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和

盼好

 

【川灏ABO】好好

大家七夕快乐!!
你们看到这篇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机场了(。

前篇→【川灏ABO】年年
依然ABO生子有,但这次不走狗血挂了,温馨甜蜜才是我真性情(。

-好好

唐川洗完澡走进房间,见铺床的程灏唇边有忍俊不禁的笑意,便从背后搂住人,问:“笑什么呢,嗯?”程灏握住他的手,回头道:“不是让好好每天把日记给我看嘛,今天她写的是被班上小男孩揪了辫子,结果被我们年年看到了,上去就要揪人家头发说是让他也试一下。”
“以牙还牙,这个方法倒是挺有效的。”唐川点点头,被程灏拍了一下手背。两人坐到床上,程灏给唐川的手肘涂润肤乳免得批改作业时在桌上磨伤,一边道:“反正你这个宝贝女儿是不会知道,她哥哥以前还担心过她会抢走自己的爸爸呢。”

那是个秋日傍晚,已经上小学的唐传年在学校门口看到自己的爹地,有些惊讶,因为爸爸告诉他爹地工作很忙,晚上下班的时间不能确定,所以他一直是由身为Omega的爸爸接送的。爹地则笑着俯身一把抱起他,转了一圈才带着他往车边走。
“爹地,”系好安全带后唐传年犹豫了片刻,说:“悄悄跟你说哦,我觉得爸爸最近有点胖了。”听同学们说Omega无论男生女生都很讨厌被评论身材,会因此变得心情低落,而身为Alpha的他——几天前才拿到了初检报告——自然要保护好爸爸的心情。
“是吗,”爹地只是在后视镜里微笑着看他,片刻后像是整理好措辞了,他才对传年道:“其实,年年,你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回家的这段路上,唐川对儿子解释了程灏的“发胖”是因为肚子里有了新的小生命,要好好休息,所以之后接送的工作都由自己来接手的事。他能感觉到儿子也很兴奋,放下了些心来。
因为年年的突然生病,两人得以在医院讲清了一切误会和依然挚爱彼此的心意。那晚唐川并没有留在程灏和儿子的家里,而是趁第二天周末休息,拎着礼物去了程灏父母家。两位老人先是惊讶,然后便是愤怒,唐川也不抢着解释,只是端坐接受他们的怒气和指责,最后他拿出之前在美国就买好的戒指,当着程家父母的面跟人求婚了。倒水出来的程灏手一抖,险些把手中托盘上的杯子全都砸了。
唐川的父母知道儿子的心意,自然是支持的。两人领了结婚证后一切进展快得像是电影中一镜到底的长镜头,他们买了新房,选了离小学近的精装房,搬家,唐川也在法律上恢复了年年Alpha父亲的身份。之前程灏告诉孩子的是爹地在国外出差,现在回来了,年年本就喜欢这个温柔又好看的叔叔,自然是高兴地接受。只是唐川一直都没有完全标记程灏。年年的体弱是两个人共同的担忧,他们询问医生后带着孩子一起睡了一个月,让从小缺乏Alpha家长信息素抚慰的年年能充分感受到另一位父亲的关爱。
直到程灏生日那天,他父母主动接走了年年,给了两人空间。躺在唐川怀中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在慢慢改变,馨香甜蜜的玫瑰有了可以依托盛放的枝条。程灏笑着伸手捏了捏人耳朵,他们都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真正来临时,心中饱胀着的是满满的幸福和安适。

26的程灏是处于黄金期的Omega,他们商量过,要先让年年有足够强健的体魄,再考虑二胎的事。除此外其实也有唐川的私心,他不想让程灏很快又进入到辛苦孕育和照顾婴儿的繁乱生活中去。在他心中,自己的小王子没享受够爱情的美好就因为要独自照顾孩子被拖进生活的泥潭,一直是个遗憾。所以唐川每次都有做好安全措施,家中也常备着药物。不过有些特殊的是,那药物是Alpha用的。程灏表示过自己不介意吃长效药,但唐川只是笑着吻吻他额头,“无论是什么情况,吃药肯定不是愉快的事。”而他愿意替人承担这些。
年年在完整的家庭中变得健康活泼,不再是一有天气变化就很容易生病的小病猫。等他上小学,唐川和程灏才开始着手备孕第二个孩子的事。最近的一次体检中,他们迎来了理想的结果。
这个才两个月的宝宝有了自己的名字,是唐川之前准备好的。跟程灏姓,叫慕好。寓意是慕灏的谐音,还是他们希望孩子永远向往喜爱一切美好。而且和哥哥的名字连起来,既包含年月静好的期待,也有年(念)好(灏)的谐音在。跟程灏解释完,人红着脸拍了他一下,让他以后别跟孩子们讲第三层意思。唐川笑着将自己的Omega搂进怀里,贴在他耳边低声道:“孩子知道爸爸们感情好不是应该的吗。”

对于未出世的弟弟或妹妹最开始的兴奋过去后,唐传年渐渐有些不那么高兴了。他已经8岁,知道的东西比以前多,感情也要远比以前丰富。才三个月大的好好——这是爹地给爸爸肚子里的宝宝的第一份礼物——除了这个好听的名字,也有两个爸爸的关心,这是他快四岁时才得到的东西。而且爹地对于爸爸的肚子总是格外紧张,要他跟爸爸抱抱时轻一点。而最让他不高兴的,是以往的家庭旅行唐川和程灏都会把两家父母接上,一大家人一起出门。这次他们却把他送到了父母那边,两人单独去一个邻近的海岛参加孕期疗养旅行。这无疑加重了年年被抛弃的感觉。
出发那天早上,唐川和程灏准备顺路把儿子送到已经汇合的父母那里,免得老人家再来接,然后两拨去不同的机场。出门前唐川把已经显怀的程灏按在沙发上不让他弯腰,自己给人穿鞋顺便捏捏有些肿的小腿。程灏怕痒,要把腿收回来,却被人牢牢握着脚踝。两人正笑闹着,忽然听到重重一声。原来是年年把自己的小行李箱用力砸在了地上,瞪着形状漂亮的桃花眼,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唐川皱了皱眉,站起来,“唐传年,跟我过来。”程灏想说什么,他只是拍拍人肩,“你休息一会儿。”说着把包递给他,眨眼一笑,“看看证件都带了没,毕竟我,生活能力低下。”
“我就说你这么一句,记到现在。”程灏嘟囔着去翻包里的证票夹,唐川则带着还在生气的儿子进了书房。

进房间后他蹲下来,看着年年晶亮的眼睛,抿了抿嘴,道:“你刚才,怎么回事?是不是告诉过你爸爸和好好都需要安静,不能被吵到?”
“我不高兴。”年年气鼓鼓地说,但唐川不笑时他还是有点怕的,气势便比刚才弱了几分。
“为什么不高兴?”唐川伸手想摸摸他脑袋却被孩子灵活地避过去了,有些惊讶,便放轻了声音,“好好跟爹地说,你也知道赌气是没用的,对不对。”
“你们不带我一起玩了!只让我跟着爷爷奶奶,我不想去看什么山水!我也想去海边,我想玩沙堡!我想跟爸爸在一起!……呜,你们是不是有了弟弟妹妹不喜欢我了……”前面几句喊得还颇为铿锵,到底还是个8岁的孩子,说到最后没忍住委屈,撇嘴带了哭腔。
“谁跟你说的,”唐川倒是没想到儿子生气的理由,捏捏他的小耳朵,“昨天爸爸不才带你去吃了西餐,他自己闻到肉味儿不舒服,都忍下来了。晚上爹地给你读的故事,你都忘了?”看着年年眼角挂着的眼泪,他叹口气,替他抹了,“爸爸怀着弟弟妹妹,很辛苦,所以爹地想带他去休养。海边我们去年不是去过了,爹地有不让你玩沙子吗?”
“没有……”年年抽噎了一下,摇摇头。唐川将孩子抱进怀里,温声道:“你四岁以前我都不在,没有办法照顾你,更没有好好照顾你爸爸,他那时候也是第一次有宝宝,肯定比现在要辛苦。所以我想让他这次舒服一点,对你弟弟妹妹也好。你也知道,我们Alpha都是要保护身边Omega的,对吗?”他拍着孩子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单薄瘦弱的背,“爹地从来不会因为好好,或者以后更小的弟弟妹妹不喜欢你,我最大的遗憾就是错过了你以前那么多可爱的样子。所以年年,陪我一起看好好长大,好不好?”

等父子俩从书房出来,年年主动走上去轻轻抱了抱程灏的肚子,笑得乖巧,“爸爸,你们好好玩,多给我拍点照片哦。”
“好。”程灏见他心情恢复也放下心来,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那边唐川已经拎起行李箱背上了包,“出发!”

或许是因为孕期休养得当,好好是足月在预产期当天出生的。抱着襁褓里熟睡的女儿,唐川看着她粉嫩可爱的脸蛋,握住她攥拳的小手亲了一下,声音竟有些哽咽,“程慕好小朋友,你好呀。”年年在一边一跳一跳地努力想看妹妹,还是躺着的程灏看不过去提醒了一句,“唐教授,看把你儿子急的。”唐川这才擦掉眼角一点水迹,坐下来将襁褓送到年年面前。他好奇地伸出手,被睡得香甜的婴儿一把握住手指就往嘴里塞,他吓了一跳,又不敢拽回来怕惹哭了妹妹。唐川拿过奶瓶救出了他的手指,父子俩对着女儿和妹妹傻笑的样子被程灏收进眼底,他安心地闭眼睡过去,在心中道了一句,谢谢。

生活已经好好,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全文完

  167 21
评论(21)
热度(167)

© 曲和 | Powered by LOFTER