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凯歌-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魔幻现实向(((
2点半到学校3点半开始写文,我棒不棒(,,• ₃ •,,)

-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胡歌觉得人有时候真是不能乱说话。
他留学回来接的第一部戏,王凯特意把自己包成了个粽子来探班,碰上他休息前的大夜。回房后亲亲摸摸一番,胡歌实在困得不行,眯着眼睛胡乱用嘴唇蹭人脸颊和唇角,许诺第二天随便怎么来,王凯迅速地权衡一番,答应了。
彻底入睡前迷迷糊糊听到王凯咬着他耳朵轻声道:“要是你变成婴儿,我就可以把你带在身边好好照顾几天了。”他也只是翻了个身贴在人怀里,“要变也是你变。”

于是,早上胡歌精神饱满地醒来,想要去撩拨某只可能还没睡饱的狮子时,只在自己床上发现了一团奇怪的隆起,还微微颤动着。寻思着王凯不会一大早给自己弄了只猫来,胡歌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被里面的状况吓得差点滚下床去。
一个婴儿坐在床上,套着件大了十几倍的浴袍,应该是王凯的。他从脑袋上搭着的衣服缝隙里眨巴着眼睛看向胡歌,小嘴努动几下,终于发出了个清晰的音:“啊……”
“你你你你是谁?”胡歌如临大敌地后退一步扒着床沿,看着那婴儿无辜的神情和熟悉的大眼睛,思索半天,更惊讶了,“你不会是……凯哥?!”
婴儿点点头,用小手扯着身上的布料,十分不愉快地啊啊说着什么。胡歌勉强会意他是想把裹住自己的衣服扒掉,赶紧伸手帮忙,一面心思还有些复杂,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凯哥的裸体,还真是从没设想过的情况啊……

脱掉浴袍后胡歌拿来毛巾裹住变成宝宝的王凯,怕他着凉又把空调温度打高了些,然后蹲在人面前,犹豫着问,“你还认识我吗?”
王凯点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叽咕半天,也不知说了什么。胡歌明白过来,王凯的记忆和神智都还是他自己的,可是被身体所限,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字眼了。想起自己前夜随口说的话,胡歌想,情况如此,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胡歌拿出手机拍了张王凯宝宝的背影,问助理这孩子是多大的。助理回了一串问号,然后一个电话拨了过来,且不说她一个未婚小姑娘怎么清楚这种问题,“老大?你怎么一晚上没见,给我变了个孩子出来???穿越了???”
“就,邻居的孩子,我妈让我照顾两天,反正我这两天也没戏嘛。”胡歌一边看着盘腿坐着的宝宝忧伤的背影,一边在电话里应付助理,“她也没说清,我不知道该给他吃什么,用什么。还要麻烦瑶瑶你想办法问问清楚,然后给他买点吃的和衣服来,行不行?”
电话被干脆利落地切断了,胡歌看着屏幕,忍不住摸着王凯现在只有些细软头发的脑袋,叹口气:“实在不行我只能冒着上新闻的危险,亲自去给你买了。”胡歌现身婴儿用品店,号称单身大龄青年竟早已隐婚隐育?这种标题他想想就头痛。这时王凯却用小手使劲扒拉他的手背,像是想拽掉,胡歌想起这人对发型的重视,立刻缩回了手。王凯变成这样他也不好下去吃早午饭,只能拿房间的面包饼干应付应付。

半小时后门铃响了,胡歌把王凯放倒在床上,对挣扎的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用被子遮住了他,前去开门。面色不佳的瑶瑶塞来一大袋东西,道:“那孩子大概一岁,这里是婴儿辅食和奶粉,还有两套衣服。”她快速说完,叹了口气,“胡老板,以后做这种好事也提前通知我一声好不好?照顾孩子是那么容易的事吗,而且你还在片场……”
“我知道了没有下一次了!我保证!”胡歌惦记着屋里还被罩着的宝宝王凯,不怎么诚恳地许诺后就关上了门。

把王凯抱出来扯掉浴巾换上衣服,胡歌一边给他系着扣子一边念叨,瑶瑶的眼光还蛮好的嘛,这小衬衫多可爱,还有马甲,啧啧,像婴儿版的唐教授啊。王凯显然还不想接受现实,只是眨着眼睛,手按在床上像是在克制婴儿吮手指的本能。
泡好奶粉胡歌先滴在手背上尝了尝温度,忽然被自己自然的熟练吓了一跳,笑了笑,将奶瓶递给了王凯。而王凯只是一推,又把奶瓶还给了他。
“不喝?”胡歌晃了晃手中的奶瓶,“你不饿吗,昨晚来不是也没吃饭?”他看着王凯转开头的样子,明白过来,“还嫌弃,行,我给你做用碗吃的。”面对不哭不闹只是有点脾气别扭的婴儿,胡歌还是有耐心的。
只是黏糊糊的婴儿辅食端来以后,王凯看了一眼显然就后悔了。他眨巴着眼看向胡歌,委屈的模样和眼底转着的晶亮让胡歌有些心软,但他还是硬了心肠把王凯往自己怀里一拎,小桌拖过来卡住人并放上碗,捏着他的小手去拿勺子。瑶瑶顺便还送了份盒饭过来,胡歌舀起一勺牛肉刚要吃,就看见王凯仰头十分渴望的眼神。
“你还想吃肉?”胡歌的问话得到了肯定的点头,他笑了,“不行啊宝……凯凯,你的牙齿不够,肠胃也消化不了,乖乖吃辅食吧,啊。”王凯想了想,又指向一边桌上的奶瓶,“啊啊。”
“不行,”胡歌咽下嘴里的牛肉,“你已经一岁了,只喝牛奶营养不够。”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给吃肉又不给喝奶,日子还过不过了!王凯愤怒地想摔掉手中的勺子,但肚子不争气地响了。他只能十分憋屈地拿起勺子往嘴里机械地送着那黏糊糊的辅食。胡歌一边自己吃饭,一边还握住他的手帮忙,那一小碗倒是很快见了底。胡歌推开桌子,把王凯转过来给他擦嘴,顺口表扬了一句“还挺乖嘛”,却被王凯揪住领子一口亲在了嘴上。嘴唇被婴儿幼嫩的牙齿咬了一口,不是很痛,但胡歌习惯性地舔了一下,发现王凯的抗拒不是没道理的,那辅食的味道确实不怎么样。而更让他心里有些不得劲的是被一个婴儿强吻了,虽然变成婴儿前是自己男朋友不错,可这也太……王凯只是躺在他怀里抱着奶瓶喝得高兴,不知是真的没吃饱还是为了躲避胡歌的目光。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胡歌看着剧本,王凯也跟他一起,只是不知还看不看得懂那些字。时间过得挺快,眼看到了中午,又给人泡了碗辅食后,他想让王凯睡一会儿。被脱了衣服放在床上后王凯用小手拍了拍旁边,“啊。”胡歌愣了一下,“要我陪你?”宝宝王凯点了点头,不知是不是这种状态下的他的神情更让胡歌招架不住,便躺在了他身边。王凯接着却把小嘴一嘟,“mua。”胡歌看着这样的王凯只觉得可爱,忘了刚才被强吻的郁闷,笑着照做,然后闭上眼把他搂进怀里,也不敢搂得太紧,怕闷着人。

胡歌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应许的举动,在宁静的午睡时光结束后给他带来了多大的麻烦。王凯像是彻底回归童心,换衣服要亲亲,喂饭喂水要亲亲,除了亲也不说别的字了。
“不能惯你这毛病了!乖一点!”中间一次胡歌刚想强硬拒绝,王凯看着他,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了几下,嘴一撇,眼看要流下眼泪来,“停停停!”这种成人王凯从来没用过的方法此刻简直是杀手锏,胡歌连忙投降,举起他,“亲,我亲还不行吗。”
三点多时导演通知临时补场戏,胡歌松了口气,但又不放心把这个状态的王凯留在房间里,只能给人戴了个小帽子,抱去了片场。众人知道这个漂亮宝宝是他邻居家的孩子也都很喜欢。陈龙章龄之夫妻俩都在这部戏里,把自家葫芦娃带过来了。胡歌要去跟章龄之对戏,陈龙在B组,王凯便被和那个大他一岁多的孩子放在了一起。谁知导演刚喊完action,两人才深情相拥,那边就哭声顿起,章龄之和胡歌都一脸紧张地奔过去。葫芦哭着喊妈妈,被心疼地抱起来哄,王凯倒是没哭,只是一脸不高兴地拽着胡歌的衣服。有些尴尬地对周围人示意一下,胡歌抱起他走到了一边。
“你早上不是还很乖吗,怎么把人家惹哭了,嗯?智力也彻底变回去了?”
“mua,啊啊。”王凯拍了下自己的嘴,小手一指又另一边的章龄之,“啊。”
“这场没有吻戏。”勉强明白过来,胡歌哭笑不得地解释,“你也太幼稚了……”这话说完,虽然没被反驳,看着王凯如今那属于婴儿圆嘟嘟的脸,他还是感觉被噎了一下,可不是幼稚吗,人家还是个宝宝呢。

晚上王凯非要跟胡歌一起洗澡,他只能迅速地把人涂上沐浴液再冲干净,裹了浴巾放在洗手池里,刚打算拉上浴帘,王凯却啊啊地抗议起来。胡歌叹了口气,松开了手。被婴儿状态的男朋友围观洗澡,还真是天上地下头一回的体验啊。
折腾了一天的胡歌在被宝宝王凯索去个晚安吻后疲惫地倒在床上,看着小家伙满足的样子,忍不住用指尖极轻地掐了掐人脸蛋,暗想,是宝宝了不起吗,要是换过来,看我怎么玩你。

于是又一次天亮时,这次发现自己被困在衣服里的,变成了胡歌。
他还记得自己前一晚发的誓,便对先是惊讶然后笑得有些奇怪的王凯采取了彻底无视的政策。牛奶递来照喝,书递来也哗哗翻得起劲,就是不愿转过身看宝宝宝宝喊得起劲的王凯。被人抱着转过身子也很快转了回去。逐次尝试无果的王凯终于找出瑶瑶前一天送来的袋子里的猫咪布偶,松了口气,讨好地问:“宝贝儿,要猫猫吗?”胡歌终于扭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拽过那布偶,又低头玩去了。
王凯好生心累,但想到自己前一天仗着婴儿身作威作福的样子,他也没什么立场生气。好在胡歌还愿意要他的东西,王凯想着光喝奶喝不饱,拿了个苹果,照着教程用勺子刮下来弄成泥。他把碗和勺子放在胡歌旁边,自己坐到了一边去。拿起手机搜索着孩子不愿意理自己怎么办的条目,胡歌吃着苹果泥,注意到王凯明显的情绪低落,犹豫片刻,慢慢爬到了人身边。
忽然感觉到裤子被拽了拽,王凯放下手机,发现胡歌正按着他的腿费力地举着一勺苹果泥想抬起身子。他愣了一下,连忙稳住胡歌的小身子帮他站起来,张嘴接过。胡歌被抱到他怀里,和人对视半晌,在他还沾着苹果泥的嘴上吧唧亲了一下。王凯再次进入掉线状态,半晌才把宝宝胡歌一把搂紧了,被人拿小勺子敲着肩膀也不愿意放开。

感受着王凯得到亲亲之后的高兴和温暖的怀抱,胡歌挣扎几下也放弃了,趴在有些硌人的肩膀上,他想,谁还不是个宝宝了,哼。

这是近期waiting list上唯一一篇不开车的,我就先写了 _(:3 」∠)_我有病,I know.
构思wiz@小笼包 XDDDD

  185 16
评论(16)
热度(185)
  1. 幽若曲和 转载了此文字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