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翻车记

就是一个,老司机翻车然后强行把车掀回来的故事

太阳穴绷得发疼醒来时,王凯想揉一揉,却发现自己挪不出手来。有个脑袋拱在他颈边睡得正香,只是那短短的发茬怎么看也不像是女孩子。再往下是箍着他的雪白臂膀,薄薄的空调被已经滑到那人肩胛骨以下,圆润光洁的肩头印着几个红紫的痕迹,这个场景对于一个初醒的男人来说,有点太过香艳了。头还一跳一跳地疼,王凯试着动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和这个人缠得密不可分。
“嗯……”像是被他顶到,那人颇为娇懒地哼了一声,迷茫地将王凯松开,抬起了脸,绻眯着眼看他。
哇!王凯忍不住在心底惊叹一声,虽然有些陌生,眼前这张脸却是完全符合他审美,基本可以被塞到金字塔顶端的那个小尖尖上,标着“尤物”的那一层。是哪个明星吗,他调动着可能是宿醉而剧痛的脑袋里仅有的一点理智思索着,似乎有名字呼之欲出,却没什么头绪。以后还是别喝那么多酒了,王凯想着,抬起一只手打算揉揉脑袋,那张美丽的脸的主人却在他胳臂里翻了个身,捉住他的手亲了一口,懒洋洋地笑道:“早啊凯哥。”
凯哥?他叫我凯哥……叫我吗?我们认识?还有我们为什么会在一张床上?王凯的脑子似乎后知后觉地醒过来,翻出了一大串疑问。见他不说话,那人保持着蜷在他怀里的姿势,伸手来拍了拍王凯的脸,“你怎么啦,这么盯着我也不说话。”胡歌深知自己恋人床上老司机的属性,一般这样盯着十秒他身下就要着火似地,找到他那里塞进去,今天却保持了快三分钟一脸真诚的困惑,仿佛他换了张脸似的。

下一秒,王凯清清嗓子,开口颇为滞涩地问:“你……是谁?”
哦哟,一大早就要玩角色扮演游戏啊。胡歌以为是前夜他开玩笑叫了王凯一声殿下,人的劲儿还没过去,毕竟当时顶进来的力气就大了不少。于是他捏了捏表情懵懂的王凯耳朵,想着这样的凯哥真可爱嘿嘿嘿,然后垂下眼压低了声音,“殿下,苏某是不是,该回去了。”
殊不知这话无疑是在王凯耳边炸起一颗原子弹。殿下,苏某,这两个称呼怎么这么熟。他脑子里终于跳出一个名字,他几周前拿到的剧本,《琅琊榜》。里面饰演梅长苏的是国内知名男演员,胡歌。而现在跟他的脸不到十公分的那个人,好像,就就就就就是胡歌。
要命了,他不过是看完剧本跟朋友们搓了个酒局,多喝了几瓶,好歹也是自己回家睡的。怎么醒来就和尚未正式见面的合作演员滚到了床上,对方还和他很熟的样子。

胡歌还等着王凯接戏,却被人一把推开,撞在身后的一堆被子上,虽然不疼,胡歌的心情却不那么好了。他抿嘴坐起来,揉了揉被人折腾到酸痛的腰,幽幽看着跪坐在床上,一脸无措,甚至惊慌的王凯。
“一大早的,你怎么啦。”
“那个,胡歌……?”王凯试探着问,对方的表情显得理所当然又生气,就是嘟着嘴的样子让他的愤怒脸变得有点可爱,“是我啊,你有话要说?”
“我们为什么会……你不是大后天才进组吗?昨晚你也来了?”王凯敲着脑袋,发现自己断片得有点厉害。
“什么进组……我现在在北京你家啊。明天有活动,我早点来,你昨晚不是还很高兴吗。”胡歌的胸前也是一片星星点点,王凯不敢想那是不是自己的战绩。而人说的话他也完全听不懂,只能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解释道:“现在不是2014年2月10号吗,我……和你后天才应该见面,不是吗。”要真是趁着酒醉把胡歌给睡了,估计也是这辈子自己能搞出的最大新闻了。
胡歌原本困惑生气的表情顿时变成了WTF,他张口结舌了半天,一把抓过旁边的手机,“你看,现在是2017年8月,你,你是我男,王凯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一大早玩这个!”他颇为抓狂地放下手机,似乎是想扯王凯的脸又没忍心下手。
“20……17年?”王凯瞪大了眼睛,“《琅琊榜》……拍完了?”
“何止拍完了!”胡歌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们还拍了《伪装者》,你还拍了……等等,你是穿越了吗。”他仔细地研究了一下王凯的脸,又扯开人T恤领子看了他的肩膀,发现自己咬出来的痕迹还在,疑惑地坐回去,“魂穿?”
“我觉得……好像,失忆了。”王凯顺利地用指纹打开了手机,看了看屏幕上自己的脸,放下后在两人之间比划一下,“我感觉得到我跟你不是完全陌生,好像我在这里也有理由,可是我……不记得了。”
胡歌先是有些怀疑地看着他,表情慢慢变得有些奇怪,忽然凑过来捧住王凯的脸,“亲一个。”
“什么……?”王凯吓了一跳,可是被胡歌捧着脸无法后退。
“我相信你是失忆不是穿越,但王凯就是王凯,而且你现在是我男朋友,没有借口不想亲近,除非你不喜欢我了。”胡歌说着凑得越发近了,“早安吻,我们的习惯。”他含住王凯的唇,主动地递出舌尖,王凯犹豫着回吻过来,试探了两下还是推开了胡歌。
“不行,”王凯说,“我真的不记得……”他指了指胡歌,又指指自己,“怎么亲你。而且我们现在算是陌生人,我也不能,占你便宜。”
勉强理解了他在说什么的胡歌有些气恼地想笑,“现在你做的事,就是这三年你一直在做的,只不过你忘记了,什么占不占便宜。”见王凯还是一脸正直随时要拒绝自己再扑上去的样子,他咬了咬牙,“王凯,你还真是个,好人。”除了在已经彼此拥有的他面前,每次亲吻他时王凯明明有用不完的坏心思。

两人别别扭扭地起床后胡歌做了饭,然后发现王凯并不记得将两种果酱抹在面包的两边,那是他们在一起后胡歌教他的,当时王凯试了还大为夸赞,味道很好。但是现在,王凯只是老实地往面包上涂着花生酱,然后放进嘴里,也不记得先让他吃第一口。今天他们都没什么事,原定在家黏糊一天,现在看王凯这样,别说黏糊,估计在他旁边都要保持端坐了。
其实王凯也在偷偷打量胡歌,人一脸忿忿戳着煎好的培根塞进嘴里,白皙的脸颊鼓起来嚼嚼嚼的样子像一只雪白柔软,没有得到足够蔬菜的兔子。他并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失去这三年的记忆,但显然,他的择偶观在这三年里没有退化,相反,可以说是升华了。虽然他不了解胡歌,可这样的对象,想一想,几乎是全中国大多数人的梦想了吧。不论男女,又看了一眼胡歌撕开面包浸到牛奶里的手指,王凯默默补充道。

吃完早饭,王凯主动去清洗杯盘,毕竟白吃白喝他心里过不去,即使他们现在是在“他”的家里。胡歌站在一边吃着半个苹果,不知心里打了什么主意,忽然凑过来,捞过围裙帮他系上。被抱住腰时王凯的身体僵了一瞬,想说洗个杯子不用围裙,但胡歌脑袋搭在他肩上轻声嘟囔“弄脏了衣服还不是我给你洗”的声音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他并不知道,他们的衣服大多是丢在洗衣机里或由钟点阿姨上门洗的。
胡歌的主意也很简单,这几年一直是王凯撩拨他比较多,让他从心到身陷落得爬都爬不起来。趁现在人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可以好好地把帐都算一算,正好这样的王凯撩起来也比较有趣,不会有什么风险。比如往常他这样做,只会被人按在冰箱上亲得喘不过来气。
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王凯一边将杯子塞回架子上,一边思索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曾和他工作生活中都毫无交集的胡歌为什么会成为他男朋友,并在他面前这样……温柔贤淑?

“温柔贤淑”的胡歌告诉他今天他们都没有工作安排,让王凯忍不住松了口气。然后胡歌给他拿来了电脑,却不帮他解锁,而是笑眯眯地让他自己想。王凯试了自己的生日,父母的生日,琅琊榜开拍的日子,都不对,他犹豫片刻,问对面好整以暇似乎就等他开口的胡歌:“你生日是……”
“虽然很想让你百度,不过看在你情况特殊,”胡歌说着拉过他的手,用指尖轻轻写下四个数字,王凯的掌心一阵酥痒,胡歌又眯眼笑了一下,“后面还有三个数字,自己想。”
按着自己恋爱时的一贯套路,王凯输入了0920520,顺利登入。
胡歌拿了本书坐在王凯对面,而王凯浏览了一遍电脑,里面14年以后存的东西他都毫无印象,但好在也有他之前存的一些剧本和拷贝之类。有个相册叫“我们”,他便点开了,发现里面全是各色自拍,主角只有两个人,他和胡歌。有的是正常表情,有的是两个人做鬼脸,也有胡歌闭着眼似乎在睡觉他偷亲人脸颊的“犯罪证据”,甚至还有十几张两人接吻的照片。王凯有些慌张地退了出来,腿上却传来一阵被摩挲的触感。他低头一看,一本正经捧着书的胡歌踢掉右脚的拖鞋,从他脚踝慢慢蹭到膝盖。现在的王凯当然不会捏着他的脚踝好好把玩一番,而是抱着电脑站了起来,往旁边挪了个位置。

王凯越是这样“不解风情”,胡歌就越想得寸进尺。强制人陪自己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他一会儿摸摸王凯的脸一会儿倚在人肩膀上,感觉到王凯的僵硬后,他干脆身子一歪,躺在了人怀里。王凯抓住他肩膀想扶人坐起来,胡歌却勾住他颈子,带着王凯一向最不能招架的笑容,沿着人左边耳根密密匝匝地亲到右边,还用唇摩挲着王凯颌下一点胡茬。
心中一阵潮涌,王凯忽然觉得头晕,猛地闭上眼。再睁开时,他发现莫名消失的记忆已经全数回来了。他是胡歌的男朋友,合作是三年前的事,现在在北京,马上去上海参加爱夸见面会,而胡歌在北京有活动,提前两天飞过来,两人前晚胡闹到3点才睡。
胡歌感觉到人甩了一下头以为他是想挣脱自己,坐起来转个身,骑在了王凯的腿上,“你不是不记得怎么亲我了吗,我重新教你要不要呀。”
想着这一天人的各种撩拨,王凯抿下一丝快到唇边的笑意,“还是不了吧。”胡歌知道他要这么说,也不打算听,低下头便吻了过来。王凯竭力压抑住立刻按着人后脑回吻过去的冲动,任由胡歌挑开自己的唇,软绵绵的舌尖来勾他的。

王凯慢慢抢回主动权,用的不是胡歌习惯的方式,并握着人的腿,将他放倒在沙发上。胡歌以为他被撩得不行,终于打算丢掉好人的外衣了,还有些小得意。但王凯的前戏与他记得的完全不同,最先亲的变成了锁骨,然后衬衣被解开,人揉着他胸前亲吻他的脸,不时滑到耳畔舔舐轻咬。陌生的顺序让他心中泛起了异样的感觉,胡歌看着王凯并无什么区别的脸,却觉得压着自己的是另一个人。犹豫片刻,推开了王凯吻过来的脸,“要不还是……算了吧。等你想起来再……”

“你不是说,王凯就是王凯,除非不喜欢你了,没有借口不想和你亲近。确实没有,虽然我不记得和你这三年发生过什么,不过你这么期待我对你做什么,我也不能让你失望。”说着,王凯拉开他的腿,够过茶几上的润滑挤了一手,摸上胡歌身后开始扩张。可以容纳三根手指时,紧皱着眉的胡歌终于动了一下,抵上他胸口,“不行,王凯,不行……我……”
看人一副无措又纠结的样子,王凯也不忍心再装下去了,俯身亲了下胡歌的眉心,轻声道:“宝贝儿,是我。”
“你想起来了?!”胡歌身子一震,心中一松,刚想欣喜地揽住人颈子,忽然觉出哪里不对,“你不是刚刚想起来的吧,是不是故意的!”说着他伸腿要去蹬王凯,却被人敏捷地抓住,身后也被顶进了熟悉的硬热。王凯精准地找到了那个让他没忍住“啊”地促吟一声的点,顶弄几下便让胡歌酥了腰,眼底泛起水色,只能抱住王凯的身子不住喘息,任由人在体内掀起一波波浪潮。

胡歌醒来时王凯不在身边,但茶几上摆着一张纸,打开一看,写的是——
给不知在何时的王凯:
如果你在胡歌身边醒来,请记得给他一个早安吻。以及,爱他和被他爱着是你能获得的最大幸福,不要拒绝。
PS:胡歌是你永远的审美最高标准。
看完后,原本有些气恼的胡歌没忍住笑出了声。

而同样的纸条,他之后还在床头看到了一张,压在自己不知从哪里淘来的一个狮子摆件下面。

  310 16
评论(16)
热度(310)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