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女神驾到(上)

Warning:胡歌单方面性转!!不是突然变化,一直都是女生!!想写写女神ver的歌歌,雷者勿入!!

(上)

0.
王凯从来没想过,在2014年接拍《琅琊榜》这部电视剧,对自己以后的人生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这是一部国内目前流行的大女主戏,他饰演靖王萧景琰,女主角是他的谋士,由国内女神级别的演员胡歌饰演。开拍前经纪人格外紧张地嘱咐他对方在古装剧界地位数一数二,如果架子大一点脾气差一点也不要给人家脸色看,跟着哄一哄捧一捧就好了。王凯笑道,姐,我是性子直又不是傻,不会砸自己饭碗的。
开机仪式当天,被导演介绍时胡歌穿着戏装长裙,外面只套了件羊绒大衣。握手时王凯还有些拘谨,发现人手有些冰,他不知怎么出溜了一句:“你冷吗。”说完之后就想抽自己,女演员向来注意形象,不会像他们直接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冷又怎么样,也轮不上他关心。结果胡歌温和地笑了笑,说着“不冷”,然后刷地一下掀开大衣下的裙摆,自得道:“看,我穿了棉毛裤,还贴了好多暖宝宝,怎么会冷呢。”
王凯愣在当场,胡歌的助理从旁边扑过来,按下了她的手表情抓狂,“祖宗啊你干什么呢,片场这么多人……”说着将人推着离开。胡歌还笑眯眯地回头对王凯摆了摆手告别,转过去对苦口婆心的助理“诚恳”认错。站在原地的王凯看着远去的两人,忽然笑了,原本紧绷的心情也因此轻松不少。

1.

日后两人谈起这件事,胡歌听了将脸埋进抱枕里哀嚎,“我的女神形象啊啊啊!早知道就应该高冷地对你点点头就走,啥也不说。”王凯有些笨手笨脚地给人梳着马尾辫,安慰道:“没关系,就是这样你在我心里的定义才从女神变成仙女了。”
“什么意思?”胡歌扭头,好不容易捉住满手的发丝又从王凯指缝间溜出去不少。
“仙女不食人间烟火,所以,嗯,说话也比较,不流世俗。”
“你就是觉得我说话脱线呗。”胡歌翻了个白眼,想了想又道:“不过我当时大概是挺怕你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一问我就直接交老底了。”
“怕我什么?”终于用发绳将人的长发束住,王凯几乎累出了一身汗,坐下来将人抱进了怀里,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你长得比较像我未来男朋友,怕你不要我咯。”胡歌转过头来亲亲他眼角,让王凯忍不住捏住人下颌吻了上去。

2.

两人拍的第一场对手戏就是相认后已经成为太子的萧景琰执意要娶林殊为正妃,大婚的戏份。王凯先完成妆发去候场,正看着剧本,一身凤冠霞帔的胡歌就被人扶着进了大殿。她跟身边人打趣头上珠饰太沉,要在脚底加两块石头才好,见王凯走过来,笑着施施然行了个礼,“殿下。”接过人手牵到一边坐下,工作人员退开让两人找感觉,胡歌将凤冠上的珠帘撩到一边,探头来看人手上的剧本。一侧头珠帘便滑下来,胡歌扶了两三次,有些不耐地嘟囔了声什么。王凯伸手替她掀开,将剧本递了过去,“你看吧,我背得差不多了。”
“谢啦。”胡歌也不多客套,伸手接过去,两人的手指碰了一下,还是有点凉,王凯想着,就听胡歌道:“啊,又要嫁人了,不过婚仪第二天就出征还真是头一次。”然后人抬起头,故作轻佻地摸着自己下颌打量他,半晌点头道:“这次嫁的人质量还不错。”王凯笑了,抬手微作一揖,“多谢女神抬爱。”
“哎,叫什么女神啊,”胡歌大大咧咧地摆手,“叫我歌歌就行,他们都这么叫。”顿了顿,她又朝王凯眨眨眼,“只要你不觉得被我占了便宜。”
待会儿要被占便宜的好像是你吧,王凯这么想着,发现经纪人的提醒真是多虑了,胡歌岂止是没架子,平易近人得都快让他诚惶诚恐了。

3.

婚仪结束,用玉如意挑开红盖头,萧景琰对林殊道:“我若继位,你便登凤座。”林殊没想到他会说这个,有些慌张地要来捂他的嘴,却被萧景琰抓住了手,继续道:“国不可一日无后,所以你答应我,一定要安然无恙地回来,好吗。”
看着他的眼已不属于刚才那个性子跳脱得有些可爱的胡歌,而是剧中即将与他长相别离的林殊。含着些泪微微颤抖的眼睫令王凯心下一片酸软,体会到了萧景琰的痛苦与不舍,人垂下眼,低声应了个“好”。这样的神态让他怎么相信她还会回来,可此刻的萧景琰除了温柔地将人拥进怀中,也无计可施。
两人叠身躺下后摄像机便摇远了,导演那边喊了咔,王凯立刻爬起来,扶着胡歌坐好。刚才按着人躺倒时他按的是胡歌的袖子,连人手都没有碰到,但毕竟见面第二天,还是陌生人就拍这种亲密戏份,还是有些尴尬。胡歌沉默地靠在床边,造型师走过来给两人卸妆。摘掉头上凤冠后胡歌立刻恢复了精神,问王凯要不要出去吃宵夜。她的助理将水塞到人手里,“还吃宵夜,你这身材保持得很容易吗,回去睡觉。”
“哎呀,可以凯哥吃我看着嘛,之前你们每次吃宵夜不都是这样……”胡歌跟助理撒着娇离开了,而王凯还在为她那个“凯哥”的称呼愣神,也忘了刚才的尴尬。
回到房间后翻日程,王凯忽然发现,这一天,是情人节。

4.

相处久了,王凯发现,胡歌的确没架子,但也不是对外界完全不设防。在片场背词,还有陌生人接近时,她虽然也面带微笑,神态中却带着一种疏远。像是周围有个透明的罩子,完美地罩在这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演员胡歌身上。她可能无法游刃有余地处理,便选择了微笑着隔离。
戏中两人是爱而不得心思难鸣的爱人和君臣,戏下面对他时胡歌却一直都是高高兴兴甚至有些没心没肺的小女孩模样。王凯也渐渐习惯了聊天时她被助理拽去加衣服或者催着让人去化妆的插曲出现。
开始两人单独对戏一般是白天没戏的时候,王凯也很规矩地最多待一个小时就走,或者多拉几个人一起。后来胡歌说词太多对不完,他留的时间才长了一点。晚上他也是绝对不会主动进人房间的,但是白天的戏份越来越满,胡歌对他说,这个剧组上下都是浩然正气,凯哥你怕什么。
怕传出去影响你的名声啊,王凯有些无奈地想,两人聊得多了,他知道这部戏对胡歌也是个难得的机遇。胡歌现在在国内的地位不低,但她的演艺生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和剧中林殊到梅长苏的转变,颇有些类似的地方。也是因为这样,胡歌才对这个角色投入了很大的感情。可胡歌一个女孩子都这么说了,他再推辞,才会暴露自己的心思。

5.

王凯一直觉得胡歌虽然有过感情经验,在这方面还是懵懂的。
一次吃完饭他接到微信去找胡歌对戏,敲了敲门,听见里面说:“进来吧,给你留了门儿。”不作他想就推门进去了。结果撞上的是光着两条长腿,T恤套了一半的胡歌。人转过来的脸未着妆容,被鬓边长发包裹着,显得格外白皙精致。王凯石化了十几秒,当机立断地伸手捂住了眼睛。
这才想起来自己在换衣服的胡歌将T恤往下拉好,套在领子里的头发扯出来随意扒拉几下,对王凯道:“凯哥,把你手边那条裙子递给我吧。”
王凯弯下腰,拿起裙子又飞快地捂住了眼,将衣服递过去。胡歌走过来接了,一边套上一边嘟囔道:“害羞什么呀,被看的不是我吗。”片刻后她说:“好啦。”王凯这才放下手,就见胡歌笑眯眯的,竟有些不怀好意,“凯哥,你紧张呀。”
“你助理知道又要说你……”王凯搬出救兵,胡歌这才收敛了神态,转而对他眨眨眼,道,“那你要替我保密呀,天知地知,”细长手指指了指天花板和地毯,又指指王凯,“你知,”转向自己,“我知。”像是熟练地撒娇,又和平日对工作人员说话的那种语气不一样。王凯的眼神习惯性跟过去,发现她的T恤领口滑下来一截,赶紧别开眼,“你的衣服,拉好。”
“凯哥人真好。”胡歌一边听话地扶好领子,一边说。
“什么?”王凯没太明白自己怎么突然被发了卡,,就听胡歌道:“要是别的人,看就看了,不会再提醒,除非不喜欢我。但是凯哥不可能不喜欢我,所以就是人好。”
这一番理论让王凯觉得自己好像听不懂中文了,勉强理清思路后,他从胡歌唇边的笑意中看出些狡黠来。像明晃晃撒下诱饵又立刻后退,等着看人反应。王凯当然是要“上钩”的,他笑了笑,“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
这样开着玩笑,跳得飞快的心脏才慢慢恢复到了正常的速率。

6.

之前贪凉多吃了两根雪糕,生理期的到来让胡歌再也活蹦乱跳不起来了。好在这天拍苏宅的戏,她一到片场就躺在古榻上直哼哼,晏大夫,黎纲甄平,救我……王凯和以前的女友在一起也没遇见过这么“严重”的情况,在一边化妆时紧张地关注着胡歌的动态。饰演霓凰郡主的刘涛见状过来拍拍他,善意地提醒,“这种时候要么给女生一个热水袋,要么帮她捂捂肚子。”
快到夏天,本就穿得厚重又盖着被子,胡歌一听热水袋头摇得活像拨浪鼓。但她又撇着嘴对王凯道:“凯哥……疼……”王凯闻言心软,只能伸手给人捂着肚子,不时小心地轻揉几下,也是听刘涛说这样会好一点。先拍的是外间的戏,工作人员都跟了过去,只有两个摄像在这边调整设备。胡歌看上去也没什么精神跟他聊天,王凯便一手捂在人肚子上一手摊开剧本,忽然他觉得有手捏住自己的,悄悄往衣服里塞,顿了一下,王凯把手挪了出来。没安分一会儿,那只手又来了。他叹了口气放下剧本,看着立刻转过头去装睡的胡歌,“苏卿,你在做什么。”
“殿下,”胡歌原本眯着的眼帘一掀,语气也柔柔软软的,“这时候能别叫我苏卿吗。”
“那,”王凯抽出被子里的手,趁摄像师都背对他们,俯身贴在人耳边道:“卿卿?”

内间的戏拍完后导演盯着液晶屏,忽然问:“哎哟,咱们女神的耳朵这是怎么了?”一边的王凯咳嗽一声,勉强忍住了笑。揣着个热水袋的胡歌故作镇定地走开,去找化妆师补妆。

成为胡歌男朋友后,王凯才有立场半真半假地训人这样容易被占便宜。胡歌微微一笑,“那是我让你占的,其他人,”她的手随意一划,“都在地上躺着呢。”王凯有些不解,然后他就看到了胡歌巴西柔术黑带七段的腰带。

7.

原本心意相通后,胡歌以为怎么也要交往个一年半载。但重聚在一起拍花絮海报时,王凯拿着剧里那个装着珍珠的盒子,说萧景琰没有求过婚,所以想用这个拍张纪念照。胡歌笑着答应,人单膝跪下后打开盒子,里面却不是什么珍珠,而是一枚亮闪闪的钻戒。
“胡歌,我不是萧景琰,没有办法给你皇后之位,但我想将心中唯一的位置交给你,来换你的余生,你愿意吗。”现场的人知情的或不知情的都看着他们,还穿着戏服的胡歌微微一笑,伸出了手,“无论我是谁,对你我都只能说,我愿意。”王凯为人套上戒指,周围掌声雷动,胡歌被他抱进怀里,忽然问:“按你们狮子座的作风,不是应该说,等我功成名就后就来娶你吗?”虽然两人的身份从未给他们带来什么影响,胡歌相信琅琊榜后王凯能够一举成名,差距也是明显存在的。
王凯只是笑,“我功成名就的时候,万一你被人拐走了呢。”

几天后的胡歌生日,她忽然在微博上po了结婚证封面和两只带着戒指的手相扣的照片,艾特了王凯,顿时引起了一场爆炸般的轰动。#王凯 胡歌# #王凯 靖王# #胡歌 女神被抢#的话题迅速被顶上榜单前三,粉丝们崩溃的心情也可想而知。他们没想到胡歌真的做到了以前说的,会隐恋但不会隐婚。两人只是合作了一部戏,甚至没有娱乐媒体拍到过他们私下约会之类的消息,就木已成舟了。粉丝们也只能将怒气发泄给“抢走”了女神的王凯。一时之间,勾引论软饭论包养论此起彼伏,有人说王凯处心积虑借胡歌名气上位,有人说王凯家世不一般所以是胡歌主动,等等。
这些言论并没有影响新婚甜蜜的两人,他们没有办婚礼,而是低调地给亲朋好友发了喜糖,去塞班岛过了个短暂的蜜月,各自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8.

《伪装者》开拍是这对堪称娱乐圈传奇的闪婚夫妻的再次合作,剧组外多了不少守候的媒体,而两人并未露面,经纪人出来也只是代为宣布,没有公开婚礼的打算,暂时也没有造人计划,只想好好工作生活。
这部里胡歌饰演的角色有着明家二小姐和女特工的双重身份。执行任务时她是伶俐狠辣的霸王花,在家中却是被兄姐宠惯得天真娇俏的千金小姐。王凯是她没有血缘的兄长,这部两人没有什么感情戏,对手戏也比《琅琊榜》少了不少,但两人在片场的气氛总让别人忍不住主动回避。饰演他们长姐的刘敏涛本来就喜欢这两个年轻上进的演员,也知道两人已经定了终生,不时拉胡歌去说些体己话,难免会问到孩子的事。胡歌说都听王凯的。回到酒店被委婉催问的王凯刮刮人鼻子,当初你说的可是,小事听我的大事听你的,生孩子不是大事?
胡歌靠在床上吃着水果,撩了撩垂下来的头发,这对你来说,难道不是小事一桩?
王凯呼吸窒住一瞬,总觉得虽然和胡歌已经结婚,自己的人格受到的考验好像从没少过。

待续

不知道我还敢不敢写

  216 30
评论(30)
热度(216)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