑起来,往锅里投进一块毛肚,“要问原因的话,嘉林的夏天太长了,我当然得找个会挑西瓜的在一起。”他对赵启平略歪了歪头,“你这么聪明,应该是小菜一碟吧。”
看着对面笑眯眯捞出毛肚蘸了芝麻酱嚼起来的人被烫红的唇瓣,赵启平忽然甩掉筷子走过去,径直捧过人的脸和他抢起了那块爽脆的毛肚。
这个吻结束,胡柯贴住人额头,慢慢呼吸,“你可以说完你本来的表白了。”
“以前我相信这世上有千万条路,总有人认不全,我替你记着就好。”赵启平吻着他唇角,“给你带了那么多次路,结果我在你这个小路痴的心里,迷路了。”
胡柯想了一会儿,一拍桌子,原来刚认识的时候你那句话就是在暗讽我路痴!
赵启平:我不是我没有。

两人恋爱的事朋友间谁也没瞒着,开始大家似乎都是抱着玩笑的心态祝他们长久,但谁也不觉得赵启平这次有多认真,只当他是颜控发作,和这个好看的学弟玩个心知肚明的游戏。毕竟本科到研究生他身边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出色,却谁也没能真的陪人走到最后。赵启平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安心地担任着胡柯男朋友这个角色。
甜蜜的恋爱中两人也时有些小矛盾,比如两人都越来越忙,这样的环境里在一起看不到未来,加上赵启平的性格很吸引追求者,胡柯常常会觉得没有信心,甚至觉得对方心里自己不重要。他住在赵启平那里的次数变多以后,发现人会把衣服乱丢,完全不像整理书架那么细致严谨。两人时有一些小拌嘴和争执,好在最后也都一吻或一抱泯恩仇了。
两人交往一年多的时候,赵启平的朋友听他们笑着谈起之前闹过的那些矛盾,有人忍不住惊诧道:“没想到你们比我跟我女朋友还真情实感啊。”
赵启平喝了口酒,捏捏胡柯的手指,笑道:“我们中间有看上去很不真情实感的因素吗。”
孰料朋友想也不想地回答:“你啊。”
赵启平:……
他突然不想买单了,要不今天还是AA吧。胡柯前仰后合地笑了一阵后,贴过来亲了下他鬓角,悄声道:“咱们互补。”

>>>

第一辆车

>>>

交往两年后胡柯也保了嘉林医大的直博,继续在仁合实习。而赵启平跟嘉林六院签了合同,正式成为一名骨科医生。两人对家里坦陈了关系,父母都很开明,也没有反对。一切看上去都是最顺利的发展,从前一直觉得风光还多为时尚早的赵启平头一次觉得,或许跟一个人过上能看得到以后二十年,三十年的生活,也是件好事。

而这时,胡柯从庄恕那里得到了一个国外医学院的PHD学位推荐入试资格,做的项目是胸外科的医药研究,本身也是他很感兴趣的范畴。但这个项目仅第一期就长达三年,他和赵启平从此就是相隔万里日夜颠倒的生活了。两人恋爱至今,很少分开超过一周,毕竟同校同专业,实习的医院也只是一墙之隔。忽然变成异国长时差的恋爱,胡柯心中不免反复起来。他几次想要和赵启平提及,又不想打扰帮导师带新人还要上班累得昏天黑地的人休息。拖着拖着,学校的正式Offer来了,离入学时间只剩半个月。痛定思痛,他决定还是放彼此一条生路,将原本作为生日礼物的一盒3D迷宫拼图和分手信寄到了六院。他没有选择可以即时回复的交际软件,用了最传统的纸笔,或许是这样可以避免看到赵启平在对面输入消息时的纠结。

收到那盒沉甸甸的拼图,赵启平以为是提前送来的生日礼物,觉得人这选礼物的小心思可爱得很。摸到那封“情书”时更是心中一甜。但打开之后,他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来。嘉林医大的白底蓝杠信纸上,是人熟悉的笔迹,写着:谢谢你之前的关心和照顾,我们可能不太合适,分手吧。抱歉。
开什么国际玩笑,愚人节都过去四个月了,而且胡柯应该知道要是敢在愚人节做这种事,肯定要被他拖回家好好教训一番的。所有消息发出去没有回应,估计要么是人假装看不见要么就是被屏蔽了,电话打过去也是直接转了语音信箱。

赵启平简直被胡柯气晕了头,也不去陆晨曦那里辗转打听什么消息了,直接和同事调了下午的班在午休时间冲去了仁合逮人。

>>>

第二辆车

>>>

出发那天早上,他刚要出门就听到敲门声,拉开门,发现是赵启平。人晃着手上的钥匙,“走吧,我送你去机场。”
“我叫车了……”胡柯的话被赵启平一把拉过箱子的动作打断,只能乖乖取消了订单。一路无话,在航站楼门口停下车,赵启平拿给他一张纸,胡柯接过一看,大堆的英文,仔细分辨半晌,他猛地抬起头,看着赵启平。
“赶在最后一天交的申请,已经通过了,”赵启平淡淡道,“办签证可能还要一段时间,你在那边老实等着,要是敢因为寂寞勾搭别人……”他没说完,但“打断你的腿”的意思不能再明显了。胡柯沉默半晌,扔下那张纸便拉过赵启平,用力地吻住了人。
回应着他有些激动的吻,赵启平揽紧了胡柯的背,分开后轻轻拍了拍,“进去吧,一路平安。”

陪办完入学的赵启平回宿舍时,胡柯忽然问:“这次,我是不是算你的学长了?”
“我没什么意见,”赵启平看着地图,抬起头对他笑了笑,“不过小胡学长,你好像走错路了。”

全文完

分手理由是扯淡,因为前面走心太多,大家开心就好

  225 22
评论(22)
热度(225)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