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白冬-好心分手(番外)

ABO,刑警白×牙医冬
单方羞耻play,不喜注意闪避

给女儿喂过睡前最后一次牛奶后郑秋冬小心地将她放回了摇篮里。

季子凝是个很乖的孩子,过了三个月就不怎么夜闹了,只需要喝一次奶,所以郑秋冬和季白没有另外再请保姆,而是依然将她的摇篮放在卧室里亲自看护。哺乳期Omega的心思基本还是在宝宝身上的,郑秋冬看着摇篮里子凝恬静可爱的睡脸,就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烦恼。也因此,他忽略了身为Alpha的季白某些不可避免的生理需求。当时郑秋冬有孕对于两人是突然的惊喜,他又已经30岁,为了孩子的稳妥两人一度是分床睡的。等最初的三个月过了,郑秋冬的信息素水平低且稳定,没有经历过孕中情期。就这样,他确诊怀孕到孩子出生,季白从自愿保护到强加忍耐,已经快一年没有尝过自己Omega滋味了。
这天是孩子百天,明诚一家三口来和其他朋友一起给她庆祝。明台看着一味吮着奶嘴酣睡,醒了之后被人抱来抱去也只是眨着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些陌生人,并不哭闹的子凝,十分羡慕道:“秋冬哥,你也太幸福了。你是不知道,尔珀现在看着乖,当初可是把我闹得几个月都睡不好觉。”而被点名的明尔珀正坐在儿童地毯上嚼着糖果盘弄玩具,并不知道自己爸爸的怨念。
另一边,明诚慢条斯理地搅着咖啡,等季白措辞完毕。两人虽然一向不太对付,但工作上多年配合,还是有点默契的,他看得出来人有话要说,而且估计是跟孩子有关。等他端起杯子刚喝了一口,季白终于道:“你,当时是怎么开口跟明台提,呃,重新开始,上床的事的?”
他用词之直白让明诚也忍不住呛了一下,拿手帕擦掉溅出来的咖啡,明诚捂着嘴咳嗽几声,顺便掩去笑意。“是因为秋冬心思一直在孩子身上,你不好提吗。”
季白点了点头,“我问过医生了,他这种情况,下次情期估计还要等孩子满周岁,那也太……”
“太久了,”明诚替他说完,然后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尔珀三个月后就跟保姆一起睡儿童房,所以我没有这个烦恼。”
果然不该跟这个家伙讨论,季白无语地捏了捏手指,决定去抽根烟冷静一下。而这时明诚却笑眯眯补充道:“其实有时候适当突破一下对方的底线,是可以对身心和谐有增益的,季队长,不妨试试?”
季白带上门出去,却暗暗思考起明诚的话来。郑秋冬的底线,或许就是比较强烈的羞耻感。之前偶尔有几次白天情难自禁时,他都要求季白先拉上卧室的窗帘,家里各处两人基本都试过,唯有窗边郑秋冬非常抗拒。既然不能临时找到保姆把孩子的摇篮移出去,那他可以……

给宝宝盖好被子,郑秋冬顺势捏了捏她蜷起的小手,微笑着转身,看见季白从浴室出来,正系着浴袍腰带。
“你也洗好啦。”招呼着爬上床,两人交换了个浅浅的亲吻,“晚安。”
熄灯后郑秋冬还在关心那边摇篮里的动静,随时注意着宝宝有没有踢掉被子,一面又想着晚上的牛奶准备好了没有,待会儿再泡会不会太烫。这时,一只手却压着他敏感的腰窝,轻而蓄意地揉弄,郑秋冬浑身被窜过脊柱的刺激感激得一震,扭过头低斥一句“你干什么。”
“干你。”季白简洁地说完,凑过来吮含住了他的唇。

停一下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今天谁也别想去幼儿园

这天晚上在老时间醒过来的季子凝发现喂自己的好像是另一个爸爸,她和季白对视几秒,咕噜两声,继续专心喝奶去了。而季白抱着女儿小小的身体,回头看看床上疲惫沉睡着的郑秋冬,满足地刮了刮季子凝的小脸,轻声道:“谢谢你,这么乖。”

  200 18
评论(18)
热度(200)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