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男友进化录

最近老有私信问我某篇文为什么不见了,很简单,因为我删了啊 ( ´_ゝ`) 
突然想写后续,前篇<扮猫吃猫奴>,狮子变猫捕获猫奴兽医

-男友进化录

听着女主持人用高八度的声音和充满职业感的惊讶慌张语气播报市立动物园里狮子莫名消失的消息,她身后是正在召开紧急发布会告知市民们不用慌张,狮子真的没有出逃的动物园工作人员们。胡歌百无聊赖地用脚按着遥控器,换了个台。此时趴在他背后充当靠垫的,便是一只不折不扣的非洲雄狮。狮子跟他一起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享受着胡歌那只对它来说小得过分的爪,不,手抚弄颈边鬃毛的力道。
“你那朋友也太不负责了吧,说跑就跑,看,这下闹出大新闻了。”翻个身胡歌抓过一边的一袋肉脯拆开,喂了一条到他趴靠着的狮子嘴里。狮子看了他一眼,胡歌身下一空,猝不及防跌下去时便被一个有力的怀抱接住了。
“他就是个野猫性子,能在那里待这么久已经是奇迹了。”变身后赫然是个英俊青年的狮子嗓音低沉,他仰躺在地板上抱着胡歌,“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狮子的,我之前听它们讨论,到动物园现在是好出路,生活稳定,又不愁吃喝,按你们的话说,就像是,公务员。”
“你就是这么当狮王的?啧,真负责啊王凯。”
两人坐起来,胡歌扔在一边的手机震动个不停,他接了,是诊所的小护士,说临时来了只要做手术的金毛。胡歌接着电话,王凯帮他换衣服,脱掉T恤和大短裤换成衬衫和牛仔裤。电话那边的人并不知情,只有些奇怪胡歌的声音为什么忽远忽近的。
“我先走啦,晚上来不及回来你就自己做饭吧,”胡歌说着蹲下来在王凯右脸上亲了一下,“不想做了家里还有猫罐头,给自己开一个。”
王凯扭着他下颌在人唇上咬了一口,“我不会变回去的,除非你同意……”
“我不同意!”胡歌跳起来往门口跑,“来不及了我得快点。”
还坐在原地的王凯从沙发上捞过一个猫爪抱枕眯眼看着人身影消失的方向,带着点笑,他知道,胡歌最后总会答应的。毕竟他用变成猫好几个月才捕获的男朋友和主人,是那么心软得可爱。

三个月前胡歌刚被变成人的他扑倒在地上时,桃花眼瞪成了两颗铜铃。艰难地接受了王凯本来是只狮子,获得变身能力后来到城市,在动物园对自己一见钟情所以特意变成猫留在他身边的事实后,胡歌虽然三观受到了冲击,仔细想想却又觉得很有趣。这下他不仅拥有一只猫,还有一只狮王和一个,呃,姑且称为男朋友的存在。找来衣服给王凯穿上之后胡歌问他是不是真的能变成狮子,王凯叹了口气,胡歌眼前一花,一只皮毛水滑威风凛凛的雄狮便站在了他眼前。他惊叹一声,小心地伸出手摸了摸狮子的背毛,发现它没有生气之后又上下左右好好摸了一遍。最后他捡起地上的衣服碎片,告诉王凯,以后变成狮子之前把衣服脱了,不然有点浪费。

王凯变成人后在胡歌家呆了几天,怕他无聊,胡歌把人带去了诊所,介绍说是自己的朋友,一位兽语师。小护士眼睛都看直了,不仅暗叹自己的运气,找个帅哥老板还不算,老板的朋友也都是帅哥。但王凯并没有接到她含情脉脉的眼神,一直黏在胡歌身后。
一周不到小护士就麻木了,毕竟王凯对胡歌的热情比自己对他的大得多。几乎胡歌走到哪跟到哪,替胡歌翻译小动物的感觉时总时不时凑到人脸边偷亲一下或者说几句悄悄话,胡歌听完则会立刻红着脸推开他。有回她在旁边准备注射药物,目睹了这样的场景,然后听到王凯无辜地眨着圆眼睛说:“它就是觉得你好看啊。”小护士手一抖,差点把只该开个小口的药瓶砸碎。推了推注射器走向那只被固定住瑟瑟发抖的黑花狸猫,她心想:原来你这小家伙也看脸呢。
胡歌没跟王凯谈过工资的事,他也不知道该给人,或者说狮子什么报酬比较好。王凯好像也根本没想过,每天和他同吃同住一起去诊所上班,心情愉快得很。中间有几次胡歌有些受不了人灼灼的目光,跟他商量能不能变回猫,王凯坚定地摇头,潜台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想撸我的毛吸我的肚子还不用负责。不得不说王凯作为男朋友其实很称职,体贴又温柔,时时陪着胡歌,看人做了两回饭之后就学会了,连胡歌爱吃的糖醋小排都做得有模有样。胡歌在客厅看电影时再也不用担心直接睡过去第二天会着凉,王凯的怀抱足够温暖,而且醒来时他总是好好地躺在床上。

两个月之后胡歌暂时关了一段时间诊所,跟着王凯去了人的故乡。他以前也参加过去所谓自然之旅,但这次王凯带他去的是真正的草原,没有任何人为的痕迹,兼具生机勃勃与荒凉凛然的美。离开人群居住的村庄后,王凯便变回狮子背着胡歌一路奔驰,有些紧张地抓着他的鬃毛,胡歌能感到自己心中砰砰跳动着难以言喻的兴奋。等到了离据地不远的地方,王凯慢下来,悠哉地四处走动,让胡歌可以尽情地拍摄自然风光。
这时忽然有几只狮子出现了,它们是王凯的朋友,对于他愿意回来格外兴奋,但它们也对这个跟前狮王一起出现的人类很是警惕。胡歌的镜头里跳出那几只狮子时他吓了一跳,王凯仰头蹭蹭他表示安慰,然后跟朋友们用兽语交流了几句。胡歌什么都没听懂,他只觉得在王凯“说”完后围着他们的狮子们眼神都变了,似乎有几分……崇敬?
晚上王凯变回人,放着自己的睡袋不睡非要挤进胡歌的那个,胡歌一边庆幸自己机智地带了个双人睡袋一边挣扎几下,发现王凯贴得很紧,只能作罢。睡袋在舒适的干草堆上,他被王凯锁在怀里,仰头便是无垠的钴蓝色夜空,鼻尖是草原复杂又神秘的气味,和一点王凯身上熟悉的香水气息,胡歌买来之后觉得这款香水更适合他,人便勤快地天天喷。
“你今天跟他们说了什么。”胡歌艰难地扭了扭头,实在有点活动不开。
“没什么,我只是告诉它们,你也是这片草原的主人。”王凯的呼吸打在他颈后,像轻吻,伴着低沉的声线,让胡歌浑身发酥。能和狮王分享领地的,自然只有他的伴侣。胡歌沉吟半晌,忽然轻轻道:“我答应了。”
也许是此刻的夜色太美,或是白天看到的种种风景震撼了他,又或是这些日子的相处中王凯的温柔陪伴,胡歌终于承认,自己心里那片领地,也早已被人攻陷了。
被扳过身子亲吻,胡歌顺从地启唇迎合,手圈住人背后,王凯的手往下摸去,他也只是颤了一下,不由自主贴得人更紧了。原本在草堆下围观的狮子们听到上面传来的动静,互相看看,四散离开了。

回到城市后王凯和胡歌在半夜去了动物园,给敢怒不敢言的郭晓然带去了不少好吃的猫零食。之后王凯让郭晓然离开,他却犹豫了,眼神瞟了瞟一边又迅速收回来。
“这里……还是挺好的,我再待一阵吧。”郭晓然咔吧咔吧嚼着猫饼干道。而两人佯装离开后王凯拉着胡歌躲在一边,过了半晌,人果然又变回了猫,灵活地钻过栏杆跳过玻璃隔断进了旁边的虎园。

胡歌找了个兽语师男朋友的事着实让他父母吃惊了很久,但见到英俊沉稳的王凯和两人相处时儿子眼中掩也掩不住的甜蜜模样,曾经那种寂寞似乎从未出现过。他们也只能叹气,嘱咐两人好好生活。
生活自然是很好,白天一起上班,小护士一边嚷嚷他们腻歪,一边却也帮忙拍了不少工作时的照片印成海报分发,也张贴在诊所里充当吸引客人的招牌。回到家,一起做饭后胡歌可以靠在男朋友怀抱里或枕着狮王宽厚的背看夕阳。唯一让他有些遗憾的可能就是王凯一次都没再变成过曾经那只漂亮的缅因猫。胡歌并不知道,王凯正式成为他男朋友后就开始吃诊所里来就诊猫咪的醋。偶尔他多摸了哪只眼神可怜兮兮的猫几下,一转身出去人就用兽语威胁,回来的时候那猫也不敢再卖萌了,胡歌还以为它是不再难受了觉得很欣慰。

夜里,掩在云层后的月亮终于羞答答地露出脸,从宠物成功进化成男友的狮王满意地抚摸着怀里胡歌还有些汗湿的背脊,心想,看,你还是同意了。

1.什么留住了郭晓然他又为什么离开了动物园

2.王凯提出了什么胡歌为什么拒绝又答应

我也不知道答案,嘻嘻

  171 15
评论(15)
热度(171)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